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万象 >

广州“残的”载客疯狂 入老城区冲上高架桥(图)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8日 04: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每天上午9时许,老陈才慢悠悠地出门,骑着残疾人三轮车,来到站前路附近的茶楼。等着他的有20多名同样骑残疾人三轮车的“老友”。喝上1个小时的茶,老陈这一帮“残的”骑手开始奔赴各大专业市场开工。一直到晚上6时30分,市场关门之前,都是老陈们赚钱的黄金时期。若运气好,老陈每天能赚300元,运气不好也有100元的收入。每次遇到交警整治,老陈就歇上半天,继续开工。无论交警如何整治,老陈们总是能在整治结束后立即死灰复燃。

  记者调查发现,充分的市场需求、违法成本低廉以及监管难,导致残疾人三轮车屡禁不止,健全人驾驶假套牌车上路的现象。随着市场需求不断扩大,老陈们的队伍也不断扩大,残疾人三轮车和违禁改装三轮车队伍不断壮大,而且已经从郊区渗入老城区,甚至冲上高架桥。

  文/本报记者王鹤、陈翔

  记者观察:5分钟11辆“残的”冲高架

  昨日下午4时许,记者在人民高架上看到,2辆残疾人三轮车顺着车流向北驶去。不到1分钟,一辆残疾人三轮车顺着长寿路出口顺坡而下,该三轮车刚刚冲下出口,另一辆残疾人三轮车则逆行从车流中穿过。在短短15分钟内,在人民高架上就有11辆残疾人三轮车驶过。

  除了人民高架外,昨日,记者在解放路、环市路、大北立交、站南路等路段都看到了残疾人三轮车的身影,这些非机动车几乎不受限制,任意在机动车道上来回穿插。

  唯一有所好转的是海珠区中大布匹市场附近的瑞康路。昨日下午5时30分,记者在中大布匹市场附近的瑞康路看到,这里的残疾人三轮车数量已经大为减少。7月底记者到此调查的时候,三轮车覆盖频率大概为每百米5辆,昨日在瑞康路,记者仅仅看到两辆“残的”。一个残的司机说,8月以来,这里抓得很严。

  记者昨日傍晚在新港西路由西往东一路巡访,确实见到地铁口的电动大篷车、残疾人三轮车数量大大减少。

  市民:“残的”入侵城区腹地

  家住白云区南方医院附近的阿斌说,禁摩后不久,改装的三轮车就出现在同和一带。一直到去年年初,还基本是在城乡接合部、较复杂地区兜生意,但去年开始,三轮车一下子涌进了新港路沿线的地铁站,“霸占”了海珠区不少地盘后,今年变本加厉,已经渗透入越秀、荔湾等老城区腹地。而作为残疾人三轮车则从越秀区、海珠区的各大专业市场转战市中心各条主干道。

  在人民中路上班的李女士也说,最近一段时间,她在人民路、一德路、解放路都曾目睹残疾人三轮车呼啸而过,险象环生。供职于诗书路某单位的刘先生也证实,他多次看到残疾人三轮车窜上人民高架、解放高架,甚至是内环路。

  残的怪象:肢体健全开“残的”揾食

  老费身体健康并无肢体残疾,一年前从一名广州本地的残疾人手中以1.6万元的价钱买到一辆二手残疾车,在白马服装批发市场附近搭人载货。

  “开残疾车不需要申领营业证,也不用缴税,万一不幸遇到交警查处缴车,会交由原车主去把残疾车领回来,罚款1000元左右,自己不需要负责。”老费对记者说,自己每天收入200元左右,扣除油费、维修费等成本,一个月基本可以赚上近3000元。

  记者调查发现,外地人驾驶“残的”无非3个途径:一是以买断的形式从本地残疾人处购买;二是从本地残疾人那里租借;三是从黑市购买,在广州附近的南海大沥,与广州残疾人专用车款式相近的车辆,大约6000~8000元一辆。据了解,租借一般每月800~1500元不等,但每次车辆被交警查扣,健全人要花200元请残疾车主帮忙将车子领回。

