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续父亲未竟命题,为花鸟赋当代神韵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3日 08: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苏卧农晚年将精力灌注于两个儿子的培养上。“文革”的动荡年代,苏卧农足不出户,囿居芳村花地,他终日教两个儿子苏百钧、苏百揆学习花鸟画,也得意于这样的微妙接续,两个儿子日后都在花鸟画上得父亲神邃,接续了父亲对花鸟画变革的探索。

  翻开中国画史,工笔花鸟画因承载了太多传统模式束缚,陈陈相因,缺少新意和灵性。如何为工笔花鸟赋神,融入画者丰富情思?成为苏百钧、苏百揆兄弟二人冥冥中共同选择的艺术目标。

  “当时文革没有课上,我小学三年级起就在家跟随父亲学习,抄字典、背古文观止,几乎天天画画,还系统地跟父亲学书法、篆刻、画论。”苏百揆回忆说。而他们自幼在父亲位于花地的花圃内长大,家禽椋鸟、草木花果就生长在他们的生命里。

  丰厚的“花鸟画”家学,让哥哥苏百钧很快一鸣惊人。1984年,他考入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师从黎雄才、陈金章、梁世雄教授,专攻宋元工笔花鸟画。1987年获硕士学位后留校任教。新世纪初,中央美院为吸纳岭南花鸟的探索成果,将他调入中央美院国画系花鸟教研室主任。

  尽管从事着雕琢万物的工笔花鸟创作,苏百钧一直在探索“意”的融入。对悟鸟语,独领花义,感悟自然,体味生命。他在深刻钻研宋代工笔的基础上,广泛吸收西方营养,面向生活,锤炼笔墨。笔下的草木花鸟气象清雅而别致,勃勃有新意。在繁密至极的工笔花鸟画中,注入情思神韵或淡泊空寂、或野逸超凡。

  “他的创作重在造境,绢素空间成为花鸟生命的家园,均是有情、有感、有形、有意之境。可以说,他是新时期以来中国花鸟画创作走向‘大花鸟境界’的一位突出的中年代表。”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这样评价苏百钧。

  而其弟弟苏百揆则数十年不离花地,独守父亲当年的故地,潜心钻研花鸟画艺。与哥哥苏百钧学院化的立场不同,苏百揆更为散淡、超脱,他现任广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但基本推辞一切社会活动,成为一位彻彻底底以艺谋生的职业画家。

  让人惊讶的是,苏百揆为了捕捉禽鸟之精邃,数十年与禽鸟为伴。他常常于芳村花鸟市集购回各类山雀海鸟,养之数日,写生完毕,将其放飞。竟然有一次,一只“金相思”放生数次竟不愿离去。他还帮一只“赤翅鸦鹃”养好腿伤,此鸟极通灵性,苏百揆将对它的写生画作悬挂墙壁,它见后竟雀跃起舞,如见同伴。

  在花鸟画的世界里,苏百揆似乎用艺术的方式为每一禽鸟、花卉寻觅“物语”。他笔下的兰花,淡淡暗香,幽然君子之气,像一只彩蝶,让人想到“庄周梦蝶”之意……缘于对自然物种长期而深刻的体悟,每一种花、每一种鸟,在苏百揆的画中都展现出独特的“花语”、“鸟性”。有人说,苏百揆的花鸟画仿佛可以摄入万物的魂魄,繁密精细到极致的工笔中,渗入画家对一花一鸟的生命体验,仿佛有一束束光,将万物造化的灵性、神气全然凝刻于一纸一绢,令人叹服。

热词:

  • 苏百揆
  • 神韵
  • 命题
  • 父亲
  • 文革
  • 花语
  • 物语
  • 庄周梦蝶
  • 创作
  • 工笔花鸟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