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回家!(20120110)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0日 22: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4b73268c43f04b86a8e573cc9e852ce8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他叫邱茂。

    邱海明:茂茂,这个修车的嘛。

    记者:是不是他?

    邱海明:就是,就是。

    邱茂:我们都想回来,你叫我们回来,我们都想回来,都承诺你回来肯定要回来。

    邱海明:能回到我的面前就好。

    邱远东:回去给我老爸打一口井,他以前不相信那个地下水的。

    在广东打工的一家人,在四川生活的老人,他们彼此的牵挂,他们各自的生活,他们要团圆过这个新年。

    邱茂舅妈:你看一个家就是一个宝盖,下面住了很多人嘛,所以这个家是每个人人生中,也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希望回家、渴望回家。

    《新闻1+1》今日关注:回家!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前天就已经拉开了今年春运的大幕,提到春运总会想到宏大的数字、宏大的场面。宏大的数字,比如说今年春运总的人次要超过30亿,相当于所有中国人要平均来回折腾两趟还多,这是一个多么宏大的数字。还有宏大的场景,不管铁路、公路还是飞机场等等,人山人海,我估计这个时候在月亮上拍的话,恐怕看不见长城,可能都能拍到中国春运的场景。

    但是今天不想去提宏大的数字和宏大的场景,而是回到一个最小的家庭当中,去讲一个故事。这个家是什么样的家?先给大家做一个人物简介,这边是爷爷和奶奶,爷爷和奶奶在四川宜宾,中间是孙女跟孙子,这边是儿子跟儿媳,但是这四口人在广东的广州打工,当然姑娘跟着他们一起生活。整整六个春节,儿子、儿媳,还有孙子和孙女没有回四川老家过了,今年爷爷、奶奶可是急死了,当然爸爸、妈妈那边,还有孙子、孙女那边也是归乡似箭,可以说双方契合在一块了,都想到了家,在今年春节变得更温暖。但是他们买得着票吗?他们能实现这样一个旅程吗?在这样一个家庭背后又透露出目前中国的哪些现实呢?来,走进这一家人。

    1月8日,广州,正在埋头修理摩托车的人叫邱茂,春节降至,来修车的人很多,为的是在修车店休假关门前把车子修好,为过年走亲访友做准备。虽然很忙,但哪怕只有三五分钟的时间,邱茂也会掏出手机打下订票电话。

    邱茂:我在9点45分左右打电话,一直打着,有一天是打到10点45分,昨天就没打通,一直打到10点、11点都没打通。今天10点半就通了,但是没票了,刚才老爸打电话问我,说还没弄到票,我说快了快了。

    记者:不好意思啦?

    邱茂:我没办法,他叫我定的,惨了。

    邱茂是四川宜宾人,六年前和父母以及妹妹来到广州,从那之后,还没有回家过过年。尽管铁路部门提前于去年12月28日启动农民工临客运输,在运力等方面采取了倾斜措施,今年又加开了548列列车,但运力和需求之间的紧张关系,还是让邱茂感到了压力。眼看着就要开始腊月二十八这一天火车票的预售了,邱茂决定再到网吧试试,可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因为访问用户太多,并没有成功。

    邱茂的父亲名叫邱远东,一直在催着儿子赶紧订票,随着春节的临近,他回家的愿望也越来越强烈。

    邱远东(邱茂父亲):前几年是我的小弟,他离得近一点,经常回家过年,我都没有回家过年,很远的。

    记者:您家里兄弟几个?

    邱远东:两个,今年我兄弟不在家里,就他们两个老人在家里,他希望我们回去过年。为了能够买上票而焦虑的邱远东牵挂着远在宜宾的父母。最近这几天,老人几乎天天打电话来,询问何时回家。

    爷爷:能回家吗?

    邱茂:我今天又去订,没订到票。

    爷爷:唉呀,你又糊弄我。

    邱茂:他说我又骗他了,我正想办法订的,尽量订到票就回来。

    不太了解订票情况的爷爷有些误会,认为邱茂是在糊弄他,而邱远东也在电话中安慰着父亲。

    爷爷:远东啊,你买不到(票)就算了嘛,我能怎么说嘛,就不说了嘛。

    邱远东:我们尽量地买票,(争取)早点回来过年。

    爷爷:是啊。

    邱远东:等开年回来,回来过元宵节。

    爷爷:你又不晓得是7月8月(才回来)。

    邱远东:这个简单,不仅是大年啊,还有元宵节。

    爷爷:要的嘛,不要又哄我啊。

    邱远东一家听出了老人理解中的期待,一家人放下电话,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同在广东打工的邱茂的舅舅、舅妈也目睹了这个过程。

