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视频 >

[新闻1+1]经济发展要不要“铅中毒”!(2011.1.7)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07日 22: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新闻1+1]>>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新闻1+1):——经济发展不要“铅中毒”! 

主持人(李小萌):

    欢迎来到《新闻1+1》。

    血铅超标,在不久以前对我们很多人来讲还是一个知识盲点,但是在一起起的新闻事件之后,我们都被扫盲了。去年以来,可知的血铅超标事件就多达九起,而受伤的往往是孩子,这一次的血铅超标事件,肇事企业恰恰是由当地的环保局招商引资来的,今天关注这个问题。

 

(播放短片)

解说:

    16号,来自安徽省疾控中心的最新检测结果显示,怀宁县23名儿童血铅指标均在正常范围之内。

熊润频(新华社安徽分社记者):

    现在这些儿童,因为省疾控中心现在公布的这个检测结果,跟省立儿童医院公布的这个结果相差得比较大,所以家长不是特别相信他们的小孩比较正常。因为根据省疾控中心表示小孩现在已经正常,是可以出院了,但是家长还是不放心,目前还在医院里,还没有走。

解说:

    去年年底,安徽怀宁县高河镇的家长们,发现自己的孩子出现了头疼、呕吐的症状,随即带孩子到安徽省立儿童医院检查。从1228号以来,陆续到来的有近200多个孩子。

家长1

    肚子痛,这么小就头晕。

家长2

    他就是烦燥,他性格比以前燥,很早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不对劲,但是我没想到是超标,铅中毒。

解说:

    这些孩子最大的有十三四岁,最小的只有一岁两个月,按照正常情况,他们体内的血铅应该是在每升100毫克以内,但在当时却有100多名孩子血铅超过每升100毫克,其中有24位超过了每升250毫克,最高的达到了每升390毫克,属于中度血铅超标。

记者:

    孩子多大了?

家长3

    才一岁两个月不到,我的孩子超标最高。

记者:

    现在多少?

家长3

    392,他是最高的一个。

解说:

    孩子血铅超标迅速震动了社会,然而仅仅事隔几天,16号安徽省疾控中心最新检测结果却是这20多个孩子血铅指标在正常范围。

华山(安徽省立儿童医院主医师):

    我们这样一个血铅的末梢血检查是一个筛查方法,国家认可的一个筛查的方法,要确诊的话需要疾控中心做一个静脉采血。

    这里面可能有这样一些原因,一个是这次检查的结果(血铅超标),都不是特别高,数值都不很高;第二个是他们脱离了环境,到了儿童医院来住院,脱离了当地的环境;第三点,在这个之前也好,到我们医院来以后也好,我们都进行了宣教,让孩子们在饮食方面、饮水方面,包括吃东西、多饮水、喝牛奶,做了一些饮食的治疗。再加上儿童的代谢比较快,可能在短期内有(血铅含量)下降的可能。

解说:

    孩子们已经无大碍,社会的神经为之松解,但是对于事故原因的追问却并未停息。

字幕提示:

    2011年1月7新闻

    安徽省怀宁县对高河镇新山社区儿童集体血铅超标事件发布了最新通报,初步认定,与新山社区仅一条马路之隔的博瑞电源有限公司所产生的铅污染为此次事件的肇事主源。

解说:

    这家20079月份投入生产的博瑞电源有限公司,是一家以铅酸蓄电池为主要产品的生产企业。

蒋晓平(本台记者):

    我现在就在怀宁县博瑞公司的大门外,根据环评的要求涉铅企业与居民楼的安全防护距离一般在500左右。我们看到从厂区的大门到最近的居民楼也就一条马路的距离,而从居民楼到厂区最近的烟囱也才100左右。

居民1(怀宁县高河镇新山社区):

    就是铅粉、硫酸。

记者:

    铅粉通过什么方式排放出去的?

居民1

    化铅的时候由于里面的温度很高,通过烟往外面排出来。

居民2

    最主要工序就是那个磨片的,磨片车间,粉尘相当重,因为磨片磨起来那个片子到处飞。

 

 

主持人:

    孩子的血铅指标回归正常了,这本来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家长们似乎都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一个好消息,岩松,怎么看?

