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利比亚战后物价飞涨 娶老婆至少需240万元(图)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15日 04:4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广州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2011年秋,本报记者深入利比亚战场采访。

  广州日报记者对话战地向导、利比亚大学生阿布 战后家园物价飞涨、生活压力大

  2011年秋,本报记者曾乘坐阿布驾驶的汽车穿行于利比亚的各个主要战场反对派大本营班加西、铁血之城米苏拉塔,以及“死城”苏尔特……我们一起报道了最真实的战地新闻,探访战时利比亚人最真切的生活与感悟。时隔半年后,和阿布再次相见于上海,不变的依然是那句“Mia-Mia”(阿拉伯语发音,意为赞美)的问候,以及热情的贴面礼和拥抱。

  如今,重建中的利比亚现状如何?利比亚人的生活发生了哪些改变?而作为利比亚的新生代,阿布对自己的国家和未来又有怎样的期许?让阿布向我们娓娓道来。

  广告替换了“战争口号”

  阿布此次来华,距离与记者在利比亚分别刚好半年。这半年中,利比亚发生了些什么?局势有没有好转?那些醒目而刺眼的战争遗存,今又安在?

  广州日报:距离我们在利比亚分别已经有半年多了。现在,利比亚的安全状况怎么样?

  阿布:北方的城市都还可以。战争刚结束的时候,部族之间为了利益会有一些争执,但很快都平息下去了。现在主要的不安定因素还在南方,那里是沙漠,人口不多,新政府可能也懒得去管。不过,再过段时间,有完善编制和番号的国防军就要成立了,到时局势应该会平稳许多。

  广州日报:那时候你曾告诫过我们晚上不要独自外出,现在情况如何?

  阿布:我现在晚上经常一个人出去买些吃的,也没有碰到过什么意外状况。不过,如果你是个美女,那最好还是不要出去。

  广州日报: 最近有消息说,利比亚新政府立法禁止人民有赞颂卡扎菲的行为,有这么回事吗?你怎么看?

  阿布:是的,新政府为了重新凝聚民心搞出这么个措施。不过,对利比亚国内绝大多数不是卡扎菲部落的人来说,包括我在内,本来就对卡扎菲没有好感,所以我觉得这个做法很多余。

  广州日报:在班加西街头,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到处可见的战争标语,遍布城市每个角落。现在还是这样吗?

  阿布:那些标语和口号已经被逐步去除了,为此,新政府还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现在,取代这些标语的是商业广告。在我家附近的街区,到处都是卖饮料的广告。

  可乐价格涨了一倍

  一切都结束了,但战争留给这个国家的伤痛仍在。即便新政府承诺会给每户家庭进行国家赔偿,但在阿布眼中,任何赔偿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广州日报:这场战争,对你和你身边的人造成多大的伤害?

  阿布:因为我住在班加西,在战争中属于反对派的大后方,也不是主战场,所以我家的损失相对来说比较小。不过,我有几个来自米苏拉塔和拜利沃尼德等城市的同学说,他们家里损失很大房子被炸毁,汽车被征用,有些甚至失去了亲人。学校复课后,每当面对他们,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给予一个拥抱。和他们比,或许我还是幸运的。

  广州日报:对于这部分人,国家有赔偿政策出台吗?

  阿布:从去年底开始,政府就开始分发粮食、一定量的经济补助和生活必需品。而所有的国家赔偿都是有标准的,就目前来说,主要是要照顾好烈士的遗孀和孩子,其他暂时还顾不上。不过,我听说政府有过承诺,对每户家庭在战争中的损失都会补偿。

  广州日报:具体会赔偿哪些方面呢?

  阿布:比如,你家的房子在战争中被炸毁了,政府会另外找个地方给你重新安置一套房子。如果你的汽车被征用或者损毁,政府会给你一辆同等价位的新汽车。不过,我觉得,相对于人们在战争中受到的创伤,这点补偿根本不算什么,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

  广州日报:去年11月,在首都的黎波里,记得我们有一次看到许多人围在新政府大楼前要求解决工作问题。现在这种现象还那么多吗?

  阿布:失业率比那时候低了很多,即便暂时失业的,也都选择自谋出路。对于利比亚人来说,像找工作这种事情,除非到万般无奈,不然根本不会指望政府来解决。

  广州日报:现如今你在利比亚购物方便吗?还有没有物资紧缺的问题?

