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记者归来]何秋:中国电信为垃圾短信大开方便之门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2日 15:4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bfeb7018b85745fa84aa0dbce0a5c87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观众投诉引出垃圾短信源头
      【记者归来】:各位好,欢迎收看《记者归来》,我是张莹。在我国,个人信息保护法已经酝酿了六年,但时至今日仍未正式进入立法程序,令打击垃圾短信,维护个人信息面临无法可依的局面。上周的3·15晚会曝光了中国电信多地分公司,利用闲置小灵通建立群发通道,支持垃圾短信以谋利的事件。随后,工信部和运营商均出面表态将调查核实和严肃处理。本期节目,我们特别请到这期节目的调查记者何秋,为我们揭开调查背后的故事,何老师您好。
      【何秋】:您好。
      【记者归来】:请您简单陈述一下,给我们回忆一下这期节目的内容。
      【何秋】:垃圾短信这个节目,介绍了目前国内这个垃圾短信到底是怎么发出来的,谁发出来的,通过什么方式?从我们调查发现,现在国内发送的公司还是很多很多,虽然很小,但是公司很多,量很大。另外他们发送的渠道,有点对点的手机卡,更多的是通过电信的通道发。经过我们调查发现,是中国电信在为这些运营商,提供这个发送垃圾的短信通道,有的在电信公司也在发这个垃圾短信。
      【记者归来】:大家感到,今年我们的选题,尤其是我们的这期节目选择国企,今年的3·15拿国企开刀,是否说明我们的力度很大?
      【何秋】:对,从我们做节目角度来讲,不是需要主动做什么,而是这个线索到哪了,我们就到哪。我们随着深入调查有中国电信,就把它揭露出来了。
      【记者归来】:并不是说非把矛头指向国企,不是说因为他们是国企,我们就不曝光了。
      【何秋】:有消费者给我们举报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也并不知道涉及到哪些运营商,但是也不知道是谁。我们介入调查了之后,发现了这个问题之后,我们发现了也不会偏袒哪个企业。
      【记者归来】:中国电信的子公司分布到全国各地都有,在确定这个选题之后,为什么选择去上海、东莞这样的地方调查?
      【何秋】:一个是我们发现,我们周围朋友也问了一下手机上的垃圾短信,通过这种固定电话发过来的,大概都显示哪的?比如东莞很多,上海,随州,荆州这些地方,还有广州。我们主要是针对这些,反正他发了这么多垃圾短信,去调查一下怎么发出来的。
      【记者归来】:这个事件的表现就是一个短信,通过这个号码怎么去调查,之前做怎么样的准备工作?怎么找到这个门?
      【何秋】:这个最初我们调查群发垃圾短信的公司,这个当时是一个观众给我们投诉,他是一个做生意的人,正在邮局汇钱。突然说,请把这个钱打到这个帐号上,结果给他造成损失,结果发现这是一个诈骗短信,所以他就可能投诉到我们栏目。他告诉我,他说他有的朋友是在做这个群发垃圾短信,他能给我们提供线索,然后根据这个事情调查。
      【何秋】:然后我们根据这个事情调查之后,发现有很多群发公司在发垃圾短信。当时我们调查就是想,看这些垃圾短信群发公司到底是在怎么发垃圾短信,现在打击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还能发出来,正规短信也能发出来,垃圾短信也能发出来,有很多运营商都屏蔽了,他们怎么发出来的?而且价格挺便宜,一条客户只收5分钱左右,就去调查了,之前怎么准备,当时也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把这些发垃圾短信的公司调出来。刚开始你们跟他们联系,有的是通过网上或者是电话联系,根本不会跟你见面。
      【记者归来】:找什么借口跟他们联系?
      【何秋】:因为咱们是电视节目,必须要见上面,你还得要证据,他确确实实告诉你做这个东西,跟他们见面,见着面之后要证实,就去这些垃圾短信的公司反映。他们当时口头上说,我们跟电信关系非常好,打通了这个关系,他们提供通道。当时我也是挺怀疑,我说这个电信公司不可能主动给他们提供,我当时想他们钻了电信公司的漏洞,电信公司最多是审查不严格,监管不太到位的,当时是这么想的,但是调查到最后发现不是那样的。

