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新闻调查】干旱 城市的反思(2011年2月19日)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19日 22:4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新闻调查]>>

    解说:2011年,中国的华北大地在干旱中迎来了立春。自从去年十月以来,我国的华北、黄淮地区降雨量严重偏少,山东、河南的许多地方连续三个月滴雨未下,在过去六个月里,整个河南省的降雨量只有往年同期的10%,全省小麦受旱面积达到3350万亩,生活在山区的二十万人出现临时性饮水困难。然而,人们看到的干旱画面仿佛只来自农村,在与农村相距不远处干旱大地的城市,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对于干旱似乎并没有多少感受。

    同期:你知道今年河南有干旱的情况吗?

    同期:知道,全都知道。

    同期:听说过,在电视上。

    同期:看电视上说是农村的用水是比较困难。

    同期:这个天气这种干旱,在城里头能感觉到影响吗?

    同期:我还没仔细体会。

    同期:但平时你在城市里面用水生活会受影响吗?

    同期:那倒没有。

    同期:那倒没有,因为我们用的是自来水公司的水。

    同期:那您觉得郑州这个城市缺水不缺水?

    同期:郑州不缺水。

    同期:因为我从小就是郑州人,我能不知道郑州的印象啊,像我们小时候,到井里头打水的时候,就是弄个钩一打水就打出来。

    解说:从河南郑州沿着黄河向下游走四百多公里,就是山东省的省会济南,春节过后,此地观赏泉城标志性景观趵突泉的游客仍然很多,今年山东的大旱却并没有影响到趵突泉的喷涌。

    聂晶(济南市趵突泉公园管理处 导游):咱们这次来应该说看水的时机也是非常好的,所以咱们现在来看这个喷涌的景观,应该说还是非常壮观的。还能够有这么大的水,确实这个是非常难得的。

    解说:聂晶告诉我们,在去年的九月份济南的地下水位达到了创纪录的30.01米,是45年来最高的一次。

    聂晶:泉水喷涌不喷涌,感觉对于济南这个城市影响还是非常大的,整个城市的形象是完全不同了。喷水的时候,所有济南人的腰杆都是硬的,跟外地人,有时候和朋友一说带你去看趵突泉吧,这是我们济南的标志,水非常好。

    解说:当华北农村正被六十年一遇、百年一遇的旱情,折磨得干渴难耐之时,同样处于干旱地区的城市却似乎什么也没发生正常运转着,那么要供给一千多万城市人口的水源从何而来?它是否能支撑城市无限扩大的用水需求呢?

    五十多年前的郑州,有一条穿城而过的河流——贾鲁河,这是一条有着六百多年历史的河流,它的支流在郑州市内形成了六纵六横的水系,十二条河流形成了丰富的地表水,由贾鲁河支流汇集而成的西流湖是郑州市最主要的水源。

    记者:您也是打小就生在这村是吧?

    刘小文(新密市白寨镇高庙村 村民):对,我就生在这儿。这贾鲁河发源地,我小时候都知道这有船,那水很高很高,郑州人都吃这个水。

    记者:那水源在什么地方?

    刘小文:水源地在这儿。

    记者:您带我看看去。

    解说:郑州市向南二十公里是贾鲁河的发源地圣水峪。据说,这个泉眼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

    记者:这周围呢,我们现在站的地方?

    刘小文:周围这边都是水。

    记者:多宽,这水面?

    刘小文:水面就是二三十米宽。

    记者:二三十米就是从这儿涌出来的是吗?

    刘小文:从这儿涌出来,水流量很大。

    记者:第一次见到这种河的源头,水就是从我们看到的这个洞里面往上冒吗?原来。

    刘小文:原来往上冒,冒很高。

    记者:冒很高?

    刘小文:嗯,冒很高,有这么大石头扔里头都涌出来了,跟咱家锅滚了一样,就是往上冒。

    解说:今天,历经千年的泉眼已经看不到任何水的痕迹。当地人告诉我们大约在十五年前,这个泉眼就已经干枯了。

    记者:是什么原因呢?

    刘小文:那可能是水位下降了吧。

    记者:它是怎么渐渐变低的,您知道吗?

    刘小文:那这谁也说不了,每年都要下去看,看看还是水不往上上,找不着水。

    记者:那这么多年都没有了,您现在村里人每年还下去看?

    刘小文:就那还得看,每年都看,我们保护得可好,盖这个,不能叫这水、泥都冲到里头。

    记者:您是觉得这个水还有可能再回来是吗?

    刘小文:那回来不回来也得保护好它。

    记者:为什么呢?

    刘小文:那多年来了,过去你看郑州都吃这个水,贾鲁河发源地。这水过去都流很远很远呢,你现在也不能给它喷住啊,那它有时间它要出来了,这事很难讲。

    解说:四百公里外的济南,别称泉城,素以泉水众多风景秀丽而闻名天下,早在元代就有七十二名泉之说,趵突泉更是作为七十二名泉之首名闻天下,和市内七百多处的天然泉水一起成为这个城市的象征,可是在七年前济南差一点就失去了这张独特的城市名片。

    导游聂晶是2000年来到趵突泉公园管理处工作的。那一年,趵突泉的三股泉眼已经萎缩。

    聂晶:因为之前的话,停的时间比较长。对于游客来说,大家觉得来看了之后,没有水就觉得很遗憾。这一点我们觉得也很遗憾,有的时候跟游客讲,就是说你看,咱们今天来比较遗憾,没有看到喷水。那喷水的时候什么样?大家跟我到里面看一下照片。就是那种遗憾,让我们也觉得心里觉得挺难受的,你看来半天,看个照片而已。

    解说:事实上,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让济南人引以为傲的趵突泉就开始出现水源短缺情况。渐渐地,经常性地停止喷涌成为趵突泉的常态,而在郑州,随着水源地圣水峪的枯竭,城里人赖以生存的贾鲁河也在村民的注视中逐渐干涸。村民们搞不明白,这条有着六百多年历史的河流,为何会在十几年内迅速消失。

    李国卿是郑州市节约用水办公室的副主任,像每一个老郑州人一样,他的成长经历与穿城而过的贾鲁河网密切相关。

    李国卿(郑州市节约用水办公室 副主任):原来我们的河流非常漂亮的,最早的贾鲁河还可以行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