白岩松(评论员):

    我觉得这件事情恐怕是三个焦点问题:第一是年底的时候查血铅超标23个,到15号的时候正常了,其实没差一个星期;第二是环保局引来的非环保的企业;第三是在一系列血铅超标事件之后又出现了一起。

    回到你刚才这个问题,医生给出的答案是这样,第一个是很医学的,第一次在省立儿童医院所进行的检测是末梢,手指头上,因此它这个准确度没有后来疾控中心做的静脉检测更准。另外一个,他说孩子们由于离开了那个容易导致铅中毒的环境,更何况饮食等等方面发生了调节,因此指标变了。我觉得这些话语也许可以说服我们,但是说服那些还身在其中宁信其坏不信其好的家长们来说,当然不愿意相信了。其实说服我们也很难,但是说服我们又很简单,如果要不是(安徽)省疾控中心,而是邻居的江苏省疾控中心的检测结果,也许我们也都可以信服,家长也更容易信服。其实我想这也是很多地方遇到了类似事件之后,不会真正在信任危机前提下做危机公关的又一个例证。

主持人:

    确实是,在现场我们的记者一直在进行更详细的调查,我们来看看他带回来什么样更新的发现?

 

项先中(本台记者):

    据我了解,这家企业一开始进来的时候,它是一个组装电池的一个企业,当时报项目时候也是这样报的,后来才慢慢知道这家企业2009年以后开始上马电池板的生产。电池板的生产和电池板的组装是完全两个不同概念,产生的污染物,对环境的污染是有天壤之别的。

    市民告诉我们,自从他们知道这家企业是在生产铅酸蓄电池之后,也跟当地环保部门、当地政府也反映过,多次反映过,当地环保部门也经常去检查,但是我们在现场采访的时候,有一个村民就在这家工厂上班,他说每一次检查之前厂里面就放假。

记者:

    现在家长们有没有办法,一时直接搬离这个污染区?他们会不会有对后续一些问题的担心?

项先中:

    昨天我们采访怀宁县分管环保工作的那个副县长,他就很坚决地告诉我说,这家企业肯定要搬,以前就准备搬,这次因为出了这个事以后更加坚定这个决心,一定要搬。我们就拭目以待,看会不会搬。

 

主持人:

    原本是组装电池,后来生产电池,我觉得我们难免会去揣测,可能之前就想好了会是生产电池的,为什么敢于铤而走险?或者对这个企业来讲可能连铤而走险都谈不上,因为没有什么险?

白岩松:

    对。其实我觉得有两个细节我是特别在意:

    第一,并不是没人发现问题。去年1028号的时候,安徽省环保厅的督查到这来已经查出了问题,认为它不行,而且基本上都跟这个血铅中毒之后的预测有相似的地方。比如说上来就告诉他,你们这个工厂跟居民区签的卫生防护距离不符合标准。

    第二,噪声、粉尘对周边居民有影响。

    第三,产能没有达到环评设计要求。

    全看出来了,反应也很快,115号的时候当地马上做出了整改,整体迁出,在没有迁出之前要保证让居民搬离,关键有一个允诺,绝不发生环保事件。按理说这就意味着他们都知道危害,可是为什么没有做呢?为什么还是制造了环保事件呢?也许跟环保的力度不够。

    另一个细节我也特别关注,企业本身也门清,知道它的毒。为什么呢?在12月初的时候记者混进去了进行采访的时候发现了两份通知:一份通知是严禁未成年人进入,可能很多人也会关心,为什么血铅经常是孩子中毒,因为导致人们出现血铅中毒的一个是皮肤,还有呼吸道、消化道,我不是很懂,看相关介绍的时候显示,在1以下的空气当中更容易浮现。

主持人:

    浓度更高?

白岩松:

    浓度更高,因此孩子更容易中毒。所以看企业本身自己就有一个通知,严禁未成年人进入。

    第二,工作服不许带回家洗,必须留在内部,因为他说这里头容易让孩子产生智力障碍,产生中毒,因此严禁衣服带走。说明他知道自己的毒害,但是也由于环保这方面执法力度不够,所以人家就敢继续去做。

主持人:

    而且有一个细节记者说了,凡是来检查的必然放假,也就是说这个企业是提前可以知道消息的。

白岩松:

    但是为什么出完了这件事情之后就坚决停了,采用了断电的方式,就是你不停我都能给你断电。如果经过了1028号安徽省环保厅这样一个督查,然后也有了县里这种挺棒的回应,说要坚决整改等等,如果当时要立竿见影,一刀切断,会出现这种情况吗,一个星期血铅都可以恢复正常了,如果要是两个月的时间恐怕孩子就不会到这样一种严重的程度。其实我觉得还是一个力度不够或者说是有某种赌博,或者患得患失的一种心理在里头。

主持人:

    接二连三发生这样的事情共性在哪儿?能不能彻底杜绝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稍后我们继续。

 

(编辑:王玉西 吕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