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外报:安倍晋三可以是“英雄”也可以是“逃兵”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09日 16:2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9月26日,日本最大的在野党自民党在东京总部举行了新总裁选举。前首相安倍晋三经过两轮投票,最终当选为自民党新总裁。图为安倍晋三当选后与其它候选人握手。中新社发 孙冉 摄

  中新网10月9日电  新加坡《联合早报》9日刊出评论说,日本全国上下都不敢期待自民党能开启新的纪元,但民主党又实在差劲。如果要问:野田与安倍谁比较强悍?也许很难作答,因为政客总有他一套说辞。安倍可以是日本右翼的“英雄”,也可以是右翼的逃兵。

  文章摘编如下:

  日本两大政党都已在9月结束前夕进行大洗牌。执政的民主党首相野田佳彦不仅蝉联了首相兼党代表的职位,还完成了第三次的内阁改组。在野的自民党更野心勃勃,不仅彻底改组了党执行部,还选举了曾短暂担任过首相(2007年9月至2008年9月)的安倍晋三“回炉”再当总裁。自民党夺权成功的话,安倍就是下一任的日本首相。

  大洗牌的背景

  首先,民主党政权已经摇摇欲坠,正是自民党雌伏三年之后东山再起的绝佳良机;其次,日本极右派在钓鱼岛问题上玩火,让日本政府在钓鱼岛海域“掉落了海”;第三,日本选民已经对政党政治完全丧失信心,不仅传统政党遭到唾弃,就是春笋般冒起的新党、地方政党也都只能是昙花一现的事物,但选举的竞争程度会加倍却又不能避免。

  三年执政,三换首相的结果,不仅民主党的旗帜已经面目全非,不断的派系分裂、无谓的人才消耗,特别是小泽一郎率众退党之后,民主党已经沦为只在众议院保持少量多数议席的脆弱执政党了。

  当权派的野田政权,经过三轮内阁改组,不仅小泽等党内反对派在权力中心绝迹,连非“松下政经塾”出身的成员也变得屈指可数,民主党不仅更加右倾,还越来越向前原诚司之流的“新自由派”思想靠拢,让主张弱肉强食的少壮派当了急先锋。日本传统右翼与现代新自由派的区别,是前者大都是军人或浪人出身的国粹主义者,后者则是受过西方高等教育的国粹主义者。民主党一旦丧失政权,沦为在野党之后必然又会有一轮分崩离析,到时会继续留守民主党的人,大概就只有野田的“松下政经塾”同志了。

  野田首相第三次改组内阁,一是设法巩固政权,确保党内领导与政府能顺遂运作,遂将一批非直系成员排出内阁;二是做好应付大选的万全准备,包括将前首相田中角荣的长女田中真纪子延揽入阁,既可壮大民主党的选举声势,也可缓和日本与中国之间的紧张关系。

  田中真纪子固然是个著名“知华派”,但她未必能脱出日本人的传统思维,虽然由于她支持野田竞选蝉联而获得论功行赏入阁 ,但并无影响民主党和内阁政策的能耐,因此期待田中的入阁会带来改善中日关系效果是不确切实际的想法。

  “反华”急先锋前原诚司

  但对野田的第三次改组内阁,在韩国方面却有不同的解读。例如《朝鲜日报》驻日本特派记者车学峰就认为,这次韩国总统李明博的亲访独岛,虽然使韩日官方关系再度陷入谷底,而引起数名野田内阁成员站出来强烈抨击韩国,使彼此关系更加紧张。野田为了缓和当前的日韩关系,遂借这次改组内阁撤换了这几名部长,包括国家公安委员长松原仁、财务相安住淳。

  与此同时,民主党的“反华”急先锋前原诚司(前政调会长),却入阁出任国家战略大臣。前原无疑将成为野田内阁的灵魂人物,强硬对抗中国政策的总指挥。如果不是韩国传媒的提醒,人们似乎还忽略了前原在野田内阁中的另一个重要角色,就是他正在指挥日本的“联韩抗中”战略。美、日、韩“铁三角”原本是华盛顿的东北亚战略核心,前原则是将它明确化为美日围堵中国政策的基本内涵,就是日本不惜低声下气,也要将韩国拉回到美、日、韩“铁三角”的位置上来。