  阿布:物资供应已经基本充足,在我学校附近的超市,货架上的商品非常丰富,早已不是战时“有钱买不到东西”的状态了。不过,价格比以前贵了很多。比如,一罐可乐以前只需要0.25第纳尔(合人民币1元),现在涨到了0.5第纳尔。而目前所有日常货物中,90%还依赖进口。

  广州日报:说一说卡扎菲的家乡苏尔特吧,那是战况最惨烈的城市,记得我们去年抵达苏尔特时,苏尔特城里还是人迹寥寥,几乎就是座死城。

  阿布:现在估计有一半不到的人选择回到苏尔特,城里的供电都已经恢复,生活基础设施正在重建。不过,还有不少苏尔特人选择永远离开这个地方,因为这里写满了他们伤心的回忆。他们很多人后来搬到了首都的黎波里生活。

  广州日报:对于那些在战争中选择支持卡扎菲的人,他们现在境况如何?预计新政府会怎样处置他们?

  阿布:他们中大多数被关押在米苏拉塔的总战俘营,有曾经的高级军官,也有普通士兵、雇佣军,还有对卡扎菲表达过强烈支持的人,只要他们曾拿起枪射杀过人民,都会受到审判。但对其中不少人来说,这样的结局并非完全是他们的错,或许他们连怎么打起来的都没弄清楚,便迫于各种原因被卷入了战争。我一直认为,战争之初,利比亚人就像是在进行一场赌博游戏用自己的生活、尊严,甚至生命去选择是卡扎菲还是反对派?而这个游戏还不设中间选项。对平民来说,战争,没有赢家,只不过他们比我们输得更多、更惨。

  一场没有赢家的游戏

  大批等待审判的战俘,散落于民间和黑市的各种武器……所有这些,便是战争给利比亚带来的“后遗症”。阿布说,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游戏。

  广州日报:对于战时散落在民间的武器,新政府有没有考虑回收?回收的难度大吗?

  阿布:政府考虑过,也确实出台了一些法令,甚至规定过私藏某些杀伤力巨大的武器还可能被判刑。为了这个,部分武装组织当时就跟政府有过冲突,不过最终也不了了之。现在,虽然大型武器基本都被收缴,但是依然有数量不少的枪支散落在民间。

  其实这很好理解如果当你看到你的邻居手里都有枪,而你却没有,你会感觉踏实吗?所以,我觉得,回收枪支的关键还是在于局势的彻底稳定。

  感觉生活压力很大

  阿布是家中长子,也因此,大学刚毕业的他就必须挑起家庭的重担。不过,乐观的阿布对生活总有更多的期待喜欢中国,还希望找个中国女朋友。

  广州日报:现在家里的情况怎么样?经济压力大吗?

  阿布:家里有7个兄弟姐妹,比我大的两个姐姐都已经出嫁,我是剩下的孩子中最年长的,加上父母年事已高,所以我必须担负起家庭的重担。在利比亚,娶个妻子需要至少60万第纳尔。有时候一个人静下来,确实会感觉压力很大。但没办法,这就是生活,无论你快乐或者忧伤,那都是一天。

  广州日报:我记得当时为我们做向导时,你说你还是个学生,靠开车拉客赚点钱。现在毕业了吗?对将来有什么打算?

  阿布:我在班加西大学就读石油勘探专业,今年可以毕业了。不过我不准备在利比亚国内的石油公司找工作,那里看不到未来。我希望可以做点贸易,最好是和中国公司,这样就可以经常来中国走走。

  广州日报:喜欢中国吗?会不会考虑找个中国女朋友?

  阿布:很喜欢,你知道,战争期间,我仅有的几次载记者去战场,拉的都是中国记者。这次来,真的让我大开眼界中国,比利比亚富饶千倍万倍。对中国女孩,我很有好感,她们热情,又充满智慧。如果有机会认识,那当然最好不过了……

  采访手记:

  这是阿布第一次来到中国,不知是否机缘巧合,阿布仅有的几次开车载媒体去战场,乘坐的全都是中国记者。

  时隔半年多,再次见面,这个来自地中海畔的大男孩一点也没有改变清澈的眼眸,灿烂的笑容,他的脸庞,读不出历经战火的忧伤,有的只是那份乐观、豁达,一如从前。

  “你说,这场战争可以避免吗?”一个简单的问题,却让我无从作答。我只知道,已经发生了的历史终究无法逆转,而对于身处这段历史维度中的每一个平凡人,都没有过多选择和思考的余地,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精彩、奋力地活下去。祝福阿布,也是祝福我们自己。

  人物介绍:他叫阿布杜拉,也喜欢朋友称自己为“阿布”,班加西大学石油专业学生,出身于普通的利比亚家庭,平时开出租车赚钱补贴家用。他曾目睹自己的家园惨遭硝烟肆虐,也见证了这个北非国家所经历的惊天巨变。但在年仅25岁的阿布脸上,你看不出任何的哀伤与迷茫,有的只是乐观和开朗。

热词:

  • 娶老婆
  • 战争
  • 新政府
  • 利比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