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京藏高速路堵车20天 取煤源头由山西转为内蒙古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04日 05:0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京藏高速堵车20天 司机宁堵不绕

  拥堵延伸至内蒙古,达100多公里;京西北货运通道单一狭窄成瓶颈,司机称货车绕行成本高罚款多

  ■ 专题动机

  今年3月份以来,京藏高速公路频繁发生堵车现象。从8月14日开始,京藏高速公路进京方向再次出现堵车,堵车时间持续20多日、被堵车辆绵延上百公里,其时间之长、数量之多实属罕见,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截至昨日,京藏高速仍被数万辆大型货车挤得水泄不通。除京藏高速,北京西北的货运通道京新高速(原京包高速及110国道新线)在今年6月也曾爆堵20多天,而这次京藏堵车,也与京新高速的维修有直接关系。京西北运输大动脉为何如此脆弱?这一现象吸引了无数目光,更引发了无数追问。

  对这次漫长的拥堵,有关各方或称“超载所致”,或说“修路造成”、“车流量大”。但是,在种种貌似合理的解释背后,是否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近日,本报记者沿京藏高速在京冀蒙沿途探访,关注被堵司机的生存状态,目击现场疏导的环节流程;请教专家和相关单位,分析此次京藏大堵车的根源所在,并寻求解决之道。

  8月26日中午,内蒙古榆林服务区外,大货车在京藏高速进京方向排起十几公里的“长龙”。空荡荡的服务区停车场内,三名工作人员坐在遮阳伞下,拖着腮帮,望着出口处唯一的一辆运煤车发呆。

  顶着烈日,45岁的煤车司机董顺生从驾驶室爬上爬下,忙着取工具修理轮胎。不到五分钟,黑泥已经陷入指甲缝里,灰色的汗滴顺着额头流过鼻尖,不断落下。

  “哪还有得歇,前面排队的队伍里有老乡,他们还在等我,得抓紧干,要不堵得越来越远。”

  与此同时,京新高速正在维修,这是董顺生和所有进京货车司机路过北京必须走的一条路。北京市对辖区110国道和流花路的部分路段进行维修施工,对进出北京的车辆实行控制,间断性放行,被认为是这次大堵车的导火索。

  堵车的四天四夜

  今年8月14日起,京藏高速公路进京方向出现了延续近10天的大拥堵,成千上万辆大货车首尾相连,并排挤在北京、河北、内蒙古的道路上,一度绵延上百公里。

  董顺生来自内蒙古,运煤已经有一年多时间,目的地都是京津唐一带。当日,他拉着30多吨煤,从包头出发,沿京藏高速前往唐山一处焦化厂,然而刚走到榆林就被堵住了。

  董顺生只是被堵在京藏高速上的众多货车司机之一,今年8月14日起,京藏高速公路进京方向出现了延续近10天的大拥堵,成千上万辆大货车首尾相连,并排挤在北京、河北、内蒙古的道路上,一度绵延上百公里。

  “十天前大堵车的那次,我也在拉煤,整整耗了四天四夜,才到唐山。”董顺生回忆,8月15日上午,他出发后两三个小时,顺利到达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小淖尔乡附近的治超站,距离兴和县蒙冀交界的收费站仅20公里左右。令他没想到的是,噩梦就此开始。

  “3、4公里的路程我花了整整一晚。”描述当时的过程,董顺生口中冒出最多的字是“挪”。“数不清的货车挤在高速上,每隔几分钟挪几米,根本没法睡。”董顺生说,当晚,让他现在还能记住的,只有昏昏沉沉中突然被后方货车的喇叭叫醒,随即跟着前方的车辆一点点往前挪。过治超站时,每辆货车大约耗时半分钟,接受检查并由工作人员发证后放行。

  7小时行进30公里

  抵达怀安县的治超站时,董顺生眼前满是闪烁的货车尾灯。“(尾灯)望不到尽头,不知道堵了多远。”董顺生说,随后,大部分司机开始在车内或路边马路上坐着、卧着、打着瞌睡沉默着。

  至16日上午8点,董顺生距离蒙冀收费站仍有约16公里,晚上9点才交完费到达蒙冀交界坡。期间的8小时,他的车速始终在30公里以下,走走停停,身心疲惫不堪。无奈之下,董顺生和副驾选择休息一晚。

  17日上午10点,睡足10个小时后,董顺生继续上路,但拥堵的情况始终未见好转,7小时内只行进30多公里。抵达怀安县的治超站时,董顺生眼前满是闪烁的货车尾灯。“(尾灯)望不到尽头,不知道堵了多远。”董顺生说,随后,大部分司机开始在车内或路边马路上坐着、卧着、打着瞌睡沉默着。凌晨5、6点,拥堵的车流依然纹丝不动,20多名司机无法忍受,徒步走到治超站与交警理论,要求放行。因众怒难犯,车队陆续通过治超站。

