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社会图文 >

马云回应支付宝事件 称决定艰难不完美但正确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15日 06: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马云回应支付宝事件:我能怎么办?

  ●转移股权被指违背契约精神,马云称相关决定艰难、不完美,但正确 ●支付宝股权转为纯内资源于央行要求,外资股东知情;央行未予回应

  在被曝将支付宝股权转移至自己名下公司之后,马云遭遇舆论“违背契约精神”的质疑。昨日,马云紧急召开发布会,回应称其转移股权的决定“不完美”但“正确”。在发布会上,支付宝CFO(首席财务官)井贤栋称,将外资股权转移为“内资”,源于央行的相关要求。马云现场反问说,在面临提交申请支付牌照的情况下,“我能怎么办?”

  对于支付宝的种种说法,昨日本报记者向央行新闻处问询,但其未作出回应。

  央行要求不存在外资成分

  马云昨日首先指派支付宝CFO井贤栋介绍支付宝股权转移的政策背景。

  井贤栋称,2009年4月,央行即要求第三方支付企业备案,支付宝从备案要求中研判出,外资支付企业可能会有麻烦,因此于6月将支付宝70%的所有权转入内资企业。央行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简称二号令)于2010年6月出台后,支付宝方于8月将剩余30%所有权全部转入上述内资企业。

  井贤栋称,虽然二号令中称外资参与的支付企业另行规定,但“我们非常严谨地研究了这份文件,理解到这个外资的另行规定可能会遥遥无期,二号令2005年就有征求意见稿,差不多五年多才出台。如果支付宝不能第一批拿到牌照的话,对阿里巴巴集团价值影响是巨大的。”

  井贤栋披露,2011年一季度,央行专门给支付宝发函,要求说明是否存在外资成分和协议控制情况,并书面承诺不存在外资和协议控制情况;而在支付牌照发布后,央行也曾多次要求支付企业说明股权情况。马云亦表示,曾多次与央行沟通,询问外资是否可以参与支付企业;央行的回复则是不宜进入,如果要进入,就要由国务院另行规定。

  称转让不完美但正确

  马云则针对“董事会是否同意支付宝控制权转移”这一问题在媒体问答环节多次作出回应。据马云表示,阿里巴巴董事会四名成员杨致远、孙正义、蔡崇信和他本人在三年前即开始讨论支付宝控制权问题。他披露,2008年杨致远就提到,关于支付宝要早点处理。它每天都在亏损,如果淘宝不需要就关掉它;所以那时他全力支持支付宝获得牌照。孙正义则对支付宝不感兴趣,在每次提到支付宝时都说,我一分钟后就要走了。

  马云称,在这种情况下,董事会在2009年7月24日形成纪要:授权管理层采取措施获取支付牌照。这方面并没有正式的董事会决议,“五年来我们都是董事会纪要。成立淘宝也是我跟孙正义的君子协定。成立支付宝、阿里云,都是纪要”。

  但在具体转移过程中是否得到董事会许可,马云承认:“做出(控制权转让)协议的事雅虎董事和软银董事都知道。不是说他们不知道,而是没有达成协议。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第二天就要递交(支付牌照申请)报告了,我能怎么办?”

  在评价自己做出的这一决定引起的争议时,马云表示,当董事会、大股东不同意时,他作为CEO必须考虑到国家法律、用户和阿里的2.2万名员工。尽管这个决定不完美,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它是正确的。”

  央行未予回应

  对于支付宝的种种说法,昨日本报记者向央行新闻处问询,其未作出回应。据记者从权威知情人士处获悉,在颁发牌照之前,央行确实要求支付宝出具是否存在外资成分的证明。“外资如何进入央行还正在研究,但肯定是会让外资进入的。”该人士表示。本报记者 阳淼 苏曼丽

  相关方态度

  雅虎、软银均沉默

  “支付宝”事件发生后,公众的焦点全部聚焦在了马云身上,而另外两大当事人则不约而同地打起了“沉默”战术。雅虎在首先披露“支付宝”所有权转让的消息后一直再无官方回应,软银方面也选择了低调行事。

