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非常规油气资源缓解能源“饥渴”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31日 03:5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在页岩下钻探天然气。

  图片为本报资料图

  位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的加拿大天然资源公司油砂提炼厂。

  图片为本报资料图

  页岩气——

  改变世界天然气版图

  王 震

  21世纪是天然气世纪,重要资源国将控制天然气资源作为实现其国家战略目标的核心,大型跨国石油公司也都将天然气业务视为其未来发展的核心战略。早在2009年10月召开的第二十四届天然气大会就认为,天然气资源潜力巨大,技术创新将进一步力保天然气储量产量的持续增长,基础设施和液化技术的发展将推动天然气贸易的增长和全球化,扩大天然气利用也是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的现实选择。特别是进入本世纪以来,高油价驱动下的页岩气开采技术进步使得美国天然气产业发生了重大变化,这种变化也正在改变着全球天然气市场的版图。发生在美国天然气领域的这些变革对全球能源格局和天然气市场版图都会带来直接的影响。

  页岩气的迅速发展不仅在改变美国的能源结构,也正在对全球能源格局产生重要影响。发达的天然气管网体系、完善的监管机制、市场化的定价机制以及在新技术的推动下美国页岩气产量从2000年的122亿立方米上升至2010年的1378亿立方米,据估计在2021年—2030年间其占美国天然气产量的比例将超过50%。同样,美国页岩气工业发展的蓝图也极大地促进了欧洲、亚洲等资源潜力较大的国家开发页岩气工业的信心,开始掀起一股探索页岩气的热潮。

  页岩气产量的迅速增长也正在影响着全球天然气的市场结构。一方面,原本为世界最重要的天然气进口潜力国之一的美国,因页岩气产量的增长正在减少来自加拿大的管道天然气和中东、非洲地区的液化天然气量。而页岩气的开发使得美国可能成为“准出口商”,由此而产生的挤出效应正在改变世界天然气贸易的格局。另一方面,因地缘政治的影响,欧洲原本就在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资源的过度依赖。而一些欧洲国家,如瑞典、波兰、奥利地和德国都有开发这种天然气的潜力。这些因素的叠加无疑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变目前的这种市场供需格局。据位于美国休斯敦莱斯大学贝克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的估计,随着页岩气的开发,俄罗斯、伊朗和委内瑞拉在2040年全球天然气供应市场中的份额将下降7%。

  页岩气革命也对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带来新的影响。因天然气的国际区域性生产和消费特点,不同于国际化的原油定价模式,天然气的定价模式呈现出区域性特点。但随着液化天然气贸易的快速发展和页岩气产量的迅速增长而出现的北美“过剩”现象,天然气定价机制也在发生着一些微妙的变化。特别是随着加拿大天然气未来出口走向的变化可能会强化国际天然气定价模式的发展。

  我国的天然气产业目前仍处于早期阶段,要实现“十二五”末天然气在能源消费中翻番目标,就要充分认识到天然气产业的改革对有效保障我国能源安全、实现节能减排任务和提升在全球天然气定价话语权的战略重要性。中国页岩气资源虽然潜力很大,但面临的开采环境要比美国差很多,特别是水资源的匮乏和环境承载能力的压力,这就要求我们在准确分析国际天然气产业发展趋势的同时,通过政策调整,实现非常规天然气资源的勘探开发技术的新突破。

  油砂——

  未来能源供应生力军

  唐 旭

  国际金融危机让许多国家倾向于投资实物及战略资产,油气资源便是一个很好的投资选择。日本的核泄漏事故促使世界其它国家纷纷重新审视核计划,这也使得石油、天然气等常规化石能源在世界能源供应结构中的地位在短期内难以撼动,再加上西亚北非的紧张局势和西方准备对伊朗实施的石油出口制裁,这些都大大提升了加拿大油气资源的战略投资价值。

  经过150多年的勘探与开发,人口仅有3400万的加拿大已成为世界上油气资源最为丰富的油气生产国之一。而在加拿大油气产量中,油砂产量上升弥补了天然气产量下降所带来的损失,这也使石油在加拿大油气总产量中占有越来越大的比重。

  加拿大油砂资源主要分布在西部的阿尔伯塔省,其油砂带资源分布面积约14万平方公里。油砂是指富含天然沥青的沉积砂,是一种沥青、砂、水和黏土的混合物,非常黏稠。约两吨的油砂才能提炼出一桶原油,油砂含油量约占本身两成左右。油砂现已成为非常规石油的重要组成部分。据英国石油公司2011年统计,加拿大油砂资源的探明经济可采储量达1431亿桶,占全球常规石油探明经济可采储量的10.3%。

  目前,加拿大油砂产量持续增加,占加拿大石油总产量的比重高达45%。加拿大ARC能源公司的研究报告预计,到2015年加拿大油砂产量将达到210万桶/天,这比2010年的油砂产量约高出60万桶/天。与常规石油开采相比,油砂采收技术复杂、费用高昂。目前采用的油砂开发技术主要是蒸汽辅助重力驱和循环注蒸汽两类,其中蒸汽辅助重力驱技术已成为目前油砂行业采用的主流生产技术。

  不过,油砂开采会影响地下水和空气质量、破坏地表植被,开采过程也会排放大量的温室气体,因此油砂开采受到环保人士的批评,加拿大政府也面临着巨大的社会压力和国际舆论压力。尽管如此,加拿大油砂在世界能源供应体系中的重要地位不容忽视。就短期和中期而言,可再生能源在整个能源供应中仅占很小份额;交通运输所必需的石油液体燃料在短期内也还很难替代。作为常规石油的重要补充,在安全政治环境下开采的加拿大油砂能够并且必将在未来全球能源供应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世界石油格局新变化