  “除了正常租借和买断外,为了谋取暴利,竟然还有假冒的残疾人三轮车”,交警人士透露,在他们的查处过程中经常发现假牌套牌残疾人三轮车,仅流花地区,今年以来就有185辆假牌套牌三轮车被扣留。

  违法成本低、利益需求、监管不严

  整治难三大原因

  8月5日,广州交警为创造良好交通环境、确保亚运会安全顺利举办,启动广州市“迎亚运、保平安”整治交通秩序百日行动,此次整治的目标是力求杜绝非法营运、主次干道机动车行驶守法率达到96%以上。活动当天,交警部门就高调大力查处非法“五类车”,其中就包括残疾人三轮车,可行动刚刚过去12天,残疾人三轮车依然在市区出没。交警部门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交警10多年来从没有停止对残疾人三轮车非法营运的打击,但残疾人三轮车非法营运的势头却总是在打击后很快死灰复燃。

  赚得多罚得少:

  月入3000才罚50元

  在这行,一个月赚两三千元不是难事,运气好的话,赚七八千元甚至上万元也是有可能的。这个收入,相对被抓到后所受的处罚非常有诱惑力,因为处罚实在很轻。广州交警部门说,“五类车”违法成本低,职能部门执法成本高。但由于法律规定残疾人车纳入非机动车管理,其交通违法行为只能依法罚款50元以下,根本起不到警示作用。被扣留的残疾人车,只要车主能提供车辆合法来源证明,罚款处理后就必须予以发还。

  对于无证驾驶机动车的行为,依据《广东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顶格处理,对违法当事人处以1000元罚款,情节严重的,依法并处行政拘留15天以下。对于有驾驶证的,能提供合法手续的,只能对违法当事人处以100元罚款,并处扣驾驶证6分后,就可以按手续放车。

  货运客运有需求:

  自发形成短途运输市场

  “其实"残的"价格并不比出租车便宜,但在专业市场边上打车难,我们进了货以后只能选择这种交通工具”,从茂名前来进货的何慧珊提着四大包货物从濂泉路、先烈东路路口搭载老陈的“残的”到沙东有利国际批发城。老陈说,价钱是按路程长短、载货多少而定,“从濂泉路到广州火车站,运费是40元起,如果有货物的就要累加另算”。

  交警部门说,“残的”屡禁不绝的首要原因,就是存在市场空间。流花地区、海珠区中大布匹市场、濂泉路等区域的大多数批发市场,由于没有完善的货运转运配送、装卸货场地等设施,周边有大量难以用单人独力携带的零散小件货物运输需求,逐步自发形成市内短途运输市场,滋生了残疾人车、人力三轮车、摩托车从事营运的生存空间。市区禁摩后,从事营运摩托车迅速被三轮车代替。

  城市发展速度较快,个别地区公共交通相对滞后,公共中、小巴线路没有完全覆盖市区城乡接合部和城中村,居民出行缺少从城市道路至住地的接驳交通工具,为电动车、摩托车、人力三轮车、拼(改)装报废车进行营运提供了条件。

  海珠区的晓港、赤岗、中大、沥滘地铁站毗邻康乐村、沥滘村、晓园新村等大型城中村,村中居民、租户交通出行需求巨大,但由于道路条件等原因,基本没有常规公交从地铁站开行到城中村里面。已开行的中、小巴公交线路因线路少、发车间隔时间长(半小时至一小时一班车),难以满足市民的出行需求,客观上给非法营运车辆留下一定的生存空间。

  维修点监管不严

  私自帮残的加装载人载货后架

  “现在广州出现禁骑不禁卖的情况,既然不让健全人非法营运,为何又准许部分店铺贩卖这类残疾人三轮车呢?”一位“残的”骑士表示,不禁止销售从某种程度上助长了残疾人三轮车的发展。据了解,广州城乡接合部及周边城市存在大量销售机动三轮车、残疾人专用车的商店。交警部门介绍,城区内存在较多的残疾人专用车维修点,有私自给非机动车加装动力装置及给残疾人车加装载人载货后架的现象,也是造成“残的”非法营运无法杜绝的原因之一。 (来源: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