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赵丽宏:国家没做到事情民间在做 是政府的耻辱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9日 16:3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8312f79c0c0b4753ac1b46129fc11cc5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2012年3月9日15时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在梅地亚两会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全国政协委员钟秉林、张平、郗杰英、李和平、刘长铭、赵丽宏出席记者会,谈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并回答记者的提问。

  光明日报记者: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请问赵委员,我拿到的是妇联的统计数字,大概有5800万留守儿童,我们也调查了解过,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很大部分是一批儿童,他们被留在家里由老人照看就是留守儿童,跟着父母出来就变成流动儿童。我知道您去年的提案是关于“农二代”问题的,就您调研的结果看,您觉得为孩子自身的发展来看,是当流动人口更好,还是当留守儿童更好?另外,我们国家有没有什么样的举措,或者您有什么样的建议来解决这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提给钟秉林委员,关于民办教育,我知道在去年年底,您和其他几位政协委员去全国各地调研过民办教育的问题,在今年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上,总理也提到要大力发展民办教育,但是我们都知道,目前民办教育的发展势头并不像2003-2007年那段时间那么辉煌,我想知道具体情况是什么样的,问题出在哪?谢谢。

  赵丽宏:谢谢,我总算也有一个回答问题的机会,因为在座的只有我跟教育界没多少关系,但是教育的问题人人都在关心。刚才讲到“希望工程”,我对“希望工程”一直有一个看法,“希望工程”是民间的骄傲,国家没有做到的事情民间在做,这是政府的耻辱。因为宪法规定,孩子义务教育要到初中,国家应该保证他们受到教育,但是现在政府做不到,要民间来做,我觉得这是不应该的。这些年大家觉得政府在加大力度做这件事情,但是还没有做好,还有些孩子受不到应该得到的教育。刚才那个问题提得很好,留守儿童到底应该是守在农村好,还是跟着父母到城里好,很难有一个标准的答案,这要看他们的父母对自己的生活是怎么设计的,他们如果是季节性的打工,每年到城市里打几个月工然后在回来,他的家还在农村,这样留守还可以,因为父母还是要回来,还是要到他们的老家来团聚,这样孩子在农村呆着也还可以,但是有一个问题,这些孩子在老家应该有学校让他们读书。

  如果他们父母的选择是长期在农村工作,从一个农民逐步转变成城市的居民,我觉得孩子应该跟着父母到城市里。我对其他地方不了解,上海的情况我比较了解,上海现在有2000多万人口,1/3是流动人口,700万人口大部分都是来上海打工的民工,有多少孩子?数字很惊人,上海的居民,平均每个家庭、每对夫妻一个孩子都不到,但是那些农民工的孩子,有一个统计,每对夫妇的孩子是1到8个,最多有8个孩子,当然这些孩子并不是全部留在农村,而是跟到上海来,而且是很大一部分到了上海。

  前些年这个状况是很糟糕的,我们大家看的都很揪心,其实公平与不公平是相对的,他们到上海以后,上海的教育水平比他们的家乡高得多,如果他们到了上海,他们不进上海的学校就很不公平,但是对上海市民来说,上海市民也觉得很焦心,来了这么多外地的孩子,蛋糕只有这么大一块,如果大家分吃这块蛋糕的话,我们当地的孩子可能会吃不饱,所以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所以,整个社会大家都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处理,我们一批作家、一批知识分子,上海的一批人,我们搞了一个基金,叫“阳光人文关怀基金”,我们想做一点点事情,我们想为那些民工子弟送一点点人文关怀,我们给他们送一点书,我们给他们搞各种各样的培训,但是我们发现我们的力量是非常微弱的,这件事情靠民间做是不可能的。

