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谢亚龙、南勇、申思、祁宏案13日宣判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12日 09:4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对于谢亚龙而言,变数在于,有多少翻供的内容会为法院所承认,且以国家公职人员身份的受贿数额到底是多少,“这都需要等待法院最终的认定和宣判”

  反赌案即将走入“尾声”之际,却始终未见涉案俱乐部遭受处罚。据此前媒体的报道,包括山东鲁能、上海申花等球队均有涉案

  沸沸扬扬的中国足球反赌案即将上演“大结局”。

  据《足球》6月11日报道,“如无意外,6月13日上午,辽宁省丹东和铁岭两地的中级人民法院将就中国足球反赌案再次开庭,对中国足协的两位原副主席、足管中心原主任谢亚龙和南勇等人作出一审判决。”《足球》判断称,“历时两年多的中国足球反赌案,将就此画上句号。”

  “圈内对南、谢的具体量刑没有统一意见。尤其是,今年4月底谢亚龙对一些罪行当庭翻供之后。”6月11日,一位体育圈内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但可以确定,通过两年多高调的反赌审查和司法宣判,中国足球未来的发展环境将比以前更好。下一步,就看中国足协如何巩固反赌的成果了。”

  另据了解,申思、祁宏、江津和小李明四名原球员“被指控在末代甲A最后一场比赛中收受800万元贿赂款”一案本周三将于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中国足协旗下福特宝公司原总经理邵文忠涉嫌受贿一案也将在鞍山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宣判。

  谢亚龙案或延后宣判

  2009年8月25日,以牵涉到山西陆虎足球俱乐部原副总经理王鑫参与的新加坡赌球案为由头,辽宁警方成立了专案组,开启了中国足球的反赌案调查。随着调查的深入推进,涉案人员越来越多,包括球员、俱乐部、地方足协官员、裁判和中国足协的高官等均牵扯反赌案中。

  2011年12月19日,案件进入庭审阶段。除了“大鱼”南勇和谢亚龙等人,当年的“金哨”裁判陆俊、陕西国力俱乐部原经理王珀及中国足协两位原官员张建强和杨一民等,均在铁岭市中院和丹东市中院接受聆讯。

  今年2月16日,丹东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宣判,中国足坛原4位著名裁判黄俊杰、陆俊、万大雪和周伟新被判3年零6个月至7年不等的有期徒刑;中超联赛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吕锋、原业务副总监杨峰和工作人员张祖建等5人被判6年零6个月以下的有期徒刑。

  随后,今年4月24日和25日,反赌案又进入到第二轮审判。其中,南勇涉案17项,共计受贿148.9万多元,但公诉机关当庭撤销了“1999年沈阳海狮行贿40万”指控这一条财务方面的证据。谢亚龙虽被指控12项罪行,涉案金额172万元,但谢亚龙在庭审中当庭翻供,并自述“曾遭遇刑讯逼供”。另外,国足原领队蔚少辉被指受贿123万元;裁判委员会原主任李冬生被指控30项受贿罪名,涉案金额79万余元;邵文忠被指控贪污931万元,创此次反赌扫黑案件之最;申思、祁宏、江津、小李明四名球员被指控在末代甲A最后一场比赛中收受800万元贿赂款。

  近两个月的等待后,从各方传来的消息确认,6月13日,南勇等人的处理结果就将宣判。

  “虽然从司法程序上看,一审宣判后,当事人不服的话,可以上诉,并进行二审,但不可否认,中国足球反赌案接近‘终点'了。”业界律师吴俊锋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上述体育圈业内人士对此表示认同。但他认为,目前惟一的疑问在于,自称“遭遇刑讯逼供”的谢亚龙、同样当庭翻供的蔚少辉和李东生等人的案件可能不会这么快宣判,“因为,法院可能会对翻供内容重新进行调查取证。这需要花费时间”。另据《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取得非法言词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对此,《齐鲁晚报》报道称,“谢亚龙案何时宣判还是未知数。”该报道援引辽宁有关方面的话称,“他的情况很复杂,一审宣判日期肯定要推后。最后到底怎样,我们也不清楚。”不过,《足球》还是将谢亚龙纳入了6月13日当庭宣判的名单中。

  南勇量刑恐不低于10年

  虽然外界谢亚龙宣判信息尚存分歧,但其余案件的审理地点均得到证实:备受关注的南勇一案将在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宣判;申思、祁宏、小李明、江津的假球案,将在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至于邵文忠一案将在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宣判。

  除了开庭时间和地点,现在业界最关注的就是南勇、谢亚龙等人可能获得的具体量刑。

  “从4月底的庭审看,南勇和谢亚龙所受的指控都不低,且都涉及受贿罪,这或许说明,南勇和谢亚龙所获的量刑可能不会低。”吴俊锋认为,以受贿罪为例,中国《刑法》规定,“公司、企业或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较大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数额巨大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可并处没收财产。而国家公职人员个人贪污数额在10万元以上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可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一旦严格遵循《刑法》,身为原国家公职人员的南勇和谢亚龙等人的量刑或不低于10年。”吴俊锋对本报猜测。著名刑事辩护律师朱明勇之前也曾预测,“谢亚龙可能判处11年有期徒刑。”

  “量刑很难判断,但可以做个比较。”上述业内人士分析,之前,杨一民大大小小有41项罪名,涉案金额为125万元左右。最终,其获得的量刑是10年零6个月。但对于谢亚龙而言,变数在于,有多少翻供的内容会为法院所承认,且以国家公职人员身份的受贿数额到底是多少,“这都需要等待法院最终的认定和宣判”。

  不过,有分析人士认为,不管南勇和谢亚龙的量刑结果如何,都无法改变对于中国足球反赌案“大事化小”或“雷声大、雨点小”的质疑。因为,以2001年原国际级裁判龚建平的判罚为例,当时的庭审认定其“先后9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37万元”,而他当时的量刑为10年,且有消息称,“其上诉请求也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驳回。”

  值得注意的是,本报发现,反赌案即将走入“尾声”之际,却始终未见涉案俱乐部遭受处罚。据此前媒体的报道,包括山东鲁能、上海申花等球队均有涉案。

  不过,现任中国足协副主席韦迪曾表示,“不会考虑法不责众的问题,结案后肯定会按相关规定对俱乐部进行相应处罚。”

  “事实上,《刑法》对公司、企业的行贿处罚也做了规定。”吴俊锋说。“但前提是,要有详实的证据。”

热词:

  • 谢亚龙
  • 申思
  • 足球
  • 反赌
  • 万大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