       借用营业执照 建立初始信任
      【记者归来】:整个调研持续了多长时间?您接触了什么工作人员?
      【何秋】:这个调查刚开始在切入这个事的时候非常难,刚开始调查两个礼拜,到最后这个题进行不下去了。
      【记者归来】:觉得找不到特别十足的证据去揭露这个问题?
      【何秋】:你知道他们能给你发短信,他不愿意跟你见面。约了一个人,说能跟你联系。但是后来就不行了,还好最后我们没有放弃,去了很多地方。终于在很小的有一个城市,好像当地管的不是很严吧,他居然把这个垃圾公司广告登在报纸上。从这儿切入,慢慢慢慢进入这个行业,跟他们接触上,打开这个局面。
      【记者归来】:怎么让他们说出这些内幕,但是你得让他把那些黑幕,那些问题,丑陋的东西说出来,怎么能让他说出来呢?
      【何秋】:刚开始跟这些垃圾短信公司打交道他们是比较谨慎的,只是表示就说跟电信公司有合作,跟他们关系好,他们给你开通这个通道去用,但是我们就想,下一步就要调查电信公司到底是在做什么?确实像他们说的,给他们提供方便,还是说电信公司也不知情,被他们利用了,这个东西需要详细的调查。
      【何秋】:我当时想要去电信公司调查,如果说是像他们说的关系比较好,那你调查,我要去他肯定不会跟我说什么,对吧?肯定就说你是一个普通的用户,你来干什么,你发垃圾短信我肯定不会同意你。但如果以什么理由,或借口,当时想了很多办法,但是后来想还是先去跟他们了解,了解以后再说。
      【何秋】:当时第一站选择上海,先是通过电信跟他们沟通,想做短信群发也能不能做,后来他们说可以做,你去找谁谁,拐了很多弯找到这个人之后,这个人承认可以通过我们这个群发短信。而且不需要争得用户同意什么都可以发,虽然他们有热线,但是你这一点可以忽略,我们怎么做到让他们信任呢?你作为一个公司,要跟他们打交道,你要带上营业执照、身份证,我是个记者,后来就找了上海的朋友,上海朋友借了他公司的营业执照,公章也给我了。
      【记者归来】:知道您拿这个干吗去了?
      【何秋】:他知道我肯定不是做坏事。然后把这一套公司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公章全带上,拿到上海电信这个地方。当时上海电信工作人员一看我拿这些东西过来之后,他肯定不会怀疑我是记者,肯定是一个公司,而且公司的名字是一个生意公司,公司名字也挺符合。所以当时他没有什么怀疑,把他们一些东西向我们承认了,这个初步的信任算是建立起来了。上海这边第一步打通了,电信不是说不知情,不是说被短信公司钻了空子,而是他们主动在给这些公司提供便利。这个之后,跟导演组说了,这样的话,有必要再把这个深入调查下去,再看看其他的电信公司。

       电信违规提供短信通道
      【记者归来】:其他地区存在什么状况?
      【何秋】:是类似这样的情况,还是说是钻空子,还是他们主动,这个也再去调查一下。然后,后续选择去东莞,去广州、随州、锦州,接下来就非常顺利,因为主要是在前期有了很多积累,包括跟这些短信公司打交道。
      【记者归来】:你也知道怎么沟通了。
      【何秋】:对,因为跟这些人去打交道的话,你说一些他们懂行的话,只要他们觉得你说的话不是外行的话,他基本上。
      【记者归来】:很快跟您打开话匣子了。
      【何秋】:所以下面都非常顺利,他们基本上没有什么怀疑的。
      【记者归来】:在调查的过程当中,最确凿的证据您是在哪一部分取得的?怎么得到的?
      【何秋】:最确凿证据就是说第一,你得确定这个电信公司在知情的情况下提供这个便利。另外像有的公司他自己也在发送垃圾短信。第一,这个业务怎么办理?按照国家规定,你必须是有增值业务许可,才能从事这种短信群发这种业务。
      【何秋】:那我们就要验证一下,没有这个许可,可不可以办成这个业务?我没有这个许可,办理了这个业务,也可以发送短信了。另外一个,在和短信群发公司他们,现场也给我们做验证。发送短信,马上短信就过来了,通道也是电信的通道。之后我们去了东莞了,我们也试验了,发了一条,我们都收到了。所以这一套就证明它这个是可以的,是确实在发送垃圾短信。而且在协助电信,那我就亲眼看见他显示已经发送成功,发送内容什么都能看出来。
      【记者归来】:当场就能验证这个业务是否就能生效?
      【何秋】:办理这个业务得等,但是发送短信当场就可以验证。

