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国际视野:“系统性崩溃”阴云笼罩欧元区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7日 06:3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图为2011年8月8日拍摄的一枚2欧元硬币出现在德国法兰克福股市DAX指数曲线图旁的照片。

  新华社/路透

  历时两年有余的欧债危机现正处于十字路口。专家预测,由于欧盟各国领导人拒绝面对欧元区解体前景,已经导致欧元区经济陷入“囚徒困境”。将于本月底召开的2012年首次欧盟峰会或会成为经济学家们观察的下一个风向标。

  经济陷入“囚徒困境”

  本报驻比利时记者 吴乐珺 张杰

  无论欧盟付出多大的努力,但目前来看,欧洲债务危机的阴影似乎一直挥之不去,更有愈演愈烈之势。尽管欧盟一再表示,作为欧元区边缘国家的希腊,其国家债务仅占欧盟总额的极少部分,但由于欧盟国家资产负债表的高度关联性,导致了债务危机的“传染”,源自希腊的“流感”已经自南向北,自东向西,在欧洲成燎原之势。希腊债务总额近4000亿欧元,为其国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50%,欧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丹尼尔·格罗斯博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希腊不是没钱,而是没有能力还钱。”

  本质是流动性和信心危机

  其实,如果仅仅是希腊自己出现问题,欧盟还能够勉强应对。欧盟各国领导人已开始探讨对希腊债务进行减记的可能性。根据欧洲银行管理局(EBA)的压力测试结果,欧洲银行如果满足9%的核心资本金率和希腊50%的减记率,银行的资金缺口约在1147亿欧元。对此,欧洲央行已于去年年底破天荒地向欧洲523家银行释放了4890亿欧元的三年期超低息贷款,但事与愿违,这批贷款绝大多数又被各银行通过央行隔夜存款工具存放回了欧洲央行。欧洲各银行宁可赚取极少的利息也不愿意将资金投入高回报高风险的主权债券市场,这表示债券市场对主权债务已经丧失信心。格罗斯博士也表示,“欧元区目前面临的危机就是流动性和信心危机”。

  格罗斯认为,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欧元区内部积蓄的不平衡,北欧等国有财政盈余,但他们不愿意“接济”有困难的南欧国家。德国有能力承担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债务,但也不愿意;欧洲央行也有能力通过金融市场承担重灾国的债务,但限于德国的反对,也无法实现。在这种情况下,危机不断恶化,因为市场担心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一旦遭遇流动性短缺,对欧洲乃至整个世界的金融体系都是灾难,很有可能导致另一次大萧条。担心出现系统性崩溃是造成金融市场紧张、国际评级机构不断发出警告和信心危机出现的根本原因。

  意大利起死,希腊难回生

  格罗斯指出,如果德国和欧洲央行能就援救达成一致,或许市场紧张情绪能消退。欧洲央行要让投资者意识到,欧洲央行坚定支持保障流动性。同时,意大利和西班牙等重债国家也需要采取财政紧缩措施,让经济良性运转。现在意大利政府已对进行财政紧缩和改革表达了坚定决心,正如意大利纳波利塔诺总统所说,“牺牲是必须的。为了避免意大利的崩溃,每个人、每个社会团体都责无旁贷。” 在去年底意大利成功拍卖半年期国债,且基准10年期国债中标利率降至7%的危险水平线以下后,总理蒙蒂表示,意大利从悬崖边上走了回来,但要恢复增长,还要在劳动力市场和服务业方面进行艰难改革。

  “真正陷入困境的是希腊”,格罗斯说,希腊很有可能退出欧元区。目前来看,对希腊进行救助的价值不大。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短期内会引发市场震荡,主要是严重打击信心,外界可能会猜测下一个是不是意大利。但长远来看,没有希腊的欧元区或许更加健康。