    邱茂舅妈:你看一个家字就是一个宝盖,下面住了很多人,所以这个家是每个人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主持人:不容易。我们现在来看一看从广州到宜宾,火车车程一共有2100公里,一共有两列列车可以从广州直接到宜宾,要开34个小时。因此,我们再来看今年春运数字的变化,春运人数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年平均增长5.6%,近几年要接近10%,年净增长量达到2亿人次,所以,今年终于超过了30亿,达到了31.58亿。道路旅客的客运量为28.45亿,因为承担的都是短途,或者是中短途的迁徙。为什么火车的压力这么大?因为在春运期间,全国铁路发送旅客2.35亿人次,其实只占春运不到10%的人次都不到,但是中长途基本上绝大多数都要靠火车来解决。因为第一票价比较便宜,第二路途太远了,因此火车的压力就变得极大。

    但是,现在摆在这一家人面前的一个巨大挑战,梦是美好的,今年过年全家团聚,但是希望却显得非常脆弱,这张票能买到吗?接下来就连线一下一直采访这件事的本台记者刘晓波。刘晓波,你好。

    刘晓波:你好,岩松。

    主持人:简直像一个牵人心弦的故事,到底票买着没有,赶紧给观众朋友交个底。

    刘晓波:一个非常好的消息,小邱的火车票在今天解决了。

    主持人:哪天的?

    刘晓波:今天,就是今天,但是,他要到明天的凌晨,这辆车才会开出广州。

    主持人:全家人票都买着了是吗?

    刘晓波:对,全家人都买到了票。

    主持人:他用了什么方式买到的票?因为现在买票的方式有好多种。

    刘晓波:这张票主要还是要感谢一下广州铁路集团。在我们节目播出这几天,他们也一直在关注着小邱一家人,在他们管辖的路段之内,发现有一辆从深圳开往成都的列车,这辆列车还有大概三四百张没有座位的车票,在拿到这个消息之后,他们就给小邱打了电话,问他还有一些站票要不要买,如果买可以提前预留一下,因为他们也非常关心小邱这一家人。在今天下午一点多钟我去了小邱家,这一家人正在商量,经过反复的商量之后,这一家人决定,因为能够在春节之前回家,毕竟还是很不容易的,所以一家人还是决定即使是站票也要回去。

    主持人:一方面来说是站票,另一方面来说毕竟还是走了报道的后门,恭喜他们的同时还不能当成普范的例子去普及。他们有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老人,毕竟是好消息?

    刘晓波:这个问题我也问了小邱一家人,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有通知家里的老人,他们不通知是因为觉得没有坐上火车心里还是不踏实,如果给老人太多的承诺,老人会一直惦记着,他们主要是想上了车之后,踏踏实实能够回去了才会告诉老人。

    主持人:我非常理解这种心情。还要再问一个问题,其实你在采访当中,一定也在关注这个问题,这个答案可能不复杂,但是到每个家庭里都会有一些数字的考量,为什么一定要选择坐火车,而过去的六年又没有回家?

    刘晓波:主要是火车票确实对于他们来说比较难买,并不是他们的原因,因为,整个在广州地区有很多的外出务工人员,每年都会有一部分人因为买不上火车票,大家回不了家,这方面主要是目前铁路的运力还不能满足春运期间大量的客流需求。

    问了他们要不要选择乘汽车回家,乘汽车两个考虑,火车的票价是200块钱一张,而汽车票价是600块钱一张,这还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从广东开汽车一直到宜宾,中间大概路程2000多公里,而且有很多是山路,尤其到冬天,路上经常会有冰雪,很不安全,所以这一家人还是宁可选择买火车站票,宁可买不到票节后回家,也不愿意坐汽车。

    主持人:但是还是要恭喜他们,晓波,谢谢你。

    其实透过这样的一家,他们这四口人在广州的,只不过是众多的离开乡村到外地去打工人群当中的一个缩影。关注完他们四个,而且再过几个小时他们就要上车了,虽然是站着,但是也会有一种家的动力在支撑他们。我们要扭转一下视线,在四川宜宾,这一对老两口日子怎么过的?是在怎么盼的?来,走进另一个家。

    从宜宾市区出发,开车大约两个小时,记者来到邱茂的老家,江安县桐梓镇的集中村。

    记者:今天专门过来看一下你们,邱茂过几天,今年就要回来看你们了。

    邱海明(邱茂的爷爷):回不来。

    倪映才(邱茂的奶奶):(近)七年没回来了,你看院里的树都你长这么高了,他(邱茂)就没回来过。

    这栋二层小楼就是邱家。下面一层是80年代建的,在两个儿子陆续结婚之后,家里又花了六万块钱加盖了一层。2006年,爷爷邱海明得到了脑血栓,修房、治病,一家人欠下了两万多元的债。当年,大儿子、儿媳带着一岁的女儿邱南去了广州,随后13岁的邱茂也跟着父母南下打工二。两年前,二儿子也到外地去打工,自此家里就只剩下老两口了。

    记者:你现在身体怎么样?

