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下半年国内经济有望回升 专家:跌破8%可能性不大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09日 03:5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经济参考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编者按:

  2012年是国内外经济形势异常复杂的一年。半程已过,本报自今日起推出“棋到中局”系列报道,共五篇,分析上半年经济状况,研判下半年经济走势。

  郑先生最近很忙。作为浙江台州某城商行财务管理部负责人,他明显感觉6月份的工作量在增加。“从4月底开始贷款情况就比之前好了很多,以前企业都是没需求的,但近来市场行情出现了很大改变,尤其是到了6月份。”他介绍说:“我是搞资产负债管理的,还不直接管(发放贷款),就感觉活儿比以前多了不少。我妻子在下面分行就干这个,特别忙。”

  不只是在江浙沿海,大都市的信贷需求也在增长。“年初我们贷款下降得挺厉害,主要是之前搞‘4万亿'时候放出去的贷款到期了,钱回来了但是新的需求下降贷不出去,尤其是中小企业需求很低。不过近来发改委加快了项目审批,虽然还不特别明显,但已经比之前好了不少。”某股份制银行北京分行计财部员工小董说。

  台州信贷需求增加,北京贷款发放回暖,说明企业信心在增强,宏观调控在见效。《经济参考报》记者多方调研发现,近来经济走势再次出现微妙变化,部分先行指标开始回升,有利于经济稳健增长的积极因素正在积聚。综合多方意见判断,中国经济可能在下半年实现软着陆;不过考虑到主动调整是此次放缓的重要原因,同时经济运行仍面临多重考验,预计下半年经济反弹力度偏弱。

  企稳:部分先行指标开始回升

  今年以来,中国宏观经济的月度指标一直表现不佳,在4月份甚至出现了超预期的回落,为此中央加大了稳增长力度。从5月份迄今的数据来看,部分先行指标开始回升。

  比如说上面提到的贷款数据。5月份人民币贷款较上月多增1114亿元,其中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中长期贷款较上月多增434亿元。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俗称对公贷款,中长期数额的增加反映了项目审批加快的带动作用。

  同业拆借利率的变化也能反映贷款情况,低说明银行贷款不足现金充裕,高则相反。5月份同业拆借利率下降幅度较大,但是6月份情况可能好转。“贷款量的变化其实看银行间的贴现率就知道了,5月份是最低的,6月份又好起来了。”郑先生介绍说。

  由于贷款在未来主要转化为投资,贷款回暖很可能意味着日后投资增速反弹。被看做是投资先行指标的是新开工项目计划总投资,1至5月份增速较1至4月份提高0 .4个百分点。“作为先行指标的项目新开工增速已经先期回升。据我们测算,在基建类投资增速逐月回升的前提下,即使房地产投资沿目前趋势进一步下滑至三季度,则固定资产投资仍可大体企稳。”浙商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詹诗华说。

  从生产方面看,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 I)普遍被用来预测经济走势。6月份无论是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还是汇丰公布的数据降幅都明显收窄。“这意味着中国制造业回落的速度开始趋稳。”汇丰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考虑到PM I数据的采集和加权计算存在主观性,个别月份可能偏离经济走势,还需要用电量数据验证。自2011年6月份以来,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速总体下行,然而在5月份出现回升,较4月份上升了1 .5个百分点。

  但是也有一些先行指标回落,预示经济尚未明确企稳。比如从运输数据看,此前一直走高的公路客货运量同比增速在5月份突然下跌,分别比4月份降低0.1个百分点和0.7个百分点。从利率指标看,7月6日起再次降息可能预示即将公布的经济数据仍不理想。

  原因:国内需求正在恢复

  为什么会有先行指标出现回升,最可能的原因是中国经济的总需求,尤其是内需正在恢复。从6月份的PM I看,代表需求的新订单指数仅下降0.6个百分点,显著好于上月和历史同期平均水平。而且以“新订单-新出口订单”衡量的内需状况则转负为正,较上月上升,说明内需正在回暖。

