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航天固体动力事业50年的人才工作启示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14日 18: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新华网北京8月14日电(记者王敏)王峰曾是哈尔滨工业大学材料学专业的博士生。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航天人。

  王峰的导师专门研究纤维材料。2010年毕业前,王峰向导师咨询工作去向,导师拿出航天科工六院46所研制的F-12高强有机纤维,感慨着:“竟然有这样一批人,把这件事做成了!”

  F-12高强有机纤维是芳纶纤维家族中的一员,强度是钢材的5倍多,可以缠绕固体导弹壳体,多年来,该产品和技术一直被少数国家封锁,46所用十几年攻下了这个项目。

  “我们读博士就是想找一个能干活能发挥作用的地方。”王峰告诉记者,一毕业他与同是博士的爱人,把家安在了位于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航天科工六院。

  王峰是新时期进入航天领域的年轻人的一个代表。当记者在航天科工六院和航天科技四院采访时,总会产生这样的疑问:究竟是怎样的魅力,促使一代代优秀人才如飞蛾扑火般投身于中国航天固体动力事业,哪怕一生都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甚至流泪、流血?

  揭开历史的篇章。当新生的中国巍然屹立于东方时,为了保护社会主义建设成果,最早一批航天固体动力人,有曾经留洋归来的博士,也有军队学校培养的高材生,他们肩负起民族的希望和祖国的重任,进荒原,住戈壁,迎酷暑,战寒冬,喝过黄泥水,住过干打垒,用智慧和执著书写下一个又一个精彩答卷。

  80多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曾任航天科技四院院长的邢球痕回忆起当时的简陋条件:做试验没有混合器,洗脸盆都用上了。任务急需时一双手就是搅拌器,一天干下来,化学品熏得鼻子不辨香臭,两手被腐蚀得斑点累累。

  “对航天人来说,‘祖国的需要就是神圣的召唤',这种浓烈的爱国情怀和事业责任心让航天人对任何艰难困苦都能甘之如饴。”邢球痕说。

  在跋涉攀登的道路上,这些人不讲条件、不计得失,付出的不仅是才智年华,还有生命的代价。1962年12月6日,845厂协作点在进行推进剂装药试验时,混合机突然起火爆燃,大火顷刻间吞没了整座工房,4位同志壮烈牺牲,5位同志被严重烧伤。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中国的航天固体动力事业始终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取得了一个个令世人瞩目的胜利。

  但是,上世纪80年代,由于工业布局调整等原因,航天固体动力发展一度陷入绝境,社会上流传着“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

  20多岁的孙再庸大学刚毕业分配来到航天科工六院,当时六院几年研究一个型号,让他觉得无用武之地。想出国的妻子拉着他去了德国、英国、美国,在高校里做研究一呆就是8年。

  “这8年中,国内发生很多变化,型号任务越来越多。老领导一直问我,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你想不想回来。”孙再庸告诉记者,在国外从紧张的研究室出来后,自己漫无目的开车走了很久,满脑子想的都是:“我是一个中国人,我是一个工程师,我要做点有用的事,我要回去!”

  和妻子分手的孙再庸回国了。这次,六院把求贤的车开到了他老家的家门口。“我特别感动,感到自己更要加倍投入到事业中。说实话,这些年我从工作中得到的成就感,是我在国外8年从来没有的。我感觉到自己的价值,更加热爱航天,热爱祖国。”如今,已是航天科工六院41所党委书记的孙再庸向记者感叹道。

  每个进入航天事业的人,都有不同的故事,然而热爱事业、热爱祖国的心都是一样的。航天精神和文化,以其独有的魅力吸引着他们;这些人才灿若星辰,又创造着新的航天精神、航天文化,二者交相辉映,丰富着彼此的内涵。

  这是一种精神:老一辈航天人、留英归来的博士杨南生,为了研制工作顺利进行,骑着一辆半旧的自行车,来回奔波在方圆10多公里的厂区,敲开一家家紧闭的房门动员技术骨干上班。草原的风寒和过度劳累,使他患上了坐骨神经痛,只能撑着一条腿蹬自行车,实在蹬不了,就扶着车一步步往前蹭。

  这是一种精神:在我国第二代固体战略导弹研制生产的攻坚战中,该发动机的主任设计师、毕业于列宁格勒军事机械工程学院的赵殿礼的妻子去世了。领导和同志们前来悼念时,老专家还在聚精会神地审查着一叠技术报告单。他说:“妻子走了,我比谁都悲伤,只有尽快攻克难关,才能告慰她的在天之灵。”

  这也是一种精神:航天科技四院副院长、我国首位航天固体动力发动机博士侯晓刚上任发动机总设计师,为了掌握高能发动机生产过程,亲自到高能推进剂生产最危险的工序跟产,彻夜守候。

  这还是一种精神:航天科技四院7416厂三车间整形组组长,一线技术工人徐立平,他的工作是拿着刀钻入发动机内,一点一点将缺陷部位的推进药剂挖出,稍有不慎,就面临着爆炸的危险。

  ……

  对航天来说,留住这些可敬可爱的人是最重要的。四院和六院先后出台多项文件,用制度留人:大批科研资金鼓励人才创新、开辟绿色通道调动人才成长积极性,政策向骨干队伍倾斜,荣誉大门向优秀技能人才打开……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秦岭山区固体发动机研制基地筹建初期一无所有,先期赶到的建设者们把办公营地扎在了一座破庙里,在庙门上挂了一副对联,上联是“身在大庙胸怀全局”,下联是“脚踏青山放眼世界”,横批是“乐在其中”。

  近半个世纪后,进入航天队伍2年的王峰也给自己写了一副对联,上联是“勤勉坚守塞外草原问天有路”,下联是“默默奉献河西沃土创业无悔”,横批同样是“乐在其中”。

  这是航天人50年来持之以恒的心声,也是中国航天固体动力事业长盛不衰、永葆生机和活力的法宝。

热词:

  • 航天人
  • 航天精神
  • 有机纤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