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总参某信息化研究所先进事迹报告会发言摘编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2日 07:0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抢占前沿 勇攀高峰

  ——总参某信息化研究所先进事迹报告会发言摘编

  勇做信息化建设的科研先锋

  总参信息化部副部长、总参某信息化研究所原所长 董尤心

  我所成立于上个世纪60年代,主要担负全军信息系统的总体设计和关键技术研究等任务。长期以来,我们坚持用科学理论引领事业发展,用核心价值观催生科研攻坚力,一代代科研人员努力践行“勇于超越的创新品格、综合集成的科学方法、融合共享的协作意识、无私奉献的价值追求”,攻克一个又一个难关,突破一项又一项关键技术,为提高我军信息化条件下综合作战能力作出了重要贡献。军委领导称赞我们是军事科研战线的先进群体、信息化建设的时代先锋!

  世纪之初,人类历史上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信息化战争——伊拉克战争爆发。多国部队依托C4ISR系统,以“发现即摧毁”的强大威力,向世人展示了信息主导的全新战争样式,号称劲旅百万的伊拉克军队,在高强度精确打击下,毫无还手之力,一溃千里。面对扑面而来的信息化浪潮,胡锦涛主席站在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全局的高度,发出了加速推进军队信息化建设的战略号令,全军上下掀起了学信息化、钻信息化、干信息化的热潮。但当时,全军各类独立分散的指挥信息系统有数百种,相互之间联不上、通不了,成为制约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能力形成的“瓶颈”,打造我军一体化指挥信息系统、网聚三军力量迫在眉睫!军委要求加紧研制,尽快部署,形成能力。

  军令如山,时不我待。我们要用短短几年的时间,走完发达国家军队一二十年走过的路程。面对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我所以背水一战、决战决胜的姿态,牵头组织军内外300多个单位、8000多名科研人员,历经数年攻关奋战,建成了贯通三军的一体化指挥信息系统,摘取了军队信息化皇冠上闪亮的明珠,在联合作战指挥手段建设上,终于实现了从无到有的历史性跨越!

  当先锋就要敢为人先、敢于创新。信息化是高端技术的博弈,核心技术买不来,单纯模仿走不远,依赖引进行不通。每一项技术的突破,都充满艰辛与坎坷,每一道难关的攻克,都要经过千辛万苦、艰难探索。在一体化指挥信息系统建设中,面对国外严密的技术封锁,我们坚持走自主创新之路,始终把命脉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们首先遇到的难题,是系统怎么建。国外经验表明,研制大型信息系统具有高投入、高风险和低成功率的特点,建设成本和周期往往会大幅度超出预期。当时,全军信息系统“烟囱林立”,简单拼接,难以实现信息高度融合;推倒重来,周期很长,成本很高,风险也大。如何既满足联合作战指挥需要,又能充分利用现有成果,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课题,搞不好就可能“翻烧饼”。我们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决定走一条中国特色的大型信息系统研发之路。通过统一技术标准和研制共用软件来建设系统,先后构建数千种软件模型反复进行技术测试,撰写出850多万字论证报告,将全军成千上万种软件整合成三大类1700个软件构件,集成改造成一个个典型指挥所信息系统,实现了跨军种、跨领域、跨业务的综合集成。实践证明,按照这个思路建系统,投入少、见效快,既吸收了各家优长,又实现了整体功能的倍增。科技部领导感慨地说,能将全军这么多系统整合在一起,真是了不起,这种思路办法值得全国科研单位学习!

  我们遇到的另一个难题,是如何保证系统好用实用管用。大家不畏艰难,在挫折中奋起,在失败中前进,先后拿出几十种方案进行反复筛选比对,终于绝处逢生,闯出了一条新路,实现了科研与需求的有机统一,军事与技术的紧密结合,建设与运用的良性互动,有效推动了系统的研制进程,这一成功做法成为军事科研的范例。

  如何突破关键技术,是贯穿系统研制始终的重大难题。就拿信息安全防护技术来说,这是系统的“守护神”,直接关系到系统能不能用、敢不敢用。起初,我们研制出一套防护系统,经过多次演练,本以为是安全可靠的。但在一次演习中,一种新型病毒导致部分系统瘫痪,指挥员和科研人员十分震惊,如果打起仗来遇到这种情况,后果不堪设想。为达到顶级防护的要求,我们自主研发了关键性的防护技术,嵌入信息系统的各个环节,构建了严密的纵深防御体系,使系统安全上了一个大的台阶!