  18日凌晨2点,董顺生终于到达京藏高速进京方向最后一个拥堵点———延庆康庄收费站。这是北京治超办设立的一个治超点,凡是从张家口方向进京的大型货车,全部进站接受称重检查,检查分为初检和复检两道关。在治超站的入口处,设有两个初检点(两台地秤),过往的大货车需要先将行车本交到初检点,由工作人员将货车的车号、车型输入电脑,然后司机开车过秤称重。如果不超重,司机就可以凭初检点打印的检验单直接驶出康庄治超站。如果初检超重,则需要卸掉超重的货物,到第二道关卡复检点再次称重,在复检不超载的情况下才放行。

  高速成运煤重要通道

  京藏高速呼和浩特至蒙冀界的车流量已超过最大通行能力的三倍,日流量约7万辆,多个省的煤炭都通过该高速运输,占内蒙古煤炭运输量的一半以上。

  不少经常往返京藏高速的煤车司机普遍感觉,今年的货车数量,较去年多了一半。

  煤老板们表示,今年,由于南方气温的快速升高,南方地区用电压力增加,电煤需求随之增大。订单的增多,导致他们需要新购大量货车,京藏高速堵车也随之产生。

  一位高速交警表示,近年随着经济发展需要,晋煤、蒙煤运送车辆数量骤增。今年3月份以来,经张家口地区道路日均进京货车为8000多辆。而目前张家口地区进京主要通道的日均正常通行能力仅为7000多辆,各高速车辆通行量长期超过饱和状态,早在去年11月,京张高速已经发生了一次大堵车,时间长达4天,高峰时段被堵车流达100多公里,货车滞留上万辆。今年6月,京张高速再次经历了一次大拥堵。

  据蒙冀交界收费站路政人员介绍,京藏高速呼和浩特至蒙冀界的车流量已超过最大通行能力的三倍,日流量约7万辆,多个省的煤炭都通过该高速运输,占内蒙古煤炭运输量的一半以上。

  资料显示,内蒙古大型运输车辆自2008年以来,每年以30%以上的速度增长,且增长势头不减。

  据河北交管部门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平均每日需经张家口高速公路进京货车数量为11300辆,而实际上最终能出省进京的货车只有7800辆,每天的流量差就高达3300辆,差不多33公里之长。

  河北高速指挥中心人员介绍,为了缓解首都的交通压力,提高进京通行能力,河北方面根据监控设备以及北京方面的要求,对境内道路实行限流措施,劝导大货车绕行其他线路。今年6月起,张家口公安局发布了通告:张家口地区的非进京大型货车,特别是在张家口范围内流通运转煤炭的车辆,一律绕行国、省道,严禁通行京张、丹拉、宣大、张石高速公路。

  出台该措施,主要是因为造成拥堵的大货车2/3是来自内蒙古的煤车,京藏高速是晋煤、蒙煤外运的主要通道之一。

  另外,北京交管部门对今年主要进出京道路的监测调查发现,受经济发展以及旅游升温等因素影响,进入今年以来,京藏高速、110国道新线、110国道等道路进出京交通流量增幅达48%。

  取煤源头由晋转蒙

  司机们从市场内出来,除了110国道,走包头东或萨拉齐出入口,就可以上京藏高速,非常方便。每日,从集散地驶出的运煤车达5000辆以上,每辆载重35至50吨,运输量占整个内蒙古货车向外运煤总量的近一半。

  8月27日下午,记者经京藏高速包头东出口,前往土默特右旗(下简称土右旗)大城西乡,刚刚通过收费站,即看见东侧110国道路口已经被警车封锁,双向道路挤满运煤货车。不到半小时,拥堵的车流已向西蔓延一公里,连接东河区的铝业大道双向被首尾相连的货车占据,甚至连赶来疏堵的警车也受到殃及,被困其中无法动弹。

  “国道完全堵死了,”交警指着东边说,往前20公里左右,就是大城西煤炭集散地,就在京藏高速附近,每天前往运送煤炭的货车络绎不绝,拥堵经常发生。

  说起这个煤炭集散地的面积,货车司机们双臂最大幅度展开。“那叫一个大啊,东西走起来最长十七八公里,南北最少也有10公里。”司机们说,集散地内的煤极少部分是当地的,大部分来自东胜一带。因此,该集散地实际上是洗煤、分煤的场所,内有几百个煤老板,他们扮演的其实是二道贩子的角色。

  有煤老板透露,近年因小煤窑关闭,山西产煤量骤减,所以京津冀和华东地区的取煤源头已由山西转向内蒙古。格局的变化,导致煤炭运输方式的变化,内蒙古煤炭东运只有走北京。综合成本、便捷程度等各种因素,可选择的只有京藏高速和110国道。

  据当地路政大队负责人介绍,集散地周边道路确实是治理的难点,司机们从市场内出来,除了110国道,走包头东或萨拉齐出入口,就可以上京藏高速,非常方便。每日,从集散地驶出的运煤车达5000辆以上,每辆载重35至50吨,运输量占整个内蒙古货车向外运煤总量的近一半。

