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免费午餐配套资金没着落 负责人称再有5毛钱就够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03日 07:0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孩子们在吃午餐。

  

  红寺堡镇中心小学按班级发放免费午餐。

    自今年春季开学以来,宁夏吴忠市红寺堡镇33岁的张晓梅可以安心去打工了,因为她上5年级的孩子中午在学校吃上放心饭了,她再也不用专门从几里外的城里赶回家给孩子做饭。

    红寺堡镇中心小学校长赵强的心也踏实了不少。实施“免费午餐”工程后,他每天只需核实数量,检测餐饭的质量、温度,组织师生发放午餐就可以了,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给师生提供一个良好的教学环境上。

    可宁夏红寺堡区粮油购销公司的王希银经理近两个月来一直很紧张,自从他的公司承担红寺堡区20800名学生的午餐加工和配送以来,不知有多少个夜晚,王希银都睡不着觉,脑子里一遍一遍过滤着从食材采购到午餐配送的每一个环节,枕头边的小本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急需加强和改进的事项。

    经过一年的试点,从今年春季开学起,“免费午餐”工程在宁夏的12个县市区全面推开,26万余名小学生吃上了4块钱标准的免费午餐。怎样确保4块钱保质保量落实在学生的碗里?“免费午餐”工程实施当中有没有其他问题产生?带着这些问题,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走进宁夏红寺堡区,实地了解当地“免费午餐”的运行模式和各方反应。

    企业加工配送,政府监管

    上午9时,红寺堡学生午餐牛羊肉供应点的屠宰场,5头肉牛已经到位,专门请来的阿訇已置备好了各种器具,准备宰牛。

    9时40分,新鲜的牛肉挂在了肉架上,经过卫生、质检部门专业人员的检验后陆续装车,运往红寺堡区的5个免费午餐供应点。

    在牛肉配送的同时,从宁夏中卫、吴忠等地运来的成车的白菜、青椒等已经到了红寺堡区粮油购销公司,同样经过质检,陆续运往各个免费午餐供应点。

    上午10时半,红寺堡弘德工业园免费午餐供应点,现代化的餐厨车间里,成盘的米饭已经蒸好,白菜牛肉已经出锅,戴着口罩、橡皮手套,统一着装的工人正忙着给统一的密脂饭盒里盛饭、舀菜,盛满饭菜的餐盒放上传送带,经过机器贴膜,20个一筐,直接装进有保温效果的送餐车。11时15分,5辆送餐车同时启程,开往不同方向。

    11时30分,离红寺堡城区3公里处的红寺堡镇中心小学,送餐车停在校园,29筐午餐已经卸载,学校医务室和后勤人员忙着检测质量、计量温度,经核实登记后,各班班主任带着6名同学陆续将午餐领回教室,分发给同学。

    不到半个小时,陆续有班级把吃过的餐盒成筐抬出,有学生戴着手套,两人一组,来到每个班固定的水桶处,简单清理饭盒。清理完毕,学生将餐盒抬到送餐车处,由学校后勤人员装车。

    12时20分,送餐车离开校园,吃完午餐的学生们三个一伙、五个一群嬉闹着。

    下午2时,免费午餐供应点,从各个学校回收的餐盒清洁消毒完毕,整齐存放在消毒柜里,工人陆续回家。

    这是宁夏红寺堡区“免费午餐”从食材采购、加工制作、午餐配送到饭盒回收的全过程。从上午9时到下午2时,5个免费午餐供应点、216名员工、5个小时,红寺堡所有68个农村小学的学生都吃上了热气腾腾的午餐。而这5个小时中,在学校的环节不到1个小时。

    “企业制作配送,政府相关部门监管,让学校集中精力搞教学。”红寺堡教育局专门负责“免费午餐”工作的蒋永刚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一张繁琐又重大的民生答卷

    2011年9月,国家选择宁夏作为免费午餐试点省区,红寺堡区也在试点之列,从那时候起,蒋永刚就参与了免费午餐的实施。

    “学校的很大一块精力从教学转向了吃饭。”开始试点时,红寺堡也在一些学校开办过食堂,由政府出资在学校建设食堂,学校负责免费午餐采购、加工、配送的全过程。农村学校规模普遍不大,学校以前没有食堂,加之食品安全责任重大,运行一段时间后,蒋永刚发现,免费午餐消耗了学校的很大一块精力。

