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重庆男子身陷云南黑砖窑 监工铁棒皮鞭强迫劳动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4日 06:2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重庆晚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每次回想起在云南的那段非人生活,徐兵都感到心有余悸。

  重庆晚报8月24日报道 昨日,江北区的汉子徐兵,从云南省宜良县检察院获得消息:用暴力手段强迫他和几十个民工劳动的砖窑老板高某某等3人已被追刑,徐兵可在当地法院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

  至此,一个几乎一样的噩梦已折磨他大半年———他身穿难辨颜色的衣裤,和同样肮脏的一群男人挤在黑屋大通铺睡觉;每天劳动约17小时,稍有怨言就被皮鞭抽背……最近一周,徐兵总在噩梦中醒来,满头冷汗,剧烈心跳让他屏住呼吸都能听见。

  “现在,我要是不把我的遭遇讲出来,心里堵得慌。”昨日,徐兵鼓足勇气详细讲述了那段长达112天、曾被左邻右舍认为“觉得像吹牛”的窑奴经历。

  第1天

  拖上车拉进黑砖窑

  不愿打工遭皮鞭抽

  我叫徐兵,今年36岁,住江北区铁山坪街道马鞍山村内沱组160号。爸妈死得早,我是孤儿,堂哥徐明是我最亲的人。这几年,我靠四处打零工谋生。

  去年7月初,听人说去云南打工好挣钱,我找堂哥借路费出发了。谁知,好工作没找到,霉运却来了。记得那天是7月25日下午5点左右,我在昆明市石林县的公路边走,钱差不多用完,我想节约车费买点吃的继续找工作。

  突然,一辆面包车一个急刹停在公路边,跑来3个30岁左右的男人。

  我遭吓了一跳,站在路边不敢动。两个人一左一右把我按地上,等我抬头的时候面包车开过来了。他们不说话,拖我上车。我以为遇到抢劫,扯起喉咙喊救命。有个高个子扑过来,使劲卡我脖子;剩下两个对我脑壳和背乱打。

  他们打了我五六分钟,见我不再反抗就拖上车。隔着车窗,我看见沿途很偏僻。

  司机是个接近30岁的男人。后来,我才晓得他是黑砖窑的小老板,好像姓高。

  大概1小时左右,面包车开进公路边一座砖窑。我看到有近30个、二十多岁至五六十岁的男人在灯光下做砖坯,有人提皮鞭监视。

  砖厂大门那里,有两个提铁棒的人跟拖我上车的人打招呼。他们讲当地话,我听不懂。

  他们把我拖进一间平房,问我愿不愿意打工。我问工资好多,司机嘿嘿笑了几声。我以为他没听懂,又问。这时候,一个在外面监视干活的人进来。他提皮鞭抽我,我捂头蹲在地上,鞭子落在背上,痛得钻心。

  我想,跑不可能,要工钱更是做梦。没办法,我答应留下来干活。

  当天晚上,我被安排到一间与另一间平房相连的10多平方米的房子。屋内没门窗,只有七八米长的大通铺,被子脏得辨不出颜色。

  两间屋的工人有二十八九个,进出都有4个监工男人把守。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