  经济学家普遍对下半年国内投资和消费情况表示乐观。“根据我们各种数据分析,固定资产投资现在已经出现了一定的回升。”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则表示:“随着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的渐行渐近,三季度物价压力进一步下行,未来新一轮消费刺激政策可能出台,居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未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实际增速可能会底部企稳,甚至有所回升。”

  在内需恢复的背后,是有利于经济稳健增长的积极因素正在积聚。首先,之前稳增长政策已经开始见效。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称:“随着各项稳增长政策效应的不断显现,预计三季度我国经济将企稳回升。”

  其次,由于物价上涨压力暂时缓解,货币市场流动性改善,国家财政收入连续多年增长,政府宏观调控上有较大政策腾挪空间。“我们相信决策层有充足政策储备来稳增长。除了货币政策工具,包括给予税收优惠、扩大支出的财政政策和放松管制、鼓励私人投资的政策,都将在刺激内需方面扮演至少同等重要的角色。”屈宏斌说。

  再次,区域梯度发展格局进一步显现。一季度,在东部多数省份告别双位数增长的背景下,中西部多数省份增速仍然超过10%,其中贵州和重庆超过14%。从投资来看,1至5月份东部地区同比增长19.3%,中部和西部则分别增长24.9%、24.1%。北京大学副校长刘伟认为“经济发展的区域差异将会转变为中国经济增长新的动力。”

  最后,一些地方政府抗风险能力增强,有些地方的政府负责人已经根据经济下行的演进程度制定了不同的应对预案。江苏昆山市市委书记管爱国介绍说:“虽然经济出现下滑,但基层政府仍大有可为。”今年前5个月,其辖下的花桥镇财政收入增长了21.3%。

  难题:经济仍面临多重考验

  当然,尽管经济已经局部显露出企稳回升的苗头,但至少从目前来看仍较为疲弱,下半年面临的考验也并不少。

  首先是地方债务压力问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当前地方政府同时面临着收入减少和支出增多两方面困难,财政收支缺口越拉越大。现在又新增加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还本付息支出,如果地方债务问题不能得到有效解决,地方政府,包括一些中级地方政府可能出现经济意义上的破产,最终传导到部分中小银行破产。

  据了解,今年以来一些地方财政收入增长乏力,4月份广东省同比增长2.19%,增幅创今年新低,广州、深圳等6个城市出现负增长。同时,地方政府性债务进入还贷高峰期。湖南省政府经济研究信息中心资料显示,该 省 年 内 到 期 政 府 融 资 平 台 贷 款417亿元,原来规划偿债资金主要来源的土地出让收益因房地产市场低迷大幅减少,政府融资平台偿债风险加大。

  其次,产能过剩矛盾突出。数据显示:6月份P MI中生产指数与新订单指数之差达到2 .8个百分点,同时产成品库存指数达到去年12月份以来的最高点。曹远征认为,前期大规模投资形成的过剩产能要在短期内消化掉绝非易事,因此产能过剩仍将是未来一段时间我国面临的主要矛盾。

  最后,受去产能影响,企业利润下滑。5月份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下降5 .3%,跌幅较4月份有所扩大。“从今年到明后两年,中国实体经济将经历从去库存向去产能的过程。历史经验表明,去产能的过程是比较痛苦的,通常会出现大量的兼并、收购与破产,从而使得工业企业的整体利润率下降。”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说。

  另外还应考虑到本次经济放缓很大程度上存在主动调整的因素,所以稳增长会和推进改革、结构调整、促进民生相结合,所以下半年经济虽然有望回升,但是预计势头偏弱。北京大学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与经济增长研究中心研究员施发启判断:今年经济跌下8%和超过8.5%的可能性均不大。

  不过刘伟对记者表示,经济增速不值得特别担心,“十二五”预期目标是年均7%,今年预期目标是7.5%,目前仍处正常区间。

热词:

  • 下半年经济
  • 回升
  • 增速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