  该负责人表示,土右旗是内蒙古重要的交通枢纽,巴彦淖尔市和土右旗本地的煤炭资源都要经过这个枢纽送往京津冀地区。其中,东胜周边的煤炭年生产量达到3亿吨以上,占全国总产量的十分之一。但是,由于火车运力不足,每年约数百万吨的煤炭,公路运输成为主要运输方式。

  据央视报道,去年,内蒙古输出的煤炭达7亿吨,是我国重要的煤炭输出地。目前,境内车流量最大时达7万量,而内蒙古道路2033年前可承载的车流量为2.5万辆至5万辆,目前已提前23年超过预计的最高线。

  绕行面临罚款风险

  110国道也可以走,但110国道双向为四条车道。多名司机表示,110国道坑坑洼洼,通行能力低,只要前面有一辆货车停下,后面的车流就别想再动。

  大堵车后,内蒙、河北、北京等地都采取了分流措施,建议货车司机们绕行其他线路。不过谈起绕行,董顺生双眉紧皱,使劲地摇头。“没办法,我们(大货车司机)只能走京藏高速。”

  董顺生介绍,正常情况下,京藏高速是最为便捷、成本最低的行驶路线,一车煤从包头到唐山的运输成本大概在6500元,但如果绕行其他路线,就要多交过路费和超载的罚款,很划不来,所以同行们宁可挨堵,也不会改线。

  除了京藏高速,与该高速平行的110国道也可以走,但110国道双向为四条车道。多名司机表示,110国道坑坑洼洼,通行能力低,只要前面有一辆货车停下,后面的车流就别想再动。

  另外一条绕行线路是208国道,经集丰高速、得大高速、宣大高速最后回到京藏高速上,不仅要多走200多公里,还必须经过该线路上的大同煤检站。“很多人运的煤都没有煤检票,不是正规开采的,而且超载,过煤检站肯定要被罚款。”几名司机表示,这条线路的成本要比京藏高速高出近1/3,风险高,绝大部分司机不会考虑。

  “开运煤车走京藏高速,肯定也要被罚,所以罚款都准备好了,算在成本里。”每一趟,董顺生要准备500到800元的罚款。

  董顺生拿着三张各省的治超站单据说,内蒙古、河北和北京对超载的处罚办法都不一样,所以一张单据无法走遍三地。“有时候交300罚款就行,没有票据,有的时候发单据不盖章,而北京是只治超不罚款。”

  限流为北京交通减压

  内蒙古、河北和张家口等地的交警证实,针对京藏等进京通道的治超限流分流措施一方面是缓解这些道路本身的压力,另一方面就是为了缓解首都的交通压力,提高进京通行能力。

  董顺生介绍,一路过来,经过4个治超点,分别在内蒙古境内的小淖尔、蒙冀交界的兴和县、河北怀来和北京延庆康庄。

  董顺生表示,如此重复查超载,治超只是一方面原因,重要的是利用治超站,对大货车进行限制,从而减少高速公路上的交通压力。

  收费站附近交警表示,为优先保证进京小轿车、客运车和鲜活农产品运输车辆通行,河北省不得不在丹拉、宣大高速对进京货车实行远距离调控,将货车滞留于京新、宣大、张石、京藏等高速公路。

  内蒙古、河北和张家口等地的交警证实,针对京藏等进京通道的治超限流分流措施一方面是缓解这些道路本身的压力,另一方面就是为了缓解首都的交通压力,提高进京通行能力。

  以最后一个点延庆康庄收费站为例,董顺生说,因为过站车辆太多,平时经过该站,堵三四个小时也是正常的。每辆大货车通过,最少也需要5分钟,如果被发现超载,则需要多耗个把小时。

  怀来县高速公路交警支队工作人员说,控制过境大车流量是配合北京的限行政策,为了保证北京境内的交通环境,才在怀来段实行管制。张家口市高速公路交警大队也证实,对过境货车实行拦截限流,最主要的目的是保证北京段的交通秩序,缓解北京的交通压力。

  而在北京方面看来,这也是无奈之举,2007年,110国道新线开通,这是北京为西北货运专门修建的一条大动脉,但整个北京西北货运车辆,从京藏、110国道等多条高速公路和公路上全部汇集到这唯一的货运通道上,仅仅三年,这条路不堪重负被大货车压烂,需要维修,而8月的这次维修像导火索一样,导致了京藏等西北货运通道的连环堵车。

  京藏高速目前拥堵最长仍达百余公里,滞留货车上万辆。昨日,京藏高速新一轮堵车情况仍在继续。记者连线多位近日从内蒙古出发的煤车司机,对方均表示每日最多仅行进十余公里,被堵在蒙冀交界附近,目前拥堵仍在继续。

  8月26日

  本报记者沿线调查,新一轮堵车开始,蒙冀交界处拥堵30公里,而北京段通行条件仍脆弱。

  央视记者调查拥堵延伸至内蒙古境内,达100多公里,断断续续的拥堵达20多天。

  9月1日 9月3日

  拥堵还在继续。

  专题统筹/本报记者 李立强

  专题采写/本报记者

  展明辉 贾鹏 刘泽宁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