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法治图文 >

药家鑫父亲起诉副教授侵犯名誉权 法院立案(图)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5日 06:0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京华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原告律师提供的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

  药家鑫父亲药庆卫起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张显名誉侵权一案,西安雁塔区法院昨天正式立案。张显回应说,他尚未接到法院传票,对侵权一说无法认同。

  >>起诉

  代理人称药父被妖魔化

  昨天,药家鑫父亲药庆卫通过其代理人兰和律师在其微博上发布消息:“药庆卫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张显名誉侵权一案,已于8月4日下午4点在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法院正式立案。在经过长时间隐忍后,药庆卫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及家人的人格尊严。”

  对此,药庆卫说,他身体欠佳,关于案件所有消息,均委托其代理人兰和公布。

  据兰和介绍,在药家鑫案审理过程中和药家鑫被执行死刑后,药案被害人家属的代理人张显,通过其微博针对药家鑫及其家人发布了一系列不当言论。药家鑫犯罪不意味其父母应该受到株连,要忍受各种谩骂、侮辱和诽谤,被人通过各种介质妖魔化。

  兰和说,张显在其开设的多个微博、博客上捏造药庆卫是“官僚”“富商”等,并暗指药家动用关系拖延、阻挠诉讼程序,被告利用网络传播速度快、传播范围广等特性,煽动民众对原告及家属的敌视和仇恨。对于张显的网络不当言行,药庆卫要求张显赔礼道歉,但张显在其微博中明确表示不道歉,并在其后的微博中屡屡用“杀人犯的父母”等词汇对药庆卫夫妇进行人身攻击。

  “张显的行为已逾越公民代理范畴,其言论已对药庆卫及家人造成极大伤害,并对药家人的社会评价造成极大贬损。依据相关法律规定,特向法院提起名誉侵权诉讼。”在诉状中,药庆卫提出删除不当言论、赔礼道歉等诉讼请求,详情会在开庭后公布。

  >>张显

  尚未接到法院传票

  昨天,张显在接受采访时说,对药庆卫起诉一事尚不能确定,“早上雁塔区法院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有人起诉我,但没有说明是哪个人。”他说,法院只是跟他核实了住址,并不算正式告知,他也未收到法院传票。

  张显说,药家鑫案已经结束,没有赢家,都是受害者。“如果开庭了,我可以跟他当面对证。我不知道他起诉我的理由和内容,也不能肯定是药庆卫。法院要给一个起诉书,看到后会跟大家公布。我心里坦荡荡的。”

  转载网文未伤害药家

  张显不认同侵犯名誉权一说,认为自己并未给药庆卫造成伤害。张显说,关于药家的经济背景,他都是从网上看到的,不是第一个说出来的,转载只是因为事发后药家鑫的父母久久不肯露面,他感到好奇。

  对于是否直接了解过药家的经济状况,张显说,不需要了解,“经济状况和案件毫无关系。他儿子犯了罪,跟他有什么关系?”

  昨晚,张显发布微博对这一事件做出解释:“对于我微博中出现一些说法的来源说明:我作为原告代理人有着比别人对药家更强的一种好奇心,在网上看到些消息就粘贴到自己的微博中。对于是否属实,因为作为一个公民我无权调查别人的隐私。”

  有网友认为,把药家鑫说成“官二代”“富二代”,最终加重了对他的量刑。对此张显说,这是对法律的侮辱和不尊重,他坚信,父母再有钱再有权,他的孩子犯了杀人罪,一样会判死刑。

  已就房产之事道歉

  药家鑫案在高院审判前,张显曾称药家住宅有200多平米。“这的确是我说的,当时我没能进到他家里。他家楼下有个锄草的老头告诉我,他家有200多平米。后来药父说他家房子只有108平,这点我在微博上公布了,我也当面跟他道歉了。”记者搜索张显微博,只看到200多平米的相关微博,并未看到道歉内容。

  张显还将矛头指向药庆卫的代理律师兰和。昨晚,他在微博上称,兰和在西安组织人“黑”他,并称有证人。对此,兰和表示不予回应。

  昨晚,药案受害人张妙的丈夫王辉说,他不清楚药庆卫起诉一事,“如果是真的,这官司非打不可”。他和家人的生活已慢慢平静,但药家鑫杀了人,药庆卫不能怪别人,起诉是“胡扯和胡闹”,他会支持张显打这场官司。

  对话药庆卫

  就是希望他能道个歉

  昨晚,记者就起诉一事采访了原告,药家鑫的父亲药庆卫。

  记者:这次起诉张显,诉求是什么呢?

  药庆卫:其实我什么也不求,就是希望张显能就对我的伤害向我道歉,就一些不实的描述向我道歉。我看到张显在微博上,又把这件事跟药家鑫的案子扯到一块儿。我认为,药家鑫的案子已经盖棺论定了,跟这个没有关系。我看到张显的一些东西,跟这个扯在一起不合适。他作为代理人,维护对方的权益没错,但不能用虚假的东西炒作对方家属,我也不知道他想证实什么。我当时也想过以后就过安稳的生活,现在看看也不是我想咋样就能咋样的,所以我就想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吧。

  记者:您认为他对您伤害最大的是哪一点?

  药庆卫:伤害最大的是,如果我家属跟案子有关系,任何人都可以调查,没有关系却公布了我们所有家庭成员的信息,这打

  破了我们平静的生活,对我们造成很大压力。我们没办法再正常地生活,这几乎使我众叛亲离。家里人以前也不觉得我有那么多钱,老家有些人得了重病什么的……有些事我在这也不好多说。

  记者:对起诉有什么期许的结果吗?如果不能达到诉求会怎么做?

  药庆卫:我没有啥期待的结果,我一切听从法院的判决,我认为需要维护自己的权利时我一定拿起法律的武器。如果没有得到我预期的效果,法律规定的所有方法我都会用的,用到最大程度。我起诉时没要张显赔我一分钱,就希望他能给我道个歉,澄清一些事实,很简单。他对我造成了什么范围的影响,就要在什么范围内澄清。

  记者:您认为张显的做法和最终法院对药家鑫的量刑之间有关系吗?

  药庆卫:法律上的事,都是用法律来谈,我不是学法律的,对所有案件我都不会随便评论,还是让法律人士去评判吧。

  链接·药家鑫案

  去年10月20日22时30分许,药家鑫驾车将骑电动车的张妙撞倒。药家鑫恐张妙记住车牌号找他麻烦,持尖刀在张妙胸、腹、背等处捅刺数刀,将张妙杀死,逃跑途中又撞伤二人。同月23日,药家鑫在其父母陪同下到公安机关投案。

  今年4月22日,西安市中院以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药家鑫死刑。

  最高法最后做出核准死刑的裁定。6月7日,西安市中院在宣告上述裁定后,对药家鑫执行死刑。

  记者 聂宽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