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国际图文 >

萨科齐糟糕性格葬送总统梦 "三无"奥朗德困境重重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8日 14: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讯 这是一家位于北京南锣鼓巷的法国酒吧,浓厚的夜色无法掩盖空气中洋溢着的欢庆气氛。酒吧老板甚至找来两位姑娘扮起拉拉队,她们头戴蓝白红三色相间的假发,占据吧台和大屏幕左侧,不时隔空煽动楼下男性的热情。吧台前、楼梯上、门口人头攒动,到处都是举杯聊天的年轻人。兴奋的人群关注的焦点不是欧洲杯,亦非世界杯,而是法国大选。

  21岁的法港混血儿斯蒂芬在法国驻京使馆投票后,便来到这里。这位萨科齐的坚定支持者面色凝重,与朋友抿着嘴一言不发地走到酒吧二楼包厢的一角,在大屏幕后侧不显眼的一处盘踞下来。斯蒂芬认为,“法国这十年来改变了很多,很多好的改变,50%的法国人是认可的。可是我怕奥朗德来了以后这十年就是浪费的,这是我最害怕的。我们改变了那么多,它要回来了,简直是丑闻。”他决定用自己的一票挽救“小拿破仑”。

  酒吧中奥朗德的支持者显然占据多数,他们开怀畅饮,高声谈论,哼着小曲,不忘调侃揶揄一下萨科齐,仿佛在欢庆节日。时间近夜里两点,大选派对的气氛越来越热烈。电视画面播出奥朗德的儿子,他像英雄一样被簇拥着。画面切到巴黎巴士底广场聚集的萨科齐支持者时,酒吧瞬间嘘声一片。斯蒂芬和他的朋友们拍案而起,大声向楼下的人群抗议。

  北京时间5月7日2时,统计结果出炉:奥朗德获得51.62%有效选票,萨科齐48.38%。酒吧里欢声雷动,不知情的路人会以为北京国安又赢球了。不久,萨科齐发表败选讲话,嘘声谩骂声四起。愤怒的斯蒂芬伸出右手,要求全场安静。志得意满甚至幸灾乐祸的“胜利者”则不管这些,他们在混杂着汗水、烟草与酒精味道的空气中,享受此刻。

  奥朗德的胜选演讲姗姗来迟,人头本已渐稀的酒馆又能拥挤起来。演讲十分简短,谈不上十分精彩,但反响热烈。人们唱起了马赛曲,恍如卡萨布兰卡中里克的美国咖啡馆重现。法国年轻人本杰明说:“萨科齐终于走了!奥朗德并不是最理想的候选人,但他有一个极大的优势:他不是萨科齐。” 阿拉伯青年用怒火点燃中东之春,法国年轻人用怒火投出选票,赶走萨科齐。

  萨科齐:张扬性格和糟糕行事风格葬送总统梦

  在欧洲多国政府被欧元危机冲击得危在旦夕的情况之下,法国的问题并不算特别糟糕。法国人并没有因萨科齐对金融危机的处理方式而对其施以责难,有不少人还认为萨科齐处理得相当不错。他们不屑的是萨科齐的人格。在过去五年中,法国民众对萨科齐本人的憎恶远远超过对其政策的不满。

  法国年轻人梅特丽(化名)也证实了这一点,她说其实并不是每个法国人都讨厌萨科齐,他最终还是获得了48.38%的有效票数,仅以微弱劣势败给奥朗德。萨科齐最大的软肋不是经济问题,而是他张扬的性格和糟糕行事风格。谈起萨科齐,梅特丽面露难色,“他从2007年上任起就一直在积攒负面人气。萨科齐更像一个商人,过于依赖广告。善于投机,投选民所好,不是一个有独立政治主张的总统。”

  国家领导人需要宏观视野的,需要站在国民集体的高度指引法国的方向。萨科齐总是被各种观点绑架,这不是说他是受害者,而是谈他制定政策的风格。他喜欢迎合热门且受欢迎的观点,与时事结合很紧密,但政策和观念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缺乏系统性,他总是后知后觉,用中国的一句老话形容最为恰当:马后炮。与奥朗德相比,萨科齐同样是个主见不足的人。

  “最重要的一点是,萨科齐善于制造矛盾,挑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这有悖于共和国立国的精神。”萨科齐经常把“谁是真正的法国人”、“谁是好的劳动者”这样神圣的词汇挂在嘴边玩弄戏谑。这个观点在法国人,尤其年轻人中间有一定的认同度。同样的原因也回答了萨科齐为何败选:不是他的政策糟到不可救药的程度,而是“他本人太令人厌恶了”。 “身为法国总统,他简直给法国丢尽了脸,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萨科齐上台后高调重返北约军事指挥系统、在中东、北非等动荡区域大秀“肌肉”。这几乎完全背离了奉行“独立外交原则”的戴高乐主义。这些政策上的失误,进一步导致了萨科齐在法国失去大部分选民的支持。

  法国向左转还是向右转?

