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上海地铁追尾事故(20110927)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27日 22:5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881ffa782cd8429f317e8db37ad7153b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现场画面

    上海地铁网络线

    上海地铁微博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新闻1+1):今天下午,上海地铁10号线列车追尾,受伤人数超过200人。救援、救治,恢复秩序的城市也在追问着原因。7月19日玻璃爆炸,7月28日开错方向,8月2日列车故障,9月27日列车追尾。故障频发,上海地铁10号线究竟怎么了?运载着城市梦想的地铁又该如何保障安全?新闻1+1今日关注“上海地铁追尾事故”。

    评论员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在我背后的大屏幕上,我们马上就能看到一张今天下午2点多钟的时候在上海一个地铁口拍到的画面。看主体是救护车,有九辆,外面应该还有。另外,有很多救护人员。这个地铁口似乎呈现了一种封闭的状态,有很多的人在旁边看。

    今天下午两点多钟上海地铁10号线,据说是由于信号出现了这种问题,然后手动操作,最后两列车追尾,一共有260人受伤。我们接下来再看一张图片,在这张图片上大家就可以对这个位置的关键性有一个明确感受,大家在画面上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上海的地铁线,那10号线是非常先进的和新通的线路,但是出问题的站,大家可以看一下,恰恰在四通八达的上海网络线,上海地铁的网络现在已经超过了伦敦,是世界第一。

    那么出事的点,恰恰在市中心的段落,附近包括豫园、新天地、南京路等等,都离这并不很远,可见这个位置的重要性。

    不幸中的万幸,先说不幸,这样一个追尾的事件导致260人受伤,虽然据前方的记者告诉我们,大部分都是轻伤,但毕竟这是不幸的。万幸的是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得到出了人命这样的消息,我们也希望永远不会得到,但是绝不能因为万幸了我们就说,这不幸没那么严重,我们希望不幸彻底不存在,因此追问开始。

    首先今天晚上的8点半,上海方面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针对这样的追尾事件。接下来我们连线参加了这个新闻发布会的本台记者王晨。

    王晨,你好。

    本台记者 王晨:岩松你好。

    白岩松:这个新闻发布会是由哪几个部门来举行的,大约举行了多长时间?

    王晨:今天晚上召开的“9.27”地铁列车的追尾事故情况通报会由三方面参与,其中有上海的交管局、上海卫生局、地铁运营方申通地铁集团,其中在这个会议持续了时间大概有30分钟。

    白岩松:王晨,我想你和我,包括现场的记者和市民关注的问题一定是一样的,第一个到底伤亡人数是否准确,程度如何救治?第二到底原因是什么构成的?第三个,恢复通行的地铁站是否可以保障我们的安全?你得到答案了吗?

    王晨:是这样的,从今天晚上的新闻通报会来看,首先卫生局公布了一个详细的数字,此次事故造成了271人住院受伤,到目前为止已有180人出院,其中61人住院,还有30人住院观察。对于今天晚上会议的内容主要针对是事故进一步的处理的一个方法,其中包括三个方面,一个是加强运营人员的运力,同时开始轨交的安全检查,严肃查处这次事故发生的原因。同时设立了第三方调查机构的介入,但是我们媒体最为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这次事故发生的原因,现场有媒体指出,说这次事故发生追尾的地铁10号线信号系统供应商是卡斯柯公司,得到的回应是申通地铁的运行方也承认,此次发生事故追尾的信号系统的供应商就是这家公司,确实是卡斯柯公司,这个与温州动车事故列车线路信号供应商是相同的。但对于目前进一步详细的信号系统到底出了什么样的问题,是因为人为的原因,还是其他原因,在我们的新闻通报会上并没有明确的提出,不过我们又更新的情况了解到,就是目前地铁10号线已经恢复了运营。

    白岩松:对,王晨,说到这儿的时候,就是大家非常关心的,这里似乎呈现出了一种矛盾,原因还没有进一步查明,但是10号已经恢复通行,安全是否可以得到保障?