  当先锋就要人才先行、智力支撑。现代军事竞争,说到底拼的是技术,打的是人才。长期以来,我们始终把人才作为最核心的竞争力,精心打造富有创造潜能的人才方阵,为科研创新发展奠定了基石。

  在我们所,有一批全军赫赫有名的信息技术专家,他们不仅是科研攻坚的核心和灵魂,还是以才聚才、以才育才的种子和酵母。原总工程师戴浩院士,是我军第一套传递作战文书的计算机系统、第一个指挥自动化网的领衔研制者,他不仅在科研上发挥了领军作用,而且还甘当铺路石,满腔热情地托举年轻人、成就年轻人。他有一个小本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记着年轻人请教的疑难问题,还主动把自己长期积累的经验和资料,毫无保留地传给大家。2006年,他主动从总工位置上提前退下来,专心搞科研、带新人。每当成果获奖后,他总是把立功、受奖、提前晋职调级等机会让给年轻人。这样的领军人物,在我们所还有很多,像“973”计划首席专家李德毅院士,战术通信网项目总师于全院士,一体化指挥信息系统项目总师王建新研究员,数据网络项目总师尹浩研究员等等。在他们的引领下,不仅搞出了一批大成果,还带出了一支能打硬仗的攻坚团队。

  信息化科研事业,是团体赛也是接力赛,既要靠高端人才的引领,也要靠年轻骨干的不懈奋斗。我们坚持不搞论资排辈,不搞“近亲繁殖”,不搞唯学历论,鼓励优秀年轻人才脱颖而出。2008年以来,先后有18位年龄较大的室主任主动让贤,一批有闯劲、有潜力的青年骨干走到前台,中层领导平均年龄下降了5岁。现在,所里60%的重大项目都是由35岁左右的年轻人担任课题负责人。研究员杨林,本硕博读的是三个不同专业,跨学科研究能力非常突出,刚30岁我们就让他担任某重点项目总师,34岁又让他牵头研制一体化指挥信息系统安全防护子系统,是当时我国最年轻的“863”专家。

  信息化科研事业是系统工程,犹如一支交响乐队,主角很重要,配角也离不了。根据分工和任务需要,我们的科研人员有的从事数据整理、测试等基础性工作,有的从事设备架设、坑道布线等保障性工作,他们像一颗颗螺丝钉,在各自岗位上默默无闻地发挥着作用,从不为排名而攀比,从不为评奖而分心。工程师韩良负责一体化指挥信息系统的坑道布线,由于空间狭小,身高1米95的他经常猫着腰施工作业,天长日久,背驼了、腰弯了,还落下了风湿病。项目报奖没有他,别人问他亏不亏,他笑笑说:“能有机会参加这样的大项目,值!”对这些可敬可爱的无名英雄,我们无法用获不获奖、排不排名来衡量他们的价值,他们就像江河里的水滴一样释放着自己的能量,像苍穹里的星辰一样闪烁着自己的光亮!

  奋力打通联合作战血脉

  总参某信息化研究所研究员 王建新

  指挥信息系统是联合作战的血脉。我的父亲王诤是我军通信事业和我国电子信息产业的创始人之一,长期致力于军事通信现代化。1978年去世前,他老人家还念念不忘我军指挥手段现代化建设,向军委建言抓紧建设我军的战略指挥网。

  受父亲的耳濡目染,我对人民军队始终怀有深厚的感情,立志要沿着父亲的足迹,为我军通信建设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参军时我当了一名通信兵,在解放军通信工程学院学的是无线通信工程专业,研究生毕业后便一直从事指挥信息系统研究,亲身经历了我军信息化建设的发展历程。

  有一件事,至今让我刻骨铭心。多年前,在深入部队调研中,我了解到,由于指挥信息系统分头建设,不能互联互通,指挥员只好在恶劣天气中,站在两台指挥车中间,用手势和喊话进行指挥。

