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媒体三问广西龙江镉污染源:元凶是否为两家企业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01日 20: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新华网广西河池2月1日电(“新华视点”记者王军伟、夏军)约20吨镉泄漏,波及河段将达300公里,镉污染高峰值从80倍降到25倍……龙年伊始,广西龙江河镉污染事件引发舆论持续关注。最新信息显示,经过对涉重金属企业排查,目前已对涉嫌违法排污的2家相关企业的8名责任人依法刑事拘留。谁是肇事污染源?“中国有色金属之乡”缘何频发重金属污染?监管部门职责何在?“新华视点”记者对此进行了追踪调查。

  疑问一:镉泄漏量20吨之巨 “元凶”是否两家企业?

  广西龙江河突发环境事件应急指挥部最新通报称,“龙江镉污染事件中涉嫌违法排污的金城江鸿泉立德粉材料厂等相关企业,目前有7名相关责任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金城江鸿泉立德粉材料厂首次浮出水面。加上之前公布的涉嫌企业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共有2家企业涉嫌。

  2012年1月15日,广西河池市境内的龙江河宜州拉浪水电站内网箱养鱼出现死鱼现象,当地环保部门采样检测发现,龙江河宜州拉浪码头前200米处重金属镉含量严重超标。据参与事故处置的专家初步估算,此次镉污染事件镉泄漏量约20吨,泄漏量之大在国内历次重金属环境污染事件中实属罕见,波及河段将达到约300公里。

  1月31日上午,在河池市金城江区环保部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来到金城江鸿泉立德粉材料厂,这是一家小型工厂,三面环山,一路之隔就是龙江河,此时已人去楼空,只有几名公安人员在值守。工厂的排污口是一口深近10米、直径1米有余的暗井,直通地下暗河。

  河池市金城江区环保局纪检组长蓝群峰介绍,根据调查,这家企业主要进行重金属铟的提炼,镉是提炼铟的伴生物。

  这样一家小型企业年产镉的规模多大?是否有能力造成此次环境污染事件?对此,河池市环保局局长吴海悫说,目前可以确定的是金城江鸿泉立德粉材料厂违法生产、违法排污,但是这家企业产品规模有多大,其中镉的产量有多大,能否造成此次镉污染重大环境事件,还有待专家组的调查、评估。

  当日,记者又到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进行调查。1月25日,河池市有关方面发布消息称“污染源已初步查明,来自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但是到了28日,这一部门又发布消息称,这家公司废渣堆放场所未达到国家标准,成为污染源嫌疑企业之一。

  记者在这家公司看到,其渣场三面环山,如同一个中型广场大小,全部被巨大的塑料布所遮盖,一旁是半个篮球场大小的巨坑。公司副总经理李孟凡称,公司是一家集有色金属矿探、采、冶等于一体的综合型企业,其中回收镉的能力为每年350至400吨,公司有1994年相关设计院的环评报告。然而,记者了解到,这一渣场并不符合如今的环保标准,金河矿业的渣场于2009年就被要求整改,然而在此次排查中仍未完成。

  2月1日,河池市环保局局长吴海悫表示,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废渣堆放量是5万吨左右,根据调查,废渣堆放存在不规范的地方。

  另据了解,金城江区目前有7家较大的重金属冶炼企业,其中涉及镉提炼的较大企业有3家,金城江成源冶炼厂是另外一家。工厂主管生产的副总经理彭庆奎告诉记者,成源冶炼厂主要生产铅和锌,镉属于在提炼过程中伴生的一种重金属,工厂一年的产量大概6.4吨,而且从去年7月以来就停止提炼镉,“就算我们的镉全部提炼,并且直接排放到龙江河中去,也不足以酿成这么大的事故。”彭庆奎说。

  虽然离事件发生已经半月有余,虽有两家企业涉嫌,但谁是广西龙江镉污染重大环境事件的“祸首”?河池市委副书记秦斌2月1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还要根据产量、产能还有未处理的废水的镉含量,才能最终确定造成这次事件的排污企业,所以污染源的调查还未结束。

  疑问二:立德粉企业无治污设备,监管部门有多大漏洞?