  上海最初办了700多个民工子弟学校,我们也去看过这些学校,这些学校跟上海的公办学校根本不能比,差别非常大。那些孩子可能刚刚进这个学校会觉得很好,但是他们跟上海一般的公办学校一比那就很差,所以他们在上海第一年觉得好,第二年就觉得不好。到后来这些学校全部停办,现在上海还剩158所民办学校,但是这些民办学校的水平是不错的,从校舍到师资,比原来的民工子弟学校好很多,这些学校还在收民工子弟,现在上海的大部分民工子弟进入了公办学校,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我觉得上海政府是花了很大的努力,现在在打工的那些外来民工,他们的孩子基本上都可以就近进入公办学校,但是还是有问题,我有个很具体的例子,我家里的一个钟点工,来我家里很多年,他们夫妇有一个孩子,非常聪明的孩子,他进上海的学校以后,一直在班里的成绩是第一名,他的成绩比上海当地孩子的成绩还要好,去年他升初二,那个孩子父母就来找我商量,他说这个孩子提出离开上海,要回到家乡去,家乡在安徽很贫穷的农村,我说为什么?他说因为到初三以后不能升高中,不能升高中就不能上大学,这个孩子说我一定要上大学,我要上复旦大学,这孩子目标非常明确,他说凭我学习的能力,我肯定能上复旦大学,但是如果我在上海呆下去,读到初三的话就不能上复旦大学,因为我读到初三,我不能读高中,我必须要回安徽的乡下读高中,安徽乡下读高中学的东西跟上海学的完全不一样,我再回安徽读高中就考不进大学,所以我必须要在初中的时候就回家乡去,这个孩子很有个性。

  但是我也觉得很可惜,他们学校劝这个孩子,你不要离开,你这么好,一定会有机会。我也专门问了上海教育局的领导,我说这个孩子有没有可能将来作为一种特例,这么优秀的孩子,尽管他没有户口,但是他完全可以以最好的成绩考上重点大学。后来教委的领导告诉我,这个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他没有户口,没有户口没有办法在上海读高中。但是有一个途径可以走得通,他可以进中专,进职校,进了职校以后,他可以考高职,高职将来还可以专升本,还是走得通的,只有这条路,虽然很曲折的路。我也有一个幻想,我想是不是这个孩子他将来做读两年以后,两年的政策是可以使他有可能在上海读高中,教委的领导说,我们现在也说不出,正在想这个办法,但是不能说这个话。

  孩子就非常明确,说他坚决不在上海读中学,要回去。他回去造成什么呢?他的父母就跟着回去,他父母说孩子既然回去,我们就不在上海打工了,所以这一家人现在回到了安徽,这个孩子进到安徽县城的一个很好的中学,他将来要在安徽考大学,他说他一定会考到复旦大学来,我说将来有一天我等你来。现在的状况是,我们大家都在努力,但是状况可能还不尽如人意。可能我还没有回答好您的问题,但是留守还是流动,我想更多的孩子还是应该跟父母在一起,父母在哪里生活,孩子应该跟着父母一起,否则他们的童年、少年时代跟父母不在一起是一件非常可惜、非常可悲的事情。

  钟秉林:关于民办教育的发展,以民办高等教育为例,中国民办高等教育从改革开放以后才开始恢复,这几年发展得很快,我们一批民营的资本和一批民营资本的投资人为这个做出了重要的贡献,现在由于报考人数的下降,以及公办高校的发展,确实他们在生源等等问题上碰到了一些问题,有些可以说是生存问题,因为民办高校主要是靠学生的学费作为运行经费。我们做了调研,我有几个观点:第一,观念要转变,民办高等教育已经成为中国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不是重要补充。现在民办高等教育在校生的人数,招生的学生数、毕业的学生数以及教师的数字分别占全国高等教育的比例在18%-24%之间。现在要促进高等民办教育发展有几个方面,首先歧视民办教育有关的政策要尽快清理,比如在民办学校里学生的教育问题,民办学校里教师的有关的权益问题,这些问题应该和公办大学是一样的,应该尽快清理。

  第二,要探索民办高校的分类管理,是盈利性还是非盈利性,这些问题有些争议,但是要先做起来,先往前推进,有些遗留问题可以在过渡阶段,通过政策去解决,这个还得尊重历史,尊重民办学校初始创办人的利益和贡献。分类问题做好以后,政府对于民办高校,对于民办教育的政策扶持、财政支持就有了基础和依据。同时,民办学校的法人地位属性以及他的会计制度,一些资产的管理制度,还有税收问题也都可以迎刃而解,所以我想主要把这件事情认真做好。另外,我引导民办学校提高质量,今年我也提了一个是,建议政府能够拨付专用经费,立专项启动高水平民办大学建设项目,我想鼓励一批学校能够尽快提高质量,同时做出示范,同时也有利于破解现在民办教育发展碰到的难题。

热词:

  • 留守儿童
  • 农二代
  • 流动人口
  • 教育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