  为尽快解决系统互联互通难题,我们率先展开预研,在论证试点的基础上,向军委总部建议,尽快打造我军一体化指挥信息系统。

  项目启动之初,大家对怎样建设系统,心里都没有底。指挥体制如何确定?运行流程如何设计?系统功能如何实现?一个个难题摆在面前。我们决定先搭建“模拟系统”,搞一个雏形出来,探索路子,积累经验。

  那段时间,我的压力达到了极限,吃饭时在想,走路时在想,经常是迎面走来的熟人和我打招呼,我都没有反应。全体参研人员也都拼了命地工作,经常吃住在办公室。为保持持续战斗力,所里要求一线科研人员每天要睡上6个小时,吃上三顿热饭。而实际上,很多同志根本做不到。

  模拟系统建成后,我们很快研制出了能够实际应用的原型系统。在总部组织的一次重大演习中,我们主动要求对系统进行实战化检验。前期预演一切顺利,可正式演练前,数据库系统突然无法启动。当时,正值数九寒天,而演练大厅的气氛一点就着。现场指挥员全都急红了眼,有的甚至说:“过去没有这个系统演得好好的,用了你们这个系统反而演不下去了,要是战时就得拉出去枪毙。”负责故障排查的科研人员焦急加上紧张,浑身大汗淋漓,最后虽然解决了问题,但演练却中断了半个小时。

  事后,总参首长鼓励大家放下包袱、轻装上阵,但越是这样,我越是自责。平时的演练都顶不住,打起仗来会是什么后果?为提升系统可靠性,我们又搭建起试验环境,进行全过程、全要素检验。每一个阶段,都要全员参与;每一次审查,都要对近千个软件进行测试;每一个周期,都要连续七天七夜。

  当时,我80多岁的老母亲卧病在床,我多想抽点时间陪陪她。可是,系统建设正进入最后攻坚阶段,我连续几个星期回不了家。一个周末,当我急匆匆赶到医院时,老母亲一见面就紧紧抓住我的手,边打量边说:“儿子啊,你也是50多岁的人了,也得注意身体啊。”可刚坐了一会儿,老人家就催我回单位,对我说:“别挂念我,把你的事干好,不要辜负了你爸的期望。”看着病重的老母亲,我心里一阵酸楚,禁不住泪流满面。

  艰辛的攻关终于迎来了“大考”。首次依托一体化指挥信息系统组织战略演习,军委首长亲临现场、坐镇指挥。演习即将开始,突然指挥所服务器的地理信息大量丢失,我们立即启用存储容灾系统,顺利地将数据精确恢复到最新状态。演习进行到一半,指挥大厅的视频画面出现少量马赛克,首长和指挥员们都没有察觉。但是专业上的敏感告诉我,这是异常情况的前兆!我马上要求科研人员启动应急措施,迅速将系统切换到备用信道,确保了演习的顺利进行。事后得知,原来是主干光缆受到了施工的意外破坏。

  这次演习虽然取得了成功,但意外情况让我想了很多:指挥系统没问题,不等于对手不给我们找麻烦,如果在战场上遭到攻击或者破坏该怎么办?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我们着眼与强敌对抗,预想各种可能,研究应对举措,增强了系统的抗毁力和可靠性。

  系统列装部队后,在一次跨区机动演习中,导演部一开始就连出数道难题,面对主要方向雷达中心遭到摧毁,正面战场遭遇强电磁干扰,首轮火力打击没有达到预期目的,系统依靠自己强大的功能,迅疾应对,一一化解。当指挥员下达同时向上百个指挥所发送指挥文电的命令后,系统通过软件处理技术,弹指间就完成了发送任务,指挥员惊讶地说:过去2天都干不完的活,你们现在2分钟就搞定了,了不起啊,这才是信息化!

