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1500辆大货车为合法上路割厢 惨遭商业竞争淘汰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6日 16:1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法制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调查动机

  联合治超、严罚超载,无疑是政府部门积极作为,整治交通环境的一件好事;运输协会带头响应、自觉为大货车“瘦身”以合法上路,更是值得鼓励的一种行为。然而,两件好事碰在一起,却并没有得出好结果:响应号召的车主,竟慢慢被淘汰出了市场。那么,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呢?

  今年开春,为了一改往年大货车超载、超速以及破坏道路交通环境的恶劣现象,哈尔滨市一场“春融治超”行动开展得轰轰烈烈。重罚之下,大批感觉“得不偿失”的车主们歇业大吉,同时也给石材、水泥生产加工企业带来了销售窘境。

  “什么标准合法,咱们就按照什么标准改呗。”为了不坐以待毙,在民间组织——“阿城区渣土沙石运输协会”的倡导下,阿城区1500余辆运输挂车切割掉超高的厢板,有效地限制了货车运载量。

  可令渣土沙石运输协会会长惠凯没想到的是,治超、重罚联合执法“虎头蛇尾”,如今除阿城区以外其他区县建材运输车辆并未推行统一标准,造成阿城区“瘦身”合法大货车惨遭行业竞争的淘汰。

  重罚窘境

  阿城货车集体趴窝

  阿城区是哈尔滨市主要建材基地,建材产量占全市的80%,建材销售收入是区政府GDP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阿城区运输户的生存之本。

  因此,哈尔滨市拥有建材货运车辆最多的就是阿城区,约有大型自卸车1200余辆,半挂自卸车500余辆。这近2000辆车本是阿城区运输户的“摇钱树”,可眼下却成了“烦心物”。

  事情源于今年3月初哈尔滨市春融期治超推进会,会上提出了“社会联动、典型引路、统一规划、源头治理、综合整治”的总体思路,哈尔滨市政府与各区主管一把手签订了治理超载责任状,对治超不利的区县领导进行行政问责。

  大货车车主黄宪东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一辆6轴散装水泥运输车购买并落户后的价格在70万元左右,而且绝大部分散装运输车辆为贷款车辆,每个月要还贷款1.5万元至3万元不等,每个月要给司机开工资9000元至1.5万元不等,一年要为车辆更换一茬轮胎,22个轮胎价值近7万元,保险每年要交纳3万元至5万元,养散装水泥运输车可以称得上是高消费了。

  如此高的养车成本,不让车拉活就是赔钱。

  车主张军补充说:“不是不让拉活,是罚款太多赔不起。不超载就没有利润可言,可最近是‘治超'的重点时期,路政抓到一回罚3万元,运管抓到一回罚2万元,交警抓到一回罚2000元,撞上三方联合执法时,被抓一次要罚5.2万元,那得啥时候能赚回来,所以我们绝大部分车主选择停运。”

  4月初时,记者在阿城区的几个大型停车场内看到,数百台的建材货运车辆整齐地停在里面,车体上厚厚的灰尘证明它们已经“停工”好久了。粗略统计,停运的货车在1000台以上。

  消极怠工

  个别车主无奈失踪

  停工只是一种消极状态,而车主们展现出的另一种状态就是绝望。有超过30%的停工车主均在自己的车风档处贴出了卖车的字样,车主们出售的车型大多为解放FAW和重汽HOWO。这两种大型的货运车在老百姓嘴里有个通用名字——卡玛斯,市场售价在50万元左右,可在停车场内的售价却是低得吓人,一年车卖24万元,两年车卖17万元,三年车卖12万元,超过三年的车也就卖几万块钱,基本等同于卖废铁。价格已经是低到极点,但在阿城区仍是无人问津。停车场看车的老刘玩笑般地说:“谁敢买啊?买完就砸手里了,还不得再停到这儿。”玩笑归玩笑,停车场内每天都有前来询价买车的,但清一色的都是外地人,买车的理由就是图便宜。

  阿城区渣土沙石运输协会副会长“老张太太”家里养了21台大型货车,在业内小有名气,面对现在行业的状况,她深有感触:“一台车得雇两个司机,不管司机开没开车得给每个人每月8000元的工资,每个月还得还1.5万元的贷款,不出事还好,出事了真是闹死人,我们这儿的人都说搞建材运输的就是花50万元买个祖宗,再养活俩爹。祖宗不出事,爹再精明点,还能赚点钱,否则,上吊都来不及。”话糙理不糙,真有还不起车贷的车主被迫玩失踪,甚至被银行贴出了悬赏通告,而且提供线索的奖励在短短一个月内从5000元翻倍涨到了1万元。

