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党中央关怀下西藏人民命运的伟大历史变迁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02日 17:5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

  新华网北京3月26日电

  曾经,他们是供官家、贵族、寺院上层僧侣肆意役使的“会说话的工具”——

  上世纪50年代初,西藏仍然维持着黑暗、落后、惨无人性的封建农奴制。占人口95%以上的百万农奴和奴隶,只是农奴主“会移动的财产”,动辄遭受剜目、割耳、断手、剁脚、剥皮等骇人听闻的酷刑。

  如今,从旧西藏沉重枷锁下解放出来的他们及其后代,永远摆脱了剥削和压迫,成为国家和自己命运的主人——

  民主改革以来50年过去了,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已经是一个经济快速发展、基础设施日新月异的新西藏。翻身的农奴和西藏各族群众一道,过上了自由、富裕、文明的新生活。

  从长夜漫漫、备受奴役到迎来光明、当家作主——在党中央亲切关怀下,百万翻身农奴第一次成为国家和自己命运的主人,以主人翁的姿态参与国家和地方事务管理

  资料图片: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名誉会长热地。 新华社记者 周磊 摄

  从农奴到国家领导人,全国人大常委会前副委员长热地的传奇人生,生动地折射了半个世纪以来西藏百万农奴命运转折的壮阔历程。

  “热地”一词,在藏北牧区方言里的本意是“孩子头发脏得粘成了片的样子”。由此,不难想像少年热地的生存状况。当年,他给当地部落头人、牧主、活佛当过佣人,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能吃上一顿饱饭。他的一个小弟弟就活活饿死在母亲怀里。

  这位71岁的老人至今还记得,有一次乞讨时,被主人家的狗咬伤了腿,当即鲜血淋漓,因为无医无药,后来又化了脓,奄奄一息地躺了好几个月。

  是和平解放,让热地感受到了温暖;是民主改革,让热地获得了新生。他参加了工作,上了学,逐步成长为西藏和国家的领导人之一。

  和许许多多翻身农奴一样,热地的一生,始终离不开党中央无微不至的关怀。

  1961年的一天,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亲切接见了边疆民族地区的代表和学生,其中就包括正在北京学习的热地。

  1989年国庆之夜,在天安门城楼上,邓小平与热地亲切交谈,并细致地询问了西藏经济社会发展和藏族同胞生产生活等情况。

  1990年夏天,江泽民把热地请到办公室,就西藏问题听取意见和建议。

  胡锦涛无论在西藏还是到中央,不仅时刻关注着西藏的稳定和发展,同时也牵挂着热地的工作、生活和健康……

  农奴,是旧西藏封建农奴制最集中、最苦难的象征。百万农奴的解放和发展,始终是党中央牵挂、关注的一件大事。

  20世纪50年代和平解放前,西藏仍然维持着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占西藏人口不到5%的官家、贵族、寺院上层僧侣,占有了几乎全部生产资料,广大农奴一无所有,毫无人身自由,在无边的黑暗里仰天长叹……

图表:旧西藏:三大领主占有绝大部分生产资料 新华社发

  1951年5月23日,在毛泽东、周恩来和中央领导下,《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签订,实现了和平解放西藏的战略构想,使西藏各族人民与祖国大家庭更紧密地团结在一起。

  西藏和平解放以后,广大农奴要求挣脱封建农奴制的枷锁、实行民主改革的呼声日益高涨。毛泽东亲自做团结争取西藏宗教领袖工作,希望通过他们的觉悟在西藏和平推行民主改革。

  然而,西藏上层统治集团错误地估计形势。1959年3月10日,他们在外国势力支持和操纵下,悍然发动武装叛乱,试图永保封建农奴制,维护既得利益。

  这是光明与黑暗的搏斗,是进步与反动的较量。在中央果断决策下,武装叛乱迅速得以平息。3月28日,中央政府宣布解散原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职权,领导西藏各族人民一边平叛一边进行民主改革,百万农奴终于迎来了翻身解放的一天。

  解放了的百万农奴从此成为国家的主人和西藏的主人,他们的生命安全和人身自由从此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的保障。农奴主的政治压迫、强迫劳动、非人统治,沉重的差税、高利贷的剥削,从此一去不复返了!