  车学峰指出,前原作为“构建韩日战略关系议员联盟”的代表经常访问韩国。而他的一贯主张就是,“韩国与日本应该结盟以牵制中国”。野田改组内阁的真正目的不在改善日中关系,而是赋予战斗右派的前原更大的权柄。

  自民党东山再起已成定局

  从日本的角度来看,钓鱼岛之争不仅是遂行明治维新以来日本百年扩张政策的一部分,也是日本的大陆政策能否再度成功的试金石。野田政权现在已经陷入了力不从心的困境,因此希望能与自民党、公明党结成更大的右翼联盟。

  但是自民党也有自己的算盘。一、它自认是保守本流,并不把前原和野田等初出茅庐的新保守派看在眼里;二、三年卧薪尝胆的自民党人,眼看复辟的时机已经成熟,当然不会为了要提早几个月与民主党分享政权,而放弃全面接掌政权的计划,因此全面改组了派阀联合的党执行部,包括前总裁谷垣桢一的自动退位,安倍晋三的复出,最后是五名候选人的两轮投票决选,终于推举出安倍这一外表斯文内心强悍的世袭右翼政客来重振自民党。

  其实,日本全国上下都不敢期待自民党能为日本政治开启新的纪元,但民主党又实在差劲,桥下彻的“日本维新会”却太幼稚,即使是大选之后,日本政坛肯定会有大重组的动荡,这是日本无法避免的现象。

  日本共同社在两大政党大洗牌后的10月1日和2日进行紧急舆论调查,结果显示自民党的政党支持率已上升到30.4%,比上次9月调查时上升了11.1个百分点;而民主党的支持率12.3%,则比上次调查时下降了0.6个百分点。另一方面,野田虽然进行了第三次内阁改组, 内阁支持率稍微上升到29.2%,但全体的不支持率仍然高达55.3%,说明改组并没有带来任何改善效果。

  民主党和自民党的支持率都在30%以下,而宣传得全国沸沸扬扬的所谓新政党“日本维新会”的支持率也只有10.7%,说明民众已经对日本的所谓“政党”不存冀望。既然政治改革无望,经济创新也是绝望,难怪民众普遍对政治冷感,生活郁闷。而投机政客、极端右翼便趁机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石原慎太郎之流登高一呼,即刻便可募集一批“购岛”基金,进而是野田政府做出“购岛”行动,日本人又开始空前团结了。从动员民众、转移不满情绪的角度来看,日本政府有成效,但又因此在亚洲唤醒了日本侵略的旧记忆,虽说现代社会和国家关系应该“政经分离”,无奈日本却是个“贸易大国”,直接间接的影响,短期冲击和长期效应,看来日本就是占领十个钓鱼岛也还是得不偿失。

  成败决定日本右翼命运

  最后,安倍取代野田成为日本政坛第一把手,已经是时间问题了。野田宣布“购岛”,引起中国的强烈反应,都给日本带来震撼性的效果,今后如何收拾这种破坏性局面,很快又将成为决定“未来首相”安倍晋三政治前途的重大考验。

  如果要问:野田与安倍,谁是真正的右翼?或者问:野田与安倍谁比较强悍?也许都很难作答,因为政客总有他一套说辞。在野在朝不同,表态与行动也不尽一样。比这些更重要的是,日本政客其实都很务实,包括日本的民族性,不仅有耐心、有毅力,还有变通性,就是此路不通可以改道,甚至是改变效忠以代替切腹,说明日本人不会一成不变。

  安倍可以是日本右翼的“英雄”,也可以是右翼的逃兵。(黄彬华)

热词:

  • 野田
  • 安倍晋三
  • 自民党
  • 民主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