      高科技为垃圾短信提供平台
      【记者归来】:这个确凿的证据真的是通过一步一步顺藤摸瓜,开始越来越清晰了,表明了中国电信本身他们是知情的,没有做到他们应尽的义务。很多人都以为,它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链了,您在调查过程当中,这个产业链是如何运行的? 
      【何秋】:这个产业链是这样,他们有专门收集个人信息的电话号码,有的专门提供技术。比如说像电信公司提供就算一种技术,他们在短信群发里边还有另外一种技术,就是卡发。通过手机卡发,现在咱们一般的手机卡,咱们拿一个手机你可能就几分钟发一条,他们有什么技术,把手机卡号有编号,把号码输入到电脑里面,一连接。他告诉十几个SM卡的号码输进去,他实际上是手机点对点的原理。
      【记者归来】:是这两年的新技术吗?
      【何秋】:对,是通过跟电脑连接,等于把手机号虚拟的输入到电脑里面发出来的,这个也是一种。这个没有电信通道受欢迎,那个速度快,到达率高,不容易被拦截。
      【记者归来】:我们百姓受骚扰的更多。
      【何秋】:它是从搜集个人信息,提供技术,到最后包括客户,包括什么房地产的客户,商场的客户,包括一些诈骗的一些客户,搜集客户到最后群发,整个产业链其实是非常庞大。虽然说很多公司都很小,但是这个产业是非常庞大。你像我去暗访的创明公司,公司也不是,规模也不是很大。但是他的代理在全国有上千家,他的门槛很低,你只要预付一部分费用,就可以代理。加上现在电脑技术,坐在家里就可以发,不用买群发器,他们现在很方便。

      卧底记者虎口脱险
     【记者归来】:我们要越来越重视起来了,真的是我们要从根源去把这个东西给杜绝掉。在您整个调查过程当中,有没有遇到这种可能险些身份暴露,或者危险的这种可能?
     【何秋】:在我做这个垃圾短信这个题的时候,没有遇到身份曝露什么这样的危险。但是我做别的,今年3·15我们还在做别的调查,像我在做别的一个题的时候,遇到一个类似的情况。
     【何秋】:你像我们在调查这个企业的时候,这个企业生产的产品,例如大企业,这个企业的是做垃圾的。他把这个垃圾这种料掺到他的差别里面,再到别的企业,对人的身体健康有很大危害的东西。我们调查这个企业,他非常保密,当时我跟我们的摄像两条线去调查。摄像去打工卧底,我是以经销商身份跟这个企业打交道。当时我们这个摄像就进去,进去之后费了很大劲,才应聘到这个公司的。摄像说,老何我们上当了,我干这个活,我一分钟都离开不了这个地方,我什么都拍不了。你还得继续待下去,你找机会吧。等一天晚上回来之后他手上磨的全是泡,到今天他手上破的地方也没好,也没干过这活,中午我连饭都没吃。他说,我去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他那个馒头特别酸,还有一股味。
      【何秋】:他说我当时为了不让别人引起怀疑,我就把那个馒头硬往嘴里塞,把早上吃的早饭全吐出来了。就这样坚持了一天,两天,三天,都没拍到东西。坚持到第三天的时候,我就以经销商的身份跟这个厂子打交道了我还遇到他了,我跟这个厂子聊了之后,都说了,我就差拍照。第四天他刚一去,你赶紧收拾东西搬家吧,他说我被他们发现了,现在有一个人一直跟踪我。我说你赶紧打一辆出租车甩掉,咱们再想办法会面,我们赶紧回去,不知道是谁曝露了。然后,我就这边把房间退了,退了之后我打电话说,我说你多转几圈,咱们在长途汽车站见面。我们俩不能认出来,怕还有人跟踪他,我们俩一前一后上了车。等车开了很远很远的时候,才开始说话,然后回到另外地方,我们就说到底怎么回事,是谁暴露,可能是他那边暴露。后来我就接着调查这个公司,像这种情况其实在我们平时暗访中经常出现的。

