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地方联播 >

开封黑砖窑不顾汛情 “扎堆”生产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9日 19:5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工人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8月中旬,黄河已进入防汛的关键时期。

  在地处黄河南岸滩区的河南省开封县袁坊乡袁坊村,近百家违规生产的砖窑厂沿着一条一公里长的水泥公路两侧自西向东排开,扎堆生产,俨然形成了一个“黑砖窑聚集区”。

  而按照河南省通知要求,在7月25日之前,以黄河滩区为重点,各地必须将死灰复燃和违法违规生产的黏土砖瓦窑场一律拆除到位。

  明明是政府明令禁止的黑砖窑,何以能死灰复燃,屡禁不止?

  黑砖窑扎堆,窑厂主称“要多少咱就给你做多少”

  8月14日,流经河南开封县境内的黄河已处于主汛期,水流明显变得湍急。

  在开封黄河大桥两侧的道路上,平均不到5分钟,就有一趟满载实心砖的货车呼啸而过。这些实心砖的生产者,是分布在开封县袁坊乡和刘店乡的100多家黑砖窑厂。

  袁坊村堪称“黑砖窑聚集区”,90多家砖窑厂在一座崭新的小型变电站的“能量”供应下干劲十足,大量的黏土砖不断被烧制出来。前来拉砖的大车和小型三轮车穿梭不停,一旁面积巨大的晾坯场上,大片排列整齐的砖胚正在晾晒。

  在这条距离黄河不足千米的公路尽头,两台巨大的推土机正在施工,一条4米宽的土路在滩区的耕地上不断延伸,路两侧的滩地被挖得坑坑洼洼、满目疮痍。

  “老板们说汛期就要过了,上头不会有人再管窑厂的事了!”推土机上的司机告诉记者说,现在老板要求他们赶紧作业,为砖窑推平拉砖的马路。

  “大家聚在一块,外地买砖的来了好找,要多少咱就给你做多少。”一位正在指挥工人装砖的窑厂负责人介绍说,这里的90多家窑厂没有一家有合法手续的,大家基本上都是“顶着干”。

  与袁坊村的“明目张胆”相比,开封县刘店乡腾庄村的砖窑厂显得收敛很多,这里紧挨着开封黄河大桥,来往车辆和人员众多。在大桥两侧高大的树木后面,掩映着十几家散落在滩区内的砖窑厂。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散落在黄河滩区上的黏土砖窑厂,有些紧贴防洪大坝“吃土不止”,不断侵蚀着大坝的防汛能力,有些干脆就在黄河的行洪区内,甚至丝毫不顾及自身安全。

  “老板告诉我们,黄河不会发大水,在这儿干也不会影响防汛。”来自四川的农民工小张在这里的砖窑厂干了3年多,他说,政府的禁令根本不管用,自己和工友们对“检查”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些砖窑都是有本事的人弄的,不是上头有人,就是给上头交了钱。即便是拆,也是做做样子,拆那些没有关系的。”

  “整治、泛滥,再整治,再泛滥”

  这几年,河南根据国务院及省委省政府部署,全省上下大规模关闭、拆除破坏耕地的违规实心黏土砖瓦窑厂,其力度名列全国各省市前茅。

  按照河南省政府的设想,2007年年底,全省所有黏土砖窑厂必须关停,从2008年6月1日起禁止使用实心黏土砖。今年7月21日,河南再次印发了《紧急通知》,要求7月25日之前,以黄河滩区为重点,将死灰复燃和违法违规生产的黏土砖瓦窑场一律拆除到位。

  从2005年到现在,这已是河南省连续第6次下发类似的通知。

  然而,禁令一道接着一道,措辞一道比一道严厉,现实的尴尬却是,由于各地新型墙体育材料发展并不平衡,这一看似打击黑窑砖厂的政策,在实际中给黑砖窑厂所带来的,似乎是隐性的利好。

  在河南一些地市的建筑市场上,新型墙体材料一直销售不畅,反而是一块黏土砖的价格,从2006年的每块8分钱,涨到如今每块0.3元多。

  “这两年政府查得严,黏土砖反而成了紧俏货,大家都抢着买。”在开封县黄河滩区上拉了3年多黏土砖的货车司机张师傅告诉记者,在开封县黄河滩区庞大的拉砖车辆中,有不少挂着“鲁R”的山东菏泽车辆,这些砖拉到菏泽当地,甚至能卖到4毛钱一块,有时候还没卸车,就被抢购一空。

  记者了解到,旺盛的市场需求给各方带来巨大利益,使得砖窑在政府禁令下“疯长”。由于带动了基层乡、村在财政上的巨大盈利,使得他们对打击黑砖窑似乎“不如上头那么热心”,一些村民对于政府禁令同样“不怎么买账”。对他们而言,把滩区上的土地租给或卖给窑场,远比种地赚钱多、来得快,而且农闲时还能到窑场帮工挣钱。

  “最赚钱的当然还是开砖窑厂了,现在有一些非法砖窑其实就是村委会和村民集资兴建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砖瓦窑厂老板介绍说。

  如何根治屡禁不止的“顽疾”?

  8月15日,在开封市郊区的一个村子里,村民老李正指挥着农民工们盖着他的新房子。在自家的宅基地上,堆放着从袁坊村名叫“大众砖厂”拉来的一万多块实心黏土砖。

  “这种实心砖结实得很,自家住人的,哪怕贵点,也不能在这上面省钱。”老李告诉记者,自己知道有新型的空心砖,但大家都没用过,心里没底。

  像老李一样,在河南许多农村,人们建房使用实心黏土砖瓦已成习惯,家家户户基本都是砖房。而以粉煤灰、煤矸石等为原料的新型墙体材料,人们一时很难接受。

  “并不只是在农村,城市建筑和农民住宅,各占到黏土砖50%的消化比例。”河南省周口市的一位基层建设办副主任告诉记者,在周口,因为缺少粉煤灰、煤矸石等非黏土类制砖资源,而新型墙体材料主要以混凝土多孔砖为主,这使得新型砖不仅运距远、价格高,产品适用性也不如黏土砖,很难推广。

  “从根本上说,新型墙体材料在市场上缺乏竞争力,形成市场缺位,是黑砖窑死灰复燃的‘罪魁祸首’。”河南省社科院副院长刘道兴说,“河南要根除黑砖窑,就要尊重市场规律,让良币驱除劣币!”

  他认为,关闭黑砖窑应是一个综合工程,远非简单的禁令就可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政府在关闭这些砖窑时,有没有充分考虑到如何解决群众对砖瓦等建筑材料的巨大需求?”

  记者了解到,开封境内黄河滩区黑砖窑死灰复燃的情况,已引起河南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有关部门正会同专家一起协商,力求结合各方建议,根治这一“顽疾”。(记者 肖树臣)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