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北京社区电瓶小巴被叫停 黑车回潮一晚赚百余元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6日 09:1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北京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漫画/赵春青

非高峰时段,社区电瓶小巴上座率也挺高。贾同军摄

老人乘坐社区电瓶小巴出行非常方便。 贾同军摄

  每天往返社区与地铁站之间,一次收费1元钱从去年夏天开始红火起来的社区电瓶小巴线,开通一条“火”一条。但近日记者却获悉,石景山区的5条“社区班车”电瓶小巴线路去年11月底停运了,理由是这类车辆“不符合道路交通安全法,不能上牌照,不能在城市道路行驶,更不能取得合法的运营证件”。自从社区电瓶小巴现身石景山区的街头,这已是第二次被叫停了。截至记者发稿时,这5条线路仍暂时歇业。

  记者了解到,目前本市其他区域开办的电瓶小巴仍在正常运营。但是,这些广受社区居民欢迎的小巴车,因为“没有路权”,同样处境尴尬。那么,破解市民“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难题,究竟还有哪些良策呢?

  调查一

  小巴停运后,社区居民面对1.2公里有路无车如何出行?

  石景山玉泉路地铁站、翠谷玉景苑小区晚高峰打车要等5到10分钟,黑车“回潮”一晚能赚百余元,私家车有时能堵一条车道。

  停驶的5条线路,都是往返居民区与周边地铁站的线路。其中一条往返于石景山区翠谷玉景苑小区与玉泉路地铁站之间,线路总长2.1公里,居民招手停车,平均单程行驶时间为10至15分钟。电瓶小巴停驶后,居民从地铁站口走出来,往前步行五六十米就有一处公交车站,但公交车不到小区门口,下车后仍要步行1.2公里。

  日前一个晚高峰,记者来到玉泉路地铁站,了解小巴取消后居民如何解决这“最后一公里”的出行。

  “电瓶小巴停驶后,到家起码要多花10多分钟。”晚5时50分,家住翠谷玉景苑小区的一位居民和记者一同刷卡走出玉泉路地铁站,他说:“小区离地铁站的距离不远也不近,乘公交车也只能到半路,加上等车时间,真不如走着快呢。”

  晚6时,记者站在玉泉路地铁站西北出口观察了近1个小时,发现不少乘客出了地铁便选择打车回家。有的一时打不到车, 就沿着辅路往前方的公交车站走,并不时回头张望,希望能拦到空驶经过的出租车。王女士是其中的一位,她说:“等公交和走路都挺慢的,还是打车方便。但赶上晚高峰, 打车也不容易。我一般都选择先往公交站溜达,要是能截到车最好,截不着就只好等公交车了。”

  常在玉泉路地铁口拉活儿的一位首汽的哥告诉记者,最近这些天,每天晚上5点半到7点,出地铁想打车的人都挺多,大部分路程并不远,都是十块钱的活儿。但要想这个钟点在玉泉路这样热闹的路口等到一辆空车, 乘客起码要在路边站个10分钟。

  坐公交车,等候时间长又不能直达小区;打出租车,经常打不到。正是瞅准了这个空子,曾因电瓶小巴线路开通而减少的黑车、黑摩的又卷土重来。

  前两天, 家住玉泉路附近的李先生回家时打过黑车, 据他说,最近在地铁口附近趴活儿的黑车明显多起来。黑车拉一趟收费10元,司机跟他讲,自从电瓶小巴停运后,一晚上挣个百儿八十“就跟玩儿似的”。

  除了黑车,每趟收费5元的黑摩的也“冒”了出来。在从地铁站到一些小区的路上,不时能看到一辆辆黑摩的载着乘客疾驶而过。

  记者随机采访了十多位小区居民,说起这些“黑车”他们就摇头。前不久,有位小区居民在业主论坛上发帖,提醒大家注意安全:“最近小区门口的黑摩的来来去去跟一阵风似的,特别是上下班的时候,走在路上小心别被剐蹭或撞上”。

  大多数小区居民的不认同,丝毫没影响黑车揽生意。一个黑摩的车主挺得意地告诉记者:“冬天冷夏天热,大家要么赶着上班,要么急着回家,光晚高峰干好了至少能跑七八趟。”

  记者发现,也有一部分居民选择由家人开车到地铁站接送,有时也采取拼车的方式。在一些小区论坛上,能看到这样的帖子:“路过地铁的开车族们,请献出我们一点儿爱心,出门主动捎上一两个邻居。”还有更具体的:“我每天送孩子去幼儿园,早上7点50分左右从小区门口出发,可以带1至3位邻居到地铁,车号5563,银灰色,去地铁请招手示意。”

  邻里互助,方便了部分居民出行。但在每天上下班经过玉泉路的居民张先生看来,早高峰时一些私家车停靠在地铁站口附近,有时能堵一条车道,影响交通。他觉得,还是过去的社区电瓶小巴方便,稍停即走,停运可惜。

  调查二

  社区电瓶小巴为何频惹争议?

