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视频 >

[环球视线]寻找卡扎菲(20110826)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26日 23:3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3e804fc7242c4b3df31315a963d36179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主持人 水均益:
    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
在过去的24小时里边,在利比亚又有了许多新的进展。一是反对派发现了阿齐齐亚兵营内的地下掩体,而一段据称是卡扎菲的讲话录音,再一次呼吁利比亚人民要战斗到底,而就在今天英国国防部发表声明说,英国战机向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家乡苏尔特的一个掩体发射了精确制导导弹。有媒体就说,一场“寻找卡扎菲”的行动正在利比亚展开。
    卡扎菲究竟藏身何处?而他的下落又将怎样左右目前复杂的利比亚局势?相关的新闻我们还是通过一个短片来了解一下。

 

    水均益:好,接下来我们通过电话来连线一下我们本台特派的黎波里的记者史可为。史可为在前几天一直被困在的黎波里的里克索斯酒店,现在他已经解脱了,而且我们在电话里得知他现在又回到里克索斯酒店去取回他原来落在那儿的一些东西。我们马上来连线史可为。

 

    水均益:史可为,你好。

    史可为 本台记者:主持人,你好。

    水均益:这一趟再回到里克索斯酒店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史可为:我现在再一次回到酒店,当然那种感觉也挺复杂的。因为在过去,其实我从一开始,从3月份第一次来到利比亚的黎波里,就一直住在这个酒店,其实在这边,特别在前几天,被困在酒店的那几天,对我来说酒店对我的确有不少的记忆。今天再回来看到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很明显在酒店的门外已经挂起了反对派的旗,以前在前台是悬有一幅很大的卡扎菲的画像,现在都被拆下来了。我们在大堂以及在门外都看到有反对派的士兵在走着,在把手。
    我们回到房间,我们看到我们的房间门都已经关上,当我进去以后,发现我在里面的东西,包括我的设备,包括我的个人行李其它东西全部还在房间,也没有被搜索过的痕迹,反映了反对派对他们士兵的管理,其实也看出了他有纪律性的这一方面。

    水均益:史可为,这几天应该说是无论对很多利比亚人来讲也好,对你来讲也好,我相信可能的黎波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像今天你走在大街上,你看到的的黎波里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像有的媒体说的,是一种陷入了一个极度的一个混乱的状况,还是说像反对派所称的,他们已经控制了95%以上的的黎波里的局面呢?


    史可为:好的,今天我从我们中国大使馆来到酒店这边的路上,一路上看到大街上都挂满了反对派的旗,同时也看到在路上,以前有很多的卡扎菲的巨大的画像都已经被拆下来,也在马路的两旁,有时候也看到有不少是,有一些写着一些句子,都是那些反对卡扎菲或者讽刺卡扎菲的一些句子。
    同时我们在马路上也见到有不少的聚会,也有很多反对派的检查站。检查站的士兵有一些有拿枪,但也不是全部,那个气氛也并不特别紧张。另外一方面可以说,在马路两旁看到了,几乎大部分的商店都没有开门,路上的人也比较少,主要除了是反对派的士兵或者是一些的,有时也会看到有反对派的武器装备,再有机关枪,在马路上面走,但是气氛也没有感觉是特别紧张,水均益。

 

    水均益:好的,好,非常感谢史可为来自现场的报道。
    我们今天演播室请到的两位特约评论员,一位是宋晓军先生,还有杜文龙先生。今天我们这个话题还是想集中在卡扎菲这个人身上,因为的确利比亚战局一个局势变化,一个核心的要素还是卡扎菲。
    昨天到今天的一个很大的新闻就是更多的素材出来了。卡扎菲在阿齐齐亚兵营里边的地道已经出来了,我们等会儿请导播给我们切一下,放一下地道的画面。我看了以后我觉得这个地道还是精心设计的,据说它这个有的地道不光是阿齐齐亚兵营底下,就是更长的地道在整个卡扎菲统治时期,他利用了当时国家的一个引水渠的概念,所以有几百甚至于上千公里长。我就想请教一下杜先生,这样的这种地道,它能够为卡扎菲提供一种逃生的途径吗?


    杜文龙 特约评论员:从现在西方的空体武器看,这种地道或者说这种强度的地道,对于抵抗这种钻地弹的打击不会起太大的作用。因为卡扎非执政42年,他搞这些地下宫室,从他跟西方关系恶化之后,美国人对于他的侦察应该是持续的。

    水均益:对。


    杜文龙:应该有几十年的侦察和观察的这种积累,所以那个口在什么地儿,什么地方又个新的东西。这些都在美国的航空卫星和航空侦察的眼皮下面,所以通过照片判读,完全可以把这些它的部位、深度、强度,都能判断差不多。
    而且在开战的大概前一到两天,有一个照片,就是一枚钻地弹,就是“杰达姆”那个钻地型号,直接往阿齐齐亚兵营打下去了。所以我感觉经过这么几轮的空袭,这些地道我感觉没有办法为卡扎菲提供一个稳妥、安全的藏身之地。


    水均益:对。
    杜文龙:所以藏在这儿的可能性并不大,如果藏在这儿就是等死。

 

正在评论:卡扎菲身在何处引多种猜测

 