  德国政治意愿至关重要

  包括格罗斯在内的很多专家都认为,欧洲央行能否向重灾国家实施更大援助,关键在于德国有多大的政治意愿。柏林技术大学教授马卡斯·科伯尔博士认为,希腊退出欧元区对其他欧元区国家是一个利好信息。他对本报记者表示,只有统一货币政策而没有统一财政政策的欧元区,必然陷入扭曲竞争导致的支付不平衡,财政状况好的会继续好下去,不好的则不会好起来。希腊不会走出困境,而德国这样具备良好财政状况的国家,则不能永无休止地援助希腊。目前欧盟各国领导人拒绝面对欧元区解体前景,已经导致欧元区经济陷入“囚徒困境”。

  那么,危机还会持续多长时间?格罗斯预期是3—4年,而科伯尔则更加悲观:除非实行财政一体化,否则欧元只有解体一条途径。

  外溢风险在全球显现

  本报驻比利时记者 张亮

  在刚刚过去的一年,欧债危机掀起了一个个惊涛骇浪,并席卷欧洲金融市场,对欧盟整体经济也造成强烈冲击。新年伊始,欧元兑美元和日元汇率继续“节节败退”,分别跌至17个月和11年以来低位,欧洲股市仍在恐慌中震荡……接踵而来的其它利空信息亦显示,欧债危机仍是市场最为担忧的不稳定因素,并将进一步拖累今年欧洲经济乃至全球经济增长。

  欧债危机之火已经燃烧了两年有余,尽管欧元区和欧盟已为此召开过十多次峰会,并出台了一系列灭火方案,但目前仍在继续蔓延。希腊第二轮救助计划尚无着落,因为与民间债权人的大约2060亿欧元的债务减记谈判陷入僵局。如果今年3月20日之前还拿不到下笔救助贷款来偿还到期债务,希腊又将濒临违约破产的悬崖峭壁;欧元区第二大经济体——法国拥有的AAA主权信用评级日前被标普评级机构“剥夺”,欧元区另外8个国家的评级也被下调,此举犹如给欧债危机火上浇油,由此引发的连锁负面影响恐怕不可小视;陷入债务泥潭的匈牙利面临违约风险,并有向其它东欧成员国传导的可能……诸如此类的多重风险无疑牵动着金融市场的紧张神经。

  事实上,欧债危机已经殃及欧洲实体经济。去年欧元区经济增长率逐季滑落,第一季度增长年率为2.4%,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增幅分别下降到1.6%和1.4%,普遍预期第四季度为负增长,就连扮演经济龙头角色的德国和法国也不例外。据官方公布,德国经济复苏势头第四季度出现逆转,萎缩0.25%。法国统计机构估计,该国经济同期亦为负增长,而意大利经济在第三季度已开始萎缩,希腊等其它“欧猪国家”经济则已连年严重衰退或停滞。

  按照经济规律,在经济低迷或衰退的情况下,政府应当采取扩大开支、降低税率和放松银根的政策来刺激经济复苏。但是,由于受庞大的主权债务所迫,“欧猪国家”只能反其道而行之。一波又一波的财政紧缩和增税,大大抑制了个人消费和公司投资。而货币政策却又掌握在欧洲央行之手,这些国家自然无能为力。其结果是经济加速萎缩,国债总额不减反增,形成了恶性循环。

  另外,由于对主权债务的风险敞口巨大,欧洲银行业现已捉襟见肘,去年市值缩水近38%,且面临系统性风险。今年欧洲银行将需融资8000亿欧元,在资本市场上与各国政府形成竞争格局,这必将导致金融资源的供求矛盾,推高各自的融资成本。而对欧洲整体经济而言,目前各银行普遍紧缩信贷则更加致命。

  因此,几大国际机构都对今年欧洲经济走势作出悲观预测。欧洲央行估计,今年欧元区经济增长率在负0.4%到1%之间,而经合组织则预期欧元区经济去年第四季度和今年第一季度均为负增长,陷入温和衰退。也有不少专家警告,如果欧债危机失控,发生违约或大型银行倒闭等严重事件,欧洲经济就会陷入一轮持久性的深度衰退。

  欧债危机的外溢风险也早已显露,成为全球经济的一大不稳定因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一再警告说,世界经济前景“极为黯淡”,无论是低收入、中等收入国家还是发达经济体,在这场不仅在展开且在升级的欧债危机中都难以幸免。欧债危机引发的不稳定性因素正影响全球最大经济体美国和引领最近十年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兴经济体。

