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德国宪法法院或推迟裁决欧元区永久救助机制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12日 09:4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金融时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根据欧盟规定,启动ESM需经占出资份额90%以上的成员国批准,而作为欧元区头号经济体和ESM出资大户,德国的赞成票自然是ESM生效的关键因素。从目前情况看,生效之路再次遇阻,争论焦点则是欧洲央行近期出台的新购债计划。新计划固然能有效平抑短期风险的功效;从长远看,它很可能导致潜在风险开始从重债国转向欧元区整体经济,这是德方反对势力所不能容忍的。

  在搁浅数月之后,德国宪法法院原定于本周三(9月12日)对欧洲稳定机制(ESM)合法性的判决再遇变故。

  英国《每日电讯》报道称,德国保守党议员格威勒上周日向德国宪法法院递交了反对批准ESM合法性的申诉,理由是欧洲央行上周推出的名为“完全的货币交易”(OMT)的新购债计划可以无上限地购买主权债券,这已改变购债计划原有面貌。考虑到格威勒的请求,法院发言人表示,德国宪法法院正在考虑是否推迟对ESM是否违宪的判决。

  作为欧元区永久救助机制,ESM原本定于7月1日正式生效,旨在向融资困难的欧元区高负债成员国和银行提供资金支持,但由于德国一直未投赞成票,何时生效还是未知数。

  1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室助理研究员肖立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欧盟规定,启动ESM需经占出资份额90%以上的成员国批准,而作为欧元区头号经济体和ESM出资大户,德国的赞成票自然是ESM生效的关键因素。

  从目前情况看,生效之路再次遇阻,争论焦点则是欧洲央行近期出台的新购债计划。新计划固然能有效平抑短期风险的功效;从长远看,它很可能导致潜在风险开始从重债国转向欧元区整体经济,这是德方反对势力所不能容忍的。

  有消息称,保守党议员格威勒的此次行为得到了基督教社会联盟(CSU)负责人兼巴伐利亚州财政部长索德尔和该联盟官员多布里特的支持。在他们看来,欧洲央行的新购债计划远远超越了其职权范围,增加了通胀风险且扩大了德国的负债。

  “事实上,新计划一经公布就受到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的坚决反对。”肖立晟告诉记者。随着德国经济放缓和国债风险的上升,德国央行与欧央行的矛盾会越来越激烈,这将增加欧央行干预市场的难度;与此同时,西班牙政府已经面临偿付危机,国内改革空间日渐萎缩,一旦宣布难以满足欧央行的严厉的救助条件,这将再次威胁到欧元的存亡,欧央行势必会违反其制定的前提规则,届时欧央行的公信力会受到市场广泛质疑。

  重债国道德风险上升,长期风险将扩散到整个欧元区。欧央行直接进入债务国国债市场购买国债,是一种隐性的赤字货币化,实际上是提前实施了欧元区的财政风险分担机制,让整个欧元区国家共同承担国债风险。债权国国家的国债将会和重债国国债绑定在一起,投资者会提高债权国国债的风险溢价;而且,当救援机制开始由欧央行主导时,债务国的道德风险会显著上升,财政整顿有陷入停滞的风险,一旦央行离场,投资者会重新开始对重债国国债市场的投机冲击,提高债权国风险分担的成本。

  更重要的是,此次欧央行执行的OMT政策,实际上是欧元区所有国家一起承担重债国的融资成本,若未来无法根治内部失衡,欧元区会出现更猛烈的资本外流。

  记者注意到,尽管新购债计划的负面影响颇多,但从目前情况看,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财长朔伊布勒在内的多位高管对此并没有那么抗拒。

  本周一,默克尔已告知保守派议员,欧洲央行新购债计划并未超出其职责范围。德国财长朔伊布勒也持有类似看法,并坚定认为经过对ESM合法性的彻底调查后,德国法院将会驳回对ESM和欧洲财政条约的临时禁令要求。

  有分析指出,欧央行之所以推行该计划,是在欧元区大多数成员国一致认可的情况下,尤其是默克尔在最后关头也对此计划表示赞同。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德国法院判决ESM违反宪法,无疑会把德国推向欧元区的对立面。即便德国是欧元区最大经济体和“领头羊”,也承受不起这种后果。而且在希腊、爱尔兰、葡萄牙等多国援助的时候出资无数,却在最后关头临阵退缩,落得一个自私自利抛弃盟友的结果,相信这是德国领导人不能接受的结果。因此按照这个思路,德国法院不太可能判决ESM违法。

  肖立晟对上述观点表示认同。此外,他还从该计划本身出发,列出了它与此前SMP(证券购买计划)相比具备的三大优势。

  首先,购债与ESM的救助条件绑定。与SMP的广泛救助不同,OMT要求重债国必须满足ESM的救助条件,而且IMF还将监控计划的实施,这将有利于引导欧元区成员国进行内部结构性改革,以根治导致危机爆发的深层次矛盾,将后续危机治理的主动权留在德法等债权国而非南欧债务国手中,避免出现在2011年10月,意大利获得援助后就放缓结构性改革的尴尬情况。

  第二,承诺无限量购买国债。2011年11月欧央行实施第一轮SMP时,由于欧央行公布了购买限度,投资者担心欧央行离场后,国债收益率会再度攀升,因此,私人投资者在对重债国国债市场进行投机的同时,也乘机减持重债国的国债资产,导致欧央行购买的2000多亿国债资产一直存放在欧央行资产负债表中,难以进入市场交易。在OMT计划中,欧央行承诺无限量购买国债,这实际上已经对重债国国债标明了潜在收益率水平,这将有利于降低私人投资者的投机行为。

  第三,没有优先偿还权。在第一轮SMP中,欧央行购买的债券一直有优先偿还权,若主权国家出现债务重组,则私人投资者必须在欧央行获得偿付后,才有获得赔偿的资格,欧央行的入场将会降低私人投资者对国债的兴趣。再OMT计划中,欧央行明确表示放弃优先偿还权,这有利于引导私人投资者增加对国债资产的稳定需求。

  “总体而言,此次欧央行的行为显得更有章法,在稳定金融市场的同时,也给自己留下了很多迂回的空间。”肖立晟表示,但是正如欧央行行长德拉吉所言,央行只能维护金融市场稳定,并不能解决欧元区内部失衡的问题,OMT未来的效果在很大程度上还是由重债国自身决定,若结构性改革依然反复拖延,欧债危机的治理机制将会陷入更加混乱的局面。

热词:

  • 欧央行
  • ESM
  • 宪法法院
  • 投机冲击
  • 偿付危机
  • 德国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