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万象 >

京城兴起私人儿童图书馆(图)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3日 10:0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北京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孩子们在图书馆除了能看到各种儿童图书,还可以参加图书馆组织的多种活动,跟老师学做简单的手工模型。

  低矮的书柜、色彩艳丽的墙纸、各种造型奇异的玩具,还有那些图画多、文字少、能随便摊在地上趴着看的书……这就是上周末,记者在皮卡书屋等京城多家社区私人儿童图书馆内看到的情景。

  近几个月,京城的私人儿童图书馆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仅去年12月就有“蓝月亮儿童图书馆”在海淀区花园东路花园公寓开放;“妈妈心儿童之家图书馆”在通州区武夷花园水仙园小区开放;“我的好朋友童书乐园”在朝阳区定福庄西街19号楼开放。今年6月,海淀区世纪城远大园里又开起了世纪城豆丁俱乐部儿童公益图书馆。再算上更早开放的皮卡书屋、公益小书房、墨盒子绘本馆和悠贝亲子儿童图书馆,北京面向学龄前孩子的私人儿童图书馆已近10家。

  ■ 妈妈撑起读书乐园

  私人儿童图书馆几乎全部是由热爱书籍,积极鼓励孩子读书的妈妈们发起建立的。

  皮卡书屋是几个曾在商海叱咤风云的海归妈妈共同创办的。她们看到美国星罗棋布的社区图书馆内有丰富的儿童书籍但国内还很缺乏,就联合起来建立了“皮卡”。书屋的英文名peek a book就是随手拿起一本书的意思。现在皮卡书屋已有3个分店,位于海淀区的旗舰店里已有1.5万册中英文儿童图书。“很多原版书都是创办人从美国一本本背回来的。”旗舰店店长程欣说。

  我的好朋友童书乐园里,全部近2000册绘本都是创办人“苗苗妈”陆续给自己的女儿苗苗买的。随着苗苗长大,“苗苗妈”把书全部拿出来成立了图书馆。苗苗妈说,自己最大的梦想就是北京的每个社区里都有个儿童图书馆。

  蓝月亮儿童图书馆则是全职妈妈王丽自己投资建立的。“我每个月都要花一两千元买书,现在这里已经有3000多册书了。”而世纪城豆丁俱乐部儿童公益图书馆则是由小区里二三十位妈妈共同建立的,图书馆里的近500册书也是这些妈妈们共同捐献的。

  ■ 看书免费外借交钱

  很难界定私人儿童图书馆的性质。它们并不以盈利为目的,但也并不是完全免费。它们与公共儿童图书馆的区别在于,后者阅览、借书、办证都不花钱;前者只允许免费阅览,如果要借书,一般都要成为会员,每年交300元至800元不等的会费,或者根据每次借书量单独计费,再或者以自己捐献图书的数量衡量是否缴费。“虽然不算便宜,但比起自己买书还是要省很多。”很多家长表示,目前这个价格能够接受。

  办儿童图书馆就跟办特色书店一样,基本办一个赔一个。会员费是图书馆赖以生存的重要收入来源。“赔是肯定的,开始只能用自己在其他生意上的利润补贴这块儿。会员制是个长期收入来源,要等很长一段时间才可能达到收支平衡。”墨盒子绘本馆创办人张弘说。

  蓝月亮儿童图书馆的面积约80多平方米,每个月房租要6000元。创办人王丽说:“我想一直开下去,但不知道能挺多久。”皮卡书屋旗舰店每年的房租和水电费加在一起要30万元,书屋把会员费定在半年500元,一年800元。“入会的多,续会的少,收入还是不稳定。”程欣说。

  ■ 游戏培养读书习惯

  “我们认识了好多动物的嗯嗯(就是“便便”的意思)啊!怎么可以简单地记住动物嗯嗯的样子呢?我们一起做一本漂亮的故事书吧。把动物和对应的嗯嗯放到一起,就轻松多了。”这是5月底,悠贝亲子儿童图书馆里一场读书会上的情景。当天,十多个孩子分成两拨,在图书馆管理员的带领下,阅读了德国绘本《是谁嗯嗯在我的头上》。读过书后,孩子们就自制小图书,把在书中看到的动物画下来。还有一次,孩子们在这里读《鼠小弟的小背心》,读完书,大家就动手剪废报纸,给自己做出一件小背心穿在身上。

  这样丰富的读书和实践相结合的活动在很多儿童图书馆里都能看到。世纪城豆丁俱乐部儿童公益图书馆的书都是小区的妈妈们捐的旧书,所以孩子们在这里参加的第一个游戏就是和妈妈们一起把损坏的图书粘贴好。爱护图书的观念伴随着游戏潜移默化留在了孩子心中。

  “我们希望孩子们知道,书是好东西,营造温馨的环境,尝试有趣的实践活动,都是为了让孩子们明白,看书是能带来乐趣,能增长见识的,孩子们如果能因为来图书馆而爱上书,就是我们最大的成功。”程欣说。

  本报记者 孙钺摄

  记者观察

  大家都来援把手

  社区私人儿童图书馆的出现,弥补了公共文化服务供给的不足,让广大市民和孩子从中受益。不过,这些靠着个人热情开办起来的图书馆,面临最大的难题是经费短缺。业内人士和专家呼吁,全社会都来援把手,才能让这些图书馆运营得更长久。

  社区协调免费场地

  公益小书房自2007年创办就是每周六上午借用一家民办幼儿园的活动室开展借阅。今年初,幼儿园不愿再借场地,小书房整整半年找不到免费场地。不过,创办者们最终在华清嘉园社区服务站找到了一间50平方米的免费小屋,虽然只有原来的四分之一大,但这给其他图书馆提了个醒。

  按照国家规定,居民区都有配套的文体活动空间,很多街道和社区也开办有小型图书室,却又缺乏有心人把它们用起来。如果街道委员会、社区负责人能与私人儿童图书馆携起手来,岂不是一举两得。

  据悉,市新闻出版局正在调研明年在北京城区的社区中推广益民书屋的可能性。“社区中低幼儿童的阅读需求将是我们调查的一项内容,着重考虑。”

  制度保证义工服务

  出于种种原因,私人儿童图书馆普遍使用义工,但由于缺乏健全的义工制度,出现了很多头疼事。

  “流动性大是最大的问题。”公益小书房负责人卞琦说。皮卡书屋的程欣补充道,不守时、迟到早退也是义工中经常出现的。而妈妈义工们通常随着孩子年龄增大,自然失去了对儿童图书馆的兴趣,难以长时间坚持。

  其实,发达国家有现成的义工制度可以借鉴。美国规定,大中学生在社区里做义工是要被记入学分的。这样既解决了社区服务的短缺,又给了学生参加社会实践的机会。我们为什么不能借鉴呢?

  此外,北京已经成立了文化志愿者服务中心,各区县的分中心也都有大量注册文化志愿者。他们与一般志愿者的区别就是具备文化特长,私人儿童图书馆可以与所在区县文委联系,获得他们的支持。

  专家指导避免跑偏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私人儿童图书馆都出现了这样一种倾向:越来越重视搞活动。搞活动可以单独收费,虽然每个孩子只收几十元钱,但也分担一部分图书馆的成本压力。活动与读书的关系要如何把握,活动所占分量该控制在什么程度,这些问题恐怕得求助业内专家了。

  首都图书馆馆长倪晓健说:“首图已经在关注私人儿童图书馆的发展,也正在想办法予以支持。对于有固定场地且完全公益的私人儿童图书馆,我们可以支持一部分图书,并派出专业图书管理员协助其提高引导儿童读书的水平。”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