    水均益:所以我们今天的编辑也梳理了几种,现在卡扎菲可能的猜测,其中猜测一我们来看一下,还是在首都的黎波里,这是昨天我们节目当中一直(关注的),也是密切关注的,有可能是在阿齐齐亚兵营,或者说里克索斯酒店的底下。因为据说这两个地方的地道是通着的,还有就是现在反对派集火力正在清剿的卡扎菲残余势力的,叫阿布萨利姆小区,这个小区目前还有一些卡扎菲支持者的残余势力。
    宋先生再问您一边,在首都的黎波里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 我觉得可能性不是太大,因为今天中东有一个军事分析家,他说可能卡扎菲仍然会现身,但是在的黎波里他的部队已经分成各种小股,像今天对国际机场也发射了火箭弹。分成这些小股他要干什么,这些小股主要是破坏新政权的权威。


    水均益:
    而且你看,昨天我们一直在给大家直播反对派围攻几个居民楼之后,大概没多长时间,两个小时之后,卡扎菲又有一段录音出现了。

    宋晓军:对。

    水均益:如果说卡扎菲还在的黎波里能够藏身,我相信他不会这么从容的还能够发布录音的讲话,还有一个就是说,现在基本可以证实,反对派的这种说法,说他们基本上控制了80%、90%的这种的黎波里,在这样一种严密控制之下,问题是他往哪儿藏啊?

 

专家观点:卡扎菲残余力量或以破坏基础设施为主

 

    宋晓军:对,就是说他现声是肯定的,但是刚才我说了,就是说可能有一些小股的部队在这儿,他要破坏一些基础设施,像今天攻击了国际机场。


    水均益:对。


    宋晓军:下一步可能是石油设施或者是水厂、电厂,在这种情况下,他要保持住相当长的一个时段,他的存在感,存在感第一就是有人在的黎波里闹,比方说或者炸一个什么东西,或者打一个冷枪,同时他的声音要不断的保持出来。其实他人在不在的黎波里都无所谓,只要他能发出声来,人会觉得他仍然在,的黎波里就让人感觉不会安全。

    水均益:
    比如说在苏尔特的可能性有多大?因为苏尔特今天说北约飞机空袭了那儿。

    宋晓军:对。


    水均益:
    那是不是说意味着北约也怀疑,他有可能逃到那儿了?

 

专家观点:英军空袭苏尔特意在警告卡扎菲部族
         
    宋晓军:对,那儿的可能性昨天也说了,确实是比较大的,因为那个地方,因为他是他的部族,因为这个部族很重要,其实北约今天轰炸我觉得是一种警告,因为西方分析利比亚的结构的时候,是希望把卡萨司发家族,就是卡萨司发部族把它拉过来。
    第二还有就是在的黎波里附近,西部的瓦塔拉部族,是和他联姻的部族,这两个部族把它能够拉到重建过程当中,这样反而使得最后,对于东部进来的,或者西部进来的有一些极端的伊斯兰话的这种东西有一些制约。因为北约其实并不是说卡扎菲能反攻,这一点它们肯定是不可能的,他们更担心是周围来自突尼斯,来自埃及、阿尔及利亚的穆斯林兄弟会或者相关的集团组织进来,最后把它给伊斯兰化。


    水均益:那杜先生你看,现在我们放的是猜测三,投奔同情他的一些部落,因为我们知道在利比亚除了沿海部分,深入到腹地,在沙漠腹地还会有一些支持他的部落,其中包括卡扎菲的部落,还有这个猜测三基本上把南部腹地沙漠当中。这种可能性您感觉有多大?

    杜文龙:我想这可能是第二步卡扎菲藏身选择的一个理想地点。


    水均益:您看萨达姆当时就跑回了他的老家底格里特,然后拉登干脆躲到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山区里边,最后藏到巴基斯坦那么一个小村子里边。

    杜文龙:正是因为有这些,比如说萨达姆、拉登、卡扎菲这些势力,所以拉登在10年之后才找到,萨达姆是8个月以后才找到。如果没有周围这些老百姓掩护他,这种可能性的确太小了,因为目标太大。


    水均益:您感觉卡扎菲有这样的人吗?
    杜文龙:有,因为这些所谓亲他的这些部落,感觉这几年,42年的统治,即使我得罪再多的人,那么本部落的人应该是受到他的极大的恩惠,石油资源,其它的一些资源,肯定还有一部分人要忠于他。目前在的黎波里还有狙击手,还有爆炸,还在显示他的存在。我想卡扎菲在利比亚部落里的根基不会太浅,所以今后的隐藏,或者这种捉迷藏的游戏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水均益:找他意义到底有多大?
    杜文龙:现在贾利乐说,找他意味着战争结束,这是战争结束的标志。
    水均益:您的看法呢?

专家观点:石油比卡扎菲重要

 

    杜文龙:我想现在卡扎菲并不重要了,现在关键是石油,在利比亚目前的石油比卡扎菲要重要得多,所以南非大主教图图以前讲过一句话,说500年前西方拥有圣经我们拥有黄金,500年以后,西方拥有黄金我们拥有圣经。我想这句话如果放在现在的利比亚,把黄金换成石油,我想也是把民主给了利比亚,同时把资源拿到了西方。

    水均益:对,您这个观察非常准确,因为实际上现在西方已经在开始动手了,已经在开始来分割在利比亚的石油的利益。
       

责任编辑:刘岩

热词:

  • 环球视线
  • 卡扎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