    邱海明:现在都还有后遗症,眼睛都看不见(不清楚)了,一天天的。

    记者:你耳朵呢?

    邱海明:这个耳朵听不见,这个耳朵能听到,这半边坏了,这边含烟都含不稳。

    爷爷奶奶现在都已经年过六十,对老人而言,挑水、吃水,成了平日里最大的麻烦。

    邱海明:我(身体)好的那几天,百来斤还是能担得起,走不了多远。

    记者:百来斤?

    邱海明:是平的(路),上坡路不行,但是(身体)不好就挑不起了。

    爷爷发病时就得让奶奶去挑水,63岁的奶奶一次挑两个小桶,60斤,赶上农忙,老人就有些吃不消了。

    邱海明:这个坝子晒谷子不行,我们两个背到楼上去晒。

    记者:你(患病)背得起吗?

    邱海明:老婆婆背,晚上怕下雨又背下来,第二天又背上去。

    记者:每天背。

    邱海明:是啊。

    赶上奶奶风湿疼痛,别说上楼晒谷子,就连迈一步台阶都很困难,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愿意打电话告诉儿子。

    邱海明:我要替他们着想,他要还账,他有一家人要生活,我强行要钱不好,他们还是苦,他在外打工就不苦啊。

    倪映才:我们两个就自己疗养(治病),不能给后人(晚辈)拖账,跟后人(晚辈)赖着。

    为了给儿女减轻负担,两个老人自己种田,一年能有一千斤左右的收成,除掉自己的口粮,剩下的六七百斤粮食和家里喂的十来只鸡鸭能卖点钱补贴家用。

    记者:你还是想他们回来?

    邱海明:哪天不想哦,想不到。打电话说我过年就回来,过年了给我说回家不了。不要问我了。

    六年,邱茂一家都没能在年关回来和老人团聚,尽管对于儿子一家能否回家过年存有疑虑,但老人还是给孙子、孙女准备了他们最喜欢吃的花生和蔬菜。

    倪映才:他说回来,我就摘点白菜,摘些花菜,他们要吃牛皮菜,不然我们两个种不了这么多。

    主持人:一对身体还算不上特别好的老两口,都已经60多岁,空巢在家。其实空巢家庭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袭击了目前的中国。不要说在农村里大量出现这样的空巢家庭,在城市里现在由于孩子出去上学,相当多的40多岁夫妇的家庭里就已经变成了空巢家庭。

    去年新华社记者刘杰在陕西拍了一组照片,在农村他用凳子比喻每一个家庭当中出外打工、工作或者是求学的人,我们来看看这是一组非常触目惊心的画面。在这张照片上摆了六个凳子,这张照片上四个凳子,这张照片上六个凳子,这张照片一个,男主人公出去了,这张照片我都数不过来,十几个凳子,他们都在外面打工。最后能够看到这一系列的照片下来,难怪人们非常形象地称之为,现在中国的农村是“三八”、“六一”、“九九”部队,“三八”指的是女性,“六一”指的是孩子,“九九”指的是老人。

    接下来我们就连线一下,采访过老两口的记者郑波,郑波,你好。

    郑波:岩松,你好。

    主持人:在当地,你了解了没有?像老两口这样的空巢家庭在农村里多不多?

    郑波:这个问题我在采访的过程当中也涉及到了,三个字--比较多。比较多的是拿小邱所在的集中村来说的,当地给我提供了这样一组数据,全村总人口是1598人,外出打工532人,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是526人,也就是接近1/3。集中村,在当地是一个劳务输出比较典型的村子,所以这1/3的比例,确实也是比较大的。

    还有一个信息想跟很多在外务工的人员,也包括小邱一家人分享,当你们在外务工的时候,其实在西部的各个城市、各个农村都有这样相应的一些政策,比如说像每年春节都会去慰问老党员,因为小邱爷爷当过村支书,也是村里的老党员,送点米、面、油生活必需品,可能东西不多,但是他能感受到政府在惦记着他们,当然还有很多帮助的方式,来关心他们。

    主持人:起码让他们不那么孤独。但是当这个比例已经到了这么高的地步,而且是三个字“比较多”的时候,很多孩子是否也都会向小邱那样,一下可能好几年,由于各种各样的因素不能回家过年,那么留守在家的人又怎么办?