    “每个学校都建食堂,规模和设备都跟不上,监管力量也难以确保。”蒋永刚说,红寺堡全区有68所农村小学,试验证明,要在所有学校建食堂,一方面会造成资源的浪费,一方面,在食品安全和资金安全的监管上也有现实困难。

    红寺堡区下辖5个乡镇,各个乡镇间公路畅通,交通便捷,经过再三思考,结合当地实际情况,红寺堡最后选择了企业加工配送、政府监管、学校对接的免费午餐运行模式,由红寺堡区粮油购销公司承担全区的免费午餐加工和配送。为了减少运送时间,确保午餐温度,粮油购销公司在全区设了5个供应点,辐射全部68所农村小学。

    为确保免费午餐安全、规范和高效运作,红寺堡区政府出资1300多万元,给粮油公司的5个午餐供应点建设厂房、购置设备、配备专门的送餐车,同时,集中区政府教育、卫生、质检等部门的力量,集中监督5个午餐供应点的工作。

    “从采购到食材下锅,都会有政府的监管人员在。”蒋永刚说,为了确保食品原材料的安全和加工的规范,红寺堡已经形成了政府部门监管、供应企业自查、学校家长监督的三方监督的格局。

    对于涉及2万多学生的供餐,粮油购销公司也不敢掉以轻心。在招收员工时,所有人都进行了体检、办理了健康证,同时,对所有员工都进行了食品安全、餐厨规范化运作、车间卫生等全方位的培训。承担免费午餐项目以来,粮油公司每周开一次例会,总结部署工作,每个月开一次员工大会,奖励优秀员工和班组,处罚相关事故责任人,公司经理王希银每天都会出现在餐厨车间。

    为了保证饭菜质量,确保营养搭配,粮油公司请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营养科按四季调配了菜谱,每季度又按每周五天进行了食谱搭配。

    “工序很多,很琐碎,但责任太大了。”王希银说,刚开始运行时,一想起涉及2万多人的用餐安全和成千上万个家庭的幸福,他经常睡不着觉,反复思考着每一个环节可能出现的问题。

    “教学在正常进行,同时还锻炼了学生的集体生活能力。”红寺堡镇中心小学校长赵强说,学校不办食堂,责任和压力就减轻了很多,就能集中精力抓教学。另外,在免费午餐的实施中,学校也培养学生的互帮互助能力和意识,安排学生轮流给同学送饭、洗饭盒,饭量小的同学给没吃饱的拨饭,每个班级都有了大家庭的感觉。

    为了让家长了解午餐情况,倾听意见建议,学校还组织家长和孩子一起吃午餐,学校把家长意见记录整理,再反馈给供应企业和政府监管部门。

        孵育上下游产业,确保碗里4块钱1分不少

    国家指定3块钱的免费午餐标准,宁夏自治区政府在此基础上追加1块钱作为营养膳食补助,构成了4块钱的免费午餐标准。

    红寺堡区为免费午餐供应企业建好了厂房,配备了设备,提供了每人每餐4块钱的餐费。为了确保4块钱完全进入到学生碗里,蒋永刚和监管人员不但要检测食材的质量,同时,在下锅前还要对食材进行过秤,以此测算4块钱是否足额用到午餐之中。

    可新的问题随之出现,王希银发现,把4块钱落实进碗里,这个过程中需要的水、电、工人工资、清洁工具、设备维修、送餐车燃油等各种费用并没有着落。

    “4块钱要全部进碗,但进碗过程中没有任何配套资金。”王希银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粮油购销公司5个免费午餐供应点共有职工216人,每人每月工资1000~1500元不等,每月支出工资23.7万元;同时,车间的水电,设备维修、员工手套、服装、清洁用品,送餐车燃油、维修以及公司办公等费用加起来,每月至少20万元。这意味着,每个月红寺堡区2万多人免费午餐的160多万元餐费中,就有40多万元的配套开支,这部分目前并没有着落。

    “不但为责任重大睡不好觉,员工工资也很发愁。”王希银说,粮油公司免费午餐项目实施两个月来,基本上处于亏损状态,社会责任固然要承担,但如此下去,确实也有压力。

    王希银将此情况上报,也得到了红寺堡区党委、政府的关注。“政府也了解了相关情况,一些补助和配套项目实施正在论证中。”红寺堡区区委办副主任周国宁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近年来,宁夏在红寺堡区打造黄河善谷,引进了一批福利产业,通过政府给政策优惠,鼓励企业招聘当地人进厂务工,促进脱贫致富,随着工业园区的陆续建成,红寺堡区将有大量产业工人出现。据了解,鉴于免费午餐供应企业的现实状况,红寺堡区政府允许免费午餐供餐企业在为学生共餐的同时,用政府配置的免费午餐餐厨设备进行社会化经营,拓展社会市场,给工业园区的工人提供快餐,快餐价格由企业定价,可赚取一定利润,前提是必须确保4块钱足额用于免费午餐。

