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广东全国人大代表陈舒:要讲真话要有议政能力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7日 10:2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丁玎 摄

  2012年全国两会即将召开,参加过全国两会报道的记者都知道,广东有一个特别敢说话的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市律师协会名誉会长陈舒。她的建议八成以上被国家有关部门采纳。

  她建议全国总工会允许农民工入会,后来总工会修改了章程,接纳农民工入会;她批垄断大超市乱收“入店费”,仅一个月国家工商总局便答复“非常赞同”,并着手调查;她对《国家赔偿法》、《出入境管理法》提出建议,于是被全国人大常委会请去参与审议讨论法律的制定或完善。

  她“敢言”,因为“我要讲真话,才能对得起这个人大的平台”;她“能言”,因为“每年我都要花两三个月的时间调研”。为了自己的“敢言”,她放弃律师工作不做,因为“我要防止卷入利益冲突,这样你说话才有公信力。”

  日前,南方日报记者独家专访了陈舒,走进她的五年。“敢言”代表说:“批评容易,建设难。提出批评、要求修改,一定要提出有见地的、建设性的意见”。

  ●南方日报记者 赵杨

  ●作为人大代表应该对纳税人负责,谨慎地做好调查研究,不能大而无当、乱拍脑袋啊!

  ●我的想法就三条。第一条出于真心,要讲真话。第二,就是一心想把国家的事情做好。第三,要好好学习,你再有好心,不努力学习、没有水平也是不行的。

  ●做人大代表,我非常注意防止卷入利益冲突,这样说话才有公信力。

  今年建议

  《收养法》要明确“为孩子找家庭”理念

  南方日报:“两会”马上就要召开了,今年您准备了哪些议案、建议?

  陈舒:这次都是建议。一个是关于《收养法》的两项建议,另一个是关于老年人权益保护的建议。现在还在写。

  首先说,关于《收养法》的建议。我关注到了两个社会现象。一个在我国拐卖儿童的现象,有一段时间很猖獗,我认为这和《收养法》有着密切的关系。因为它没能很好地限制拐卖市场中的买卖行为。收养管理一定要收紧。过去按照《收养法》的规定,对于找不到父母的孩子,先在发现孩子的地方贴出公告,公告几个月后,无人认领,便可以收养,这就给拐卖儿童犯罪大开方便之门。因为拐卖儿童多是跨省市、跨区域进行的,假如四川的孩子被拐卖到广东,我们在广东公告,孩子的家人能看到这些信息吗?显然不行。其实,这些年在打击拐卖儿童犯罪的过程中,我们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经验,比如对儿童进行DNA测试、身份信息全国联网、领养儿童需经过福利系统程序等措施,这些好的实践经验应该上升为法律规定。

  另一个是最近广州发生了一起人间惨剧。一对六旬老夫妇,十年前通过试管婴儿产下孩子,后来妻子得了精神病,要把孩子送养,可是没有哪个机构愿意接受。因为《收养法》有规定,除非孩子的父母双方都是无行为能力人,否则父母不能送养孩子。而这两位老人家不是完全没有行为能力,只是有抑郁症,于是大家都不同意将孩子送养,结果两位老人选择了自杀,用这种方式实现送养孩子。《收养法》的这条规定,明显不是从有利于孩子成长的角度出发,而是从家长的诉求出发。这件事以生命为代价告诉我们要改变收养的观念。我们要允许没有能力抚养孩子的父母,将对孩子的监护、抚养权交给有能力抚养的人。

  南方日报:这些建议很实际,您准备建议从哪方面保护老年人的权益?