  运营合法性“先天不足”,“身份认证”无眉目。

  电瓶小巴的出现,是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开始的。当时,武汉电动汽车公司和石景山区政府协商引进社区电瓶车,这种低碳环保的交通方式受到当地居民的欢迎, 也成为媒体争相报道的“新生事物”。

  2009年一年间,石景山区开通的社区电瓶小巴线路, 一度由最初的3条扩展到8条, 票价每人每次仅1元钱,沿途近30个社区的居民出行受益。

  去年,这种社区电瓶小巴在城区其他一些地方也陆续出现。

  去年5月,继朝阳区麦子店街道开通一元社区摆渡车,东城区崇外街道社区免费电瓶小巴也上了街。6月,朝阳区双井街道在电瓶小巴覆盖3大社区的基础上,服务范围进一步扩大,线路覆盖面延伸到7个社区……

  然而,电瓶小巴运营的合法性始终未决。石景山区一位小巴司机告诉记者:“小巴线路两次被叫停,原因只有一个,咱没有运营证,没有路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电瓶车未列入“国家机动车产品目录”,不属于机动车,不能上牌照,不能在城市道路上搞客运。

  据记者了解,目前一些地区开通的社区电瓶小巴线路, 主办者既有街道, 也有城管、工商等部门。武汉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石景山分部一位负责人回忆,2010年年初,社区电瓶车的运营线路突然被叫停,原因之一就是没有牌照。但因一些居民的反对, 运营并没有中止。去年年底,在本市整治“三超一疲劳”交通违法行为专项行动中,区有关部门针对客运车辆的交通违法行为进行严管严罚,运营中的5条社区电瓶小巴线路被再次叫停。

  不光石景山区社区电瓶小巴的停运是因为“没有路权”,其他地区仍在正常运营的电瓶小巴线路,实际上都面临“身份认证”的难题。由此引发的讨论,不仅见诸报端,一些业内人士也在探讨和呼吁。然而,社区电瓶小巴的“合法性”始终不明确。

  小巴上街没有路权,还意味着缺乏一些保障。在朝阳区双井附近,一辆电瓶小巴曾与小轿车发生剐蹭,由于小巴没有正规车牌和行驶证,最终被判负事故的全责,而且解决纠纷的过程十分复杂。

  调查三

  社区电瓶小巴能一禁了之吗?除了电瓶小巴,还有良策可缓解“最后一公里”出行难吗?

  今年,“袖珍公交”将及时顶上,公共自行车租赁点也将大增。

  禁止社区电瓶小巴在一些城市道路上行驶,居民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难题该如何解决?

  带着疑问,记者走访了部分业界人士。他们认为,市民“最后一公里”出行不便,直接原因在于城市的交通微循环不畅,特别是很多小区和公交、地铁的接驳换乘脱节。城市在扩展, 公交线路一时难以覆盖更多“细枝末节”,但人们又迫切希望出行便利。如果没有更好的替代形式, 黑车等现象就难以杜绝, 甚至会猖獗“回潮”,反而增加城市交通管理的难度。

  为破解矛盾,北京市交通委日前宣布,本市将以大幅增开“袖珍公交”和社区通勤快车线路为依托,提高公交线网的覆盖度、精确性和通达性。围绕重点居住区、功能区和保障性住房集中地区,以及轨道交通新开通运营线路的接驳需求,努力缓解市民“最后一公里”出行的难题。

  同时,遵循“统筹规划、政府主导、政策扶持、企业参与”的原则,城市中心区一定范围内将建设存取方便的公共自行车租赁服务系统。从去年开始,北京市交通委已尝试在全市试点推广政府主导的自行车租赁。地铁5号线和10号线沿线部分站点,也出现公共自行车租赁网点。

  今年,本市将建成总规模达2万辆的公共自行车服务系统,目前已在天坛公园周边进行布点。此外,海淀区租赁点也已进入前期选址阶段。

  出租汽车行业监管也有望提升,完善出租车GPS调度和电话叫车系统,实现电话叫车数量提高50%,拒载投诉量下降50%。在重点地区规划增设出租汽车专用上下客车位,方便市民站点候车。

  在北京,更多新的尝试也在进行。首汽集团在“万寿路社区循环小巴”的首条运营线路中投入了4辆19座的考斯特面包车。起点为永定路中西医结合医院西门口,共设六建北门、北太平路东口、军医科南门、五一小学东门等8站地,全长3.1公里,运行一圈约需30分钟,票价1元,身高不足1.2米的儿童和持老年证的老人等八类人群可免费乘车。据了解,社区每月会给线路提供一部分运营成本补贴。

  对话专家

  有关部门应联合“评定”电瓶小巴

  记者:社区电瓶小巴难道就不能名正言顺地推广,为市民“最后一公里”出行多出力吗?

