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调查]百万大移民(20111105)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5日 22:5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ef4d5db455a64f54ac01f59323075b54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视频截图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新闻调查):十二年前,一个名叫禹万喜的农民和他的几个同乡,离开了祖祖辈辈生活的老家,准备到一个未知的地方重新安家,陪他们上路的只有一辆破旧的农用车,和一张简陋的地图。关于要去的地方,此前他们一无所知,只是听说搬到那儿能过上比老家更好的生活。但是,在农用车上颠簸了一天一夜之后,当目的地渐渐接近,所见的景象让他们的心情变得越来越彷徨,他们把车停在路边争论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继续向前走,虽然新家园看起来如此艰苦,但想来想去,转身回老家同样不是办法,他们的老家在宁夏西海固地区。

    十二年前,一个名叫禹万喜的农民和他的几个同乡离开了祖祖辈辈生活的老家,准备到一个未知的地方重新安家。陪伴他们上路的只有一辆破旧的农用车和一张简陋的地图。

    禹万喜:三轮蹦蹦车,就开着那个,那个图就是乡政府随便弄一张A4纸,拿笔就画了,光标了一个同心县在这儿呢,再往前走26公里,写了个26,再往西北拐,就是画个拐弯,就把那个拿上照着那个路线走。

    关于要去的地方,此前他们一无所知,只是听说搬到那儿能过上比老家更好的生活。但是,在农用车上颠簸了一天一夜之后,当目的地渐渐接近,所见的景象让他们的心情变得越来越彷徨。

    禹万喜:走了一天一晚上,到了这个地方,那几个人说,我们从山区搬到更艰苦的山区了么?这个地方啥都没有,沙漠么,太阳一晒,烫得很,风一吹,沙石跑呢。那个心情确实没办法形容,浩浩荡荡地从老家那个村子出来了,走到这儿是这么个情况,回去呢还是不回去,如果说是不回去,这儿可能生存不了,如果回家,就我父亲说过了,人家笑话呢。

    他们把车停在路边争论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继续向前走,虽然新家园看起来如此艰苦,但想来想去转身回老家,同样不是办法。他们的老家在宁夏西海固地区。

    西海固是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南部的西吉、海原、固原、泾源、隆德、彭阳、同心7个国家级贫困县的统称。那里是黄土高原绵延不断的丘陵区,山大沟深,长年干旱,雨水奇缺,平地极少,植被极差。1972年,联合国考察后,将它列为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区域。然而,却有众多居民生活在这块土地上。贫困,因此一直伴随着他们。

    上世纪70年代,宁夏开始对这里的居民进行移民。40年来,陆续有80多万移民走出了西海固,禹万喜他们就是90年代的一批移民之一,但至今,还有100多万人在西海固生活。今年,宁夏又启动了新一轮的移民,计划在"十二五"期间把最困难的35万人搬出来,整个移民工程跨度40多年,涉及百万人。

    西海固地区的人们如今过着怎样的生活?移民是改变他们生存状态的惟一办法吗?他们会移到什么样的地方?又是否能过上更好的生活?我们来到宁夏了解这场大移民。

    马希丰(同心县生态移民工程指挥部综合部 副部长):现在再不敢走了。

    记者:不能走了?

    马希丰:对,再不敢走了,再走就走不动了。

    记者:在这儿下车是吧?车就过不去了,那咱们怎么去那个村子?

    马希丰:他们后面来个蹦蹦车。

    记者:来个蹦蹦车。

    马希丰:来把我们接过去。

    记者:从这儿坐蹦蹦车到要去的这个村子还有多远?

    马希丰:还有两公里到三公里远。

    记者:从这儿能看到那村子吗?

    马希丰:能看到。

    记者:在哪儿能看见?

    吴忠市同心县的工作人员,这天要到一个即将整体移民的小山村去了解搬迁户的情况,我们随同他们去看一看。离村子还有几公里,汽车无法再向前行进了。

    记者:是我们现在看到的那个村子吗?

    马希丰:对,现在看到的。

    这个村子叫杨吊沟,属于同心县预旺镇柳树堡村。远远看去,孤零零的村庄座落在几乎没有植被的大山和沟壑之中。

    同期:技术怎么样?

    同期:没问题,刹车都好着呢,都好。

    剩下的路是盘山的黄土路,弯大路窄,只有小农用车能走。

    记者:村里平时也是用这个车进进出出吗?

    李宏(同心县预旺镇党委副书记):就只有一辆蹦蹦车可以走,别的车都不敢下去。

    记者:如果是下雨的话这路还能走吗?

    李宏:那不能走,那是绝对不能走。

    记者:像这个路这么难走,他们家里要是有人生个病什么的,看病怎么办?

    李宏:都是小病扛着。

    记者:扛着?

