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评论 >

欧洲极右思潮的人权悖论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29日 07:5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两位女孩在挪威政府大楼前献花后悲伤落泪。

奥斯陆市中心大教堂外,鲜花满地悼念血案中的逝者。

  过去,我们只有在极右翼组织出现违法行为时才会予以约束,而一旦它们注册为合法政党,人们便无能为力了。更可悲的是,它们的势力正是在所谓的"民主"选举中壮大的。我们一向标榜"人权",却制造出坏人的天堂,一系列的理念、法律等等都需要我们去反思。

  ——奥斯陆国际和平研究所反恐专家索尼娅·凯特尔森

  极端主义的威胁

  本报特派记者 孙天仁

  奥斯陆爆炸和枪击事件过去近一周了,挪威社会秩序已恢复正常。傍晚,人们照常坐在酒吧喝酒,到公园散步。不过,人们在奥斯陆中心大教堂外向遇难者送上的鲜花仍然诉说着伤痛,折射出反思。

  恐怖袭击事件对挪威社会造成极大震动,也引发了各界反思。国际安全问题专家认为,挪威应该吸取教训,提高警惕,严防恐怖分子可能发动新一轮袭击。

  布雷维克被警方逮捕后,其形象在互联网上受到纳粹主义和反伊斯兰主义等极端分子的追捧。布雷维克曾是挪威民粹主义政党"进步党"的成员,后又参加了挪威反对移民的极右翼组织"挪威人保卫联盟",这个组织是"英国人保卫联盟"的挪威分支机构。"英国人保卫联盟"等极右翼团体现在也通过互联网蠢蠢欲动,他们通过网络社交论坛到处张贴布雷维克的照片,并称赞他的行为是"成功一击"。

  从布雷维克的"宣言"中可以看到,他对在法国、德国、瑞典、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的"兄弟"表示感谢。挪威警方对布雷维克一人作案深表怀疑,目前正调查他是否有同伙。

  有挪威民众表示,发生如此严重的案件,挪威警方的反应差强人意。专家称,挪威目前的公共安全明显存在漏洞,其中一个主要问题是警力和配备不足。据了解,挪威全境只有一架4座警用直升机,部署在奥斯陆北部。7月22日事发当天,特警队员是驱车40公里前往于特岛,然后乘船登岛的。西班牙一位反恐专家费尔南多认为,此次挪威血案暴露出警方在情报工作上的"完败"。挪威警方实际上在今年3月份就将布雷维克列入了60人的"观察名单",但是布雷维克大量购买可供制造炸药的化肥和枪支的时候,警方并没有察觉。费尔南多认为,应对恐怖主义袭击,挪威在国家安全机构和程序上都落后于西欧其他国家。警察在制定预案和做出反应时,也表现为人力资源不足和技术能力不够。挪威当局反恐政策的制定者必须学会按最坏的打算做应急预案和日常训练。

  挪威历史学家哈比尤恩斯吕德认为,此次发生在挪威的血案提醒挪威以及世界其他国家,到底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尊重宗教信仰和少数民族,打击极端主义,建立和谐社会,这对所有国家是一个共同挑战。

  上一次发生在欧洲的大规模暴力袭击事件是在1980年的意大利博洛尼亚,当时极右翼分子制造了火车站爆炸案,造成85人死亡。在过去30年里,随着发展中国家移民不断涌入欧洲,欧洲极右翼反移民、反申根协定的情绪不断蔓延。德国、比利时、荷兰、意大利,以及北欧国家等地区的右翼政党势力渐强。各种新纳粹主义和国家社会党的影响力也逐渐扩大。布雷维克这种个人行为实际上也带动了欧洲极右翼运动,有媒体称欧洲极右翼正在"复兴"。布雷维克在他的"宣言"中表达了强烈的反穆斯林、反多元文化情绪,称"北欧人民,请保持我们的白色斯堪的纳维亚本质",这种声音正迎合了极右翼分子的胃口。

  国际金融危机造成失业率的攀升和社会福利的减少,鼓吹排外主义的极右翼也有抬头之势。比利时媒体注意到,自美国发生"9·11"恐怖袭击事件以来,欧洲的安全网络主要集中应对来自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威胁,这也使得他们忽略了欧盟内部日益壮大的极右翼团体。

  从严管控新纳粹

  本报驻德国记者 刘华新

  今年7月1日,德国内政部发布2010年度宪法保护报告称,德国2010年极右分子犯罪次数为16375次,虽较2009年有所减少,但"准备使用暴力并具有固定意识形态的新纳粹"人数却从5000人上升到了5600人,新纳粹团体从132个增加到153个。不过,在德国有关部门的严密管控之下,尚未发生大规模的极右分子恐怖袭击事件。

