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萨科齐被指为提升人气大规模驱逐吉卜赛人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5日 04: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8月19日,法国格勒诺布尔附近,警察拆除罗姆人营地。

  8月27日,法国维尔内夫达斯克,一些志愿者给临时安置点的罗姆人送来了食物。

  罗姆人,又称吉卜赛人,他们是欧洲最大的“少数民族”。自七月底以来,萨科齐政府已分批遣送了近千名罗姆人出境,事件的导火索是一起由罗姆人引发的骚乱事件,政府宣布要驱逐这些“社会不安定因素”。而事实上,法国去年一年就驱逐了1万名罗姆人。

  来自罗马尼亚的梅里索就是被驱逐的罗姆人中的一员。他曾带着“淘金”的梦想来到法国,拉手风琴卖艺。他认为,“法国人不是不友好,我每天能挣20到30欧元。”他表示,等一切关于罗姆人的喧嚣“尘埃落定”,他会再回到法国。

  8月25日,罗姆人梅里索憋着满腹怨气从法国回到了罗马尼亚。现年42岁的他已经有15个孙子,全家唯一的收入来源是他那把破破烂烂的手风琴。

  傍晚,他坐在自家被漆成大红色的房子前,给一家人演奏意大利音乐家维瓦尔第的名曲《四季》。他不识谱,全凭听熟音乐来演奏,这是从他父亲那儿学到的绝活。

  梅里索的祖辈以驯熊为生,他们走乡串户,吹笛让熊起舞,以此赚口饭吃。他手中那架手风琴的年岁比他还大,一些按键斑秃,露出里面的原木。

  此前一个多月,梅里索靠这架手风琴在法国谋生,可是,他很快遇上了法国驱赶罗姆人的行动。

  8月19日起,法国政府展开大规模驱逐罗姆人行动,此前两周内,警方拆除了40多个罗姆人聚居点。700多名无家可归的罗姆人只能接受自愿遣返和强制遣返的安排。

  呆不下去的法国

  两起涉及移民的犯罪事件拨动了法国社会“安全”和“移民”这两根敏感的神经。

  促使法国政府下决心遣返罗姆人的是两起骚乱事件。7月18日,圣艾尼昂市一名涉嫌偷窃和无照驾驶的罗姆青年因拒捕被击毙。接着,数十名手持武器的罗姆人包围警察局,焚毁汽车和国旗,破坏附近商铺和公共设施。

  不久后在东南部的格勒诺布尔,一名外来移民持枪抢劫,在警察追捕中被击毙,此后爆发了几天的暴动,数十辆汽车被烧毁,警察遭枪击。

  这两起涉及移民的犯罪事件再次拨动了法国社会“安全”和“移民”这两根敏感的神经。

  萨科齐强硬表示,罗姆人非法营地将逐步被清除,因为那里是非法交易、教唆儿童行乞、卖淫等犯罪行为的温床。

  居住在法国的罗姆人约有1.5万人,大部分来自东欧。他们在村庄外和城郊地区安营扎寨,并试图通过手艺来谋生。梅里索就住在格勒诺布尔的一个罗姆人聚居区。他还记得,起初,60多名警察来到他们的聚居区,要求他们搬家。等到他们在格勒诺布尔郊外安顿下来没几天,警察又出现了,再次要求他们搬走,这一次,是搬出法国。

  “我们接到命令,”一名警官对他们说,“你们还是走人比较好,否则你们会被送进监狱。”梅里索和他的同伴们听从了警方的劝告,他背上自己的手风琴,到警察局领了300欧元路费,回到了罗马尼亚老家。

  没有活路的家乡

  他们世代从事着当地人不愿做的工作,他们没有资格购买土地,被认为是“二等公民”。主要的居住场所是棚户区和垃圾场。几乎没有人上过学。

  梅里索的家乡叫巴布勒斯提,距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东北约60公里。在坑坑洼洼的村庄公路上,黑头发的小孩带着狗到处撒欢,这里没有下水道系统,垃圾满地都是。

  梅里索的祖宅是祖父所建,只有一层平房。他的母亲、妻子、两个儿子和儿媳,还有他的孙子都住在这里。家里通了电,有卫星电视,但最近的水源距房子两公里远。

  从院子大门往外看,可以看到一个旧糖厂的破烟囱。许多罗姆人都曾在这个糖厂工作过,但自从1990年糖厂倒闭后,巴布勒斯提的每个人几乎都失业了。

  凭借着祖传的手风琴手艺,梅里索希望能在乡邻的婚礼上演奏赚钱。他的大名远播周围几个村庄,人们都喜欢请他到活动上拉吉卜赛曲。一次表演能挣800列伊,约合190欧元。

  但自从经济危机以来,没有人再办得起体面的聚会,“我们甚至连吃都吃不饱”。

  目前,约有1200万罗姆人生活在欧盟国家,绝大部分分布在东欧地区,包括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和捷克等。他们世代从事着当地人不愿做的工作,他们没有资格购买土地,被认为是“二等公民”。主要的居住场所是棚户区和垃圾场。几乎没有人上过学,人们视他们为“小偷”和“乞丐”,一些罗姆人也依赖小孩乞讨为生,所以往往子嗣众多,并时不时有买卖小孩的“劣迹”发生。

  两年前,全球经济危机同样席卷罗马尼亚,失业率一下子攀升至7%,而对于罗马尼亚雇主来说,罗姆人向来是他们最后的选择。

  于是,失去了政府儿童补贴和老人养老金的罗姆人只能依靠打零工、做小买卖或乞讨为生,这种背景下,许多人怀着“淘金梦”,像当年的美国人一样展开“西进运动”,迁往西欧富国,想赚点钱养家糊口。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都是他们的目标。

  看不清楚的未来

  梅里索每天拉手风琴表演赚钱。“法国人不是不友好,我每天能挣20到30欧元。”他说,等一切喧嚣过去,会再回到法国。

  “我们现在是回家了,”梅里索表示,“可是我们养不活自己。”全家人这么多张嘴只能靠他拉手风琴来填饱,此外,每个孩子每个月只能领到10欧元的政府补助。

  梅里索清楚地记得,命运转机是今年5月份。他在法国的侄子打电话回家,问他是否愿意去法国。

  “那里好吗?”梅里索期待地问。

  “是的,”侄子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于是,7月初,梅里索和妻子努塔、三个重孙和其他几个村人一起,搭上了一辆小巴士,摇摇晃晃的24小时后,他们到达侄子所在的格勒诺布尔。差不多1000名罗姆人在那里搭起了棚屋或大篷车。他和努塔找到一间被遗弃的屋子,“没有窗户、没电也没水,只能睡在纸盒子上。”尽管法国政府没有给他们任何资助,但他们的孩子可以去当地上小学。

  每天,梅里索拉着手风琴从一家餐馆走到另一家,通过表演赚钱。“法国人不是不友好,”他说,“我每天能挣20到30欧元。”

  很快,好日子到头了。萨科齐政府宣布,他们不受欢迎。

  然而,单纯的驱逐措施真能把罗姆人挡在法国国门之外吗?

  回到家的梅里索正在乡人面前夸口,称自己从法国带回来几千欧元,法国在他口中就如同当年的美国,“遍地是黄金”。

  然而事实是,他带回来的几千欧元只够家人生活一段时间。屋顶要重修,房子还需要新建几间。最大的孙子过几年又要娶媳妇了。一切都要钱。

  梅里索乐观地表示,自己将等待几个星期,等到这一切关于罗姆人的喧嚣“尘埃落定”,那时他会再回到法国。

  (颜颖颛)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