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刘玉莲:一位母亲的选择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8日 09:3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维吾尔族打扮的刘玉莲搭乘村民的顺风车回家

    “我爱我的孩子,我爱我的家”

  2012年3月3日,刘玉莲向记者谈网上对她质疑的帖子时,默默地留下了眼泪说:“我的孩子不是被我栓死在炕上,是死于感冒引起的肺炎。”
  针对网民对她把孩子绑在炕上的质疑,刘玉莲说:“我那时候真的没办法,诊所里每天都会有几十个病人等着,我哪有时间带孩子?把孩子拴在炕桌上,是怕他们从炕上摔下来。”
  刘玉莲的女儿吴晓英听弟弟晓成讲了网上“攻击”母亲的事情后很愤懑:“我妈这种老实人,老老实实的干了一辈子,到头来还有人说口舌。我从小在我妈身边长大,我妈怎么对孩子,我们心里很清楚。”
  刘玉莲至今珍藏着一张拍摄于36年前的黑白照片,照片上她抱着11个月大的女儿。这个还没来得及起名字的孩子,吴晓英也记得非常清楚“那天,我抱着我妹妹,屋里突然进来了一个带着孝的人把她吓着了,当时就开始发抖,我那时候还小,妹妹抖得那么厉害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后来,妹妹被妈妈送到镇上的医院里,检查说是肺炎,当时因为没有药嘛,我妹妹很快就没了。”
  吴晓英是刘玉莲接连流产5胎后,被抱养的一个回族女孩。吴晓英从小吃着刘玉莲的奶水长大,她谈起眼中的妈妈时说道:“我妈虽然没怀我,但被她奶大、抚养大,这又有什么区别呢。我记得我小时候很调皮,特别爱哭,我妈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但她从来没有打过我,也没有说过伤害我心灵的话。”
  吴晓英回忆说:“我妹妹没有了之后,我妈妈很难过,经常背着我们哭。尽管她当时那么难,却没有耽误一天上班。现在我妈都63岁了,早就到了退休的年龄,我们劝她退下来,可是她迟迟不肯交退休申请书。”
  在家庭里,老伴吴正义默默地支持着刘玉莲的工作。以前刘玉莲半夜出急诊的时候,总是吴正义陪着一起去,现在刘玉莲每次上下班,老伴总会开着农用摩托车去接送。吴正义患有白内障,几周前刚刚做完切除白内障的手术,手术不是很成功,换了医生口中最好的“晶状体”但是这对老吴的视力并没有太多的改善。“手术花了一万多,到现在我爸的视力还不如手术之前了,我只是嘴上说去医院找主治大夫理论一下,就被我妈拦下来了。她常给我们说什么事情都要忍,这个手术不成功,说不定还有其他的原因,也不能全怪医生”吴晓英说。
  刘玉莲每天很早起床,给炉子加煤,洗碗、炒菜、蒸馒头、做拉条子…对于老伴来说,早晨是一天中最轻松的时候,睡到8点多起来可以吃到刘玉莲做的热腾腾的早餐。刘玉莲给吴正义盛上一碗牛奶煮的荷包蛋,又忙着夹了个热馒头,老吴说:“我自己来。”
  刘玉莲吃着芥兰咸菜,总是把洋葱炒火腿的菜盘子推向老吴说:“吃这个。”
  老吴说:“我自己来。”
  “这么多年来,我为家庭付出的太少了,没有你的支持,我也干不好工作。”
  老吴淡淡一笑说:“当时为了家庭,我反对你在诊所工作,因为你在诊所挣的钱还没我种地挣得多,但你还是坚持,我也就不再反对了。”
  吃完早饭。刘玉莲让老吴躺在床上,她来帮着点眼药水。点完药水后刘玉莲说:“你眼睛还没恢复,今天就在家好好休息,别下地干活了。” 
  周末,刘玉莲的儿子、儿媳、孙子、女儿都从城里回到了拱拜湾村,他们在家做好饭等着刘玉莲回家。
  但是,周末对于刘玉莲来说要比其他时间更忙,因为不少村民在镇医院开完药,为方便拿回村诊所来输液。为村民输液的过程,刘玉莲半步也不能离开,就这样一瓶接一瓶,一个接一个,刘玉莲周末也不能和家人抽出时间聚一聚。
  村诊所现在被分配来两位医生,刘玉莲说:“他们来了之后我明显感觉身上轻松了很多,以前真是忙得顾不上吃饭,现在她们值班的时候就能换我回家吃饭。”
  儿子和儿媳实在是不想让她太累,有一次逼着她保证赶紧退休,但是“逼”的效果并不是很好,极少落泪的刘玉莲那次躲在墙角哭得很厉害,儿媳周金平告诉记者说:“我第一次看到我妈哭,那次我们认识到我们不能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我妈,她一辈子忙惯了,她的价值就是给别人看病,如果她退下来按照我们的意志去生活,肯定是很不习惯的。”
  吴晓成在5年前就看到了有人发网帖攻击母亲,他一直瞒着这个消息。两年前,上级给村卫生室配了一台电脑,刘玉莲学会了拼音输入法和上网,在一次搜索自己名字的时候,无意看到了网络上那些流言蜚语。刘玉莲时常躲在被子里哭,老吴安慰说:“别管他们怎么说,只要你问心无愧就行了。”
  吴晓成本来想在网上反驳或者解释几句话,后来还是没有发回击的帖子:“我想这么多年来,村民们心里是有数的。”
  最先挖掘刘玉莲事迹的《哈密日报》记者朱正华在网络上回帖痛斥写道:“你们这些不明事理的80后、90后,简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们这一代人都是被绑在炕上长大的,”55岁的朱正华告诉记者说:“那时候,农村整天在忙生产,谁有时间带孩子?我也被绑过,我直到8岁的时候才会走路,这个苦不是现在的人所了解的。”
  刘玉莲告诉记者说:“我真的很爱我的孩子,也很爱我的家。可是我没办法,但是我的孩子并不像网上说的那样被绑死在炕上,我有5个孩子因为母体营养太差导致习惯性流产,还有一个女儿是因为没有药,得不到及时治疗而没的,作为父母,谁不爱自己的孩子呢。”
  女儿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给了刘玉莲极大的勇气:“我妈能把别人生的孩子奶大、抚养大;大半辈子的时间都放在给村民治病、服务,她很少能想到自己得到了些什么,总是在付出,我认为我妈是个伟大的妈妈。”
  刘玉莲在家庭与工作之间,习惯性的选择到工作。在她最艰难的时候发现,家人总是在默默地支持着。
  丈夫能够理解妻子的选择,子女也支持母亲的选择。
  刘玉莲没有变,还是拱拜湾村民的“好丫头”。
 

热词:

  • 刘玉莲
  • 母亲
  • 选择
  • 中国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