       压力与孤独感充斥记者内心
      【记者归来】:我们这两天也做了很多访问,导演也说了我们记者的工作,第一可能有一定的危险性,第二很辛苦,第三在工作当中,会经常承受很大的压力和孤独感,您有没有刚才我说的这种东西?
      【何秋】:心里压力肯定是有的,你比如说像我调查这个公司的时候,这么长时间没有调查出来,他也承认了。但是你始终调查不下去,最终核心东西拍不到。另外时间长了,你跟这些人也都是朋友了,跟他们私底下都是很好的朋友,但是每当节目播出之后。
      【记者归来】:心里还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
      【何秋】:不是不舒服,那是我们暗访的记者,十个有九个,压力最大的就是这方面,我们暗访的时候,跟别人都是交最好的朋友,就是作为朋友来说,单纯从朋友的角度来说,你是做了不仁不义的事。
      【记者归来】:但其实是维护正义的,但是你自己要承受双方的这种东西。
      【何秋】:每次回来之后,从在这方面心理确实,不知道怎么说,不知道怎么形容。
      【记者归来】:那种孤独感呢?因为上午石强老师说,说我们记者跑到下边去采访,跟谁都不能说,跟领导都是单线联系的。有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可能默默地做很长时间的工作,觉得很孤独,有的时候觉得很无助,连家人都不能去倾诉,这种时候您有过吗?
     【何秋】:这个我刚开始有。
     【记者归来】:现在都习惯了是吗?
     【何秋】:现在习惯了,也学会怎么排解了。我们同事之间也互相说,在不泄密的前提下,像什么品牌名字,地点不会说,但是一些故事会讲。

       企业的道德底线越来越低
      【记者归来】:您做这么多年,哪一件事情给您印象最深刻?或者给自己带来很大震撼的?
      【何秋】:其实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不是说具体哪一件事,是我到目前为止发现很多的造假的行业,已经到了一种常态的情况下,让我感觉我接受不了。就是按道理讲,比如说你是一个造假户,我是一个造假者,我会心虚,我做的是坏事,我会特别不好意思,我会背着人。现在不是,你要是真的去跟他们聊的时候,他们不觉得自己是在做坏事。
      【记者归来】:这是一种人性基本道德底线的一种挑战。
      【何秋】:发现大家的道德越来越降低,这个东西跟我们平时所遇到的危险来说,确实让我接受不了。说遇到危险的时候,像去年我调查一个厂子的时候,做两个,都被追,他们给我起外号叫“何跑跑”。然后被他们抓住了,把我们的证件抢了过去,把我们身份证夺回来。后来像去年调查一个乡里的企业也是,我就必须拍到生产车间,跟他们企业内部人,他一直在后面追着我,我就跟他迎面追过去,我就故意打岔。第二次又遇到了,他在那里面勘察的,想看我背的是什么包,我之后就跑了,现在想起来这种危险跟我刚才说那种感受,还不如那种感受让人接受不了。

       中国电信角色错位
      【记者归来】:我们看到3·15晚会几年前曝光过垃圾短信这种事情,为什么几年之后再次出现这种现象,您认为怎么回事?
      【何秋】:其实还是一个利益。对,其实像我对这个垃圾短信调查之后,我觉得要斩断垃圾短信这个根,关键在运营商。运营商愿不愿意把这个垃圾短信给拦截了,不让这种现象出现。但是,现在我就发现这个运营商从本质上,他没有这个动力去屏蔽拦截短信。相反他有让它发送的动力。他发送会有收入,要是拦截了就收入少了,关键是一个利益。
      【记者归来】:我们看到工作人员表示,电信人员公司的内部不会监管发送这个业务,如果遭到投诉,就会把投诉号码剔除。我们感觉这个电信公司到底是为大众服务的,还是为这些垃圾短信运营商做帮凶的,真的让我们听了特别难受。
     【何秋】:他们是一起的。他们不是跟消费者站在一起的,他们是一个严重的角色错位。
     【记者归来】:现在为止,咱们今年又大力度的报道了一次,而且在高规格的3·15的晚会上,目前中国电信对垃圾短信的处理是如何呢?
     【何秋】:据我了解,他们现在也在严肃的查这个事,我相信其实只要大家找准自己的位置,明白自己的责任,其实垃圾短信这个事好处理。
     【记者归来】:只是看大家这个责任心到不到位,这个立法是不是真的可以推进下去。好,非常感谢何老师接受我们的专访。今天大家可能也看到了我们这样一种特殊的访问方式,也是为了保护何老师将来的工作,还有您的个人安全。也真的觉得我们的一线记者非常不容易,我们这一期的《记者归来》就到这儿,感谢大家的收看,再见。
          
   

热词:

  • 垃圾短信
  • 中国电信
  • 运营商
  • 个人信息
  • 记者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