  马 宏

  中东北非一直是地缘政治错综复杂、石油出口最为集中的世界石油业中心区域。这一地区2011年的政局动荡和紧张局势,对世界石油格局与发展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首先,世界能源地缘政治的原有格局被打破,已经渐趋下降的中东石油政治风险将再趋上升。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直到这次利比亚战争前,多数石油出产国家都在资源民族主义热潮中积极谋求掌控自己的石油资源,使欧美国家及其石油公司难以直接插足。利比亚战争后,西方国家在利比亚打开了缺口,通过“利比亚之友”国际会议等形式,直接插手利比亚的油气工业,推动利比亚实现西方所期望的变革,并使战后利比亚的重建进程对其它产油国的政治、经济产生影响。与此同时,“基地”组织得以进入利比亚,并趁美军撤出之机在伊拉克、也门等地卷土重来,滋长了中东地区底层社会民众的反西方情绪,针对西方的恐怖活动可能会增加,从而带来新的能源安全风险等问题。例如伊拉克,来自“基地”组织的恐怖袭击,在美军撤走后又呈上升趋势。加之伊朗为了反击制裁加强了对伊拉克南北两大石油产区的渗透和对霍尔木兹海峡的军事威胁,更使整个中东地区的石油政治风险陡然上升。

  第二,世界石油工业的格局有所变化,西方国家将借助利比亚施压中东产油国,谋取更大石油利益。当年美国发起伊拉克战争时,外界多有猜测战后美国会直接控制伊拉克石油资源。但是战后伊拉克民选政府却强化了国家对石油资源的掌控,坚持以服务合同招标方式开发油田,使西方石油公司“坐地分肥”的计划破灭。但是,利比亚战争的爆发、西方势力的介入给西方石油公司一个有利时机,他们借重建大举进军利比亚。这将导致相关区域的石油业竞争进一步复杂化。

  第三,伊拉克、利比亚的重建及石油出口大幅增长相叠加,以及伊朗遭受制裁,对未来国际油价和定价机制将产生重要影响。据报道,百废待兴的伊拉克和“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都在以超出预期的速度恢复油气生产,以尽快弥补战争造成的损失。长期以来,伊拉克和伊朗一直是一对石油出口的竞争对手。如果伊朗的石油出口遭到制裁,欧佩克内空缺的石油产量可能会让伊拉克来填补。另一个欧佩克成员利比亚经历大半年战火之后也已改换门庭,成为欧佩克内的亲欧美派。可以预期,利比亚、伊拉克的石油产量今后将会不断增长,欧佩克内的力量对比将向亲欧美方面倾斜,对国际油价和油价形成机制将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美国调整石油安全战略

  北 电

  随着最后一批美军撤离伊拉克,美国在伊拉克近9年的战争彻底结束。但奥巴马总统的撤军决定却受到共和党人和许多评论人士的质疑和指责,认为此举没有考虑国家安全,尤其对于美国的石油安全来说,美军撤离伊拉克后患无穷。

  美国的传统石油安全战略是竭力追求直接控制世界各地的石油资源,历届美国政府为此付出了沉重的军事经济代价,背负伊斯兰世界反美情绪高涨等政治外交成本。奥巴马执政后有意识地把竞选时打出的“撤军牌”提升为国家安全战略的转型,石油安全战略开始向确保全球石油市场的稳定供应方向转变。

  奥巴马多次呼吁美国公司提高本土能源产量,以减少对外国石油资源的依赖。他在2011年3月的一次讲话中指出,确保稳定的石油生产和运输是美国石油安全战略的核心所在。为此,他提出未来10年将外国石油进口减少1/3的目标。美国国内近年来页岩气产量爆炸式增长,如今已达到1378亿立方米,使美国一跃成为世界天然气第一大资源国和生产国,从进口国变为准出口国,更给奥巴马政府实现减少石油进口目标以极大的信心。而针对2011年西亚北非国家的政治动荡,美国政策目标是促使这些国家在“变天”后建立更加稳定的政治运作体系,以确保该地区稳定的石油生产和运输,消除未来因地缘政治因素而产生的油价波动。这样的一个“新中东”,对新的美国石油安全战略至关重要。

  如此来看美国政府的石油安全战略,才能合乎逻辑与事实地解释伊拉克战后出现的“美国赢得了战争,其它国家石油公司却拿到了第一单石油项目”的现象。另一个引人瞩目的现象是,2001年美国从中东地区进口石油所占比例为28.6%,在2010年这一数据已降到18.5%。正如近期出台的美国能源战略白皮书所提到的:全球能源供给稳定,美国有足够能力以合理的市场价格获得它。

  最近伊朗核危机不断升级,是对美国新石油安全战略的一次严峻挑战。为了扼杀伊朗核计划,保持对海湾地区局势的掌控和霍尔木兹海峡战略通道的畅通,美国频繁调兵遣将,在继续从伊拉克撤出地面部队的同时,增加海湾地区的海空力量,并发动其它西方国家联合制裁伊朗,动员沙特等产油国增产,弥补伊朗减产造成的缺口,力图在围困伊朗这个欧佩克第三大产油国的同时保持国际石油市场的稳定。

  美国石油安全战略的转变并非自愿,更不是为了其宣称的“民主、自由”,而是其传统的石油安全战略代价高昂,难以为继,又遭遇国际金融危机经济衰退的打击,不得不改弦更张。维持产油国稳定,维护油气运输线的畅通,有利于各国石油企业的合作,这应该也是国际社会所欢迎的。

  本版文章均由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中国能源战略研究中心提供

热词:

  • 油气产量
  • 油砂
  • 石油安全战略
  • 伊拉克
  • 油气资源
  • 油气生产
  • 采收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