  德国现在最大的极右党派"德国国家民主党"只有不到7000人,但在东部两个州已进入州议会。虽然极右思想并不一定导致暴力,也不一定意味着选举时必然投极右党派的票,但可能形成新纳粹发展的土壤。

  德国各界对新纳粹和极右势力保持了高度警惕:一是不断完善法律。2005年3月,在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前夕,德国联邦议院特地通过一条法律,规定"在公共场合或者集会中赞同、美化纳粹暴政或为之辩护,从而伤害(纳粹)受害者的尊严并破坏公共和平的人"违法。这条法律起到了很好作用。最明显的是,此前,每年到希特勒副手赫斯自杀的那一天,都有数以千计的新纳粹分子赶到其墓地所在地文西德尔镇集会滋事。新法律生效后,这一活动被法律禁止。今年7月20日,赫斯的墓地被废除。二是宪法保卫部门和警方实行强有力的监控。去年9月,德国警方在全德9个州对德国当时最大的新纳粹组织"救助民族政治犯人及其家属协会"的成员和追随者的大约30所住处和办公室进行了搜查,并缴获了一些作为证据的文件。据内政部消息,德国自1964年实施"协会法"以来,已取缔15个极右协会。三是支持各民间团体的反新纳粹行动。例如,德国"反纳粹网"网站不仅得到了德国足协、德国奥委会和媒体的大力支持,也受到德国政府的支持。

  鉴于挪威近期发生的恐怖袭击案与互联网密切相关,德国各界人士呼吁加强对互联网的管控。欧洲议会人民党议会党团副主席、德国政治家曼弗雷德·韦伯要求在欧盟制定法律,对极右分子网页进行屏蔽或删除。主要在野党社民党干事长纳勒斯也要求政府投入更多警力,加强对互联网的监控。德国大报《法兰克福汇报》连续两篇关于挪威事件的社评都认为,应该加强对互联网的监控,这是提高警惕的首要措施,特别是要鼓励普通百姓积极举报。

  民粹主义的扩散

  比利时国际关系皇家学院研究员 托马斯·内纳德

  制造挪威爆炸枪击案的凶手布雷维克虽然有右翼原教旨主义基督徒的背景,他的言论和案发前寄出的那份长达1500多页的"宣言"表述了极右思想和仇视伊斯兰教的观点,但不能简单认为是欧洲右翼或极右翼势力的增强导致了挪威血案。像这种病态的犯罪行为此前也在美国和亚洲出现过。当然,在这背后必然有深刻的经济社会动因。凶犯直到2006年都是挪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进步党"的成员。人们需要注意的是"右翼+民粹主义"在欧洲的扩散,而不是简单的右翼势力的崛起。

  近年来,民粹主义在欧洲有迅猛发展之势。瑞典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瑞典人党"在去年9月的议会选举中获得了5.7%的选票。该党主张严格限制外来移民,并希望重新建立边境检查机制。芬兰右翼政党"正统芬兰人党"在今年议会选举中一跃成为第三大党,他们拒绝向欧元区需要金融援助的国家提供帮助。丹麦执政联盟中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人民党"奉行欧洲最严格的移民法,并于近期促成该国重设边境检查,无视申根协议。同样,在法国、比利时、荷兰等国家,民粹主义的幽灵正在蔓延。

  右翼政党和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重要区别在于,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迎合当下,选择并贴合民众关心的话题和担忧。而右翼政党是建立在基本的种族主义观念基础之上,其政治主张偏向精英阶层。实际上,给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投票的选民并不会给右翼政党投票。

  目前民粹主义受追捧,最主要的原因在于经济危机的发生使经济和社会环境变化,导致部分民众对国家内政和移民政策不满。在这种情况下,民粹主义者的观点更尖锐,甚至具有煽动性。

  其次是因为欧洲的民主危机。欧洲和欧盟民主体系的"民主性"已大不如前,民众对政治兴趣不大,参与度也越来越低,精英阶层和大众之间出现裂痕,民粹主义很容易利用这个吸引一部分选民。

  再次是价值观危机。当今欧洲的"社会—自由"模式价值观遭到挑战,宗教信仰不再成为多数民众的精神驱动力,欧洲进入后物质主义社会。这个重新定位的重构过程不可能平坦,这也为民粹主义者提供了平台。

  未来我们可以战胜经济危机,由此多数民粹主义运动或行为都会减速,除非他们采用更主流的方式,例如更少的"民粹",更多的"实用"主义。民主危机和价值观危机则会长期存在,这确实为民粹主义发展提供了潜在空间。

  (本报驻比利时记者吴乐珺采访整理)

  "天堂"也出孽种

  本报记者 雷 达

  "越是看起来像天堂一样的地方,越容易滋生罪恶的种子。"这是挪威连环恐怖袭击案发生后,奥斯陆国际和平研究所反恐专家索尼娅·凯特尔森女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所发出的慨叹。