  欧债危机持续蔓延,全球经济必然受拖累。投资者对欧债危机升级的担忧导致全球金融市场剧烈动荡,去年全球股市市值缩水6.3万亿美元。欧债危机已扩散到银行业,其连锁效应反映在欧洲银行业去杠杆化,即纷纷出售资产、收紧信贷,并收缩在海外的经营,大批资金从亚洲等海外市场回流。此外,由于经济低迷或衰退,欧盟进口需求必将继续下降。这些都将对全球经济特别是新兴经济体造成冲击。例如,新加坡经济去年第四季度比前一季度萎缩近5%,明显折射出了欧债危机通过贸易和金融途径而传导的外溢风险。高盛公司估计,欧债危机或将把今年美国经济增长拉低一个百分点。拉加德也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在本月底下调原先对今年世界经济增长4%的预测。

  危机催生新危险阶层

  本报驻比利时记者 李永群

  2011年,随着欧债危机风起云涌,示威抗议浪潮在一些重债国一浪高过一浪。欧洲、甚至整个西方媒体不约而同地称这些抗议分子为“愤怒者”。

  “愤怒者”一词的普遍使用源于一本名为《愤怒吧!》小册子的畅销。《愤怒吧!》是一本不到40页仅卖3欧元的小册子,自2010年10月在法国出版以来,加印十几次,累计销售超过300万册,已被译成20多种语言,在十多个国家出版发行。

  这本书的作者名叫斯特凡纳·埃塞尔,现年93岁,是法国二战期间“抵抗运动”老战士、退休外交官,曾参与起草《世界人权宣言》。埃塞尔在书中抨击了法国等西方国家不断加剧的贫富差距、政府对非法移民的虐待、新闻自由的沦丧、对环境破坏的放任、社会福利体系面临崩溃等。他呼吁人民挺身而出,不要等待,以和平的、非暴力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愤怒。2011年5月正是受到此书的影响,他们高呼“走上街头,创造新世界!”等口号,从此“愤怒者运动”逐渐蔓延为全球性抗议运动。从“占领华尔街”运动,直至2011年10月15日在82个国家951个城市爆发的“占领运动”,从本质上讲都是“愤怒者运动”。

  对此,欧洲有学者认为危机在欧洲催生了一个新的危险阶层:不稳定的一代。他们可以分为三类:一是类似流氓无产者,人数不多,有暴力犯罪倾向,就像去年在伦敦街头骚乱的不法分子。二是受过良好教育的青年,怀揣工作梦想,但在现实面前四处碰壁难以圆梦,惟有指望世界变好。比如去年5月走上马德里街头游行示威的青年。三是失业白领与下岗工人,近年来他们失去了物质安全与社会地位,被边缘化,于是迁怒于外国人。第三类人最令人担忧,他们受到极右势力的蛊惑,成为西方社会的真正危险,将导致仇视外来移民、反对欧洲一体化的民族主义力量上升。

  债务危机不仅对欧洲经济带来严重影响,还对政治与社会领域造成了巨大冲击。2011年陷入债务危机国家执政党几乎全部下台,有的被迫提前大选而下台,如西班牙;有的被迫辞职让位给技术性临时政府,如希腊、意大利。西班牙上百名“愤怒者”曾于去年5月从马德里步行北上,一路靠捡垃圾、沿街乞讨为生,经过长途跋涉,5个月后到达布鲁塞尔欧盟总部,向欧盟委员会表达愤怒。从爆发债务危机至今,希腊的“愤怒者运动”可以说是此起彼伏,社会矛盾不断激化,不同政党围绕是否接受欧盟援助条件以及如何摆脱债务危机的政治较量一直没有停止过。