    王晨:申通地铁集团,给出这样的一个答案,就是说现在的10号线运营实现了一个限速的状况,也就是说保持在每小时45公里的速度,给出了“45”这样的一个数字,说在这个适度的范围内,地铁能够维持安全的运行状况。

    白岩松:好,感谢王晨刚刚开完新闻发布会给我们带来的最新消息,谢谢。

    在王晨给我们带来的报道当中,有几个细节大家可能还是应该记住的,一个是这个信号的供应商跟“7.23”动车事故信号的供应商是同一家,如果一次具有某种偶然性,那么两次的时候,我想我们就要高度警觉起来了,因为用这个系统的很多的地铁包括铁路其实并不少,这个是一个。第二个现在恢复通行了,但是降速降到了45公里,那希望这是一个绝对可以保证所有乘客安全的这样的数字。

    那么另外还有一个,比较让你欣慰的是,有270人受伤,180人都已经出院了,只有61人住院,但是还是即使61人住院,我们也希望他们的伤情都很轻,尽早能够出院。

    接下来,既然说到了伤者的情况,我们就马上要联系本台记者在医院一直进行采访的李桢。

    李桢,你好。

    本台记者 李桢:岩松,你好。

    白岩松:因为我知道这次受伤了之后,由于人员很多要分散到很多医院,你所在的医院情况是怎么样?另外一个多小时之前,我看《东方时空》连线的时候,你说现在留在医院已经不到10人,是否进一步在减少?

    李桢:好的,我所在的这个医院是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在这个地方总共收治了因列车追尾事故当中的有52名伤者,那稍早前连线当中,我也有提到,这个地方还剩了不到10个人,我刚刚跟医院方面又进行了一个继续的沟通,他们告诉我,现在确定留在医院观察的伤者数量是8人,相当于已经有44名伤者从瑞金医院出院了。

    白岩松:就是剩下了8人,这个数字虽然减少了,但是我们依然会关心,你有没有问医生,他们的伤情重不重?其它医院的状况大部分是否也与这家医院情况情类似?

    李桢:我跟这边的医生有沟通,他们说目前这个伤者的伤情不是很严重,那么他们现在留院观察的这些伤者,他们的伤势主要是以骨折情况为主,但是骨折的伤情并没有对他们生命体征造成影响,也就是说没有微重病人,他们的伤势基本上还是属于不是特别重的范围,而且已经出院的这些轻伤者他们也是主要以擦伤和软组织挫伤为主,也是轻伤。除了瑞金医院,其它收治伤员的四家医院,他们的伤员的情况都是比较类似的,总体来看,在270人伤者当中普遍伤情目前看来不是特别严重。

    白岩松:好,非常感谢李桢给我们带来的报道。

    其实我们最大的担心,是当地铁出现了这种追尾事故的时候,我们会担心很多人生命受到了非常大的威胁,现在小小松了一口气,因为毕竟没有出人命,但是骨折这样的情况其实也并不算轻,在这里我们还是要祝福在此次事件当中,所有的受伤者,不管是轻伤还是略重一些的伤员,尽早的能够康复,能够回到他们正常的生活当中。

    接下来我们应该通过一组画面来回顾一下今天下午的这起追尾的事故,大约在下午两点十分左右,10号线的新天地站设备故障,10号线设备故障40分钟期间,大部分车都是走走停停,当时不采用电脑信号而是人工指挥,大约两点五十左右,在地铁10号线老西门城隍庙这里,一列车撞上了另一列,有很多乘客受伤,在车尾都撞上了栏杆,也有描述者说,鼻血不止。据车上的乘客介绍,10号线列车开到豫园路的时候,地铁说出了故障,稍停一下,但是大概停了十几分钟,就突然又开了,刚开了几秒就听到了紧急刹车,追尾撞了。据上海早报记者调查,当时前列车还在站台,刚要启动,速度比较慢,大约时速在1公里左右,因为刚动。后一辆车以正常进站速度,大约30公里时速撞上去了。之前的介绍当时由于设备故障,地铁各站采用电话闭塞的方式,也就是手动驾驶方式,电话闭塞方式意思是电话通知了每个站来进行手动这样的驾驶,所以这大致是今天下午的状况。

