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中国南方多地电荒未缓解 广西缺电预警持续飘红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2日 07:3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新网8月12日电(能源频道 王珊珊) 立秋以来,南方的高温干旱却在毫无节制地撕扯着百姓对炎夏的最后一点耐心。而每年夏天都如约而至的夏季电荒,今年也显得更加漫长。

  自今年6月入夏开始,浙江、江苏、湖南、湖北、广东、广西等省区就开始出现电力缺口,进入传统电力紧张月份的7月,缺口量井喷,原本水电发达的广西在7月下旬甚至发布了严重缺电的一级红色预警信号。经过一个溽热难耐的夏天,部分地区的电力缺口并没有得到缓解,或许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柴油发电机轰鸣声此起彼伏

  走在以现代化程度高而著称的江苏苏州高新区,路还是笔直而整洁的路,水也是清澈荡漾的水,但骄阳下此起彼伏的发动机轰鸣声击碎了人们对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的完美幻想。自从7月拉闸限电以来,高新区的租用发电机就像击鼓传花一样随着限电区域的轮换而流转于各大小企业。“花”到哪,响到哪。

  在这里,有一家合资机械制造企业,被划在每周三要拉闸限电的范围内,为了不耽误工期影响企业生产,厂区租了两台大马力柴油发电机,在限电的时候自行发电保证生产。在浙江温州、广西柳州等制造业发达地区,拉闸限电时段,发电机的轰鸣声也都此起彼伏。

  南方电网办公厅8月6日的数据显示,进入7月以来,南方电网全网统调负荷快速攀升,最大错峰负荷达1120万千瓦,该电网覆盖区域除海南省外,云贵粤桂均出现错峰限电情况,供电形势一度趋紧。

  事实上,江浙地区部分企业也因实行“停1用6”、“停2用5”的错峰限电政策而影响产能,而在广西等地区限电限产高达“停3用4”,这也就意味着,企业一周之内几乎有一半时间不能开工生产。

  停产,还是不停产,这是个问题。在订单积压、工期紧催的重压之下,高耗能、高污染的发电机成了这些企业的救命稻草。

  “租用一台1000KW柴油发电机的价格是15万~16万元,用柴油发电的成本差不多是平常工业用电价格的2~3倍。” 扬州一家机电设备公司的销售经理袁先生对记者说。

  而今年夏天柴油价格的几次上涨也让企业自主发电的成本变得更高。

  像“尾号限行”一样限电

  因为停电,在苏州高新区那家机械制造企业做研发的王先生每周三成了休息日。“公司舍不得给我们用高价电吹冷气,好钢都用在了刀刃上。”他说。但在周末不限电的时段,他和其他第二梯队的同事要把周三的工作补回来。

  虽然周末要加班,但和广西南宁、柳州等地的人们比起来,王先生已经算是非常幸运的了。

  因为电力缺口实在太大,拉闸限电的禁区居民用电,在广西都难以保证。为了相对合理地分配极其有限的电力资源,南宁把全程分成5个区片,从周一到周五,轮流禁开空调。和北京等城市的汽车尾号限行一样,在南宁,超市、商场、写字楼等公共场合,一周总有一天需要停开空调。

  “如不按规定执行,我局将根据南宁市有序用电工作要求处于(予)停止供电7天的处罚。”《关于南宁市空调负荷分片关停计划的通知》中如是表示。

  而用电压力更大的柳州市,被分成7区片,1周7天轮流限制空调开放。

  这里的限停无周末。

  自承重压或转向终端市场

  广西南宁的建筑公司提货员小李注意到,一吨铝合金型材的价格从7月末的25800元/吨涨到26100元/吨,“一个多星期就涨了300块钱,这不是抢钱是什么?我们公司拿货还是内部价,市场价更夸张,已经涨到26600元/吨了。供货商说还会涨呐,说是因为拉闸限电的成本提高了。”

  而同样发现工业产品价格上涨的还有广东江门的杨小姐,她的公司所需的包装用纸从7月中旬到现在已经提价三四次。“不过,虽然价格长了不少,至少现在有的供货商手里还有一些之前生产的库存,等把库存这部分销售完,那价格就真涨得没边儿了。”

  而原材料成本和劳动力成本等多重压力下,不少企业纷纷停产。南宁的小李说,因为南宁的铝合金型材价格暴涨,他还特意问了问柳州的供货商。“因为承受不了限电期间自行发电的高成本,厂子已经停产了,现在销售的都是之前的库存,价格更高。”

  忍受不了的,不仅是小李和杨小姐们,更多的是在各种高压的夹缝中艰难生存的中小企业。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温州中小企业的生存环境在这个夏天又开始大幅恶化。“原材料成本、用工成本都在挤压着企业的利润空间,而拉闸限电,不得不自行发电,更是让企业的生产成本日渐高涨。”这位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为中小企业生存谋求出路而四处奔走的温州中小企业代表,感受到了不比2008年更小的压力。

  “有些企业因为成本上涨而涨价,但更多的企业根本不敢涨价。当前市场状况本来就不好,再涨价,就会更快地失去市场。所以,企业的涨价空间已经微乎其微。”周德文说,有的中小企业因为承受不了成本上涨带来的压力,已经处于停产和半停产的阶段。

  “温州对企业拉闸限电的政策也有区分,对6200家重点企业每天限电2~3小时,但对更广大的中小企业,就要"停1用6"、"停2用5"了,这其中的差别还是很大的。”周德文说。

  电荒何时不再来?

  由于去年12月份至今年3月份南方各省区的冬春特别冷,寒冷的时段持续特别长,气象部门预计,今年的夏天也会更加炎热而又漫长。

  7月末,广西电网公司宣布了广西正在经历20年来最为严重的缺电状态,同时发布了缺电一级红色预警信号。8月9日,广西南宁电力供应部门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广西严重缺电的一级红色预警信号尚未解除,广西电力缺口依旧巨大,暂时没有降低预警级别的征兆。

  南方电网公布的预计数字显示,进入三季度全网将面临电力电量双缺局面,最大缺口可达1200万千瓦,总体缺电将超8%,个别地区缺电将至20%以上。

  周德文表示, “温州的电力缺口已经达到60多万千瓦,短时间内也很难缓解。每年都这样拉闸限电让中小企业很难承受,如果国家电力部门不对电网和发电结构进行根本的改造,在未来几年,电力缺口仍然难以填补。拉闸限电仍将继续,企业将更难生存。”

  周德文有些无奈地说:“小企业也得活啊!”

责任编辑:黄田园

热词:

  • 南方
  • 电荒
  • 广西
  • 缺电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