  陈舒:主要是老年人养老的问题。中国正在逐渐步入老龄化社会,老年人事业日益成为社会工作的重要方面,怎样加大投入,适应老年人需求,是我国亟待解决的问题。春节后,广州荔湾区连续发生几起火灾,其中因火灾丧命的,多数为独居老人。老人在生活中缺乏自我防范、规避风险的能力,这是我担心的问题。现在的养老院,因为地价等因素,往往位置较偏远,很多老年人不想脱离自己常年生活的环境,不愿意去,于是自己居家养老。但是居家养老也带来了新问题,就是很难有效地看护这些老人,尤其是一些孤寡老人。

  有一点我们要明确,现阶段需要国家来关照的老人,正是那些在国家困难时期做出过巨大贡献的人,他们工作于国家高积累、低消费的时代,为了国家的事业辛苦工作,自己却没有积累什么财产,老了以后经济生活上也很困难。因此,政府有义务回报他们,加大力度完善这方面的办法,一是建设养老设施完善养老服务,二是提高养老金待遇。

  南方日报:您提到的建设养老设施是指什么?

  陈舒:老年人事业应该被纳入到社会建设的整体规划中,比如广州老城区的“三旧”改造,能不能拿出一部分房子提供给养老机构,尽可能让老人在他生活的社区内继续养老?前年,我在广州荔湾区考察了一个民办养老院,这家养老院创办于2008年,规模很大,来养老的老人也非常多。之所以受欢迎正是因为它位于老城区社区里,在这里养老的老人很多都是自己熟悉的老朋友,周边也是他们熟悉的环境。这个经验证明,这样的养老院是有市场的。

  南方日报:我看到过您之前提过的建议,有的会写六千多字,再附带一个一万多字的说明。每一次您都要经过非常充分的调研再起草议案或建议。

  陈舒:当然要这样做,人大代表不能浪费资源,因为议案或建议一旦发出,政府相关部门的后续工作也会随之启动。政府行动用的都是纳税人的钱。作为人大代表应该对纳税人负责,谨慎地做好调查研究,不能大而无当、乱拍脑袋啊!我这次提的建议,也经过多次调研。

  感悟五年

  做人大代表,要防止卷入利益冲突

  南方日报:大家比较关心,全国人大代表如何处理自己的工作和人大代表的光环?

  陈舒:主要是利益冲突的问题,比如说我自己,在律师这个行业里,我就时刻告诫自己,不要用人大代表的身份给自己个人谋取利益,一定要避免利益冲突。所以,做全国人大代表后,我就不再做律师了,只在广州市律师协会当一个秘书长,两年前退休,可以说人大代表没有给我带来任何额外的收入。

  南方日报:退休后主要忙什么?

  陈舒:也没闲着,除了做人大代表,我现在还是广州市律师协会的名誉会长,我还参与办了《广州律师》杂志,然后做做顾问,比如广州市人大的立法顾问,还有广州市纪委纠风办的廉政监督员等。

  南方日报:都是义务劳动?

  陈舒:是啊。我这时候再去干什么挣钱的事儿,人家都要怀疑我是不是利用这个全国人大代表身份来牟利,所以我都跟人家讲我坚决不做。

  南方日报:是不是太过于严格要求自己?

  陈舒:我认为这很有必要。做人大代表,我非常注意防止卷入利益冲突,这样说话才有公信力。当然,这是我根据自己的情况,对自己提出的要求,并不是所有人都要这样。根据我国目前的情况,如果律师担任人大代表就不做律师了,吃什么啊?还得工作。不过,在工作中注意避免利益冲突这个原则问题是必要的。

  南方日报:您认为一个好代表的标准是什么?

  陈舒:要爱国、敢讲真话、有参政议政能力,这三点做到、做好就相当不容易了。

  回忆五年

  好代表不仅要提出批评

  更要能提出建设性意见

  南方日报:马上就要参加本届全国人大的最后一次全体会议。您有什么感受?

  陈舒:实事求是地讲,我觉得没什么特别的,无论是第一次还是最后一次,两会都是党和人民给我们的一个平台,我们应该努力在这个平台上做好工作,除此以外没有什么别的想法。

  南方日报:您是第十届、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我看过一个数据,您在担任第十届人大代表期间,总共有30个议案和建议,那这5年期间您有没有统计过提过多少个建议呢?

