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记者归来]王克勤:“清尘”有大爱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6日 12: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1765cbdb4814432cacc13b3aebcb2d9a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记者归来】:各位好,欢迎收看《记者归来》,我是张莹。今天我们的这位被访者,被称为中国最有名的揭黑记者,仅2001年因他的笔有超过160人被送进监狱。他先后推出了《兰州证券黑市狂洗“股民”》、《公选“劣迹人”引爆黑幕》、《甘肃回收市场黑幕》、《北京出租车业垄断黑幕》、《河北邢台艾滋病真相调查》以及《山西疫苗乱象调查》等一系列揭黑性深度调查,引发行业震动和高层关注,使相关行业得到整肃。2011年,他发起了“大爱清尘”公益项目,为罹患尘肺病的农民工提供免费救治,他就是《经济观察报》总编助理、“大爱清尘”公益项目的发起人王克勤,王老师,您好。
      【王克勤】:你好。

      做公益和调查都是守望人的尊严和权利

      【记者归来】:刚才我们在开头的时候有一个很长的开场白,把您大体情况给大家做了个介绍,大家知道王克勤从一系列的揭黑报道开始认识您的,那时候您就像是一个斗士,为了揭露黑幕,在各种报道当中显现您的声音。在2011年呢,大家发现王克勤的工作重点改变了,开始做这个公益活动,特别想问问您什么样的机缘巧合,让您做“大爱清尘”这样一个想法?
      【王克勤】:我首先要声明的是,我的重点并没有发生转移和变化,我到现在严格的讲还是一个调查记者,做的公益是我的一个兼职。志愿者是人生的重要的一个兼职,做一些志愿行动。目前做得这个“大爱清尘”以及“救援中国六百万尘肺病农民工”的这样的行动,跟我之前所做的之前的报道是一脉相承的。揭发黑幕是为了制衡政治权力和商业权力对普通公民权利的伤害,是为了捍卫更多的普通人的权利和尊严。而当下我所做的公益的救援行动,针对于尘肺病人所做的这些救援行动,严格讲也是守护和捍卫更多农民工的生命的权利,自始自终都是在守望和守护人的尊严和权利。

      在职业之上我还是一个公民
     
      【记者归来】:可以说把您揭黑的工作更加延伸,去帮助这些直接的受害者,所以有了做公益项目的想法,我们看到“大爱清尘”这个项目是跟好几个组织一块发起的,您在其中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能不能和我们介绍一下整体的运营情况。
      【王克勤】:我先简单的介绍一下,我为什么参与到这个项目中,并发起和推动了这个项目。最早我参与和关注尘肺病人是跟我的采访职业有关。之前我就接触过尘肺病人,我采访过尘肺病煤矿的矿长死于这个尘肺病。当时一个姓火的记者,他说甘肃有大量的尘肺病人,当时当地的地方媒体,没办法报道这样的事件,于是,他把这情况告诉我,希望北京的媒体报道。后来我派了记者,跟他一起在2010年做了甘肃尘肺村的调查,当然这个报道发表之后,这些尘肺病农民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反过来又有几个尘肺病人先后死去。就是你采访过的人死去,和你没接触过的人死去,对个人的打击是不一样的。之后这些农民再度来到北京向我求助,希望我们再次给力。这个时候我发现仅靠一两家媒体是不够的,要有更多的,然后就有后来从古浪到四川乐山的救援,到后来2011年6月15号发起的“大爱清尘”的活动。很多人问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说很简单,我们将心比心,我们换位想一想,如果没有高考制度,我王克勤可能就在哪个山沟里头矿山打工,就是矿山的农民工。也许就是在那里最后导致尘肺病,导致了尘肺病不仅失去了劳动能力,而且随时可能会被活活的憋死。当我向矿方、向用工企业诉求无果,找不到一个这样的债主;当政府置之不理,并且漠视我生死的时候;我期望这个世界上有人拉我一把,帮我一把。也许有人拉了我一把救了我,我的孩子将不再是孤儿,我的妻子不再是寡妇,我的父亲和母亲不再上演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间悲剧。把这些普普通通的尘肺病农民工当作自己的兄弟姐妹一样看待,将心比心,如果换位是你呢?你将怎么办?你希望别人怎么办?很多人也在提出一个问题是,你是记者,你完成报道就足够了。是,我希望我仅仅履行记者的职责完成我的报道;并且我个人认为,我做记者是我的特长之所在。在一个民主法制和责任明确的社会里,我们有了报道之后,报道一旦发表引发公共舆论,就有责任机构和责任部门会立即跟进。一般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谁的娃娃谁抱走,谁的责任谁来负。但是近几年,我和我周围的记者做完报道以后,出现了这样一个情景,记者的报道归于记者的报道,舆论的反响归舆论的反响,农民的苦难依然在继续在发生着。没有人认为这是自己的责任,反过来不予打压已经是不错的了。那么政府企业不负责任,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憋死,我们都是人。所以我和很多的年轻记者也在讨论这个问题,这有点越位的问题。
      【记者归来】:但是您觉得看到了这个现象,不能置之不理,完成了报道任务之后,如果还有余力的话,更愿意把他们从实际困难当中解救出来。
      【王克勤】:我个人认为记者是人生的职业,在职业之上我还是一个公民,在公民之上,我是一个人。好多人跟我探讨一个问题,当一个人掉进水里,你是去救人,还是去拍照?我说当然去救人!有人说你不是记者吗,不先拍照吗?我说对不起,我娘生我的时候我先是一个人。然后我的人生选择了一个职业叫记者,我的职业可以选择做记者,也可以选择做律师,也可以做法官,做检察官,甚至做木工和铁匠。任何职业的规范和职业的标准,必须遵从于人类的基本规范和基本常识。什么是人类的基本理论和常识,每一个生命只有一次,对生命的爱护,对尊严的捍卫,对自由的追求,对权利的守望,这人类的基准标准。为什么?没有一个正常的人愿意被凌辱、屠杀、囚禁。自由、权利,尊严是人类共同的普世常识普世价值,这就是标准,用这个标准来衡量一切,那么反之就是反人类、反常识。所以先是一个人,然后我们是这个国家的公民,其次才是某一职业属性的职业人。

热词:

  • 记者归来
  • 王克勤
  • 大爱清尘
  • 记者公益
  • 尘肺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