    李宏:到了大病了再说。

    几年前,村子附近还没有通公路,这里的交通更是不便,现在虽然公路通了,但要从村子到公路边还有这么一段难走的山路。

    由于路险颠簸,车上的人需要不断调整位置保持平衡,有时需要下车步行,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像这样的村庄,因为环境太艰苦,大量村民长年在外谋生,这次进村能找到几户人,他们也说不准。

    半小时后,我们到了杨吊沟,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这里的寂静还是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工作人员开始到各家各户找人,但迎接他们的是一座又一座大门紧闭的空房子。

    记者:同心县的柳树堡村杨吊沟社是一个即将要搬迁的村子,但是今,到了这儿之后,我们的感觉却是看到的像是一个已经搬迁完毕的村庄。在这个地方,几乎所有的房子都是空着的,几乎所有的地都是荒着的,也几乎看不到有任何人活动的痕迹。

    杨吊沟总共四十六户,但走遍全村,工作人员最终只找到了两户人,只有他们还留在村里生活,其中一家是七口人,五口人都外出打工了,只留下28岁的媳妇,带着4岁的孩子看家,这家人到现在还住在窑洞里。

    白婧:没想到家里来这么多人。

    李宏:你就用手开啊?

    白婧:我就用手开,开关断了,没办法买去。

    记者:但这个窑洞看起来也是好多年了。

    李宏:这窑洞应该都在50年以上。

    白婧:我老公公那时候挖的。

    李宏:生活条件限制。

    记者:盖不起房子?

    李宏:盖不起房子,就是盖不起房子。

    白婧一家还有些打工收入,另一家情况则更艰难,这一家有五口人,男主人袁存明髋关节骨坏死,刚做过手术卧病在床,生活重担落在妻子马自花一人的身上,如果靠自己,他们根本无力走出大山。

    马自花:我们一直不出门,有时半年出去一回。

    记者:半年出去一次是去哪?

    马自花:预旺镇,半年去一次预旺镇。

    记者:你去过同心县吗?

    马自花:没去过。

    记者:三个孩子现在都上学吗?

    马自花:都上学。

    记者:学校离这儿有多远?

    马自花:这两个大的二十几里路,小的十几里路,早晨四点多娃就起来上学了,两个多小时才能到学校。

    这天是周末,娃娃们都在家,他们会帮妈妈做些力所能及的活儿。

    到了午饭时间,这家人吃的就是简单的干粮,白面做的饼是专门给病人吃的,其他人吃荞面蒸的馍。

    记者:这就算是吃过中饭了?

    马自花:吃过中饭了。

    记者:那下午呢?

    马自花:下午能给娃做点面。

    记者:整天都不做菜是吗?没有菜?

    马自花:没有菜,没有钱。

    记者:吃肉的机会呢?

    马自花:平常不吃肉。

    记者:过年过节呢?

    马自花:都没有的。

    记者:那一年到头都是这么吃?

    马自花:对,就这么吃。

    马自花家的收入只能靠种地,但在缺水的西海固,一年的收成还不够全家吃饱,这里年降水量只有两三百毫米,但年蒸发量却超过两千毫米。

    李宏:种地全是靠天吃饭,十年九旱,可以说农业收入遇上大旱之年,就是负收入,老百姓基本上就没有活的出路。

    记者:有没有可能就在这个地方引来水源?

    李宏:投入太大,水成本过高,还有我们这个地方的地质,土的结构比较松散,漏水型的,不适合水浇地。

    记者:种不了水田?

    李宏:对,因为它是有多少水都漏下去了。

    这样的山区远离水源地,村庄又非常分散,难以从外引水。人吃的水,是靠收集雨水雪水储存在水窖里,遇到大旱之年,窖水往往不够用。

    记者:这窖里都是什么时候存的水?

    马自花:这都是去年。

    记者:今年没有下雨?今年一次水都没存着?

    马自花:对。

    记者:这水看起来里面漂着很多东西?

    马自花:这是山里的草。

    记者:每天要用几桶?

    马自花:每天就这么一桶。

    记者:卫不卫生?这个水。

    马自花:因为我们这儿没有水,就能吃吧。

    马自花家每天能擦一把脸,一个月才洗一次澡,今年天旱得厉害,地里只有春天种的土豆有点收成这几乎是这家人今年全部的收入。

    马自花:能卖个六七百块钱吧。

    记者:像这次如果真是能够搬出去,日子能够过得好一些,有些改变……

    马自花:我也就是说看能搬出去,我希望可能过点好一点的日子,不要再痛苦了,太痛苦了。

    记者:您今年多大?

    马自花:我三十一了。

    记者:嫁到这个村子来多少年了?

    马自花:十年了。

    记者:一直过的是这样的生活?

    马自花:一直过的这样的生活,他爸爸就那样躺着,那天晚上疼得趴被子上哭了,就说我们太有点苦了,吃得太可怜了,爸爸睡倒了,没办法抚养你们几个了,你们几个太受罪了。

    记者:还是会好起来的。

    马自花:他爸爸就哭了,就哭着跟娃娃说着呢,娃娃也坐在跟前哭,我们都在跟前一起哭着。

    记者:你希望自己的三个娃娃将来过什么样的日子?

    马自花:希望他们能像别的过得好的孩子,过得一样好。跳着、笑着、穿好、吃好、活好。

    记者:宁夏的百万移民工程,是要把不适合人类居住地区的村民全部都搬迁出去,而在来了这儿之后,我们才真切地感受到不适合人类居住这几个字是由哪些生活细节组成的。在这个地方生活的人们,他们一年在土地上的努力,不仅无法保障基本的温饱,甚至有的时候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的。搬迁,看起来是惟一可行的办法,但是,一百万人要离开自己的家乡,到一个全新的地方去扎根、安家,同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热词:

  • 新闻调查
  • 百万大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