  资料图片:1959年,西藏翻身作了主人的农奴以烧地契的方式来庆祝自己的解放。(图片来源:西藏日报/中国西藏新闻网)

  今年64岁的色觉卓嘎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8岁就成为牧主的放牧奴。在她的记忆里,小时候从来就没有吃饱穿暖过。没有鞋穿,就找石板做鞋底、抓一把羊毛捻成线作鞋带。1953年藏北发生地震,农牧民穷得揭不开锅,但旧西藏地方政府照样收人头税,她家里唯一可供糊口的一块酥油也给收走。

  “我在旧西藏封建农奴制下熬过了13年,这13年比一生都漫长而难熬。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是我人生的转折点。”色觉卓嘎说,那一年,她跟几个孩子参加民主改革宣传会,她唯一听懂的话是一位解放军叔叔说的“你们自由了,可以不当佣人了”。1960年,色觉卓嘎实现了到内地读书的心愿,4年后成为一名医卫专业的大学生,多年后成为西藏大学副校长。

  民主改革,让百万农奴站了起来,改变的绝不仅仅是色觉卓嘎一人的命运!

  1961年,西藏各地开始实行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普选,无数昔日的农奴,第一次获得了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利,以主人翁姿态开始参与管理国家事务和自主管理区内事务。

  资料图片:1965年9月,西藏自治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召开,翻身作主的农奴以人大代表的身份参加了投票选举。(图片来源:西藏日报/中国西藏新闻网)

  83岁的次仁拉姆出生在山南地区的一个农奴家庭,6岁时就给农奴主干活,经常遭受主人的毒打。民主改革后,次仁拉姆带领村里最贫困的11户昔日农奴成立了“穷棒子互助组”。一年下来,不仅粮食自给,还有了余粮。他们卖掉余粮,买了更多的牲畜和铁锹等生产资料。

  此后,次仁拉姆当过乡党支部书记、担任过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并作为翻身农奴的杰出代表,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在藏语中,‘次仁’是长寿的意思,‘拉姆’是仙女。过去,我不过是一个苦命的农奴,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下,才真正成了长寿仙女。”次仁拉姆说,“从一个农奴成为国家的干部,参与国家管理,参与自治区重大事项的审议,对国家法律法规和方针政策执行情况进行监督,让我深深体会到西藏新旧社会两重天!”

  一组组数据印证着历史进步——

  2008年,西藏四级换届选举,在选举出的人大代表中,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代表所占的比例在自治区和地市两级达80%以上,县、乡两级达90%以上;

  西藏现职省级领导干部中,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干部占70.42%,其中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政府主席、政协主席、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均由藏族干部担任。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干部占地厅级干部总数一半以上;

  资料图片: 西藏自治区主席向巴平措(藏族)(3月6日摄)。 新华社记者 尹栋逊 摄

  在全藏73个县(市、区)委、人大、政府、政协主要领导中,除去对口支援干部,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干部占86.39%。682个乡(镇)党委书记、乡长中,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干部占86.32%……

  早春3月,全国政协委员、西藏大学旅游与外语学院副院长图登克珠又来到北京,出席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就国计民生建言献策。自2003年担任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以来,图登克珠委员已提交33件提案,内容涉及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领域,每件提案的办理情况均得到了回复。

  谁能想到,这位在共和国议事殿堂里慷慨陈词的全国政协委员,他的父母曾因生活贫困而被迫以乞讨为生。后来,是人民解放军收留了他的全家,从此图登克珠才有了读书上学、改变命运的机会。

  2009年的两会上,图登克珠提交了8份提案,涉及环境保护、旅游开发、维护稳定等多个方面。“政协委员不仅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责任,一种义务,一种神圣的使命。”图登克珠说,“宪法赋予我参政议政的权利,我就要把百姓真实的意见反映上去”。

  “西藏广大人民群众的人权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好过。” 西藏自治区主席向巴平措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感慨地说:“我老家在西藏东部,我家是菜农,家境贫寒。我父母跟我们讲过去的生活,那是苦不堪言。后来我赶上了西藏解放,才有了上学的机会,才参加了工作。”

  向巴平措告诉记者,对于自己出生的日子母亲早已记不清。1974年5月6日,向巴平措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把这一天确定为自己的生日。

  向巴平措的家乡有棵大树,从那里走出了包括他在内的两名省级领导、3名地厅级干部以及数名县级干部,亲戚朋友传说这棵大树给小镇带来了好的风水,向巴平措告诉他们:“其实这棵大树就是共产党啊!”

  “受过寒冬袭击的人,最懂得阳光的温暖。”向巴平措说,西藏人民过去生活在那样一个政教合一、落后愚昧的封建农奴制社会,更能感受到今天美好生活的来之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