  “领头雁”的风范

  第二炮兵装备研究院研究员 李贤玉

  近年来,我院在总参信息化研究所的牵头带领下,与军内外众多军事和技术专家一起,为建设我军一体化指挥信息系统,开展了跨领域、跨部门的深度合作。作为一体化指挥信息系统总师组成员和二炮系统副总师,我与研究所的同志们共同经历了拼搏奋斗、闯关夺隘的难忘岁月,切身感受着他们的智慧、勇气和胸怀,一次次被他们“领头雁”的可贵品质和崇高风范所感动、所折服、所振奋。

  刚领受系统建设任务时,我们既为军委总部的决策欢欣鼓舞,又为面临的矛盾困难心存疑虑:全军大大小小几百个系统,要在短期内联通,能做得到吗?各单位现有的信息系统,都承担着繁重的战备值班和训练任务,如果老的被推倒,新的到时又没建好,一旦有事顶不上去,责任谁来负?参研单位有好几百家,遍及军内外、地跨数省市,研究所有能力当好这个排头兵吗?这种心理,当时不光我们有,不少参研单位也都有。

  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第一次研究论证系统建设方案时的情景。一开始,总师王建新开宗明义地说,今天主要是听大家的想法。话音一落,来自各家的50多名代表就争相发言,一看就知道是有备而来。说实在的,我们二炮事先也有一个初步设想,就是争取保留原有系统,在此基础上进行技术改造,这样对我们来说,研制难度会小一些,工作量也会大大减少。很多单位跟我们想法差不多,都愿意搞综合集成,又都想以我为主,生怕自己辛苦多年的成果付之东流。因此,大家在发言时各执一词,讨论很快变成了争论,争论又升级成了争吵,有一位老专家还激动地拍了桌子。王总最后总结时只讲了一句话:大家的意见各有道理,都表达了搞好系统建设的愿望,这种共识就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过了一周,又组织第二次方案论证。当时,各位专家心里都憋足了劲,准备继续表达自己的意见和想法,气氛多少有点紧张。但没想到的是,王总一改上次讨论的方式,开门见山地说:今天我先说,大家来问。接着,王总如数家珍地介绍了所里有关研究成果,近些年在部队进行综合集成试点的经验,还有保障重大演训活动的实践,特别是提出了“系统大家建、基础统一建、应用各自建”的原则,这就是我军信息化建设统筹集成思想的发端。王总的介绍让我们耳目一新,原来研究所早就先行一步了,还有了博采众长的初步方案。这下,大家心里有了底,气氛明显轻松起来,讨论的重点也不再是争用谁家的方案了,而是在这一大原则下,如何解决系统的融合问题。

  尔后,研究所梳理方方面面的意见建议,又组织力量对有关原则做了进一步优化细化,最大限度地保留各家的智慧成果,发挥各自的特色优势,创造性地提出了全新的技术路线。这一技术路线起点高、开放性强,充分调动了各参研单位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起到了化解争议、统一思想、凝聚力量的引领作用。

  系统研制过程中,每前进一步都会遇到新的矛盾和难题,但每一次都能在研究所的带领下,得到很好解决。研究所用自己的眼界和智慧,凝聚着大家,引导着大家,让大家少了顾虑和困惑,多了默契和信任;少了畏难和计较,多了克服一切困难障碍的信心和力量!

  与亲情和时间的付出相比,他们智慧和成果的付出更令人钦佩。大家知道,源代码是软件的核心秘密,凝聚着研发人员的智慧和心血,一般不对外公布,同行间更是严防死守。为把系统做得又好又快,研究所主动将自主研发的软件源代码贡献出来,供各参研单位使用。这一无私举动对大家都是一个深深的触动,很快,各家纷纷拿出了自己的源代码。

  壁垒的打破,资源的共享,大大推进了系统的建设速度和效率。

  不久,在研究所的指导下,我们拿出了上通指挥中心、下联参战部队、横贯其他作战集团的二炮系统建设方案。一位首长在看了演示汇报后,兴奋地说:“照这样做,二炮的快速反应和实战能力将跃上一个大的台阶!”

  为战斗力插上腾飞的翅膀

  某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 李明亮

  我们军区在陆军部队指挥信息系统建设方面,起步最早、受益最大。在很多人看来,研究指挥、研究打仗是军事指挥员的事。让军区官兵刮目相看的是,研究所的专家们既是技术上的佼佼者,又是军事上的明白人。

  受领一体化指挥信息系统参研任务后,军区上下热情很高,迅速抽调30多名军事指挥员,费了很大劲,研究提出了10余万字的军事需求报告。没想到的是,地方承研单位却说,你们这个报告,全是军事术语,缺乏形象直观的技术描述,我们看不懂,做不出你们要的系统来!