  挪威景色秀丽,曾被评为世界上最美的国家之一——春天草地间盛开的百花,夏季海滩上火红的落日,秋天山岭里多彩的森林,以及冬季雪场中滑雪者的英姿,无不令人流连忘返。与此同时,挪威经济发达,人民生活富足,还有着"从摇篮到坟墓"的高福利体系。说这里如天堂一般,一点都不为过。可缘何如此安适的地方,却会产生一个杀人恶魔?这首先就要从这次挪威连环恐怖袭击案制造者所代表的欧洲极右翼势力谈起。

  欧洲极右翼势力的抬头始于上世纪80年代末,经过10余年的酝酿,他们终于开始了"抢班夺权"的进程。如具有排外和仇犹太色彩的奥地利自由党在1999年大选中成为国会第二大政党;由墨索里尼法西斯党演变而来的意大利全国联盟于2001年参加联合政府;丹麦、荷兰、法国、瑞典、芬兰的极右翼政党也先后成为本国政坛上的"后起之秀"。

  "海蓝色欧洲代替玫瑰色欧洲的危机已经出现。"凯特尔森不无忧虑地对记者说。在欧洲的政治版图上,玫瑰色一般为欧洲中左派政党的标记,海蓝色则指右翼政党,而凯特尔森所道出的,正是欧洲"向右转"的倾向。

  凯特尔森认为,欧洲极右翼势力的出现有着深刻的现实主义根源。近年来,欧盟许多国家政府一方面对经济停滞不前束手无策,另一方面又为占据所谓"道德制高点"吸纳大批外来移民,造成本国民众强烈不满,这首先使得极右翼势力有了"人和"的基础。其次,欧洲以社会民主为基本理念,以共同经济、凯恩斯主义及福利国家为基本承诺的传统政治生态,正受到环境保护、女权主义、反核运动等"新政治"势力的冲击,又令极右翼势力获得"天时"的良机。最后,在有着上述典型特征的国家,特别是经济增长相对放缓、福利体系受到冲击却又移民日渐众多的挪威,极右翼势力终于有了"地利"的土壤。于是,"在原本是天堂的地方,罪恶的种子开始发芽了"。

  极右翼势力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它的所谓"批判性"。凯特尔森说,那些极右翼分子往往自称"属于人民,却不属于这个体制",正如这次挪威连环恐怖袭击案的制造者声称要给国家带来一场"革命"一样,将矛头直指国家政治及经济福利体系。而其另一个特点就是"消极性",他们在思想上是狭隘的,在行动上是排他的,凡是与其主张不一致的,都可以视为被打击对象。像这次袭击案制造者把攻击对象选择为政府及支持政府的青年人,便是该特点的典型体现。

  可仅仅把惨剧发生的原因指向极右翼势力,说服力尚显不足,因为欧洲许多国家都存在极右翼势力,他们甚至比挪威"同道者"的势力更为强大,但为什么这场惨剧偏偏发生在挪威?凯特尔森的回答耐人寻味,"这里是天堂,但它既是好人的天堂,也是坏人的天堂"。她说,挪威人长期养尊处优的结果,就是思想变得天真。天真固然有其可爱、善意的一面,但假如这种天真发展为幼稚,就往往会产生错误的结果。比如因为这种幼稚,挪威人把诺贝尔和平奖想象得无比"神圣",以为这样就可以对别人指手画脚;因为这种幼稚,挪威人无原则地接收了大批外国移民,殊不知其中不乏被其他国家通缉的恐怖分子;也是因为这种幼稚,挪威有着世界上条件最为舒适的监狱,在那里不仅可以读书、健身、看电视,甚至还有休假、定期与亲属团聚的权利,而一个人无论多么罪大恶极,其最高刑罚也不过只有21年……于是,好人可以在这里无忧无虑,坏人也可以在这里肆意妄为。

  "这次恐怖袭击事件,对挪威乃至整个欧洲的教训都是深刻的。"凯特尔森说,"过去,我们只有在极右翼组织出现违法行为时才会予以约束,而一旦它们注册为合法政党,人们便无能为力了。更可悲的是,它们的势力正是在所谓的'民主'选举中壮大的,所以假如欧洲真的变为深海蓝色,只能说我们是'自作孽,不可活'。此外,我们一向标榜'人权',却制造出坏人的天堂,一系列的理念、法律等等都需要我们去反思。"

  "悲剧已经发生,擦干眼泪后,重要的是不要让悲剧重演。"凯特尔森最后这样对记者说。

  本版图片均由孙天仁摄

责任编辑:魏铮

热词:

  • 人权
  • 1980年
  • 国际和平
  • 国际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