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3位母亲不惜穷尽一生联手寻子18年(组图)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20日 04:2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重庆晨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左起:张俊的母亲,王玉龙的母亲,张绿的母亲手持孩子小时候的照片。 重庆晨报记者 何熠 摄

  张俊,男,1985年11月19日出生,家住重庆市江津区白沙镇老汽车站综合楼,于1993年6月8日中午,在聚奎中学附小石岚垭上学路上被拐骗。寻找18年无下落。

  王玉龙,男,1987年10月26日出生,家住重庆市江津区白沙镇红豆树农场,于1991年12月13日中午,从江津师范附属小学幼儿园放学回家途中失踪,寻找近20年仍无下落。

  张绿,男,1988年7月15日出生,家住重庆市江津区白沙镇安宁街10号,于1992年12月29日下午,在白沙镇幼儿园上学时被拐走,寻找近19年仍无下落。

  雷万珍:我们永远都不会放弃!一定要找到他。还有就是一定要把张天棒抓到起!我们对他的恨,可能会延续几辈人。

  张培群:去年听人说儿子被拐卖到广州,过得比我们好。不晓得是不是真的。但只要他真的过得好,我也不想再找回来了!

  罗章玉:我年龄大了,都60多岁了,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找儿子了。只要晓得他还活着,只想让他看一看这几本他爸爸留下的日记。

  今年6月初,两名来自重庆江津白沙镇的妇女,出现在陌生的广州街头。她们手握发黄的照片与寻人启事,试图寻找走丢的自家儿子。

  给她们提供消息的,是同样来自白沙镇的雷万珍。三人的儿子相继在1991年至1993年之间被拐走。20年的寻子路,充满艰辛和荆棘,但哪怕只要有一丁点消息,她们都会毫不迟疑,随时再次启程。

  6月4日,罗章玉和张培群出现在陌生的广州街头,她们随身带着几张发黄的照片,和这些年来寻子的资料。上月,远在重庆的她们得到消息:18年前,一名来自白沙镇的三四岁男孩曾被带到广州海珠区沥滘大沙村,一度无家可归。为此,两位母亲一起来到广州寻找孩子。

  漫漫寻子路

  罗章玉说,她们得知,1993年初,海珠区沥滘大沙村一位村民收养了一个男孩,后来,收养家庭无法为孩子上户口,还影响了自家在乡里的分红,于是在1996年前把孩子送去了福利院,从此音信全无。但据可靠消息,男孩当年大约四五岁,明确来自重庆江津的白沙镇。

  虽然孩子只有一个,但两位妈妈都不约而同地燃起希望:也许就是我的孩子。

  随后,她们去了大沙村村委,可是村委都换过好几届了,现在的人根本不知情,两位母亲到附近派出所报了案。她们前前后后跑了大沙村和沥滘三四遍,由于语言不通且事隔多年,奔波了4天仍一无所获。

  罗章玉听村民说,孩子1993年到达大沙村,当时这里仍是一片农田。而今,大沙村已经面目全非,很难再找到当年那户收养男孩的人家。

  看一眼就知足

  6月8日一早,张培群匆匆忙忙上了火车,要赶回重庆。由于自己外出寻子,家中80多岁的婆婆无人照料,摔倒在地后离世了。悲痛欲绝的张培群把儿子的照片留给罗章玉,回家奔丧。

  寻子近20年,手中仅存的几张照片已经渐渐褪色,就算孩子最终找回,恐怕也是相见不相识。“我只要看一眼就知足了!知道他过得快乐幸福,就把他当作是嫁出去的女儿。”张培群说。“如果他在别人家生活,我也不想把眼泪流在别人家里。”

  只有一个女儿的罗章玉说,“我妈妈和老公都因此而抱憾离世,我能在有生之年再见他,问问他生活得好吗?身体怎样,那就满足了。如果找到了,我不会强求他跟我回重庆,毕竟20多年没有感情联络,由他自己选择吧。逢年过节打个电话回家就够了。”

  几天之后,一无所获的罗章玉也失望地回到重庆,此时张培群刚刚为婆婆办完丧事。她们说,已经不记得这是多少次外出寻子了,虽然希望越来越渺茫,但她们从不曾放弃,“就像蚂蟥一样,听不得水响(线索)。”

  3个母亲的同盟

  张培群说,这次为她们提供消息的,是同样丢失了孩子的雷万珍。儿子失踪那一年,雷万珍结识了同在白沙镇的罗章玉和张培群。罗章玉的儿子1992年丢失,张培群的儿子1991年走丢。3个同病相怜的母亲,结成了寻子同盟。