    接下来我们还要连线一下,上海电视台的记者宣克炅,因为他一直在现场目睹了整个过程,宣克炅你好。

    上海台记者 宣克炅:你好,主持人。

    白岩松:因为当时事件发生的非常突然,你观察到的现象给大家描述一下。

    宣克炅:其实在这起事故发生之后,我们要注意到几个问题,第一个就是现场滞留人员的疏导。第二个就是现场救援处置的一个迅速与否。第三个是信息发布畅通和乘客的安抚、疏散问题。其实我觉得这三个问题都是处置的相当不错,其实我们看到滞留人员的疏导,在我们镜头当中可以看到,很多的乘客都是从隧道内有的被扶出来,有的自行走出来。

    另外我在现场的时候,大概整个救援现场在老西门站,至少有300名抢险人员进行救援处置。第三个问题就是说,我们信息发布的通畅,其实上海地铁是在官网上迅速的进行了一个公布的信息,但是我们要注意到一个问题,就是安全距离的问题,刚才您也讲到了一个闭塞区间,就是采用电话闭塞的系统,在闭塞区间,首先我们要了解到,为什么在闭塞区间里面怎么会出现两列列车,如果能够出现两列列车,为什么它的安全距离不足以保证不追尾相撞后来的产生。第三个问题其实我们知道,在进入这个区间之后,也就是列车进站之后,它的速度是控制在20公里每小时,那么我在现场听到相关人员向领导汇报说,在撞击的时候可能速度仅仅是10公里每小时,这个只是地铁运营方面工作人员单方面的汇报,至于确切撞击的时速是多少,目前还有待相关部门的最终的确认和调查。但是我们觉得非常关注,而且非常希望了解的就是,在这样一个电话闭塞的系统情况下面,为什么这个安全距离没有保证好,另外在这个闭塞区间里面能不能出现两列列车,而且距离如此之近。

    白岩松:宣克炅我还有一个问题必须要问你,因为只有作为一个上海人对这一点可能感受还深深,我们毕竟离得很远,10号线不只一次出问题了,虽然以前的问题并不是特别的大,但是接二连三的时候就会把人们的警觉调起来,接着今天又出现了这样的问题,你作为生活在上海这座城市里的一个记者,你如何观察它,如何看待它?

    宣克炅:我只想说,其实上海的地铁,我前一段时间也参加了上海地铁的一个无车日的活动,那么在2009年的时候11月22日5点50分的时候,1号线也是突发一个供电触网跳闸的故障,造成了该区间的列车停驶,结果7点钟的时候发车,发生两车碰撞的事故,当时其实车辆的车损情况比今天我们看到这个情况要更为严重,当时人伤的情况没有今天这个人数多,但是在6点15分我离开现场的时候,还是看到很多的上海乘客,地铁的乘客还是想下到10号线老西门站去坐地铁,也就是说我们很多上海的市民都依赖地铁出行,这个我们城市交通的命脉。

    白岩松:因为大家不可或缺,这是一个重要的干线,非常感谢宣克炅给我们带来的报道,当然还是要把祝福继续送给上海所有的地铁都安全运营。

    其实在出现了追尾的事件之后,另一个细节我们也一定要记录在案,那就是很快的时间,上海地铁就用微博表达了歉意,你看它的这段话写的是,今天是上海地铁运营有史以来最暗淡的一天,无论最终原因和责任怎样,给市民乘客造成的伤害和损失尤感愧疚。全力抢救伤员,尽快恢复运营,接受和配合部门对事故的调查和追责;坚决整改举一反三,再多致歉比起实际损害也显苍白,但还是要深深道歉。

    说句实话,当我知道了追尾事故,接下来不久又看到了这个道歉微博的时候,我感到这个道歉的微博做得非常具有上海特色,非常值得鼓励,但是一个让你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没过多少分钟,这条微博删掉了,后来就再也看不到了。在看不到了这个不久之后,又出现了第二个类似道歉的,也是地铁方面的。

    10号线运营正在逐步的恢复,事故原因将进一步调查,无论最终原因和责任怎样,我们对乘客造成的伤害、损失深感愧疚。事故发生后车厢里互救互助有序撤离的感人场景让人倍感温暖。那些一路狂奔全力参与抢险的武警消防官兵和抢修队员,让人肃然起敬。我们做得不好,相信我们一定会好的!

