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地方联播 >

映秀一村庄近300人被困 救援战士重走魔鬼路(图)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6日 08: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我国多省市遭遇暴雨袭击

  映秀再发泥石流,成都军区第十三集团军的60名战士前来增援,前面还有3公里最危险的路在等待他们。

  中滩宝村头道桥组离震中映秀8公里。两年前的5月12日,这里几十户民房全部倒塌,死伤惨重。次日,组长邓云太带着七八个小伙子,爬了7个小时拼死到映秀汇报灾情。

  他对南方日报记者回忆,抵达映秀时衣衫褴褛,浑身挂满一条条深深的血痕。

  8月15日,暂居在都江堰的邓云太获知村里有近300名修路工人和部分村民被巨石洪流围困,当天早上5时许,他带领四川武警水电部队战士,重新走上这段魔鬼路。中午时分,抵达“孤岛”时,他再次衣不蔽体。

  至昨日记者截稿时,头道桥组被挖出的尸体就有11具,村民杨勇一家5口遇难,至今没有被挖出,而6名伤员中有3人伤势危笃,为了这3个兄弟的生命,昨日先后有3支救援部队攀过数个堰塞湖,翻过巨石滚落的高山,挺进孤岛。

  本报记者随军艰难走过5公里,到达2008年四川军区陆航团烈士邱光华坠机的山坡下,因道路完全被巨石阻断,记者再也无法前进。至截稿前,十几名救援人员仍在头道桥组试图营救,陆航团也派出两架黑鹰直升机救人,但因无法定位和降落,傍晚时不停地在山间盘旋。

  8月14日凌晨5时许

  泥石流奔袭工棚8名村民的电话无一接通,惨剧再袭“孤岛村”

  12日至14日,包括汶川地震重灾区在内的四川多个市、州遭遇新一轮暴雨袭击,映秀再次蒙难。“跑出去时,岷江河水已把映秀镇新建房屋淹了两层楼高,到处都在喊救命。”映秀中心医院的板房瞬间被摧毁,一名医生告诉记者,两辆救护车载着留守的几个医护人员逃命,“后面的车没有跑过洪水,司机唐忠明只好跳车逃生。”

  这时,住在都江堰的邓云太,接到政府的电话:“请速与村中村民联系,提醒他们可能要爆发大规模的泥石流。”

  头道桥组很远,映秀镇的新房还没有建好,大部分村民都搬到都江堰暂居,村中留下8位村民,参与映秀至卧龙的二级公路施工。“其余大部分是中铁十五局的工人,有近300人。”邓云太逐一打了8名村民的电话,耗费两小时,但无一接通。

  凌晨5时许,泥石流从两条沟中奔袭到工棚,村民杨勇带领一家6口逃生。“半路上,我被一块巨石推走了几米远。”但巨石也救了他的命,这块石头挡住了泥石流,杨勇从齐胸的泥中爬出,他的5个家人已没了踪影。惊慌失措的人们跑到了半山腰上的一块平地中,等待救援,其中3名工人被巨石砸中双腿,成为重伤员。“还有五六个外地工人,在不熟悉道路的情况下,翻山逃生,下落不明。”杨勇告诉记者。

  8月15日9时许

  2名战士翻山探路被困28小时的施工人员高喊“有人来救我们了”

  40万立方米的泥石流,从映秀镇枫香树村红椿沟涌向了岷江,奔腾的河水改道至岷江对岸的枫香树村,将自来水厂和枫香树安居房淹了半截。洪水从枫香树村再流入岷江时,竟形成一条长十余米的“瀑布”。

  直至昨日中午12时,几十辆挖掘机昼夜不歇才挖通了主河道内的堰塞体,缓解了下游的泄洪压力。而从银杏乡至映秀再到卧龙镇,至少有近10个大型的堰塞体,这种情形下,虽知道头道桥组成为孤岛,8月14日一整天救援人员都无法成行。

  15日凌晨大水稍退后,邓云太和武警四川总队第一支队一个小分队14名战士,从都江堰出发,攀过了3处较大型堰塞体后,于昨日7时急行军5公里后遇到了麻烦。“前面的岷江已经被巨石侵占,要想前进只能沿着碎石上山,高度在500米以上,两手都用上才能行走。”

  小分队领导研究后决定,先派出2名经验丰富的战士翻山探路,之后7名战士作为突击队沿着山腰,率先翻越大山。昨日9时许,被围困28小时的人员高喊“有人来救我们了”。

  8月15日13时

  近300名工人被救出救命纸条传至映秀镇镇长手中

  南方日报记者事后得知,被围困的近300名工人曾试图用电缆自救,但电缆无法在石头上拴牢,自救多次无果。第一批武警战士抵达后,他们开始用专业的绳索施救村民,昨日上午10时许,村民陆续攀着绳索滑出山腰。

  11时许,映秀镇副镇长沙金赶到陆航团92734号机组遇难烈士的纪念碑前,了解了最新的救援进展。但映秀群山中连卫星信号都很微弱,不光手机不通,向镇政府喊话的对讲机也失效。“我们赶紧写了一张请求医疗增援的纸条,让3个往外走的工人带到映秀。”邓云太说。

  13时许,纸条传到了映秀镇镇长徐红军手中,武警四川总队第一支队决定再次派出30人的救援队伍,而汶川县卫生局局长亲率映秀中心医院和附近的璇口镇医院的医护人员,赶赴头道桥组。

  南方日报记者随军前往。汽车开出1公里后,一眼不见尽头的巨石,堵在修了半段的映秀至卧龙的二级公路上。30名战士和医务人员只能用手抬担架,从减削的石头上攀走。

  下午3时许,镇长徐红军和武警官兵前进了5公里。“30人只进去了一半,其余人只好留下待命,太难走了。”第一支队的一名官兵告诉本报记者。而此时,被围困的近300名工人大都从村中被救出。剩下的6名伤员成为所有人的牵挂。

  8月15日17时

  直升机寻机施救第三支救援部队和直升机先后抵达

  下午5时,第三支救援部队———成都军区第十三集团军装甲旅的60名战士前来增援。他们携带了定位系统和供30人3天食用的干粮和水,分为爆破、工兵、通讯及医疗等几个组,全副武装行进。

  前面等待他们的是上下1000米的高山,以及随时都可能滚落的岩石。该旅马副参谋长说,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勘察灾情,为直升飞机定位,并争取清理出降落平台,供两架黑鹰机降落救人。

  下午6时许,直升机在山谷中盘旋,据武警战士称因找不到头道桥组准确位置,一直无法降落。本报记者看到,陆航团的两架黑鹰直升机在上百米的高空来回盘旋。

  6时30分许,不断护送群众出山的战士告诉记者,救援人员在现场点燃了火把,并用救生衣摆成了圆圈,希望引起直升机的注意。

  而装甲旅的马副参谋长在率队翻山时告诉南方日报记者,他们的定位系统将发挥巨大作用,“最迟明天,一定竭尽全力将伤员营救出来。”

  为了3个重伤的兄弟,今天他们将彻夜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