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刘玉莲:一位母亲的选择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8日 09:3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刘玉莲给老队长看病

  刘玉莲的维族情缘

  1960年,刘玉莲的父亲从甘肃定西的老家带着一家人投靠在新疆铁路局工作的舅舅。后来,在舅舅的帮助下,刘玉莲一家人被安排到了哈密二堡镇拱拜湾村。半个世纪前,这个古代“丝绸之路”必经之地的村庄,仍水草丰美,刘家通过自己的劳动,不用再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
  刘玉莲到新疆时,才11岁,父亲为了供她上学,每天披星挂月的劳作。作为长女,刘玉莲为了能给家庭减少负担,怎么也不肯去上学。
  1966年她被生产队老队长玉努斯·铁木儿选中,并敲锣打鼓地欢送到县里参加“赤脚医生”培训。一年后,扎着大辫子、满脸稚气的刘玉莲就成为村里第一位“赤脚医生”。
  “如果没有那次的学习机会,我不可能成为医生,也不可能使我有机会去钻研新的知识。”刘玉莲对人生中这次转折点经过多年后,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那时候,刘玉莲白天肩背药箱,走村串户给村民看病;晚上,就着昏暗的煤油灯痴读《赤脚医生手册》、《新针疗法》等书本。对于只有初中文化的她,凭着惊人的毅力,读遍了当时几乎所有市面上能见的医疗书籍。
  为了找针感,刘玉莲用银针在自己的头上、手上、脚上、腿上的穴位上反复地扎针练习。功夫不负有心人,刘玉莲的医术得到长足的进步,附近村的村民都慕名而来……拱拜湾的村卫生所里,从早到晚坐满了病人。许多人的“顽疾”在刘玉莲的精心治疗痊愈,村民们对这个汉族姑娘多了份信赖。
  1968年经人介绍,刘玉莲与同村甘肃籍青年吴正义结婚,婚礼由老队长玉努斯·铁木儿和乡亲们用维吾尔族最隆重的仪式操办。乡亲们敲着手鼓,唱着欢快的维吾尔歌曲,赶着用漂亮挂毯、花布装饰的马车,把刘玉莲从娘家送到新房。刘玉莲至今记得婚礼上的一幕,老队长让她和丈夫同吃一块在盐水里蘸过的馕。盐和馕是维吾尔族生活中最离不开的两样东西,在婚礼上吃这些寓意为夫妻能够“同甘共苦,永结良缘”。
  婚礼上,村民们有的送来精美的花布,有的送来烤肉、烤馕。晚上,老队长又举办了全村人参加的“麦西来甫”,全村人一起庆贺“丫头”的婚礼。“我们的婚礼是在维吾尔族乡亲的歌舞声里举办的,我这辈子都忘不掉。”
  刘玉莲从此成为村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员,他们只相信刘玉莲。
  “丫头”这个名字,是村民们给她起的,在村里不管老少只要用汉语发音叫出“丫头”这两个字时,大家都知道指的就是刘玉莲。刘玉莲也非常喜欢这个亲切的称谓,如果村民们不叫她“丫头”她反而不习惯。
  村卫生室也陆陆续续来了五六个医生,多数都是没干满一年就走了。 “他们有的出去做生意了,有的自己去开诊所,赚的比在这儿拿得多” 刘玉莲说道。
  古丝路上的拱拜湾村,在过去虽为大商巨贾必经的热闹地方,但丝路上没了那长长的骆驼商队后,逐渐成为闭塞落后的村落。
  “那时候,村民们来看病,有的甚至连五分钱都拿不出来。后来我去卖鸡蛋补上这个缺”刘玉莲说。刘玉莲的姊妹都劝她离开村子去镇上或者县里开个诊所赚钱,“每次一看到村民们那一双双期盼的眼神,我就放弃了这个念头。最艰难的时候,是这片土地和村民们收留了我,我只能是更好地为村民们看病报答他们的恩情。”
  现在的拱拜湾村,家家户户都住上了国家统一兴建的抗震房,村民们在沙地里种上大枣、葡萄和棉花等作物。再也没有人住在土垒房里,“缺衣少吃”这个词语仅是对那个时代的集体记忆。
  现在到刘玉莲诊所里看病的村民们,都会拿着新农村合作医疗的卡来办理手续,他们见了刘玉莲都会客气的寒暄一阵,63岁的刘玉莲依旧是没有假日、不分昼夜的守在诊所,尽可能多的为村民们提供方便。宁静的村子里,刘玉莲的诊所成为许多村民每天都要来看一眼的好去处,他们可以在这里和熟人说几句话,也可以随时来量量血压、检查身体。

热词:

  • 刘玉莲
  • 母亲
  • 选择
  • 中国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