  有关部门调查发现,金城江鸿泉立德粉材料厂2007年建厂,最早注册时生产立德粉,后来偷偷进行重金属铟的冶炼,并且没有任何治污设备。这样一家典型的“挂羊头卖狗肉”的企业缘何能隐身多年?相关部门监督职责何在?

  蓝群峰告诉记者:“这家企业最早准备生产立德粉,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实验没有成功,就停产了。平常监管部门来的时候都是大门紧闭,里面也没有太大动静,所以也没有引起注意。”

  记者发现,只要通过山路爬上工厂后面的山坡,这家工厂大院内的情况几乎一览无余,“平时大门紧闭,监管部门不易进入”的说法显然很难解释监管的漏洞。

  冶炼重金属属于高耗能产业,对于记者“一家表面停工的企业,它的用电异常情况是否应该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的提问,吴海悫表示,这涉及多个部门,他也不能解释。

  当记者问及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渣场2009年就被要求整改,但至今仍未完成的问题时,公司副总经理李孟凡说:“完全处理这个渣场,我们便会亏损,所以才拖到现在。”

  吴海悫也向记者坦承,相关部门对企业的监管也有一定责任。“不规范的渣场,我们都下有文叫整改,但是他不整改。像渣场那么大,做起来也不容易,能拖就拖。”

  “发生这些污染事故,说明目前我们部门在职责上有待进一步明确。”河池市副市长李文纲说,在此次事故发生后,河池市组织多人对企业进行排查,检查出部分无证照的小矿冶厂和闲置矿堆,这种情况包括环保、土地等多部门都可管理,职责并不明确,河池将成立综合执法部门解决这一问题。

  李文纲告诉记者,基层监管力量、技术力量薄弱也是监管不力的重要原因之一。宜州市一名基层环保人员告诉记者,现在宜州市有规模以上的企业40多家,但监察大队只有数名执法人员。

  处置龙江河突发环境事件专家组专家、国家环境保护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许振成表示,环保部门应对这类企业对整个污染物的处理过程进行全程监控。“对于冶炼企业使用的原料,相关元素成分,提取了多少,剩余的部分又到了哪里,这些监管部门都应掌握。”

  疑问三:“有色金属之乡”污染频发,环保治理弱到何时?

  有“有色金属之乡”之称的龙江,境内锡、锑、锌等矿产储量丰富,其中锡金属储量占全国的三分之一。多年来,河池已发生多起重大重金属污染事件。

  2001年6月,河池遭遇暴雨,30多家选矿企业的尾矿库被冲垮,大量酸性物质和重金属将两岸万亩良田尽毁;2008年10月,河池市金城江区东江镇一家冶炼企业含砷废水外溢污染,共发现450多人尿砷超标;2011年8月,河池市南丹县31名儿童发现高铅血症。

  对于重金属污染事件频发的原因,当地一些官员称“河池属于喀斯特地貌,地下溶洞非常发达”。记者调查发现,事实并非如此简单。有色金属产业作为河池市的支柱产业,布局分散、混乱,当地一些冶炼企业大多分布在河池城区龙江河附近,相当一部分设施落后;由于难以一次性处理,当地要求企业逐步整改,但企业整改却长时间不能到位。

  “必须将所有冶炼企业统一搬迁至工业园区内,切断污染源,才是解决河池污染事件频发的最终途径。”当地一名官员说。在河池市金城江区五圩镇,一个15.8平方公里的工业园区已经建立。“这个工业园区下面没有溶洞,没有地下河,如果所有冶炼企业搬来,将能在很大程度上切断企业污染源。”河池市金城江工业集中区管委会主任韦艺芳说。

  然而,目前搬迁状况不容乐观。在工业园区已投产的冶炼企业只有3家。韦艺芳说,大多数企业仍持观望态度。“他们在河池城区有地,多数企业还在掂量地方政府会给予什么样的优惠政策。”韦艺芳说。

  经历龙江镉污染这次污染事件之后,人们期待当地的产业结构调整和环保治理能够动真格。

热词:

  • 污染源
  • 元凶
  • 广西河池
  • 镉污染
  • 立德粉
  • 新华视点
  • 龙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