  一旦得知哪里有被拐儿童的消息,3位母亲之间都会互相通知,每个母亲手里,都有其他孩子的相关资料和照片,方便她们在各自寻子途中比对。

  今年5月,雷万珍得知张天棒在广州的消息,急忙和丈夫一起赶往。“结果听说他涉嫌欺诈被抓了,我们没有见到人。”在广州寻访期间,雷万珍得到了10多年前有白沙小孩被收养的消息,于是通知了罗章玉和张培群,“感觉更像是她们的孩子。”

  随后,罗章玉和张培群赶往广州。3位母亲的寻子故事,浮出水面。

  18年追凶 耗尽家财不放弃

  故事1>

  雷万珍坚持认为,自己的儿子张俊,是被人拐跑的。在儿子失踪后第7天,她收到了一封勒索信,从此开始了长达18年的寻子追凶路。为此,雷万珍给之后出生的女儿取名张天仪。“纪念儿子,也要记住仇人,一定要抓到他。”

  收到一封勒索信

  6月17日中午,江津白沙镇。暴雨过后,天气闷热。

  雷万珍和丈夫张奎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中出现的,脸上看不到一点表情。18年前的6月8日,儿子张俊吃过午饭,像往常一样跟父母道别,背着书包前往聚奎中学附属小学。雷万珍清晰地记得,儿子那天吃饭时,白底花的的确良衬衣上沾了油。

  但儿子没有走到学校,他在上学路上失踪了。雷万珍和丈夫发动了几乎所有的亲朋,四下寻找,但都没有结果。

  6月14日,儿子失踪7天后,一封信寄给了雷万珍的丈夫张奎。

  张老板:请把伍万伍仟元人民币全部是10元至一百元的扎成五叠。成交地点及方法:见信起于6月12日提上用几层密封好的现金坐下午2点火车到油溪下车,顺着铁路到古家陀方向,走到时自会有人接你,如果不遵从条件,跟公安局和其他人合作,被我发现一定不会有好下场……所以不要闹得大家不好,孩子自会给你,如果不听从这一切,后果自负,孩子的性命,全在你一念之间。署名:龙露天下。

  18年过去了,雷万珍完好地保存着这张信纸和信封,没有丝毫的破损。

  从邮戳看,信是6月9号从白沙镇寄出的。但拿到信的时间,跟对方约定的交易时间,已经过了2天。雷万珍和丈夫从此坚信儿子是被拐走的,他们随即再次报案。

  “幺爸”是嫌疑人

  白沙镇位于重庆西部,雷万珍和丈夫在白沙镇的高屋乡,办了个放生塑料厂。1993年年初,一个叫张天棒(外号)的20岁年轻人,从油溪回到高屋。张天棒曾在放生塑料厂打工2年,与老板张奎认作兄弟,儿子张俊喊他幺爸。

  张天棒回来后,又在一家官仓塑料厂打工,张天棒偷了另外一家塑料厂的原料,打算卖给张奎,但张奎拒绝了,还告诉了那家塑料厂的老板。张天棒从此怀恨在心,当着修厂房的工人的面发狠话,要弄张奎的儿子。当时在场的工人周书容,在1994年5月23日的检举材料中,证实了这一点。

  但事发后,张天棒消失了。雷万珍和丈夫从此认定了张天棒就是拐走儿子的人。

  只身赴约交换人质

  同年9月,在雷万珍和丈夫绝望的时候,一封勒索信再次寄到他们手中。赎金金额未变,交易地点改到了四川合江县的自怀。到了约定的当天,雷万珍独自一人背着警方准备的钱,坐公车前往交易地点。

  交易地点是在一处公路牌附近,约定的时间是上午11点。雷万珍在警方安排下,准时出现。沿途过路的人不多,但凡有带着小孩的,雷万珍都激动万分。从上午11点到下午5点,雷万珍一直在附近徘徊,她不敢坐下休息,不敢喝水,不敢吃东西,不停地左顾右盼,期望对方兑现诺言。

  由于精神高度紧张,汗水都打湿了包钱的报纸。下午5点,还是没人与筋疲力尽的雷万珍接头,警方只好解除布控。

  10多天后,张天棒在白沙镇被张奎撞见。“他承认是自己干的,同意帮忙把孩子找回来。”第二天,轻信了张天棒承诺的张奎醒悟过来,带着警察去抓人,张天棒却再次逃之夭夭。

  写给失踪儿子

  的一封信

  儿子被拐后,雷万珍和丈夫去过贵州湄潭,广东广州、潮州,四川、云南、山东等地寻找。只要有一丁点消息,夫妻俩都会不惜一切代价赶去,耗尽了几十万家财。

  1994年10月,女儿出生。“我给她取名张天仪。有2个意思。”雷万珍说,一是要记住仇人的名字,张天棒的名字中也有个“天”字;二是让女儿知道,这是上天的意思,哥哥丢了才会有她。

  如今已念高中的女儿,从懂事那天起,就知道哥哥被拐的事情。“她经常在网上发布消息,要找回哥哥。”女儿发布的消息,是一封父母写的信。

  张俊,我的儿子!