  协会带头

  1500辆货车减肥瘦身

  “不超载就亏损,超载则重罚”已经成为阿城甚至哈市运输业的现状,有个规范的运输市场是广大车主们最迫切的心愿。“建立运输业自律协会,制定统一的核载标准和实施方案,通过公开透明的奖惩制度打击非法营运,鼓励守法经营。”2011年12月,“阿城区渣土沙石运输协会”正式成立。

  惠凯作为渣土沙石运输协会的会长,他希望将整个哈市建材运输市场规范化,将大型货车的厢体切割到标准厢体,这样既可以避免超载带来的处罚,又能够增加大型货车行驶的安全性,还能使运输费用得到一定上涨。这样,阿城及其他建材产地的产品将会畅通无阻。

  记者从该协会发出的行业倡议书上看到,运营车辆应按国家运输标准承载,由治超工作领导小组统一领导、实施,由区交通运政部门、交警队负责审核。所有运营车辆,根据国家标准自行切割厢体,使车厢左、右后三面厢板呈一个平面,在厢体左右两侧喷涂醒目反光的车号和长宽高标识,并在车辆驾驶室、外遮阳板喷涂醒目反光车号。经过协会初审、备案,送报区运政、交警部门进行复核,对合格车辆颁发《沙石运输车辆厢体检验审核证》,同时,启动监督举报机制,同时倡议对擅自更改厢体容积的行为进行举报,并对举报人予以奖励。

  惠凯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目前已有1500辆大货车参与了割厢行动,占阿城区全部货车的90%,参与的车主还在不断增加。

  虎头蛇尾

  身先士卒“伤不起

  本以为政府今年开展“治超”的决心和力度都很大,没想到又是一次“虎头蛇尾”式的执法运动,这下可坑苦了1500多辆割厢的大货车了。

  从一个多月前春融期治超推进会高喊“社会联动、统一规划、典型引路”口号至今,哈尔滨市的七区十县(市)的执法标准还是没能统一,有的区县的执法单位干脆对行业内那些严重超载的大货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接导致阿城区合法标准的大货车运输成本提高,无法与超载低成本的大货车进行竞争。

  哈尔滨市松北区、呼兰区是混凝土搅拌企业比较集中的地区,如今“阿城区渣土砂石运输协会”的四轴货车运货量19立方米、小挂运货量24立方米,但来自巴彦县、呼兰区的四轴车运货量45立方米,小挂80至100立方米,阿城区货车将石料运到工地合每立方米90元,巴彦、呼兰的车送料到工地每立方米就比阿城的车便宜20元钱。这样一来,渣土砂石运输协会的车辆就被慢慢地淘汰出市场。

  早在2009年11月,哈尔滨市委、市政府决定在全市开展改善交通环境,整治交通秩序工作,并成立由交警、交通、路政、建委、城管等数十家成员单位组成的“哈尔滨市综合整治城市道路交通委员会”,主要是针对哈尔滨市大建设保驾护航,对城市中较为集中的交通问题进行协调、督办,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惠凯称,以前有诉求都是找一位叫刘星明的交委会副秘书长,在他的协调牵头下,交通、路政、交警都十分配合,很多工作推进得也比较快。但去年10月份以后,这位副秘书长已经调回原单位哈尔滨市安监局工作,不再兼任交委会的工作职务。

  今日上午,记者跟随惠凯来到交委会的办公地点,原副秘书长刘星明的办公室紧锁着,综合部办公室的门敞开着。惠凯对交委会综合部部长冯冰说:“……不守法挨罚,守法又遭到行业竞争淘汰,希望交委会可以帮助协调相关部门,督促联合执法继续从严执行。”

  冯冰回答说:“总结一下就是政策(联合执法)断了,你们听吆喝了(政府的指导),结果现在竞争上又不行了。唉!这个情况其实你们不说我也知道。现在说白了,正如你们看到的目前交委会的现状,比如一些领导撤出了和目前运转的现状,本身就说明了你们的问题。如果说哈尔滨的交通一以贯之的治理下去,不光是你们这一项问题,包括其他的交通问题都好办了。”

  冯冰给惠凯出的主意是,第一,继续去找刘星明,虽然他现在不是交委会的副秘书长,但是再过一段时间上级可能还把他调回来;第二,就直接去找哈尔滨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如果他处理这个问题一定会很快见到成效。

  记者随后拨通了刘星明的电话,对方称,自己不在其职,不方便插手管理交委会的事务了。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交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交委会是政府组建的一个临时机构,目前已经有一些重要岗位无人任职,再坚持三年可能就不存在了。

  “我能见到副市长吗?”离开交委会的办公区后惠凯一直自己念叨着,最后他向记者表示,“实在不行我就只能把车厢板再焊接回去,反正割完了焊,焊完了再割的情况在过去的几年当中已经反复了4次”。

  事到如今我们不得不问:“虎头蛇尾”式的执法伤了谁?

热词:

  • 大货车
  • 散装水泥运输车
  • 松北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