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普京:反对派自导自演选举存在舞弊 欲抹黑大选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2日 09:5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环球时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还有两天就投票的俄罗斯总统选举真会出大事吗?俄总理普京2月29日的严厉警告增加了一些人的这种担忧。普京说,俄罗斯反对派可能“自导自演选举存在舞弊”的剧本,然后宣布不承认选举结果,甚至海外的反对派将杀死一名俄反对派名人,嫁祸克里姆林宫,引发民众对政府的愤怒,煽动骚乱。就在本周一,俄国有电视台宣布挫败了一起选举后暗杀普京的阴谋。对普京的警告,俄国内的支持者认为是给反对派“打预防针”,反对者视之为一种挑衅和威胁,西方舆论则在质疑普京用意,称之为“一个干巴巴的克格勃手册或一个糟糕的电影剧本”。暗杀阴谋是真是假,各方争议纷纷,但一个确定的现实是,俄反对派已经放话,他们不打算承认3月4日的投票结果,总统选举后会接着闹下去。英国《卫报》1日声称,“普京将当选,但俄罗斯的政治稳定结束。”

    普京发出严厉警告

    普京周三在莫斯科参加全俄罗斯人民阵线集会,他在会上说了很多,比如周日如果他当选总统,俄罗斯人将拥有更高的养老金、严格的退休年龄、不受约束的媒体,国家电视台的广告也将取消。但引发各方最强烈关注的是,普京措辞严厉的警告。

    路透社1日报道说,普京对支持者称:“(敌人)将使用某些手段,来证明选举存在舞弊。”他还引用街头俗语称,海外反对人士随时准备下令“牺牲式谋杀”某位知名人士,激起民众抗议。普京说:“抱歉使用了这个词语,但他们的确会迫害某个人,然后归咎于政府。这些人可以不择手段,我并没有夸张。”印度《第一邮报》1日报道说,“普京宣称敌人计划用肮脏的伎俩抹黑俄罗斯选举。”美国《华盛顿邮报》则评论称,“这好像来自一个干巴巴的克格勃手册或一个糟糕的电影剧本”,“普京这些话像乌云笼罩莫斯科,现在难以确定,这是放烟雾弹还是用心险恶的试探气球”?

    俄罗斯《晨报》1日称,普京当天讲话时表示,已经掌握了某些证据。俄塔社报道普京关于反对派名人可能遭暗杀的讲话时,引述独联体反恐中心主任诺维科夫的话说,有情报显示,西方势力试图在中亚和俄罗斯重演“阿拉伯之春”模式。他说,对俄罗斯来说确实存在这一威胁。统一俄罗斯党领导人伊萨耶夫表示,普京是在给反对派打预防针,让他们不要继续抹黑政府。1日,俄外长拉夫罗夫严厉谴责美国资助俄反对派,企图影响俄总统选举。

    英国《每日邮报》曾说,就像丘吉尔所说的“谜中之谜”,俄罗斯非常难以理解,比如,为什么去年它的体育用品商店卖出了50万根棒球棒,同时只卖出了3个棒球和一副棒球手套?该报称,不过,俄罗斯不是每一件事都那么神秘,比如3月4日的总统选举结果。

    但普京周三的严厉警告,再加上周一“俄乌联手挫败暗杀普京阴谋”的消息让俄罗斯的选举看起来更复杂了。日本朝日电视台说,随着选举临近,俄罗斯上演了从“暗杀普京”到“反对派候选人之死”各种政治剧本。《产经新闻》称,当前俄罗斯大城市涌动着“神经质般的反应”。美国《费城问询者报》说,普京几乎肯定将当选总统,但他的这种警告反映了投票前的高度紧张,也表明他对选后出现示威的焦虑。

    俄《生意人报》1日称,反对派对普京的讲话表示不满。俄共中央委员会秘书索罗维耶夫表示,普京的批评没有根据,反对派没准备在选举中挑衅,只是希望有一个公正的选举结果。总统候选人普罗霍罗夫表示,政府不应制造这种紧张局势。反对派支持者科兹列夫认为,这是对反对派的一种直接威胁,以阻止他们举行抗议活动。“左翼阵线”组织领导人乌塔里佐夫表示,如果这种事情发生,一定出自政府之手,将造成社会严重动荡。

    欧洲新闻电视台评论称,普京在选前4天高调抨击反对派,表明他对“舞弊”指控十分敏感,为了杜绝类似指责,俄罗斯当局已花了超过3.5亿欧元“确保大选透明度”,普京显然希望进行一次“无瑕疵无污点的选举”,以免重蹈去年底杜马选举的覆辙,给反对派借机扩大示威规模的口实。《莫斯科时报》1日则担忧俄罗斯选举可能没有足够监督员,因为全国的投票站超过9万个,单莫斯科就需要大约1.5万名志愿者,全国需要50万人。民意基金会的民调显示,40%的受访者认为观察员阻止不了选举作弊,26%的人持相反意见,大约33%的人不知怎么回答。

    逼近总统选举的俄罗斯

    “欧洲动态”网站1日称,普京的支持者希望这次选举中能获得一场大胜,那样就可以扼杀示威。美国《华尔街日报》称,俄反对派正申请3月5日举行10万人大游行抗议普京重返总统宝座。“欧洲自由电台”1日报道称,俄反对派政治博客写手纳瓦尔尼对美国一家电视台说,如果普京3月4日总统选举中获胜,他本人和其他反对派抗议者将不会承认结果,“我们非常清楚,3月5日普京会宣布自己当选。事实上,他是沙皇或皇帝”,“我们不会接受,我们将继续要求政治改革,一年内举行新议会选举,两年内进行新的总统选举”。