  昨日,记者致电软银中国,相关工作人员称,此事与该公司毫无关系,该公司和软银日本方面完全保持独立。而据彭博社昨日的报道称,软银日本方面的发言人Takeaki Nukii对此事件表示不予置评。

  受到“支付宝”事件影响,雅虎股价近期大幅下挫,从5月时最高的每股18.65美元暴跌至本周一的15.16美元,缩水19%。

  此外,美国多家律师事务所及证券公司上周宣布,已代表股东对雅虎提起一项集体诉讼,指控雅虎违反了美国《1934年证券交易法》,对公司业务前景做出了虚假和误导性的声明。

  面对着一切,雅虎同样选择了闭口不言,对此至今未发表任何官方声明或表态。(沈玮青)

  分析

  央行政策未明 企业头悬利剑

  去年6月央行颁布《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之时,对外资获牌照就留下一个窗口。“外商投资支付机构的业务范围、境外出资人的资格条件和出资比例等,由中国人民银行另行规定,报国务院批准。”但是这个窗口如何开、开多大,央行一直未出台相关细则。

  对于有外资股份的第三方支付企业来说,这将面临一大难题。要么变身内资企业、清理外资股东;要么就等待国家明确外资进入细则或者是国务院特批,这对于已经在灰色地带生存了近10年的第三方支付企业来说是巨大的挑战。而且,央行9月1日后“未能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的,将不得继续从事支付业务”的规定是悬在支付企业头上的利剑。

  “没有牌照的支付宝干了8年,如果第一批没有拿到牌照,第二批就要再等两三年,一个最大的第三方支付企业没有牌照在运营那是不可能的。”马云昨天说。而跟支付宝一样,为了稳拿牌照,中国银联旗下的银联商务也在获得牌照前“清理”了三家外资股东。

  有分析指出,中国出于安全考虑对于支付清算领域的开放一直较为谨慎。

  目前包括VISA、万事达在内的多家外资支付组织也未能真正涉足中国的支付市场,他们的业务主要来自于中国国内持卡人在海外的刷卡交易。去年8月,在迟迟打不开中国市场的情况下,VISA在国际市场封堵银联海外网络。今年2月,VISA和银联之争也已经提交到WTO争端解决机构。(苏曼丽)

  人物特写

  如履薄冰“风清扬”

  因为人瘦、眼大,马云曾经被网易CEO调侃为“ET外星人”。昨天他出现在媒体面前时,有人不禁私下议论“他怎么更瘦了”。

  前天刚刚由美国归来的马云一开场即表示,没有想到支付宝转移一事受到这么大的关注,甚至引发媒体误读,上升到诚信、契约精神的高度。这种误读亦来源于沟通不够,因此与国内媒体正式沟通一次。

  马云的演讲口才有口皆碑,甚至有阿里员工说,他在阿里年会上的激情演讲,有乔布斯演讲的类似魔力,可以把员工激励得热血沸腾。但在昨天现场,马云却多次出现口误,以至于最后他自己都用手指指着太阳穴绕着圈说:“我怎么总是把软银说成微软?”

  马云为这次发布会做了很充分的准备。不光是手下的PPT准备得十分细致,他自己也在沟通中频频说,“我给你们提供一个细节”“你们明天不要拿这个做标题啊”。沟通会前,很多记者担心马云大谈“价值观、用户利益”却不给实质回应,搞得大家白来一趟梅雨倾盆的杭州。沟通会后,这种声音一点也没出现。

  酷爱金庸小说的马云,要求阿里巴巴的每个员工都“用武侠小说中的正面角色为自己起个花名”,他为自己起的花名是“风清扬”。风清扬追求的是独孤九剑那种举重若轻、了无痕迹的境界,马云做企业或许也是求此境界。可是在支付宝这件事上,他用得最多的词却是“如履薄冰”。现实毕竟不是武侠小说。(阳淼)

责任编辑:王玉西

热词:

  • 马云
  • 支付宝事件
  • 决定艰难
  • 不完美但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