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山东国资委主任:国进民退说法是不了解政治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23日 11:0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图为山东省国资委主任谭成义。(资料图)

  “国进民退”只是企业之间的转换

  《中国经济周刊》:近年来,国企常常处于“国进民退”、“国企私有化”等复杂和艰难的舆论环境。您身为国资管理者,如何看待、应对这种复杂形势和这些棘手难题?

  谭成义:在我国目前和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国有经济的发展和国有企业的改革,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主张“国进民退”也好,批评国有企业也罢,我认为,有些是不了解政治,有些是不了解真相。

  从山东情况看,国有经济、国有企业主要分布在资源性、基础性的产业。相对国有企业而言,尽管民营企业底子很薄,但相当多的民营企业由于与国有企业协同配套,实现了带动增长。山东国有企业现在有几百亿、成千亿元的配套产品,都来自民营企业。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不仅仅是竞争关系,更是相互补充、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关系。现在社会上所谓“国企发展了,民企就要垮掉”以及“国企与民企争利”的说法是种偏见。

  所谓的“国进民退”,不能解读为国有企业发展了,民营企业就衰退。中国是一个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国家,国有企业的基础是多年形成的,我们要正视这个现实,具体到每个企业,既不能因为是历史形成的,就要走到底;也不能只要是国有的,就都要退出去。“国进民退”和“国退民进”,只是在某些领域、某些产业和某些企业之间的转换,而不是在国家范围内灭失一种所有制形式。

  国有企业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推动、带动作用是不可替代的。国有企业作为一种所有制形式的体现,有其历史渊源,有其发展的条件和基础。发展国有企业,是为了更好地提升我国经济的竞争力,更好地实现经济社会的健康持续发展,对民生和社会稳定也起到重要作用。例如前几年,全国许多地方都因缺煤而拉闸限电,既影响到经济,也影响了人民群众的生活,但山东没有,原因是政府调动国有煤炭企业的力量,解决了煤炭供应问题,保证了正常的发电、供电。如果山东的煤矿都是非国有企业,政府有权力要求他们这样做吗?现阶段,一些事关国计民生的资源性行业如果不掌握在国有企业手里,后果会很严重。再比如国家对房地产的调控,如果国有企业在房地产业中占重要地位,平抑效果是不是会好一些?!在党、政府和人民需要的时候,作为国家所有的国有企业,就必须承担责任。

  外部董事制度提升国企决策科学化

  《中国经济周刊》:您曾经说过,转变国有企业的发展方式,很重要的一环是改革和完善国企的决策体制,淡化个人作用。山东省国资委在这一方面是怎样做的?目前有没有达到这一目标?

  谭成义:多数国企是从工厂制走过来的,早期实行的是党委书记领导下的厂长负责制;上世纪80年代实行了厂长经理负责制。无论哪种形式的负责制,都是一个人负责、决策。把一个企业的兴衰寄托在一个人身上是很危险的。

  近年来,我们着力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核心是完善公司治理结构,重点是强化董事会和董事的作用,使每个董事敢于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和意愿,包括反对意见,以形成科学的决策运作体系。企业决策民主化程度越高,科学水平就越高,失误会最小,关键是改变过去的一个人决策。

  山东国企实行了外部董事制度。外部董事不是国企传统意义上的干部,是国资委派出的,有的是退休的国企负责人,对业务很精通,重要的是不用看董事长的脸色行事。外部董事在董事会决策时敢于表达内心真实的意见,能有效减少董事会决策失误,使董事会的决策更加科学化。另外,我们还建立了向企业派驻财务总监的制度,目前已向60多户监管企业派驻了财务总监。

  《中国经济周刊》:从理论上说,董事会是一人一票,但实际运作上会不会还是董事长一人说了算?

  谭成义:如何强化董事的决策责任,是解决董事会决策民主化、科学化的关键。外部董事是解决国有企业“一个人说了算”弊端的重要措施。现在,企业董事会研究的事项,外部董事否决议题的案例很多,促使董事会提交议题审慎行事和事前充分沟通。

  比如,山东某县县委书记,曾经找到某企业董事长,想让该企业重组当地的困难企业。董事长说,我没有意见,但我们实行了外部董事制度,我左右不了外部董事的意见。果然,这个议案在董事会上被外部董事否决了。县委书记又找到我,想让我给外部董事打招呼。我回复他,我们派出外部董事时就强调了,他们在董事会决策时,要表达内心最真实的意愿。我不能打这个招呼,否则就亵渎了外部董事制度。这个议案最终也没有通过。

  对董事履职行权的责任落实了,评价方式科学,内部董事也能真正负起责任。有的企业没有派外部董事,但在决策时实行的票决制,这也是防止“一个人”决策的有效方式。

  公司治理结构要真正实现决策科学化,董事长的素质非常重要。我不赞成“一把手”的企业决策体制,而是要求董事长从权力主导型向素质主导型转变。过去是权力主导型,所有的事情,最后都由董事长拍板。董事长坚持办的事项,其他董事也不好坚持反对,因为其他董事是作为副职角度履行职责的。现在,外部董事认可董事长的意见,才会投票同意。这就要求董事长要有良好素质。

  《中国经济周刊》:国企的外部董事制度与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制度有何区别?如何才能避免“花瓶”现象?

  谭成义:上市公司引入独立董事制度,动因是避免大股东侵害小股东的权益,重点强调独立董事要保持与大股东的独立性。独立董事都是上市公司自己选的,工作方式就议题讨论议题,企业深层次的问题了解相对少一些,能主动提出企业发展中的问题比较少,很大程度上是被动型的。

  外部董事是与内部董事相对应的。外部董事与独立董事的主要区别是不独立于股东,由国资委聘任并对其履职情况进行考核评价,薪酬由国资委确定,与董事会和企业之间没有直接利益关系,根据个人判断发表意见、独立行使表决权、独立承担相关责任。外部董事要到企业调研,要善于发现问题,对存在问题要征询,对需改进的工作要提出议题,要主动工作发挥作用,这是很大的区别。

  此前我们出台了有关董事的考核办法,下一步还要进一步强化,努力把董事的责任具体化。

  目前,全省70多户监管企业试点外部董事制度,已向8户省管企业派出了18名外部董事。我认为外部董事必须占董事会的半数以上,派一个、两个发挥不了作用。否则,分不清是体制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当然,全面建立外部董事制度还有个过程。

热词:

  • 国资委
  • 国退民进
  • 阿赛洛
  • 外部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