    郑波:留守在家的人一方面是靠自己一定的劳动能力,来种植水稻、柑橘这样的低级作物,就像采访的集中村,是一个传统农业村,通过种植也能增加一定的收入,当然村里在外打工也是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像小邱家,小邱的爸爸妈妈每年给爷爷奶奶要寄两千多块钱,大概就是每个月两百多块钱,我之前问过,小邱的爷爷奶奶每个月的生活费和药费可能在400块左右,中间的差距怎么办?我也了解了,实际上他们每年就通过种植水稻,包括养一些鸡、鸭,最后算下来大概一年有两千块钱,基本上算下来这个差距就补上了。

    记者:就补平了,基本上也剩不下什么钱了。

    郑波:基本上能维持一个正常生活。

    主持人:经常不能回家过年,在情感上其实也有很大的落差,非常感谢郑波。

    因此我们就急切地盼望,再过几十个小时,那一家四口能够赶紧回到爷爷奶奶身边。但是我们更加关心的是,对,这的确是目前中国农村,包括整个中国目前的一个现状。接下来这个家庭会有什么新的选择吗?

    记者:这是不是邱茂?

    邱海明:茂茂,他在修车。

    记者:是不是他?

    邱海明:修车的就是。

    记者:长变了没有?

    邱海明:是变的多了,去的时候才多大个娃儿。

    当年的小孩子如今已经成长为20岁的小伙子,在广州,邱茂在汽修店修车,7岁的妹妹邱南在上学,而邱茂的父母给建筑工地制作水泥围栏,打工挣钱,像这样一根围栏,制作完成能赚六块钱,夫妻俩一天下来大概能完成30根。

    虽然远隔千山万水,离开多年,但对家的牵挂却一刻未停。在即将踏上回家路的时候,他们也在打算着将来,其中之一就是要把女儿小邱南送回四川老家读书,不再带回广东。

    邱远东:这边上学主要是我们早送晚接很不方便。 她(孩子)和两个老人在家里也没那么无聊吗。这个就是说没办法,当然我知道孩子在身边比较好一点,但是家里老人你要体谅他,没有一个小孩,他(老人)也是很麻烦的。  至少他(老人)看着她,唱啊、跳啊、笑啊、哭啊、闹啊,心里也会高兴一点。

    除了要把邱南送回老家上学,父亲邱远东还打算给老父母打上一口水井。

    邱远东:天旱,回去给我老爸打一口井,他以前不相信地下水的,喜欢天然的水井。现在他相信,今年天干大旱,我那个水井从来没有干过的,现在全部干掉了,要担水吃了,他知道比较辛苦。

    说到回家之后,邱茂也有一些自己的打算,他想在老家开个摩托车、汽车修理店。

    记者:你们一家人聊过吗?这个问题。

    邱远东:聊过啦,但是我们家里始终不如外面,经济水平跟不上,还有思想不一样的。比如说修车七七八八的,你跟他讲你(这样修)不行的,他说可以的,你马马虎虎帮我搞一下。你想你搞修理的,你今天搞了,明天不行、后天,他来找你是不是?在我们家里,搞那个修理是很麻烦的事情。

    记者:那对于你来说,你到底是想回去开个汽修店还是在这里开汽修店?

    邱茂:那要看看环境如何,店铺的铺组,人际关系这些地方。

    邱远东:现在就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我的意思是想让他在外面搞一个修理店的,我投资都不怕,但是他一个人要在这边(广州)搞修理店,肯定我们父母要在身边。但我们在他身边,我家里老爹老妈又没有人在身边,这是个很麻烦的事情。

    记者:邱茂,你什么意见?

    邱茂:我是想回去看看,看看环境如何,我们那边市场怎么样我都不知道,因为我太久没回去了。

    记者:其实在潜意识里你是希望?

    邱茂:希望回家了,在外面漂泊哪里好受呢。

    主持人:所以春运绝不只是春运的问题,春运也绝不只是铁路部门的问题,把春运的难题都压在铁路部门上根本扛不住,是此时此刻中国的一个现状。

    难怪专栏作家魏英杰会说,春运难问题在火车站以外,年年春运年年拥挤,这证明城市化进程步履蹒跚,也表明造成城乡割裂制度的因素没有清除,大多数外出务工人员并非割舍不下故土,也不愿意像候鸟那样来回迁徙。如果能一切都解决得更好,恐怕我们春运的压力才会真正变小。这期待着中国有更大的进步,我们共同期待。

热词:

  • 春运
  • 回家
  • 实名制
  • 网络购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