    这条发了之后呢,隔不久又删掉了,删掉了之后就有专栏作家魏英杰说,众目睽睽之下,上海地铁微博删了第二则道歉,这则微博是因为有人指责它延续了“大灾面前有大爱”,坏事变好事的舆论应对思路。哎,再这么删真成上海地铁“道歉事件”了。上海地铁两度删帖感觉有些手足无措,既要符合领导要求,又要表现出诚意不好做,其实最好的危机公关就是诚恳面对事态,不掩饰、不诿过,以真心换谅解。

    非常有意思的事,我刚才也肯定了它的第一个道歉,在我们节目开始之前不久的时候,第一个道歉再次卷土重来,在这里我们要为能够原样一字不差的又重新回来,我觉得要感到一种欣慰,不管背后是一个多么复杂的一个思考和博弈的一种过程。

    好,接下来我们要关注另外的一个必须要关注的点,上海的地铁10号线,十全并不十美,出现问题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为什么?

    全程三分之二位于市中心区域,四大繁华商业街,既多条交通要道,这就是上海的地铁10号线,即便没有亲身乘坐过,看到南京路、淮海路、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同济大学这样的站名,也能体会到这条地铁对于上海交通的重要性,但在最近,它却不断让乘客感到些许担忧。

    本台记者 陈雯:这里是上海10号线的老西门站,为了防止乘客们在拥挤的时候会不小心掉下站台,地铁部门特别打造了这样一组屏蔽门。在19号早上的5点20分,连接14号门和15号门之间的一块固化玻璃突然出现了爆裂的情况,现在事故正在处理当中,我们看到站台上面的玻璃都已经被清扫干净了,但是在铁轨中还出现了一些玻璃的碎片等待打扫。

    地铁第一运营有限公司设施部经理 徐春:对于爆裂的这块区域,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块区域,设置了一米线的围栏,并安排专人在这里进行看护。

    7月19号玻璃突然爆炸让很多人虚惊一场,考虑到10号线的运客任务,地铁部门并没有立即更换爆炸玻璃,而是在晚上10点半运营结束后进行工作。地铁屏障门项目总承包商和相关部门组织力量调查原因,并组织安全技术人员对上海全线三万块玻璃进行了一次全面检查。而就在这次事件发生后不久,7月28号晚上,又发生了一件让人诧异的事情。

    主持人:晚高峰时上海轨交10号线一辆列车既然开错了方向,今天地铁方面解释说,这是由于信号调试过程当中发生故障,导致列车错误的开向了虹桥火车站。

    事后,地铁运营方解释为信号故障,并表示歉意。但仅仅几天之后又出现了故障。8月2号,10号前一趟列车在隧道区间内发生故障停运,但故障车车门却无法打开,所幸这一过程中并无发生任何意外,而就此次故障,上海地铁方面也作出了公开道歉。

    接二连三的几次地铁意外,实际上已经让人们对10号线的安全充满了疑虑,也有一些不解。不仅仅是因为这条线路的重要性,也因为它是一条新的地铁线。去年4月10号,历时4年时间建设完成的轨道交通10号线投入试运营,这对于上海的地铁建设意义深远,它意味着中心城区市民出门500米内就能乘上地铁的目标已经实现。巧合的是1995年4月10号,上海的第一条地铁线路1号线通车运行,在短短的15年间,上海人已经拥有了11条线,总长420公里的地铁网络,这样的跨越式发展无疑给上海市民的出行带来了无数的便利,但今天发生了列车追尾事件,也再敲响一个警钟,那就是对于安全的保障。