  人们不难得出结论:从目前来看,一旦债务危机蔓延至某个国家,那么政权更迭和社会动荡就将接踵而至。围绕国家财政主权和欧洲一体化、压缩财政开支与维护社会福利制度、是否救助以及如何救助等一系列问题,欧盟成员国之间的矛盾会进一步激化,各国民众与政府之间的斗争、各个政党之间的利益仍将继续较量。由于欧债危机的警报一时难以解除,而且欧盟经济增长前景比较暗淡,在此背景下,未来欧洲一些国家的政局和社会动荡不仅难以避免甚至会不断扩大。

  观点

  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让—皮埃尔·莱曼:世界财富转向亚洲和其他新兴经济体,它们的影响力不断增强,这无疑影响到欧盟在全球的影响力。欧盟影响力下降已持续了一段时间,而目前愈演愈烈的欧债危机则加速这种影响力的下降。多年来,欧盟一直想成为美国的伙伴,而非“跟班”,但欧盟在硬实力,尤其是政治和军事方面的影响力都在不同程度地下降。实践证明,欧盟在面对重大问题时发出一个声音、采取统一姿态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自伊拉克战争爆发开始,欧盟出现了严重的“内部分裂”。在利比亚问题上,欧盟内部的分歧似乎较少,但德国却持有与其他成员国不同的态度。

  为避免欧盟影响力的减弱,欧盟通过了“欧盟2020战略——为实现灵巧增长、可持续增长和包容性增长的战略”,也说明欧盟在进行战略反思和调整。具体在应对债务危机方面,强调加强财政联盟建设和金融监管,转变经济增长方式。

  十年前,欧元的诞生标志着欧洲经济一体化建设取得巨大成就,但自从欧元“试验”遭遇困境,欧元区国家债务缠身以来,欧盟作为区域合作和“分享”主权的榜样力量和模式探索已遭到严重挑战。债务危机会促使欧盟权力机构改革,从而促进欧洲一体化进程。债务危机发生以来,法德之间经常举行首脑峰会。为此,有人提出 “法德”联盟,甚至创造出“默科齐”一词。不过所谓“法德同盟”也不是没有问题。法德两国对待经济议题的态度存在很多分歧,两国有着截然不同的执政风格和领导文化。德国作为世界出口大国,多年来保持贸易盈余,该国的中小企业发达,对研发投入也多。而法国经济实力不如德国,德国推行的经济改革无疑会给法国造成很大压力。当然,德国在应对欧债危机中具有关键作用。

  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欧洲研究所所长马里奥·特罗:不应将历史性变化与暂时现象相混淆。鉴于历史、经济原因,随着中国、印度及其它东亚经济体的崛起,世界经济重心不可避免地转向亚太,这是结构性的历史趋势,全球危机加速了这一进程。但不应忘记,在美苏争霸的两极世界时期,欧洲连一点自治权都没有。如果与这一时期相比,目前欧盟在各大洲的存在不断加强的事实足以说明欧洲的影响力在上升。尽管危机愈演愈烈,欧盟仍然是世界最大贸易实体,GDP总量大于美国,另外,欧盟还是世界最大的对外援助组织。欧盟仍不失为全球重要民事与经济力量。欧盟无意成为军事霸权,但希望参与治理全球性挑战,如经济、环境、贫穷等,希望作为和平与合作的力量,超越民族主义与国家主权的概念。

  一方面,欧洲内部分歧增加,如英国与欧盟其它26国;另一方面,主流趋势朝着加强欧洲一体化的方向发展。必须强调的是:欧元并无危机,1欧元相当于1.3美元。仅仅是五六个欧元区国家陷入了主权债务危机,但这些国家是不会被抛弃的。欧盟峰会在2011年12月采取了两个重大的革新举措。不排除欧盟走出危机后变得更强,经济一体化更加深入。如果德国做出更多团结的榜样,欧盟将能走出危机。而其它国家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包括中国将更愿意帮助欧盟国家。欧盟在2012年仍将得到证实:同一地区的邻近国家为了和平合作与团结的前卫“试验”,有助于全球和平治理,这不仅符合欧洲的利益,也符合全世界的利益。

  (本报记者李永群、吴乐珺采访整理)

热词:

  • 欧元区经济
  • 欧盟
  • 杠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