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在八宝山殡仪馆工作的年轻人:把死者当自己的亲人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31日 09: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杨薇薇 21岁 遗体整容师 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殡葬专业毕业

  “有一次,有个小女孩不幸去世了。她有一个孪生妹妹。看着一个在外面,一个在里面静静地躺着,我自己就挺难受的。整完容,我特别给她别了个小发卡。”

  张祺 25岁 遗体整容师 以前在中关村从事软件开发工作

  “给遗体整完容,由开始的看着不舒服,到整完看着很安详,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特别的作品。有的家属说,‘我们都没想到可以恢复得这么好。’这种认可就会让我们很有动力地做下去。”

  董子毅 23岁 服务中心引导班引导员 部队复员

  “有一次,灵车来了之后,我也是先看死亡证明和去世人身份证,然后登记信息。后来我一看身份证,去世人跟我同年同月同日生。我心里咯噔一下,脑子一片空白了。我调整了情绪,就跟对待自己亲人一样为他们服务。临走时,那个女孩的母亲跟我说,‘走了一个女儿,还了我一个儿子’。我哭了。”

  陈晨 27岁 洽谈业务室接待员 大学学财务管理专业

  “我最不愿意放哀乐。每次按开始键的时候,那个心情是最难受的。按一次就送走一个人,不论长幼……”

  八宝山殡仪馆,这个间或在《新闻联播》里出现的地方,在遗体整容师张祺看来,“其实并不神秘”。在这里,每一个去世的人都能体面而又有尊严地告别自己的人生。

  在八宝山殡仪馆,穿梭着许多年轻工作者的身影,他们分布在引导班和洽谈室、遗体整容室,以及火化车间等各个岗位上。服务中心引导班引导员董子毅,洽谈业务室接待员陈晨,遗体整容师张祺和杨薇薇,日前接受了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采访。

  要尊重遗体,把他当做自己的亲人

  2003年非典以前,张祺还在中关村做软件开发方面的工作,非典之后才跳槽来到殡仪馆上班,干的工作是遗体整容。他笑着对记者说:“这个行业跨度是有点大。”

  “其实我从小就喜欢这个,就觉得挺神奇的。这也算是一门艺术吧。给遗体整完容,由开始的看着不舒服,到整完看着很安详,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特别的作品。你尽心尽力地把每一具遗体弄得完善,就会有成就感。有的出车祸遗体被弄得不完整的,我们给他复原。家属说:‘我们都没想到可以恢复得这么好。’这种认可就会让我们很有动力地做下去。”

  今年25岁的张祺已经从事遗体整容6年多了,他还是表示,自己“比较年轻,没有经验”。对他来说,殡仪馆的工作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就几个字。

  一般来说,遗体整容的过程首先是清洁面部,打底色,然后描眉,画嘴,涂上腮红,再把衣服整理好。遗体的肤色有发黑的、红的、紫的,什么颜色都有,最后我们要把他化妆成正常的肤色,和活人的一样。

  “这也是个手艺活儿。很多细微的差别,除了师父能看出来,没人能看出来。比如神态方面,反正师父化出来的都特别安详,肤色更自然一些。我们化出来的还是比师父差很多。还包括衣服搭配是否协调等,如果不是长时间在这一行,这些你是根本看不出来的。”

  今年27岁的陈晨,大学毕业后在一家杂志社实习了半年,2006年通过竞聘来到八宝山殡仪馆,现在在服务中心的洽谈业务室上班。她的工作主要是前期向家属介绍灵车告别注意事项,还要负责告别厅的布置。

  大学学财务管理的她,性格爽朗,面对记者,总是笑个不停。“我们朋友之间会问‘你在哪儿工作’,我说‘在八宝山’。朋友就会说:‘哎哟,那工作不错。’”陈晨告诉记者,“现在找工作那么难,能在这里工作觉得很踏实。”

  今年刚刚21岁的杨薇薇毕业于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算是八宝山殡仪馆为数不多的“科班出身”。她在学校前两年学的是社会工作专业,大三的时候转专业学的殡葬专业的,所学的课程包括,遗体整容、遗体防腐、殡仪服务员、火化机操作等。

  “第一次接触遗体的时候,没有特别抵触,以后就还好了。上班会穿防护的白大褂,戴口罩和手套,也没觉得恶心。”杨薇薇第一次接触遗体,是在通州殡仪馆实训的时候,“看到没什么感觉,挺平静的。把它当作工作应该做好的,其实没那么多的想法。有时候一掀开白布,那遗体就睁着眼睛看着你,我就轻轻帮忙给它合上。什么惨状都见过,看多了就习惯了。”

  说起日本电影《入殓师》,杨薇薇觉得:“电影里入殓师的工作节奏太慢了,八宝山殡仪馆的遗体数量非常大,不允许你这么慢慢地整。我们的工作和电影里的就不能搁在一起说,没有可比性。电影表现的是唯美,让人欣赏,可是在我们这里就不能这样。光顾着某一个人,那别人该急了。”杨薇薇告诉记者,八宝山殡仪馆每年大约要给1万多具遗体整容,这在全国是最多的。“我一个星期就要给30多具遗体整容,从实习到现在有500多了。”她说。

  张祺告诉记者,给遗体整容没有统一的时间标准,难度小的十来分钟,难度大的要半天,有的甚至还要好几天。“有的冻得严重,有的冻得不严重,脂肪厚度也不一样,遗体有口子的还得缝上……所以没有时间规定,总之一定要把他弄得好看就行。自然,安详,跟睡着一样。家属满意,这就是标准。”

  “有时候在食堂吃饭,吃到一半接到任务,要跑出去给遗体整容,弄完了再回来继续吃。”实习还不到半年的杨薇薇对此已经习以为常,“这没办法,那不能饿着呀,饭还得吃。很多人都干不了这活儿。”

  “从事这一行,心态必须要好,心理承受能力一定要强。要尊重这份工作,尊重遗体。给遗体翻身都要扶着,轻轻地翻,把他当做自己的亲人就好了。对遗体不能有抵触心理,不能觉得脏,要敢碰。”杨薇薇介绍起遗体整容师必备的素质,头头是道。

  很多时候,在大街上看到行人,张祺的第一反应是看他好不好整容。“如果看到别人腿粗的话,会想这不好找动脉,不方便打防腐剂。这算是职业病吧。”他说。张祺的手机里和电脑里存了很多张照片,是自己做的遗体整容中比较满意的。6年多来,他经手整过的遗体有好几千具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