    白岩松:信号系统的提供商跟“7.23”动车事故的信号系统提供商是同样的一家,《中国青年报》的记者周凯还给我们谈到了这家公司在面对采访时候的态度。

    《中国青年报》记者 周凯:这个系统其实都是一个叫卡斯柯公司提供的,这家公司是由中国铁路通信信号集团公司,和阿尔斯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的一家中外合资企业,而且这个公司从它网站上面公布的一些情况看,就是它现在的信号系统遍布了中国很多大中城市的地铁线路,包括上海还有类似于深圳、广州、长春这些地方。

    我们其实也去采访了卡斯柯公司,其实它自己在它网站上,就是在8月2号那起事故之前,也发布过消息,当时说信号系统已经升级,而且他们就要全功能载客运营,那么其实就在它发布这个消息之后,就发生了这样一个事故,就是我们曾经给他们打电话,但是他们对于这个原因就是不便透露。

    白岩松:记者有很多的痛苦,其中两种是这样的,一种是你不知道这个事情要发生问题,因为你完全不知道最后真发生问题了你会自责。还有一种是你提前就知道,你就预警了,觉得它会发生问题,并且不断的在呼嚎,但是它理都不理你,还是要去发生问题,这同样会让你感觉痛苦。那接下来再听听专家如何谈论非常先进的上海地铁的10号线。

    同济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院 副教授 张轮:上海10号线规划属于上海地铁网络里面的一条技术含量比较高的线路,因为目前它是按照无人驾驶的标准设计,无人驾驶目前这个技术在国际上不是什么领先的技术,因为包括英国和新加坡都是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运用无人驾驶技术。科学技术发展到今天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这技术已经是足够支撑你无人驾驶,但是你为什么没用好,肯定是你人为的细节抓得不是太够,就是这个道理,所以我们觉得如果真的是解决这种东西,实质就是细节和系统,可能我觉得要想解决这样比较好,因为对以后设计包括运营有一些借鉴。

    白岩松:刚才专家的这段话里头,可能有一个词一带就过去了,但是它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词,就是“细节”,现在我们总是在强调我们的技术很先进,非常非常的领先,但是还是要说说那句话,如果你在细节方面做得不够好的话,再先进的技术都悬。

最新消息:

上海通报地铁追尾事故已有271人到医院就诊检查

    上海市卫生局局长徐建光在27日晚间的新闻通气会上说,截至晚上7点,已有271人到医院就诊检查,其中180人出院,其余有61名伤者住院,30人在急诊观察室进行24小时观察后,如无特殊情况即可出院,目前没有危重伤员。 

上海地铁追尾事故:地铁十号线恢复运营

    目前,记者了解到的最新情况是(上海)地铁十号线已经恢复了运营。申通地铁集团给出的答案是,现在十号线的运营实行限速,保持在45公里/每小时,在这个范围内,地铁能够有安全的运营状况。

与温州动车事故信号系统是同一供应商:卡斯柯信号有限公司

    媒体最为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这次事故发生的原因。现场有媒体指出,此次发生事故的上海地铁十号线信号指挥系统供应商为卡斯柯公司。得到的回应是申通地铁运行方承认此次发生追尾的信号系统供应商确为卡斯柯公司,其与温州动车事故中列车线路信号供应商是相同的。但对于目前,进一步详细的信号系统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是人为原因还是其他原因,新闻通报会上并没有明确提出。

相关评论:

【非常识】六问上海地铁追尾事故

    2005年,时任上海地铁运营有限公司运营安全处处长的朱效洁向记者表示,上海地铁有一整套行车安全管理规范,加上有“列车自动控制系统”,不会发生地铁列车追尾事故。6年过去了,上海地铁十号线两辆列车追尾,扇了朱效洁一记重重的耳光。但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其间疑问很多。

相关视频:

上海地铁10号线地铁追尾:上海就追尾事故召开新闻通气会

上海地铁10号线列车追尾:事故伤者回述惊现瞬间

上海地铁10号线列车追尾:近年来上海地铁事故频发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新闻1+1
  • 上海地铁
  • 追尾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