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广东省 >

广东暴雨致百万人受灾 村民称楼房像积木被冲走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23日 12: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超强台风“凡亚比”来袭

大巴车内满是淤泥。特派记者高笑摄

  钱排银岩锡矿尾矿库,此次灾难的祸端之一,正对着达垌村。达垌村因此成为重灾区。从钱排镇到达垌村约7公里,前日的暴雨将其与连接外界的白马桥冲毁。我们进去采访只能靠步行。

  跟随一位村民,南方日报记者徒步进村。每走几步,他都要停下来,“这以前都是房子,现在全没了”。路边,满是被洪水冲倒的房子,有的只剩屋顶,有的只剩一个门框。由于断电,入夜的达垌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而地面的水流没有减弱的迹象,人一不小心就陷入水坑。

  洪水退去后,路边大树上仍挂着垃圾。越靠近村庄,脚地下的路变得越松软,泥沙多的地方堆积高达半米。洪水经过的房屋,大多被“染”得发黄,泥沙钻进每一个角落。

  中秋夜,不少人走出安置点,骑着摩托回到自家楼下。大量泥沙早已堵住家门,想进家门变得异常困难,一位姓何的村民站在自家楼下,声音哽咽地说,带着巨石的洪水冲到了他家四楼,“十多年存下来的积蓄全没了”。

  胜达士多店老板带着家人重返现场,尽管大多数货物被洪水冲走,但“拿回一点算一点”,没被洪水冲走的纯净水、饼干被他们从废墟中“抢救”出来,洗净擦干,准备重新开业。

  只失去钱财,他们无疑是幸运的。就在士多店对面,大洪水将一对刚结婚不到两个月的夫妇卷入泥浆中,所有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漂流而下,求救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尸体至今还未找到。

  数十人挤在一间教室里

  钱排镇四面环山,一条河流穿过全镇,当地百姓沿河而居。此次降雨历史罕见,因此受灾面积较大,损失较重,救灾难度大。

  据钱排镇党委书记李平介绍,前日凌晨2时,该镇即启动应急预案,全体镇村干部取消中秋假期,各学校年轻男教师也被临时“征用”,一支300多人的队伍立即投入了抢救工作中,实行包村包户责任制,挨家挨户通知群众转移。

  凌晨4时50分许,1.3万名可能涉险的群众被转移完毕,特别是低洼户、五保户和住在高切坡、地质灾害多发区的群众,无一例外地被转移到安全地带。

  群众被转移至安全地带时,大面积洪水并未到达。在雨量减少的间隙,有群众低估了灾害发生的可能性,私自返家抢救财产或添加衣物,随后遭遇了洪水。“这是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钱排镇是此次受灾最重地区之一,全镇有5座桥梁被冲垮,长约20多公里的河堤被毁,数千亩农田被淹。由于桥梁和路基在洪水中受损,双合和达垌两个受灾最严重的村庄与外界交通中断。

  达垌村白马小学,数百名灾民安置其中,教室地面简单铺一层被褥,数十人挤在同一间教室中,“要不是挤这么多人,可能会更冷。”村民刘颖(化名)表示,目前饮食主要以稀饭为主,但“吃不饱,水也不太够”。最难受的是晚上,教室地面潮湿阴冷,老人小孩挤在一起,嘈杂不堪,“不是被吵醒,就是被冻醒”。

  对此,李平无奈地表示,交通受阻,从市区运抵的救灾物资要靠步行才能送到灾民手中。几座重要桥梁有望于今日凌晨恢复,“只要交通恢复,灾民生活将会有质的改变”。

  双合村房屋几乎“全倒”

  钱排镇第一中学的两栋学生宿舍安置了双合乡、示寨乡等地的几百名灾民。

  昨晚7时左右,记者来到这里时正赶上部分灾民在吃晚饭。晚餐是猪骨粥,用餐地点在食堂一楼的门口。几张餐桌拼成一排,20多位灾民聚集于此,边喝粥边谈论各自的遭遇。

  对面的宿舍楼窗口烛光摇曳,不时闪过手电的灯光。宿舍已经成为他们的临时居所,学生们平时使用的被褥、盆桶等都被学校临时征调来供灾民们使用。吃完晚饭,很多年青的女孩正在抬水进屋准备洗澡。

  双合村遭遇泥石流重创,全村几乎全部被淹,逃生的村民来不及带走任何财物。马大婶是一名赤脚医生,丈夫做生意,家中有近6万元现金都来不及带走。“房子都没有了,哪还有什么钱。”她说。有老奶奶曾在水到之前逃到了山上,但又回头返家收拾财物,结果再也没有回来。

  示寨乡的村民们则稍稍幸运。他们说,村上游也有一个水库,“大坝已经开裂,很危险,但是还没垮,村干部叫我们全部都转移到这里来了”。虽然他们的家暂时保住了,但是不时下雨的天气仍让他们忧心忡忡。“现在是有家不能回,也不知道这个家还能安全到几时”。

  晚8时30分,学校老师组织双合乡村民登记家中受灾情况。在十多页近百户村民的登记表上,几乎所有家庭登记的房屋受损情况都是“全倒”。

  讲述

  三层的楼房像积木被水冲走

  双合乡村民多沿河而居,一河两岸形成两条街道。大坝就在河的上游,马大婶的家则住在离大坝最远的街尾上。

  农历八月十四夜里的大雨让马大婶一家都没有睡安宁,凌晨2时许,雷声滚滚,洪水涨到了她的家里。天亮后雨渐渐小了,水也慢慢退去。没有想到的是,早上七八点钟,她丈夫突然接到亲戚电话,说洪水来了,叫他们快逃。不到5分钟,第一波水就来了,一下子淹到了马大婶的家门口。顾不上收拾任何东西,她和丈夫带着十岁的儿子夺门而逃。

  再过十分钟左右,上游来的浪头越来越大,足有三层楼高。马大婶一家和邻居们一起逃到山坡上,眼看着浊流汹涌之中,自己家的三层楼房简直不堪一击,像积木一样被水冲走。很多人连门都没出就被卷入水中,没有人敢去救人。树枝、木材、家具、牲畜等都被卷裹在洪流中,倾泻而下,水过之处,三分之二的房屋都塌成了平地,留下的淤泥也足有一两米深。

  “我们一边拼命往山上爬,一边心想家没有了,但是想叫都叫不出来,丈夫孩子都哭了,逃难的人都一起哭。”马大婶回忆起来,只感到心痛。

  他们在山上的老屋里住了一夜,屋后也有划破,怕房子垮,不敢睡觉,大家整夜整夜地坐着,互相看着沉默,昨日一早才住到学校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