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首都机场高速7月起降低收费 进京方向停止收费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29日 04:2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京华时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方案

  天竺收费站出京方向5元

  市交通委宣布,为进一步降低出行成本,同时努力保障首都机场的正常运转,本市对首都机场高速公路车辆通行费收费方式和收费标准进行了调整,新的收费方式和收费标准自7月1日起实施。

  根据调价方案,机场高速天竺收费站出京方向收费标准由10元/标准车·次调整为5元/标准车·次,各类车通行费相应调整。其他收费站出京方向执行现行收费方式、收费标准不变。各收费站进京方向停止收费,撤销三匝收费站。

  目前机场高速出京方向有天竺、苇沟、杨林等收费站,进京方向有天竺、苇沟、杨林、三匝等收费站。此次调整收费后,出京方向天竺收费站小客车收费降低至5元,二匝、苇沟、杨林维持原先的5元收费标准,这意味着机场高速出京方向小客车收费一律为5元,进京方向一律免费。

  机场路天竺收费站、京承高速黄港收费站、机场二通道岗山收费站、京平高速吴各庄收费站继续实行验票通行政策,具体为:持京承高速公路黄港收费站去往京平高速公路方向、机场二高速岗山收费站进京方向、京平高速公路吴各庄收费站进京方向的通行票据,在当日通行首都机场高速公路天竺收费站时,可验票免费通行一次。

  有关部门称,此次调价是本市落实五部门通知的具体措施,方案吸收社会意见,经多次调研后确定。

  释疑

  去T3航站楼走机场南线仍需10元

  北京首都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介绍,因机场高速出京方向天竺收费站调整为5元,因此走机场高速去往T1、T2航站楼,收费将由目前的10元降为5元。去T3航站楼的车辆,因需转机场南线,因此小客车收费仍为10元。同时,此次收费调整也不涉及机场第二高速。

  有网友指出,去T3航站楼也有办法省5元:过了机场高速天竺收费站,从机场联络线就可以到T3航站楼,不用再交钱,也就是说只需交天竺收费站的5元通行费。北京首都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表示,走此路线确可省钱,但路上可能会比较堵。

  背景

  机场高速收费遭公众质疑

  日前,中央五部门就开展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发出通知,首都机场高速收费问题再次成为公众焦点。

  首都机场高速公路立项时被定为“政府收费还贷公路”,收费年限最多为20年,但1997年北京控股香港上市时,机场高速96%的股权被置入北京控股,性质转为“经营性公路”,并获得30年收费经营权。公众质疑,机场高速自1993年收费以来,按车流量推算,收费早已超出当时投资款,并已出现大量盈余,应停止收费。有人大代表提出:机场高速收费时间将长达34年,不但超出政府还贷路收费年限,也超出了经营性道路的收费年限。

  首都机场高速公路7月1日起将降低通行费收费标准,按天竺收费站出京方向的新收费标准,小客车通行费将由每次10元,调整为每次5元。各收费站进京方向停止收费。市发改委、市交通委昨天发布了这一消息。这是2009年10月以来,首都机场高速第二次降低收费标准。

  影响

  机场高速车流量或增两成

  昨天,机场高速将调价的消息在网上传开后,一些网友在肯定调价积极作用的同时,担心机场高速将更加拥堵,以后去机场可能要花费更多的时间成本。

  北京首都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表示,目前,机场高速每天早上7点多就迎来出行高峰。降低收费后,可能会增加机场高速特别是进京方向的车流量,吸引从密云、怀柔、顺义进京方向及周边路网的交通流,初步预计车流量将增加15%至20%左右,从而加剧交通拥堵。

  应对

  避免拥堵拟分流车辆

  交管部门已制定了专项交通疏导维护方案,对可能出现的拥堵情况和车辆排队长度,按进出京双向分别启动相应等级的疏导上勤方案。交管部门作了应急处突的各项准备,包括协调机场高速公路产权单位,增加清障救援车辆定点备勤,加大清障排堵力度。机场高速公路一旦发生突发情况,交管部门将适时采取远端分流措施,分流车辆绕行三环路、四环路、五环路、京承高速、京顺路、机场辅线、天北路、来广营东路、酒仙桥路、东苇路等周边道路,缓解机场高速公路交通压力。

  对话·王锡锌

  望公开收费总额

  王锡锌,北大法学院教授,长期关注首都机场高速公路收费问题,曾要求市发改委等部门公示收费信息。

  京华时报:首都机场高速降费了,您有何评价?

  王锡锌:这是对公众、媒体长期呼吁的回应,也是对五部门清理收费公路通知的回应,值得肯定。对道路使用者而言,当然价格越低越好。但是否真的要继续降价,需通过对实际效果的长期关注和评估决定。

  京华时报:有网友质疑调价过程不够公开,您认为呢?

  王锡锌:根据《收费公路管理条例》,公路具有公益属性,调价由价格部门管理核定,过去常见的是涨价,因此有听证等公开程序。此次降价对公众有益,不需听证。

  京华时报:本次调整未涉及收费年限,您如何看待?

  王锡锌:收费公路是否停止收费,原则上要看是否收回投资,是否已有合理回报。但最长期限是一个“兜底条款”,并不意味着在此期限内收费就合理。对机场高速收费年限的核定,要看投资和回报情况,我们期待有关部门公开收费总额。

  京华时报:北京哪些高速公路收费还应清理?

  王锡锌:对收费公路的整改,最迟不超过明年6月各地就要“交卷”。以北京为例,机场高速、京藏高速(八达岭高速)、京港澳高速的收费年限,是否在整改时限内“瘦身”,是检验通知是否落实的“试金石”。京通快速路,应明确是城市联络线还是公路,如属于前者就算市区道路,没有收费依据,应取消收费。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邓杭 钱卫华

责任编辑:魏铮

热词:

  • 收费年限
  • 收费公路管理条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