  辛苦搞出的成果得不到认可,改进完善的方向又不太明确,一时间,工作陷入了困境,大家心急如焚。研究所得知情况后,立即派出高工王春江等6名专家,与军区部队的指挥员、参谋人员一起奋战,一道攻关,对1000多项军事需求进行分类解读。这事,说起来容易,干起来很难,类似于做翻译工作,两种语言都要精通,相关知识都要明白。那段时间,几位专家成了彻头彻尾的作战指挥“发烧友”,宿舍墙上挂满了作战行动图,床头摆的是参谋作业手册和作战案例,饭桌上也在和我们的团长、参谋长们讨论作战问题,就连碗筷也成了他们推演的道具。经过艰苦的工作,终于拿出了与军事需求相配套、简洁明了的技术报告。

  为确保系统的实战化方向,实现军事与技术的紧密结合,在整个建设过程中,研究所的专家们上高山、下海岛,冒严寒、战酷暑,深入调查研究,准确把握需求,足迹遍布军区部队,与官兵训练演习在一起,工作生活在一起。

  经过多次演习演练的检验,我们明显感到,有了一体化指挥信息系统,军区部队战斗力得到大幅提升,真正实现了“看得更清、传得更远、反应更快、打得更准”。陆军野战防空作战,过去防空部队主要靠自身雷达发现和跟踪目标,容易暴露、遭敌攻击。现在,我们依托系统可以共享各类信息,防敌攻击、战场生存的能力明显增强,先敌打击、首发命中的概率大大提高!

  这几年,官兵们想信息化、盼信息化,但信息化装备真的来了,为什么有人困惑、有人质疑?军区首长认为,根子还在于缺乏对信息化知识的了解,缺乏驾驭信息化装备的本领。研究所的专家了解这一情况后,主动把帮助军区官兵熟悉和用好系统,作为分内职责和应尽义务,满腔热情地开展信息化知识普及和技能培训。仅2008年以来,就在军区机关和部队举办培训班50多期,培训各类骨干1000多人。目前,军区90%以上指挥员能够熟练操作运用系统,85%以上的参谋人员能够熟练运用业务软件。这批骨干活跃在战备、训练、管理和保障等各个领域,成为加速推进部队信息化建设的重要力量!

  官兵们说,听所里的同志讲信息化,一听就知道是专家;看他们工作起来不要命的劲儿,又一点没有专家的架子。在系统调试期间,研究所的专家们与我们的技术人员摸爬滚打在一起,每天最早进入、最晚走出还没有完工的地下坑道。由于坑道特别潮湿闷热,工作空间狭小,他们有时干脆就光着膀子、弓着身子干。一次,集团军一名领导到坑道检查,看到这一情景,招呼大家上来休息一会。等大家穿上衣服,这名领导吃了一惊,发现站在他面前的是研究所的专家,有大校、上校,还有一名少将。看着他们一身汗水、满脸疲惫的样子,在场的同志无不为之感动。

  苦苦探索、久久见功。在研究所专家们的持续推动和无私帮助下,一体化指挥信息系统在军区训练、演习和战备值班中日益发挥出强大威力。在总部组织的一次重大演习中,军区依托系统指挥参演部队:“中军帐”里,指挥员鼠标轻点,一道道指令实时直达千里之外的演习场上,一时间铁甲奔涌向前、战舰劈波斩浪、战机呼啸长空、导弹直刺苍穹,呈现出一幅网聚三军、联合作战的壮阔场景!

  有一种信仰叫打赢

  本报记者 冯春梅

  这些年,我们常常听到一个名词:信息化战争。在电视里、报纸上、网络中,我们也常常了解到一种现实:我军信息化水平,与世界军事强国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

  举国上下都在期盼。我们这支拥有辉煌历史的英雄军队,一定要尽快拥有打赢信息化战争的关键技术和能力!

  谁能担当这个重任?

  在期盼中,总参谋部传来了喜讯:一体化指挥信息系统等一批重大科研项目,已经研发成功并应用于部队,我军信息作战能力建设取得重大突破!

