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媒体揭露职业新闻线人已成群体 称爆料越猛钱越多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30日 10: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新华调查)济南“元宝哥”事件暴露职业“新闻线人”弊病

  新华网济南7月22日电(记者席敏、陈尚营)近日,42岁的张孝强拿着一个“元宝”呆在济南市一条大街上,一边乞讨,一边守候一位请他吃饭时将“元宝”遗忘的好心人。这看似一爱心接力的故事,随着它不过是作为职业“新闻线人”的济南市民王木白(化名)编造的一起虚假事件的真相大白后,“元宝哥”事件不仅成为济南颇受关注的社会新闻,同时也引发人们对职业“新闻线人”道德的思考。

  “新闻线人”策划爱心故事造出“元宝哥”

  记者在济南街头见到张孝强时,他正倚在一处墙角上,左小腿伸向路边,几根用来固定的钢筋裸露在腿外,钢筋和小腿连接处有几个血窟窿,渗出的血水清晰可见。

  2008年,山东泰安人张孝强在青岛市一个工地上打工时遭遇车祸,左小腿粉碎性骨折,因经济困难无法缴纳医疗费,救治他的青岛一家医院的一位骨科医生为他垫付5.6万元。出院后,获得肇事司机6万元赔偿后,张孝强将其中3.6万元还给骨科医生。

  张孝强说,自己的左腿基本上不能行走,已经失去了劳动能力,赔偿款中的2.4万元留下作为妻儿的生活费。“现在没法找到工作,只能上街乞讨来一部分钱后,从邮局给好心的医生寄过去。”

  7月14日,济南的多家报社、电视台和广播电台接到长期为媒体提供线索的“新闻线人”王木白打来的电话,在简单描述了张孝强的经历后,王木白重点强调了张孝强在街上乞讨时手里拿着的一个“元宝”,这个“元宝”是之前一位经常请张孝强和其他乞讨人员吃饭的好心人丢失的,张孝强在等着失主回来认领。

  《山东商报》记者林雯雯说:“从王木白的描述中,一个曾经接受很多好心人帮助,在最困难的时候却手拿着尚不知价值几何的‘元宝’等待失主的‘义丐’形象已经很清晰了,这一连串的爱心故事很让人感动,也打动了我们的心。”

  当日,林雯雯和几个同行采访了王木白和张孝强,同时也向青岛一家医院以及好心人邀请乞讨人员吃饭的餐馆老板核实了情况。此后几天,济南多家媒体连续报道了张孝强的故事,并有媒体给张孝强冠以“元宝哥”的称呼。

  随着采访的深入,媒体开始质疑“好心人遗留元宝”一事的真实性。多位记者带着“元宝”来到文物部门进行鉴定,济南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李铭断定,“元宝”只是一个并没有收藏价值的赝品。

  7月17日,济南一家医院主动收治了张孝强,他也暂时停不了乞讨的生活。

  7月18日,王木白向媒体承认,除了青岛一位骨科医生垫付医疗费和好心人请乞讨人员吃饭之外,所谓“好心人遗留元宝、义丐8天守候失主”是他为了引起媒体关注,和张孝强商量后编出来的故事,“元宝”也是他找来交给张孝强的。

  职业“新闻线人”已成群体 “爆料越猛钱越多”

  作为一名“新闻线人”,王木白的做法在济南媒体以及市民中引起了很大争议:林雯雯说,张孝强是值得同情的,但王木白通过策划新闻来引起媒体关注不道德;《生活日报》记者吴永功说,真实的爱心故事里面掺杂了策划的成分,使得这个本可引起人们同情和关爱的故事大打折扣;济南市民郭枫表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造假都不应该。

  在和记者的交谈中,王木白坦承,他是一名专为媒体提供新闻线索的职业“新闻线人”。“像张孝强这样的人往往都有痛苦的经历,而且需要得到社会的关爱和救助,但他们表达能力欠缺,很难引起广泛的关注,所以我经常了解他们的故事后再告诉媒体。”

  事实上,在济南活跃着一批和王木白一样的职业“新闻线人”,他们每天穿梭在济南的大街小巷,为媒体寻找线索,也在为自己讨生活。

  现在也是“新闻线人”、曾经做过15年电影放映师的王奎杰说,近10年来,他先后买了6部总价值3万多元的摄像机,主要为电视台和报社提供新闻线索和视频资料。“平均每月收入2500元,有时甚至超过3000元。一条线索可以提供给3家以上媒体,线索费从50元至300元不等。爆料越猛,得到的线索费就越高。”

  济南市另一名有着8年爆料经历的职业“新闻线人”袁庆生告诉记者,济南市专职做“新闻线人”的大概有10人左右,收入也有差距,他每个月的收入在1000元到2000元。

  在王奎杰和袁庆生看来,当“新闻线人”很辛苦,风吹日晒,收入不高,而且还不是每天都能遇到可用的新闻线索,有时候很煎熬。对于“元宝哥”事件,王奎杰说:“我们只是旁观者,我们提供给媒体的信息必须客观。”

  “线人”要自律 媒体应清源

  较早报道此事的《山东商报》副总编辑王法争认为,媒体的一部分职能体现在弘扬正义、关注困难群体上面,但这并不是媒体唯一的职能,同时媒体也不是关爱困难群体唯一的通道,“王木白策划这起事件的初衷是好的,但并不能将媒体作为一种工具,因为媒体需要对更多的人承担真实客观的报道责任。”

  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强月新教授告诉记者,目前在全国,职业“新闻线人”已经是一个不小的群体,他们的出现是新闻竞争的产物,有其必然性,同时也让普通人以这种方式实现了表达权。但现在的职业“新闻线人”缺乏规范管理,线人鱼目混珠,素质良莠不齐,济南的这件事情是因为爱心“造假”,也不排除有“新闻线人”因为自己的利益需求而造假,这应该引起新闻行业的关注。

  强月新认为,“元宝哥”事件,出发点是好的,但其违背了新闻真实性的原则。力求新闻线索的真实,除了“新闻线人”应该自律,媒体也应该加强对新闻源的审核,越是新奇、巧合的线索,越应该留个心眼。

  “元宝哥”事件发生后,王木白希望通过媒体向记者和读者道歉。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