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甘肃金矿大县原县长向矿主索贿数百万被判无期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03日 03:4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检察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肃北县原县长曼曼

  “只要在肃北县境内开办矿山企业,就必然需要曼曼的照顾。”这似乎成了采矿老板们不约而同遵循的“潜规则”。

  近日,甘肃省肃北蒙古族自治县原县长曼曼,被张掖市中级法院一审以受贿罪、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违法所得。

  法院审理查明,自2000年以来,曼曼利用担任肃北县石包城乡乡长、肃北县县长等职务便利,在招商引资、矿山证照办理、矿山企业管理、工程建设以及政府人事财政管理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索要或收受23人送的财物折合人民币657万余元、美金10.5万元。2006年,曼曼伙同他人授意承揽工程建设的公司虚增工程造价,从中贪污10万元。另外,他还对208万元家庭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曼曼之所以走上犯罪道路,除了他对自己要求不严、对领导干部的监督制约机制不够完善外,在开发矿产资源巨大利润诱惑下,一些‘淘金者’疯狂行贿,也是曼曼腐败堕落的重要原因。”2011年12月下旬,张掖市检察院办案检察官首次向记者披露了曼曼案的来龙去脉,并剖析了他走上犯罪道路的深层次原因。

  为无证非法开采大开绿灯

  肃北县境内分布着数十处黄金成矿带,是全国富金区之一。近年来,每年都有2万多淘金者来此淘金,有的年份甚至达到4万多人。正是这股淘金热,给曼曼大肆受贿创造了难得的机遇。

  青海省湟中县人马生福自2002年开始在肃北县盐池湾无证开采沙金。曼曼担任肃北县县长后,对马生福一直比较关照。2005年,马生福专程到曼曼家给他送了一对黄金手镯。2006年,肃北县政府准备清理无证采金矿点。马生福找到曼曼,提出想继续在肃北开采沙金,并称给曼曼准备了点钱。曼曼表示,现金不好携带,让马生福直接把钱打到银行卡上。于是,马生福往曼曼提供的以其妻弟名字开户的银行账户内存入人民币50万元,他的无证采矿点经曼曼关照没有被清理。直到2007年8月,根据国土资源部和甘肃省国土资源厅的文件精神,马生福的无证采矿点才被清理。

  甘肃省古浪县人马建成为了使其经营的无证沙金矿能继续开采,送给曼曼一张存有31万余元的存折。据办案检察官介绍,曼曼受贿时很谨慎,不了解、不可靠的人送钱他轻易不收。2007年,湟中人韩某到肃北县无证开采沙金,因手续无法办理,他拿着一块重400余克的黄金找到曼曼想打通关系。“当时曼曼不认识我,他坚决不收。”韩某在接受调查时说。但几经周折,经马生福介绍后,韩某终于将这块黄金留在了曼曼的办公室。

  关照矿山证照办理收取老板们好处费

  2005年,玉门市甘来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傅士霖找到曼曼,让曼曼在审批金矿相关证照时给予关照。曼曼答应帮忙,但流露出要黄金的意思。傅士霖遂将两块价值56万余元的金砖送给曼曼。之后,傅士霖顺利地办理了肃北小西弓金矿的采矿权手续。

  2006年,傅士霖想在吊石沟铅锌矿附近申报一个探矿权,他又找到曼曼帮忙。曼曼对他说:“把你那个小土特产(指黄金)给我弄几个,我去走动走动关系。”随后,傅士霖将装有四个金饼的袋子交给曼曼。曼曼却说:“正等着急用,就是少了点。”两三个月后,曼曼在酒泉开会时,傅士霖又给了他两块金板。没过多长时间,傅士霖申报的探矿权手续就顺利地办了下来。后来,傅士霖在申报其他探矿权手续时,曼曼也都签字审批。

  “只要在肃北县境内开办矿山企业,就必然需要曼曼的照顾。”这似乎成了采矿老板们不约而同遵循的“潜规则”。酒泉市三利水电机械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薛某、福建人何某以及兰州华阳矿业有限责任公司,都是因为要在肃北县境内开办矿山企业,为得到曼曼的关照而送钱、送物给他。

  解决矿界纠纷不忘“揩油”

  在矿产资源极为丰富的肃北县,各个矿山企业因为越界开采经常发生纠纷,曼曼在帮助解决矿界纠纷中也不忘“揩油”。

  1999年,傅士霖和关某因承包石包城乡的一个锰矿发生矛盾。2000年,经时任石包城乡乡长的曼曼协调得以解决。傅士霖为了感谢曼曼,于2000年底给已调任肃北县委常委的曼曼送去3万元。2004年9月,为了能在矿山企业经营中继续得到曼曼的关照,傅士霖又往曼曼的账户存入30万元。

  2004年12月,肃北德泰矿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为解决该公司与肃北飞天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等周边企业之间的矿界纠纷,该公司负责人陈乐多次找到曼曼,请其出面协调解决未果。2007年7月的一天,陈乐再次找到曼曼,请求其出面协调解决矿界纠纷,曼曼答应并向陈乐索要美元,陈乐送给他10万元美金。

  2004年以来,曼曼在矿山整合、企业收购方面给某矿业公司负责人陈某提供帮助,协调解决了该公司与其他矿点之间的矿界纠纷,还帮助该公司顺利办理了采矿权证,陈某为此送给曼曼50万元。2007年,肃北县某煤矿法定代表人朱某请求曼曼协调解决与该矿承包人黄某的采矿纠纷,曼曼答应予以解决。纠纷解决后,朱某送给曼曼10万元。