  陈舒:这五年具体数据我没有算,但是每年都会提。而且这几年的效果非常好,比如《国家赔偿法》已经出台,审议《国家赔偿法》时,我被邀请去列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再就是我们广东出入境的问题,广东省出入境的人流比较大,对出入境的管理怎样适应市场经济的环境和整个国际大环境的变化,我领衔提出修改《出入境管理法》,这些内容也已经正式成文,此前,我也被请去列席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审议讨论;去年开始的《刑事诉讼法》大修,我也一直关注并参与,受邀参加了全国人大法工委组织的调研,很多意见都得到采纳。

  南方日报:看来,您提的建议或议案的被采纳率比较高。

  陈舒:还算高吧。具体的数字我没算过,但回忆起来,我们提的大的议案基本都被采纳了,建议起码有八成被采纳了。去年全国两会的时候,我还提了对《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建议,你们《南方日报》对我做了专访,当时我认为打击商业贿赂的主体要扩大。按照国家规定,超市只能收取服务费等三种费用,可我们在顺德等制造业发达的地方调研,发现有些大超市利用垄断地位乱收费,费用多达42种,从超市的小班长到经理,层层收取,对我们的制造业打压得非常厉害。这个建议提出之后,也就一个月,国家工商总局就给我发来了答复,说“十分赞同”我们的修改意见。有消息说,国家六部委正在对这种垄断大超市乱收费问题进行清查,这些答复让我们很高兴、很感动。

  南方日报:之前这些议案或者建议,得到答复最快的一次是哪个建议?

  陈舒:就是这个《反不正当竞争法》的问题,当时一个月就答复,很快,而且很详尽。公安部对《出入境管理法》意见的答复也很快,也用了“非常赞同”的提法。

  南方日报:高答复率也能看出您在背后下的功夫。

  陈舒:我的想法就三条。第一条出于真心,要讲真话。每一个公民都希望国家好起来,希望经济、社会、生活有更好的发展。我现在有这个平台这个机会说话,就不要浪费,好好发挥自己的能力来把事情做好。第二,就是一心想把国家的事情做好。第三,要好好学习,你再有好心,不努力学习、没有水平也是不行的。破坏很容易,砸烂很容易,批评同样很容易,但是建设难。搞法律的人,我觉得要有理性的观点,对一个事情可以提出批评、要求修改,但一定要提出有见地的、建设性的意见,这个非常重要,也是最困难的,做到这点才是一个真正的好代表。

  南方日报:参加了9年全国两会,给您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陈舒:总体来讲,感想有两个。第一是这么大的国家,管理起来真不容易,当中的利益太多样化了,很多事情不是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执行起来非常不易。第二个是觉得社会上的能人特别多,所以时时要知道自己的不足。当人大代表,有很多东西要学习。

  南方日报:您还记得第一次出席全国两会时提的议案或者建议吗?

  陈舒:记得啊!那个建议很火的,主要是对全国总工会提的,请求他们吸收农民工入工会,希望总工会保障农民工的政治、经济地位。当年的9月份,全国总工会召开第十届代表大会,修改了工会章程,将吸收农民工加入工会写进章程。

  南方日报:提建议的时候有没有预想到这个效果?

  陈舒:肯定没有,我们做代表,不能太功利,总想着我提了一个建议,就一定要有结果,没结果的话好像我就不成功。不是这样的,还是那句话,这个国家太大了,很多政策的修改,要通盘、综合考虑。

  南方日报:拿您的这五年和前面五年相比,有什么不同吗?

  陈舒:我觉得自己更成熟、更理性了。提的问题和想法更有针对性了,更符合我们国家管理、社会发展的要求。

热词:

  • 全国人大代表
  • 收养法
  • 有抑郁症
  • 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