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走基层·在岗位上 陈辈乐:结缘鹦哥岭的香港博士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6日 08: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77aba5e3f6e34201b26fe9c6911d5da0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鹦哥岭原始热带雨林保护区管理站有一位来自香港不拿工资的博士副站长陈辈乐。(视频截图)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海南省中南部山区的鹦哥岭,保存着目前我国发现的最大的连片原始热带雨林。从2007年开始,20多名来自祖国各地的大学生陆续来到鹦哥岭建设保护区。在保护区管理站,还有一位来自香港的不拿工资的博士副站长,他叫陈辈乐,是位动物保护专家,从11年前第一次走进鹦哥岭到现在,40岁的陈辈乐对这片原始热带雨林的保护与研究功不可没。今天的走基层在岗位上,来认识这位鹦哥岭的“领路大师兄”。

  陈辈乐晚上和村民唱粤语歌

  喜欢你 那双眼动人……

  正在道银村的聚餐联欢晚会上高歌的,就是来自香港的动物保护专家、博士陈辈乐。他不但会唱粤语歌,还会唱保护区的“区歌”——《鹦哥岭之歌》。

  陈辈乐晚上和大学生唱《鹦哥岭之歌》。

  鹦哥岭啊南渡江,一头连着海一头连着山……

  与2007年之后来到鹦哥岭的20多位大学生们相比,陈辈乐算是前辈了,他最早跟鹦哥岭结缘是在2001年,当时还不到30岁,刚在香港大学读完博士。2006年底,鹦哥岭省级自然保护区挂牌,陈辈乐应海南林业部门的邀请,当上了兼职副站长,但坚持不拿工资。到现在,已经5年多了。在村里的晚会上,我们无意中拍到了这么一幕。

  道银村村民 符金元:就说我们这个交通问题,你都是我们老客人了。

  陈辈乐:对。

  道银村村民 符金元:只要你把这个路修好了,别的我不去求,建立鹦歌岭保护区当中,我觉得这是很不错的,但是你要考虑到我们周边的群众生活跟别人一样。

  原来,在村里比较有威望的村民符金元,再一次向陈辈乐提出了一个大家都关心的老问题:修路。

  村民符金元:一个早上能割那么多(胶)的话,上了两三吨用什么拉出去。

  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副站长 陈辈乐:他们是想用车。

  村民告诉我们,在鹦哥岭自然保护区周边的103个自然村中,道银村是离核心保护区最近、交通也最不便利的村庄。从汽车无法再前行的地方到村里,只有一条坑坑洼洼、悬挂在山崖峭壁旁的泥路,勉强能容纳一辆摩托车通行,走着进来得花三个多小时,坐摩托车也要40多分钟。

  村民符金元:把这个路修到我们这里,我们道银村什么都不奢求,这个森林我们配合你们,配合得好,你们干什么我干什么,我们砍一草一木绝对不会伤害的。

  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副站长 陈辈乐:保护跟发展总是有冲突的,怎么拿平衡,我们一起来考虑。

  第二天,我们找到村民符金元详细了解这件事。他告诉我们,道银村共有16户村民,在鹦哥岭自然保护区设立之前,大家全都上山开荒种植了经济作物橡胶树。虽然保护区设立后,不能再扩种橡胶林,但割胶还是可以的。不过,因为山高林密,交通非常不便,村民们割了胶,却运不出去。

  道银村村民 符金元:有时候我们一到雨季就不能拉出去,这样我们平时就把它装进袋子里放进水里面,从这里用水流到有路通的地方,已经整整用了两天的时间。

  明知道村民们对路的需求都很强烈,但眼看着这条穿行在雨林中、自己已经走过无数次的羊肠小道,陈辈乐却始终无法张口应允什么。

  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副站长 陈辈乐:看他修一条路要加宽,树已经长到路边了,你这样修路,其实你无形中就是毁林,这个是法律不允许的,也不是说我们口头一说就能做的事情。

  陈辈乐说,除了保护区不会轻易允许砍树修路外,他还有一个担心,就是怕道银村丢掉自己宝贵的特色。他也总是在各种场合,向每一位村民一遍遍地解释自己的观点。

  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副站长 陈辈乐:为什么道银动植物保存得很好,然后人整个地方的那种黎族风情,人与人之间的这些关系,其实它的偏远是一个很大的原因。但是作为大家都是人,他们有这个发展的愿望,我也理解。然后我们其实一直跟他们谈,如果你去修路了,有空调了,盖水泥房了,你就是路很远的其中一条(个)村,那你的优势在哪里?

