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京藏高速堵车20天司机宁堵不绕 拥堵延至内蒙古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4日 06:3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京藏高速堵车20天 司机宁堵不绕

  拥堵延伸至内蒙古,达100多公里;京西北货运通道单一狭窄成瓶颈,司机称货车绕行成本高罚款多

  就可以上京藏高速,非常方便。每日,从集散地驶出的运煤车达5000辆以上,每辆载重35至50吨,运输量占整个内蒙古货车向外运煤总量的近一半。

  8月27日下午,记者经京藏高速包头东出口,前往土默特右旗(下简称土右旗)大城西乡,刚刚通过收费站,即看见东侧110国道路口已经被警车封锁,双向道路挤满运煤货车。不到半小时,拥堵的车流已向西蔓延一公里,连接东河区的铝业大道双向被首尾相连的货车占据,甚至连赶来疏堵的警车也受到殃及,被困其中无法动弹。

  “国道完全堵死了,”交警指着东边说,往前20公里左右,就是大城西煤炭集散地,就在京藏高速附近,每天前往运送煤炭的货车络绎不绝,拥堵经常发生。

  说起这个煤炭集散地的面积,货车司机们双臂最大幅度展开。“那叫一个大啊,东西走起来最长十七八公里,南北最少也有10公里。”司机们说,集散地内的煤极少部分是当地的,大部分来自东胜一带。因此,该集散地实际上是洗煤、分煤的场所,内有几百个煤老板,他们扮演的其实是二道贩子的角色。

  有煤老板透露,近年因小煤窑关闭,山西产煤量骤减,所以京津冀和华东地区的取煤源头已由山西转向内蒙古。格局的变化,导致煤炭运输方式的变化,内蒙古煤炭东运只有走北京。综合成本、便捷程度等各种因素,可选择的只有京藏高速和110国道。

  据当地路政大队负责人介绍,集散地周边道路确实是治理的难点,司机们从市场内出来,除了110国道,走包头东或萨拉齐出入口,就可以上京藏高速,非常方便。每日,从集散地驶出的运煤车达5000辆以上,每辆载重35至50吨,运输量占整个内蒙古货车向外运煤总量的近一半。

  该负责人表示,土右旗是内蒙古重要的交通枢纽,巴彦淖尔市和土右旗本地的煤炭资源都要经过这个枢纽送往京津冀地区。其中,东胜周边的煤炭年生产量达到3亿吨以上,占全国总产量的十分之一。但是,由于火车运力不足,每年约数百万吨的煤炭,公路运输成为主要运输方式。

  据央视报道,去年,内蒙古输出的煤炭达7亿吨,是我国重要的煤炭输出地。目前,境内车流量最大时达7万量,而内蒙古道路2033年前可承载的车流量为2.5万辆至5万辆,目前已提前23年超过预计的最高线。

  绕行面临罚款风险

  110国道也可以走,但110国道双向为四条车道。多名司机表示,110国道坑坑洼洼,通行能力低,只要前面有一辆货车停下,后面的车流就别想再动。

  大堵车后,内蒙、河北、北京等地都采取了分流措施,建议货车司机们绕行其他线路。不过谈起绕行,董顺生双眉紧皱,使劲地摇头。“没办法,我们(大货车司机)只能走京藏高速。”

  董顺生介绍,正常情况下,京藏高速是最为便捷、成本最低的行驶路线,一车煤从包头到唐山的运输成本大概在6500元,但如果绕行其他路线,就要多交过路费和超载的罚款,很划不来,所以同行们宁可挨堵,也不会改线。

  除了京藏高速,与该高速平行的110国道也可以走,但110国道双向为四条车道。多名司机表示,110国道坑坑洼洼,通行能力低,只要前面有一辆货车停下,后面的车流就别想再动。

  另外一条绕行线路是208国道,经集丰高速、得大高速、宣大高速最后回到京藏高速上,不仅要多走200多公里,还必须经过该线路上的大同煤检站。“很多人运的煤都没有煤检票,不是正规开采的,而且超载,过煤检站肯定要被罚款。”几名司机表示,这条线路的成本要比京藏高速高出近1/3,风险高,绝大部分司机不会考虑。

  “开运煤车走京藏高速,肯定也要被罚,所以罚款都准备好了,算在成本里。”每一趟,董顺生要准备500到800元的罚款。

  董顺生拿着三张各省的治超站单据说,内蒙古、河北和北京对超载的处罚办法都不一样,所以一张单据无法走遍三地。“有时候交300罚款就行,没有票据,有的时候发单据不盖章,而北京是只治超不罚款。”

  限流为北京交通减压

  内蒙古、河北和张家口等地的交警证实,针对京藏等进京通道的治超限流分流措施一方面是缓解这些道路本身的压力,另一方面就是为了缓解首都的交通压力,提高进京通行能力。

  董顺生介绍,一路过来,经过4个治超点,分别在内蒙古境内的小淖尔、蒙冀交界的兴和县、河北怀来和北京延庆康庄。

  董顺生表示,如此重复查超载,治超只是一方面原因,重要的是利用治超站,对大货车进行限制,从而减少高速公路上的交通压力。

  收费站附近交警表示,为优先保证进京小轿车、客运车和鲜活农产品运输车辆通行,河北省不得不在丹拉、宣大高速对进京货车实行远距离调控,将货车滞留于京新、宣大、张石、京藏等高速公路。

  内蒙古、河北和张家口等地的交警证实,针对京藏等进京通道的治超限流分流措施一方面是缓解这些道路本身的压力,另一方面就是为了缓解首都的交通压力,提高进京通行能力。

  以最后一个点延庆康庄收费站为例,董顺生说,因为过站车辆太多,平时经过该站,堵三四个小时也是正常的。每辆大货车通过,最少也需要5分钟,如果被发现超载,则需要多耗个把小时。

  怀来县高速公路交警支队工作人员说,控制过境大车流量是配合北京的限行政策,为了保证北京境内的交通环境,才在怀来段实行管制。张家口市高速公路交警大队也证实,对过境货车实行拦截限流,最主要的目的是保证北京段的交通秩序,缓解北京的交通压力。

  而在北京方面看来,这也是无奈之举,2007年,110国道新线开通,这是北京为西北货运专门修建的一条大动脉,但整个北京西北货运车辆,从京藏、110国道等多条高速公路和公路上全部汇集到这唯一的货运通道上,仅仅三年,这条路不堪重负被大货车压烂,需要维修,而8月的这次维修像导火索一样,导致了京藏等西北货运通道的连环堵车。

  京藏高速目前拥堵最长仍达百余公里,滞留货车上万辆。昨日,京藏高速新一轮堵车情况仍在继续。记者连线多位近日从内蒙古出发的煤车司机,对方均表示每日最多仅行进十余公里,被堵在蒙冀交界附近,目前拥堵仍在继续。

  8月26日

  本报记者沿线调查,新一轮堵车开始,蒙冀交界处拥堵30公里,而北京段通行条件仍脆弱。

  央视记者调查拥堵延伸至内蒙古境内,达100多公里,断断续续的拥堵达20多天。

  9月1日 9月3日

  拥堵还在继续。

  专题统筹/本报记者 李立强

  专题采写/本报记者

  展明辉 贾鹏 刘泽宁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