    “各候选人为争夺选民展开最后一战。”俄新网这样描述距离1日的俄罗斯。报道说,亿万富翁候选人普罗霍罗夫在俄国家电视台进行宣传竞选活动,俄共候选人久加诺夫将于明天举行新一轮造势活动,自由民主党候选人日里诺夫斯基近两天都将与大学生会面,另一名候选人米罗诺夫1日前往家乡宣传。法国《快报》称,大选即将开始,反对派提高了声调,叶利钦时代的前部长涅姆佐夫称“普京将把俄罗斯变成香蕉共和国”。他重申“选举舞弊”的指控,称反对派组织的反普京运动“十分成功”,“唤醒了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民众”,他认为“如今只有无知识的外地人和农民支持普京”、“如果普京第一轮获胜一定是作弊了”。涅姆佐夫寄希望于仍在狱中的俄前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成为反对派众望所归的领袖。

    “俄罗斯是一个拥有丰厚文化的国家,有着受过高等教育的民众,它的一只脚就在欧洲,人们会相信俄罗斯新一代人的斗争胜算要大于叙利亚或埃及的年轻人,但尚不清楚俄罗斯人是否能比中东同行更成功。”美国《费城问询者报》1日的专栏文章散发着一股对俄罗斯选前紧张局势煽风点火的意图。作者自称“本周将前往莫斯科见证一场争取人类尊严的斗争,其重要性堪比阿拉伯世界的任何国家”,还质问:“互联网一代能对克里姆林宫构成严肃挑战吗?他们能与来自共产党和民族主义集团的人找到共同的事业吗?他们会被试图不计代价维护旧秩序的人吓住吗?”

    卡塔尔半岛电视台1日说,尽管一些中产阶级对普京不满,但在苏联式的工厂,工人们一致站在普京身后,这些人构成了投票中的多数。黎巴嫩《每日星报》同日关注了另一群人,称“在俄罗斯,反普京抗议激活公民社会组织”。文章写道,在烟雾弥漫的莫斯科酒吧,俄罗斯年轻人拿着麦克风,竭力透过爵士乐听清讲话,交流反普京抗议运动的想法。他们每周的讨论主要是:下一次抗议传单谁来写?有人有复印机来复印吗?有无志愿者来分发?报道说,此类组织产生于对一人控制的政治制度的不满,他们大多由富裕、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组成,成为公民社会的基础。“欧洲自由之声”说,俄罗斯两代人之间对如何看待普京存在一道鸿沟。56岁的阿瓦尼索夫声称将投票给普京,因为俄罗斯人从没有像现在这么好;18岁的女儿吉姆则称自己将放弃选票,因为俄罗斯政治是一种耻辱。阿瓦尼索夫认为青年一代不理解普京上台前上世纪90年代俄罗斯为什么如此混乱;吉姆则说她不能遵从普京的专制体系,而所谓的反对派不过是克里姆林宫的傀儡。

    俄罗斯已经变了?

    日本的俄罗斯问题学者相武胜彦认为,俄罗斯的问题主要是内部问题,普京假如当选总统,相信很快俄罗斯的主要话题将变成俄罗斯发展经济特区、开发远东地区等等。

    “美国之音”则认为,“如果当选俄罗斯总统,普京面临艰难选择”。报道引述美国马萨诸塞州立大学学者格博夫的分析说,如果普京第一轮成功当选,俄罗斯一些人会觉得存在操纵选举的可能,这将加强对普京的消极印象;但如果进入第二轮选举,普京的领导地位将受到损害。

    《莫斯科时报》2月29日刊登这样一幅图片:普京一袭长袍,头戴王冠,昂首缓步登上大殿的台阶,一个口袋漂浮空中,上写着“普京Ⅲ”。普京紧攥系着袋口的绳子,但袋子上有几个补丁。加拿大《多伦多星报》写道,他大摇大摆步入俄罗斯政坛,就像俄罗斯的詹姆斯·邦德,这个年轻女人梦寐以求的男子汉、目光如钢的稳定者,能降伏恐怖分子和猖獗的通胀。但现在,局面在倒退,尽管他在走向一场几乎肯定会胜出的总统选举。成千上万的俄罗斯人走上街头,曾经对政治不感冒的雅皮士,现在也从iPad上抬起了头,加入示威人群。

    2000-2004年期间担任俄罗斯总理的卡西亚诺夫1日在《韩国时报》上撰文说,普京不可能作为他第一次上任时所标榜的“希望总统”重返克里姆林宫,也不再像第二任时的“国家领袖”,当时他重振国家,促成了经济繁荣。俄新网1日引述俄罗斯高效政治基金会主席巴甫洛夫斯基的分析说,在总统选举结束后,俄罗斯的一切都将同过去10年来“大不一样”。他说,在过去10年,俄罗斯实行的是一种建立在个人超凡性基础上的独特的君主政体。现在已经大不一样。领导人需要进行某种自我限制,组建某种同盟或联盟,否则将难以管理。

    英国《金融时报》则认为俄罗斯的未来与油价息息相关。文章说,自1979年苏联在石油危机期间入侵阿富汗以来,俄罗斯的政治生活一直与油价明显关联。改革和开放出现在油价处于几十年来最低点时。油价之后的几次下降,也往往揭开政治改革和权力转移的序幕,比如叶利钦在1999年安排将总统大权交给普京。文章称,现在,油价不可能再次翻番,而长期以来一直被视为加强政府权威工具之一的石油,也推动创建了俄罗斯庞大的中产阶层,而这些人现在对政府产生了不满。

热词:

  • 普京
  • 反对派
  • 舞弊
  • 抹黑大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