  其实,陈辈乐说的这些,道银村的村民们心里早就明白,从五年前保护区正式运作开始,修路的问题就一直存在。

  道银村村民 符金元:这个事也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办得通,这个我就理解他。必须有一个规划或计划是不是,不是一下子,我们发展说去干什么就干什么,这样是不行的。

  尽管村民们仍然想要一条可以通往外界的、能够行车的路,但大家对这片珍贵原始热带雨林越来越强的保护意识,让陈辈乐觉得,自己奉献给鹦哥岭的这些年,很值。

  海南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副站长 陈辈乐:值得,绝对值得。特别是它从零,很急(于)保护的地方。我直接参与到它的考察、它的规划、它的成立,保护区的成立。到现在有一批这么精干的大学生,有这么精干的护林员,想一下两百号护林员,都是本地人。

  陈辈乐所说的两百号护林员,都是分布在鹦哥岭自然保护区周边103个自然村里的村民。而他们当年,其实都曾经是这片原始热带雨林的破坏者。

  海南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副站长 陈辈乐:其实现在跟我熟了,问他们,他们也说出来,要不帮忙砍木头卖钱的,偷木头的,要不是打猎的。很多护林员都是这样子的。你想我们把两百号人从破坏者变成保护者,然后他们也在村子里面继续做宣传。

  在保护区成立之前,陈辈乐已经参与了两次海南林业部门组织的鹦哥岭生物多样性调查,而且是领队主力,像鹦哥岭独有的绿色树蛙就是他最早发现的。

  海南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副站长 陈辈乐:看到一只绿色的青蛙趴到假槟榔的叶子上面,我一看就知道,是海南没有记录过的一种物种。现在保护区开展一个项目,长期研究鹦哥岭树蛙。

  从对雨林生态的爱,到费尽心血将附近村庄改造成生态乡村,陈辈乐每一样都不遗余力。五年前保护区成立,陈辈乐又常常带着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的大学生们,一起做生态保护、物种研究的课题,迷过路、遇过险,住过帐篷,喝过溪水,也曾经与蚊虫毒蛇为伍。问到苦不苦,他告诉我们:不苦,就意味着你离需要保护的地方还太远。

  海南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副站长 陈辈乐:如果你的条件太好的话,证明你离开要保护的地方越远。

  最让他印象深刻的,就是在他和大学生们的影响带动下,道银村的村民,自发设立了鹦哥岭保护区里的第一个禁渔区,这让他格外开心。

  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副站长 陈辈乐:为什么说老百姓真的很支持我们这些概念。因为其实也一样,跟我们汉族一样。黎族一般其实他们也是抓很多鱼的,鱼也是他们重要的蛋白质的来源,但是他们就在春节之前,他们自己谈好,都已经把这个地方建立起来了。

  陈辈乐说,现在,道银村村民自发的禁渔行动效果开始显现,一些已经消失多年的名贵鱼类又重新回归了。

  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管理站副站长 陈辈乐:现在这些鱼都不怕人了,以前军鱼(光倒刺鲃)不敢出来的。我们试过,那时候我为什么要带潜水瓶下去,就是它们躲在很深的水,那里很绿的 看不出来的。但是它们现在基本上都不怕人了,随便都跑出来。

  记者:为什么不怕人?

  陈辈乐:因为没有人抓它了,很久都没有人抓它了。

       编辑:王青涛

热词:

  • 走基层
  • 陈辈乐
  • 鹦哥岭
  • 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