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非物质文化遗产法草案:学校应将非遗教育纳入课程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4日 04: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

2009年12月,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何凯英演示做布鞋。本报资料图片

  ■ 非物质文化遗产

  ●传统口头文学及其语言载体 ●传统美术、书法、音乐、舞蹈、戏剧和曲艺

  ●传统技艺、医药和历法

  ●传统礼仪、节庆等民俗

  ●传统体育、游艺和杂技等

  本报讯 (记者郭少峰)非物质文化遗产法(草案)昨日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草案明确,县级以上政府文化主管部门根据需要,资助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开展授徒、传艺、交流等活动。

  县以上政府应支持非遗传承

  2004年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后,中国将把非遗保护上升到法律层面。

  草案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给出明确界定,包括:传统口头文学及其语言载体,传统美术、书法、音乐、舞蹈、戏剧和曲艺、传统技艺、医药和历法;传统礼仪、节庆等民俗;传统体育、游艺和杂技以及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

  受国务院委托,文化部部长蔡武向常委会做草案说明时表示,非物质文化遗产日益受到现代生活方式的冲击,一些依靠口传身授予以传承的文化遗产不断消失,许多传统技艺面临人亡艺绝的危险,大量具有历史、文化、艺术、科学价值的珍贵实物遭到毁弃,亟须通过立法明确有关制度,加强和完善非遗保护、保存工作。

  草案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文化主管部门根据需要,支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开展传承活动。包括:提供必要的传承场所,资助其开展授徒、传艺、交流等活动,给予有利于开展传承活动的其他支持,支持其参与社会年公益性活动。

  境外组织入境调查需报批

  草案规定,学校应当按照国务院教育主管部门规定,将非物质文化遗产教育纳入相关课程。开设相关专业的高校和中职学校应当开展非遗的研究、教育活动,培养专门人才。

  针对境外组织对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调查,草案规定,境内非物质文化遗产学术研究机构与境外组织合作进行非物质文化遗产调查的,应当报经省、区、市政府文化主管部门批准。

  ■ 北京落地

  “北京非遗传人每年补助八千”

  本报讯 (记者郭少峰)国家非遗专家委员会委员、北京市非遗保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赵书日前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在非遗传承人保护方面,北京在加大力度扩大他们的知名度,提高他们的社会地位以让他们做好非遗项目的传习工作。从今年开始,每人还可得到八千元的传习补助。

  赵书表示,认识问题是非遗保护所面临的首要问题。目前社会对非遗的整体认识还不到位,一些地方存在着重利用、轻管理、重申报、轻保护的问题。

  赵书解释,这些年北京一些有代表性的传承人相继去世,一些非遗记忆已经消失。北京虽然出台了一些地方性法规,但这只是一个开始,北京的非遗法规体系和理论建设有待完善。同时,北京的非遗保护和研究的队伍仍不够,学科带头人还有待加强。

  但赵书仍肯定了北京在非遗保护上所做的工作。他介绍说,北京市在五年前就组织了8500人的普查队伍对全市非遗项目进行普查,到2007年底,普查到12623项。同时,建立了市区两级非遗名录体系,目前北京有国家级项目74项,市级项目216项,547个区县项目,国家级的非遗传承人57人,北京市级传承人有160人。

  赵书说,非遗项目在财政上也得到了一定的保证。今年北京市文化局和财政局颁布了非遗保护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并已草拟了实行细则。其中规定,北京市级财政每年将安排专项资金,用于市级非遗项目的征集、整理、保护、传承等工作。

  在地方法规建设上,北京已制定了非遗名录项目申报评定暂行办法,并草拟了非遗文化遗产传承人的认定和管理暂行办法。

  ■ 个案

  非遗传承人:收徒仍是难题

  今年64岁的孔令民,是国家级非遗项目曹氏风筝的代表性传承人。

  孔令民说,虽然现在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但收徒传艺仍是一个难题,因为面临着生存压力,很难找到高质量的徒弟来传承这个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上世纪八十年代,孔令民就开始在颐和园等景点推广曹氏风筝,那时候不仅要做风筝,还要想着如何销售风筝。但真正愿意学习做风筝的人很难找,而很多人则是看到了风筝的实用价值,就在颐和园和八达岭等景点买风筝,“就知道销售风筝,完全把风筝商品化了,艺术的角度和文化的角度的价值都放弃了”。

  在非遗项目得到政府支持后,孔令民在海淀办起了工作坊,由政府出资来开展培训,学生生源增加了。

  但孔令民也说,徒弟也要吃饭,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他举了个例子,一个大学生,起码要挣两三千块钱,但“做风筝挣不了这么多钱,带徒、带艺比较难,收高质量的徒弟有困难。”

  孔令民希望政府能在前期资金支持的基础上,培训出学员,生产出产品之后,帮助学员把生产出的产品投放到市场上,“不可能让基础人员去搞产品推销,中间得有类似经纪人的角色去运作”。他举例说,可以作为旅游纪念品,或出访时高级艺术赠品,“不光是办几个展览就能解决的。”

  本报记者 郭少峰

  ■ 背景

  非遗过度商业化

  大量资源流往国外

  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文化室、文化部政策法规司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司提供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法草案参阅资料”显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存在五大问题:非遗保护工作形势严峻;大量文化资源流往国外;保护经费不足;机构不健全,专业人员缺乏;过度商业化倾向现象突出。

  近年中央和地方政府在非遗保护中投入了一定的资金,但远不能满足保护工作的实际需要。

  此外,目前社会上出现了过度商业性开发利用非遗的现象,有些地方对非遗“重申报(名录)、重利用、轻保护”。有些地方为追求经济效益,对非遗进行了所谓的现代化加工,非遗的“原生”状态遭到了严重破坏。

  该资料提醒,随着对外开放的日益扩大,有些外国人借来中国进行商贸、旅游、学术交流之机,采集、收购和记录非遗及有关实物资料。

  许多外国人深入村寨,低价收购民族服装、头饰等物品,有的专门收购年代久远的工艺品,或收录歌曲、舞蹈等民间艺术,制作成光盘,作为自己的研究成果。

  而目前中国绝大多数市县都未建立专门的非遗保护机构或部门,由于非遗保护工作专业性强,目前这方面的专业人才也极度缺乏,且从业人员待遇通常很低。

  随着科技进步和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变,有些传统文化所依存的载体日益萎缩。比如全国现在只有几个偏远村落还保留着说满族口语的习惯,而且使用频率正逐渐降低。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