  交通专家徐康明:在大力发展公共交通过程中,北京采取多种形式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是值得鼓励的。电瓶小巴作为近年来城市社区新兴的公共交通载体,为居民出行提供了很多方便,从原则上讲这确实值得推广。但要注意的是,只有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才有可能实现推广。

  记者:叫座的电瓶小巴要想入围国家机动车产品目录,谁说了算?

  北京市律协交通管理与运输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张金澎:国家机动车产品目录设定新增项目的过程非常严谨复杂。需要发改委、工商局、质监局等多个部门参与,分别对车辆的碰撞系数、运行最高速度等做出细致规范,标准非常严格,不是谁想入围或有需求就能入围的。一旦进入目录,将对整个交通行业产生影响。因此需要综合测评,再下定论。建议由政府部门牵头,包括交通、环保、财政等相关部门共同参与,对小巴进行联合评定。

  市民建议

  电瓶小巴司机应规范培训

  一般来说,驾驶电瓶车不像对机动车司机那样要求严格,但是如果用于在城市道路载客,很多市民认为应当对驾驶人员进行专项严格培训。市民张女士经常搭乘社区小巴上下班,她觉得,社区电瓶小巴虽然是在辅路上行驶,但路上自行车很多,甚至还有汽车,即使车速不快,稍有不慎也容易发生剐蹭。有的事故可能和驾驶员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培训有关。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尽快明确电瓶小巴司机的培训规范和服务规范。

  延伸阅读

  国内其他大城市解决“最后一公里”的尝试

  参考范本1:

  上海开通“社区巴士”

  2009年11月,上海市出台了《关于开辟本市社区巴士的若干意见(试行)》,规范“社区巴士”的运营管理。

  社区巴士布设范围主要是城乡结合部、交通枢纽、大型居住区等非法营运相对集中的地区。到2010年底,上海市共有社区巴士线路20余条,大多采用19座式小型公交车,实行单一票价(1元),由各区县布置线路并负责运营,市级财政给予车价50%的购车补贴及享受油价补贴等支持政策。

  以宝山区为例,社区巴士在高峰时段发车间隔为6至8分钟,平峰为15分钟左右,运营时间从早上6点至晚上10点30分,并与轨道交通的运行时间接轨,在高峰时段社区巴士座无虚席,受到沿线小区市民的欢迎。

  参考范本2:

  杭州建自行车租赁点通租通还

  为方便市民“最后一公里”出行,杭州市大力发展公共自行车租赁系统。该系统于2008年5月1日试运营,同年9月16日正式运营,截至2010年底,服务点2000余个、车辆约5万辆,日最高租用量达到32万辆次,日均车辆租用频率约6.4次。

  目前,杭州自行车租赁实现了所有网点通租通还,同时租赁点向全市铺开,实现了从景区向市区的延伸,做到了与公交(常规公交站点、地铁站)结合,与换乘枢纽(火车站、长途汽车站、公共停车场)结合,与旅游景点结合,与住宅和公建(主要出行发生源、吸引源)结合。

  最值得一提的是,杭州市公共自行车实行分时段计价,1小时内免费(若与公交换乘,免费时间延长至90分钟),1小时以上至两小时收取1元租车服务费,两小时以上至3小时租车服务费为两元,超过3小时部分按每小时3元计费。

  名词解释

  “最后一公里”

  Last Mile(最后一英里/最后一公里),原意指完成长途跋涉的最后一段里程。城市交通使用“最后一公里”,经常是用于描述公共交通末梢和微循环的问题,指乘客从主要公共交通主要站点下车后到自己小区(家)的距离。

  此前,北京市政府曾印发《缓解北京市区交通拥堵第八阶段(2011年)工作方案》,其中明确提出要增设小区公交专线和区域“袖珍线路”,其目的就是要打通公交客运的“最后一公里”。

热词:

  • 小巴
  • 黑车
  • 油价补贴
  • 停运
  • 最后一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