  在结算工程款时大肆敛财

  近年来,不按合同给付承包商工程款甚至恶意拖欠工程款现象严重,一些承包商在追欠过程中,不惜采取用金钱拉拢政府官员的办法。而这些政府官员也借机大发不义之财,曼曼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

  个体承包商赵万录从1988年起在肃北县承包修建小型工程。到曼曼担任县长时,肃北县政府共拖欠赵万录工程款100余万元,赵万录多次索要工程欠款未果。2003年,赵万录送给曼曼10万元后,曼曼便批准支付了其部分工程欠款。2005年,赵万录又给曼曼送去6万元。至2006年底,肃北县政府在清理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时,清偿了赵万录30余万元工程欠款。为了表示感谢,同时能在以后承包工程、结算工程款时继续得到关照,2007年初,赵万录又送给曼曼8万元。

  1991年以来,马某先后投标承建了肃北县水利系统实施的管道引水、渠道维修等工程。到2002年,肃北县政府还欠马某工程款200余万元。为了索要工程款,2003年春节前,马某以给“压岁钱”的名义送给曼曼的女儿1万元。收下钱后,曼曼让财政部门支付了拖欠马某的工程款。

  2002年以来,魏某也先后在肃北县承建了不少工程。至2005年,肃北县政府共拖欠魏某工程款180余万元,魏某多次索要未果。2006年,为了要到工程款,魏某给正在甘肃省委党校学习的曼曼送去一张存有3万元的银行卡。

  曼曼还采取在工程建设招投标过程中给评标人员打招呼、泄露招标信息等方法插手工程建设干预招投标,从中大肆敛财。

  2006年,肃北县计划实施城区上下水管道改造工程。兰州某商贸有限公司经理廖某听到这个消息后,请曼曼给予关照。在招标采购管网材料时,曼曼向他透露了标底,并在招标前给参加评标的相关人员“打招呼”,帮助廖某顺利中标。为感谢曼曼的关照,廖某共送给他5万元。

  自2003年以来,在曼曼的关照下,酒泉市肃州区工程承包商马维剑先后承建了肃北县不少工程。为了感谢曼曼,马维剑于2006年底以126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套261.5平方米的门面房送给曼曼。

  2003年以来,赵万录还在曼曼的帮助下先后承建了肃北鹰凹峡洪水坝、长流水磅秤等工程。为了感谢曼曼,赵万录送给他6万元。2007年底,肃北县政府计划筹建牧草饲料加工厂。赵万录再次找到曼曼,称想承包这项工程,并送给曼曼20万元。但这项工程最后被他人承建,曼曼在接受讯问时曾表示:“我打算把赵万录这20万元退回去,但一直没有退,最后存到银行里了。”

  2006年,经曼曼关照,福建人何某中标承建了肃北草原围栏工程。为表示感谢,何某送给曼曼一块劳力士手表、一台三星笔记本电脑,共计价值3万元。

  出售官帽职位收取红包

  与许多落马贪官一样,曼曼也常常通过干部职务晋升、调整工作、安排就业等方式,为自己谋取利益。

  1998年5月,曼曼的同学、肃北县教委干部韩某停薪留职。从2003年起,韩某多次找到曼曼,请其帮助办理回原单位工作手续未果。2005年春节前,韩某送给曼曼一张存有5000元的银行卡后,曼曼给肃北县教委领导打了招呼。几个月后,韩某调至该县职业教育中心工作。

  还有冯某。冯某从甘肃省卫生学校毕业后一直做临时工。为了解决正式工作,冯某请曼曼帮忙,但没有结果。2004年的一天晚上,冯某送给曼曼3000元,再次请其帮忙。后曼曼给冯某安排了正式工作。

  监督制约缺失给曼曼腐败提供了机会

  法庭上,在被告人最后陈述阶段,曼曼作了长达30分钟的忏悔。他说:“这么多年来,我辜负了党的培养,辜负了父母的养育之恩,辜负了妻子子女的期望。因为钱,我的家庭和生活全部毁了。不是组织抛弃了我,而是我辜负了组织和人民。”

  曼曼从一名默默无闻的草原站工作人员到县长,花了23年时间,而仅仅7年,他就从一名县长变成了一个罪犯。这些年,曼曼的工作能力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但由于他对自己要求不严,加上监督制约机制不够完善等原因,他最终倒在金钱的脚下,其中的教训值得反思。

  张掖市检察院办案检察官分析指出,从主观上说,曼曼的价值观发生蜕变是其贪腐堕落的主要原因。在金钱的诱惑下,曼曼逐渐放弃了对人生观、价值观的改造。权力和金钱的简单交易,使曼曼的人生轨迹偏离正确的航道,渐行渐远。从客观上说,权力监督制约和用人制度等方面的缺失,给曼曼腐败提供了机会。

  “因此,制度是有效预防腐败的基础。”办案检察官建议,健全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家庭财产申报、任期经济责任审计、用人失察失误追究等防腐制度,同时遵循制度执行的必然性原则,使违反制度的行为及时受到应有制裁。另外,应进一步界定县长的权限,建立健全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的权力结构,防止权力过于集中。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矿产资源的稀缺性和开发产生的巨大利润,使矿产资源的开发、审批、管理成为权钱交易的重点领域。曼曼受贿也多集中在金矿开采、矿山证照办理、矿山企业管理等方面。所以,办案检察官表示,作为检察机关,应加大查办矿产资源开发领域职务犯罪力度不仅要查处受贿犯罪,也要严惩行贿者。同时,积极开展预防工作,通过预防调查、检察建议等形式,促进形成良好的矿产资源开发管理秩序。

热词:

  • 无期
  • 索贿
  • 金矿开采
  • 矿主
  • 甘肃省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