  总参信息化研究所,这个名字一下子让我充满敬意。就是他们牵头,聚集八方之力、奋战20多个春秋,搞出了这些含金量极高的好东西。

  走进研究所,我看到的是一群外貌极其普通的人,但他们是那样的忙碌,那样的投入。机房里,计算机的蜂鸣声通宵达旦;讨论交流,从会议室一直延续到饭堂、宿舍;甚至走在路上,也都是急匆匆的……脸上透着疲惫,却都充满执着。

  在与科研人员交谈中,我赫然发现,他们看起来文质彬彬,但每个人心中仿佛都有一个特殊的战场。在那里,他们将自己摆在最前线,进行着一场永远无法终结的激战:同最强大的敌人对抗,同最了解的自己对抗,尔后否定自己,加紧改进,重新开战。

  研究员杨林,在挑战自我上做得特别狠。由他牵头研制的安全防护技术,前些年已经在全军推广,可当他发现国外有了新技术时,就坐不住了。

  一定要推倒重来!他一次又一次地找领导、打报告,要求推翻自己的原有成果,上新系统。我不禁这样问他,“你这不是要砸自己的饭碗吗?”可杨林说,今天我若不砸自己的饭碗,将来可能就会有人要砸掉我们的钢铁长城!

  杨林的申请被批准。随着一个个重大难题被成功破解,杨林和他的战友们再立新功!

  信仰的力量,往往能创造奇迹。

  进行信息系统大攻关,必须组织和发挥体系的力量,让成千上万的科研人才凝聚起来、焕发最大潜能,才能创造出完善的体系化成果。正是靠着“一切为打赢”的共同信仰,一大批科研奇才、个性鲜明的能人、老中青专家们,全都无条件地协同起来。

  初宁,这个只有30多岁的年轻人,却是“多维态势显示”项目的科研牵头人。这一技术,能使各级指挥员看到类似于3D大片的战争场景。在他的团队中,可谓上有老、下有小:几名资深老专家甘愿打下手,一群中青年骨干承担着攻坚重任。采访初宁时,他的感受发人深思:“他们不是在服从我,而是在服从自己的使命,服从自己的信仰!”

  为信仰而奋斗,总会付出牺牲。而满含激情的慷慨牺牲,在这个科研团队中表现得更深沉、更普遍。

  高阜乡,负责科研立项、协调、调研等工作的女研究员。虽然不在攻坚第一线,但她的岗位一刻离不了人,绝对不能误时误事,任务一点儿也不轻松。她坚守这个岗位20年,太懂得其中的分量了。

  2006年,高阜乡的父亲突然病危,需要动大手术。可所里的几个大项目正在节骨眼儿上,很多工作需要她来协调,哪项都耽搁不得。直到项目攻关间隙,她才匆匆赶回老家,见到已近弥留的父亲。

  看着一身疲惫的女儿,即将走到生命尽头的老父亲心疼了,艰难地拉着她的手说:“孩子,不用担心我。知道你忙,我走后啊,就让你妈跟着你妹妹过,你不要太分心。”

  一听父亲这话,高阜乡的眼泪刷就下来了。作为长女,她理应照料好父母。可是为让她安心工作,为了她的崇高事业,父亲临终还在替她分忧,这是一份多么厚重的大爱啊!

  我们常说,军人是最可爱的人。然而,在这些最可爱的人的背后,不也站着一群同样可爱、同样可敬的亲人吗?!

  在研究所,我看到的只是他们众多成果的一小部分,但那足以让我震撼,它使我相信:我们这支曾经创造辉煌战绩的军队,正在拥有赢得信息化战争的强大力量;当我结束采访,走出研究所这片热土时,更为之感动的却是这支科学家队伍的可贵品质和人生追求!

  是什么让他们如此执着,非要抢占制高点?是什么让他们如此淡然,始终坚守高境界?

  是信仰,是军人一切为打赢的坚定信仰!当有人高谈利益、贬低信仰时,在人民军队序列里,在科技工作者队伍中,却有着这样一批执着于打赢信仰、淡泊于个人名利的人。

  在他们身上,闪耀着使命至上的报国精神,不断超越的创新精神,痴迷执着的拼搏精神,联合攻关的协作精神,淡泊名利的奉献精神!

  一个军人有了打赢的信仰,就有勇气与任何强敌决一死战;一支军队有了打赢的信仰,便有力量支撑国家和民族的强盛。拥有了这些把打赢作为信仰的军人,祖国放心,党和人民放心!

热词:

  • 作战文书
  • 指挥自动化网
  • 我军
  • 信息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