  与其谈论为何选择奥朗德,不如谈为何不选萨科齐,选择社会党。

  据法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法国本土2011年第四季度的失业率达到9.4%,登记在册的完全失业者达2,884,500人。而法国债务占GDP比例早就远超合理水平。经济在经历2010年的复苏后,2011年初曾一度实现创记录的高速增长,但很快又陷停滞,增长前景黯淡。经济不景气的时代,容易催生极端右倾主义者。

  现在整个欧洲都右倾的趋势,而且随着危机加深还在继续向右转。这是十分危险的,二战前就有过类似情形。奥朗德被普遍认为是个“普通人”。这未尝不是件好事,可以减少其政策中的个人印记,增强“集体领导”--其实就是向左的回归,向法国传统大党社会党的回归。

  有评论说奥朗德照搬密特朗,说的其实也就是这个意思。社会党的传统主张是平衡政治,最主要的方面就是平均社会财富、缩小贫富差距。而这正是萨科齐饱受诟病的一点,他给行业领导者、大企业、富人减免了太多税负,导致法国的贫富差距急剧扩张。另外,平衡也涉及平等的受教育权和均等、或者说更公平的机会。

  萨科齐的移民政策广受病诟,但梅特丽认为,移民问题并不是法国面临的真正问题,真正的问题是经济不景气和失业率居高不下,而移民不像一些人认为的那样是失业的罪魁。法国企业雇用本土人的成本要比用移民低,移民并未抢占土生土长法国人的工作机会。实行严厉的移民政策某种程度上浪费了本就不富裕的社会资源,也转移了经济问题所需要的关注,还滋长了种族主义思潮。 法国民众认为,“福利国家”是第五共和国的特色,不应该抹杀。萨科齐给法国人增加很多工作负担却远没有解决就业问题。工作时间增长,退休年龄延后,法国人牺牲了福利却没有换回相对应的利益。奥朗德提出恢复60岁退休获得一部分民众的支持。

  为何选择“三无人员”奥朗德?

  奥朗德来自法国乡村风情浓郁的小城蒂勒本美。竞争对手们一直批评他“毫无任何执政经验,如果一定说有,就是在蒂勒这个法国几乎最穷的城市当过市长”。他也落得个“三无人员”的名号: “没执政经验、没特点、没老婆”。与从政经验丰富,个性鲜明的萨科齐相比,温和的奥朗德虽然在法国家喻户晓,但在国际政坛上他并不知名,。英国媒体甚至将奥朗德称为“谜一般的政客”。

  法国民众对奥朗德也不够满意,但与更不得人心的萨科齐相比,根据“不选最差的”原则,民众的选择也很矛盾和纠结。梅特丽说,奥朗德并不是一个理想的候选人,他看起来能力不足,从正面看则是比较温和。如果他善于倾听或许可以很好地将一些力量团结起来,而这种黏合剂作用不仅在法国,在世界范围也是比较需要的。

  外交的意义并不在于显示高调和挣面子,法国面临的最重要国际问题在于欧盟。欧盟现在有很多问题,面临的挑战也很大。“历史不允许假设,但如果卡恩没有出现性丑闻他很可能成为社会党的第一人选。奥朗德任内的表现或许并不那么受到期待,如果他在换届被选下去也不是一件不自然的事。”

  那么法国年轻人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总统:梅特丽说:“如果谈到理想与期望,那么我想说法国需要的领袖不是一个‘普通人'。他必须是一个专业的政治家,可不是什么技术型官僚或投机政客一类的人。对于他来说,前瞻性、全球视野和勇气缺一不可。因为法国在很多方面还需要改革,深刻的改革。而能引领改革方向的人其视野必须具备智慧的高度、历史的深度和国际的广度。当然这只是理想,在现实面前,选民还是要做出均衡的考量。”

  奥朗德的难题与困境

  对于奥朗德来说蜜月不会持续很长时间,任务是艰巨的。首先,他必须保障市场,同时按照先前谈判达成的财政协议推动增长。如何处理与默克尔的关系,如何与奥巴马打交道,两人还从未谋面,这些都是迫在眉睫的问题。5月18日和19日奥朗德将出席在戴维营举行的八国集团峰会,随后在芝加哥参加北约峰会,法国总统可能会宣布法国军队提前撤出阿富汗。奥朗德的胜选演讲表达得很清楚:在欧洲和整个世界开启一场新的反财政紧缩运动。他必须说服默克尔让欧洲央行在欧元区的复苏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在萨科齐失败之后奥朗德能否获得成功还是未知数。在国内奥朗德将从做一些象征性的姿态开始着手:将一部分劳动力的退休年龄从62降至60岁,特别是那些十几岁就开始从业的人群;他会提高学生的奖学金;并停止教育部门的教师的“呕心沥血”;在他眼里,教育是法国最重要的战场,是未来的关键所在。这些决定不是要深化公共赤字;而是走上一条漫长的昭示“萨科齐主义”已灭绝的道路。而且这恰恰是目前大多数法国民众所希望听到的。

  一个西欧传统强国在经历金融海啸和欧债危机的冲击后陷入经济不振、财政失衡、就业低迷的困局,于是在一夜之间更换“舵手”。而一场选举又暴露出融合、民生、体制等等问题上的民意“裂痕”。也许胜利者尚待度过“蜜月期”,失败者还要“收拾行装”。现在爱丽舍宫正式易主,不知法兰西是否是真正开始改变。 (李雪 刘超)

热词:

  • 奥朗德
  • 赢球
  • 性格
  • 普通人
  • 胜利者