    “这让我看到了一些希望。”王希银说,现在公司每天能定出300多份快餐,每份以7块钱售出,净赚2块钱,如能订到3000~5000份,企业的基本生存就有保障。

    近日,红寺堡党委政府还作出决定,计划依托“免费午餐”项目,延伸上游产业。“免费午餐”每天需要5头牛的牛肉,1万斤菜,为了节省市场采购成本,红寺堡区决定提供政策、用地等方面的优惠,由粮油购销公司组建自己的种植场和养殖场,专人负责为免费午餐提供肉和菜,这一方面节省了采购成本,同时也从源头上节约了食品安全监管资源。据了解,此项目已经经过论证,正在落实阶段。

    记者手记 “再有5毛钱,我们的腰杆就直起来了”

    自从实施“免费午餐”以来,红寺堡区教育局的蒋永刚一直没闲着,从设备采购、安置、运行到米面肉菜油的采购、检测、下锅,一直到给学生配发午餐,他跟踪了“免费午餐”从生米做成熟饭、进入到学生嘴里的全过程。而且这一跟踪,没了个尽头,每周都得亲自去几趟。

    最近,蒋永刚正在起草一份“免费午餐”监管办法,从机制上确保“免费午餐”有人管、管到位、保质保量,“要让4块钱的饭足额安全吃进娃娃们的嘴里。”为此,他设计成立以学校校长为组长的监督领导小组、计划每个学校配备兼职食品监督员、设立家长代表监督岗等制度和机制。

    办法制定好了,可蒋永刚也犯难了。“不让人家赚钱,还要每个流程盯着人家,实在很为难。”蒋永刚说,所有的监管制度都是为了让4块钱真正落实到学生的碗里去,可对企业来讲,4块钱中并没有包括员工工资、水电费、配送餐车燃油、维修等费用,这些都得企业自己去掏,在此情况下,企业员工每做一步还都有监管人员盯着,“换谁心里都不是滋味”。

    “免费午餐”实施以来,红寺堡粮油购销公司的利润收入仅仅是批发价和市场价之间的微小的差价,批发价2.2元每斤的大米,市场价售2.3元,粮油公司按批发价进货,按市场价报账,才能挤出1毛的利润。可商家开发票是按交易实价开,因此,粮油公司拿上这部分利润还得自己上税开票。“牙缝里挤出的利润都交过税了。”公司经理王希银说。

    蒋永刚也知道免费午餐供应企业没有其他补贴,职工发工资都难。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粮油购销公司的员工从早上6点做早餐开始,一直要干到下午2点午餐餐具回收消毒完才结束,确实很辛苦,但工资还是没有保障,“实施两个月来,已经换了3拨儿人”。

    蒋永刚说,当地农村的学校先前都没有食堂,为落实4块钱的“免费午餐”,在68个学校全部建食堂、配设备、招员工花费更大,由此产生的管理成本势必影响农村学校正常教育教学,也不利于资金和食品安全的监管。

    由此看来,宁夏红寺堡区探索的由企业加工和配送、教育和相关部门监督管理确是个可行的办法,可也不能让企业完全承担社会责任,没有相应的利润空间。况且,“免费午餐”针对的贫困地区地方财力相当有限,让地方长时间拿出相当数额的资金补贴免费午餐加工、配送成本,必然会造成新的地方财政负担。

    “再有5毛钱,我们监管起来腰杆就直起来了。”蒋永刚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为了让4块钱的餐费完全落实到学生碗里,如果每生每餐能配套5毛钱的午餐加工和配送费用,企业就能维持基本运转,监管部门前去监管也就更有底气了。

    红寺堡区正在想办法给免费午餐供应企业输血,依托“免费午餐”工程拓展上下游产业,培育新的创收渠道。蒋永刚希望这些项目尽快实施,并产生实际作用,同时也希望从国家制度层面对此情况给予更多考虑。

热词:

  • 西北贫困县
  • 免费午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