  1993年的6月8日,那是令我们全家坠入地狱的日子。宝贝儿子,你被拐卖到了哪里?不知是否被黑心的绑匪虐待、折磨?你是否还活在人世?你是否会因为想家,想外婆,想爸爸妈妈哭哑了嗓子?

  外婆一直为你吃素念经,还去求了个菩萨供奉,天天念叨你的名字。为了找你,我们走遍了大半个中国,没有一天停下过找寻你的脚步,你稚嫩的身影天天出现在梦中,还能隐约听到你呼喊爸妈的声音。

  ……

  儿啊,你在哪里?你如果尚在人世,今年应该26岁了。你还记得家人的模样吗?还记得白沙的黑石山吗?爸妈已经熬白了双鬓,我们在苦苦寻你,你会有心灵感应吗?

  本版文/重庆晨报首席记者 肖庆华

  19年思亲 见儿一面就足够

  故事2>

  罗章玉是3位母亲中最为年长的,她41岁高龄,才生下了独子张绿。一说起儿子走丢后的这19年,罗章玉老泪纵横,从未间断过。“我的妈妈、丈夫,都抱憾离世了。这辈子,见他一面就足够了!”

  4岁的儿子走丢了

  1992年12月29日下午2点,罗章玉4岁的儿子,从白沙镇安宁街10号的家中,前往200米开外的白沙幼儿园上学。途中被人拐走。

  那些天,没人愿意回家。“家里面气氛都凝固了,没有生气。”罗章玉不敢跟丈夫说话,两人只需看看对方的眼神,便知道结果。

  此时,罗章玉的丈夫已经60多岁了,为了寻找儿子,每天都在外奔波。积劳成疾,很快就病倒了。寻找孩子的重担,就全部落在罗章玉的身上。家人再没过过春节。

  丈夫离世留下日记

  1994年,罗章玉得到消息,河南新乡有10多名流浪小孩被当地派出所收留。“我就喊上张培群,赶过去看。”

  没过多久,罗章玉的母亲去世。“她什么都没说,但眼神我懂。”

  2000年,罗章玉的丈夫离世,给她留下了10多本厚厚的日记。“他老来得子,却又被活生生地分开了。真的是死不瞑目,抱憾终身啊!”

  每次外出寻子前,罗章玉都要翻开丈夫留下的日记。每一次翻开日记,都让罗章玉泪流满面!

  丈夫留下的日记本一共11本,约10万字。时间从1992年年底,到2000年离世前几天。内容全部都是寻找儿子的相关线索和信息,包括每次寻子的路线,到当地询问知情者的笔录,当地派出所的报案记录等等。

  罗章玉翻完日记后,用牛皮纸包好。“一定要保存好,找到儿子了,一定要给他看看!”

  20年寻子 为别人找回娃娃

  故事3>

  张培群是3位母亲中,寻子时间最长的一位。多次外出寻子未果,却帮助别人找回了丢失多年的孩子。今年6月初的这次广州寻亲,家中无人照料的婆婆意外摔伤过世,让张培群未来的寻子路背上了更重的思想包袱。

  一人打工一人寻儿

  1991年12月13日中午,4岁的儿子王玉龙,从江津白沙镇师范附属幼儿园放学回家途中失踪。因丈夫在外地工作,大多数时间都是张培群一人外出寻子。

  第二年,张培群生下了小儿子。但找寻大儿子的愿望,却并没有泯灭。

  1996年12月,张培群再次得到消息,一个四川小孩在河南开封被人收养。张培群和丈夫同时赶往开封,配合警方连夜冲进一个村庄。“但那个孩子很黑,不是!”

  但张培群没有放弃,在当地张贴了很多寻人启事。

  回到白沙后,张培群收到了一封来自开封的信件。写信者信中说,自己的舅子买了个四川小孩。经过他做工作,舅子同意归还。

  找回别家娃很高兴

  张培群说,就在儿子走丢的同年,白沙镇的张兴荣(音)家的儿子“小猪儿”(外号)也失踪了。收到信件后,张培群不敢迟疑,叫上张兴荣一同前往。“她的儿子跟我家的差不多大,大家都去碰碰运气。”

  赶到开封后,张兴荣一下子就认出是自己的儿子,母子俩高兴得抱头痛哭。“看到是她的儿子,我心头空荡荡的。但还是要替她高兴噻!”张培群说,个中滋味,只能自己体会。

  此后,张培群信心倍增,更加频繁外出寻子。但今年6月和罗章玉去广州寻子期间,婆婆的意外摔伤去世,让张培群背上了思想包袱。再加上感觉对小儿子照顾不周,也让张培群必须思考一下将来的路怎么走。

  “小儿子也发来短信,希望能找到他哥哥。”张培群有些茫然。

责任编辑:刘洁

热词:

  • 拐卖儿童
  • 寻子
  • 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